書評—《洗冤集錄》

(2007/03/13 修正)

原版本﹕


書名﹕《洗冤集錄
作者﹕宋慈
編譯者﹕宋楚翹
出版社﹕西北印社
出版年﹕2002年6月增訂版
評書者﹕方富潤


評論﹕


《洗冤集錄》是宋宋慈所撰,介紹法醫學知識的書。經過電視劇的推廣,宋慈已深入民心。可惜因為電視編劇為求戲劇性,將宋慈的背景和生平都纂改了。在這本書裡,宋楚翹大律師對宋慈生平的簡介,正好糾正了公眾的誤解。


在電視劇推出前,相信市民大眾都難以相信中國人對法醫學曾有如此巨大的貢獻。這一本白話文版的《洗冤集錄》,就可以讓大家管窺中國古代科學之一豹。

這本《洗冤集錄》主要是宋慈《洗冤集錄》的原文和譯文,另有宋慈生平簡介和編譯者的兩篇文章﹕〈中國古代法醫學史簡論〉和〈《洗冤集錄》及中國古代法醫學著作的外傳〉,對《洗冤集錄》一書承先啟後的歷史地位作出了握要的評述。


《洗冤集錄》是一本很難讀的書,因為宋慈的原文實在太難,而致編譯者不得不在翻譯時對內容作出改動。為方便起見,讀者可以先讀編譯者所寫的作者生平 和附在結尾的兩篇文章,對這本書的脈絡有所認識,才正式去讀內文,會更易了解。讀者也可以嘗試將譯文和原文一併來讀,比較古文和現代文版本,說不定另有收 獲。


《洗冤集錄》寫作時(宋)的科學畢竟尚未成熟,就如編譯者自稱對法醫和醫學並不熟悉,所以有些錯漏之處並未指出。例如上野正彥在《聽聽屍體怎麼說》中就曾提及,《洗冤集錄》中有關「作過死」(即馬上風)的描述是不正確的。在這本書中就沒有提及過。

所以,讀者如果希望對法醫學有更多認識的話,應該閱讀現代的法醫著作。上野正彥的《聽聽屍體怎麼說》、八十島信之助的《法醫學入門》或須藤武雄的 《科學辦案的現場》,都是不錯的作品。對於《洗冤集錄》,應以歷史文獻視之﹔它是了解古代科學的一扇窗,但內容已過時,不能完全入信。


除法醫學知識外,我們尚可以從書中想到很多其他問題。例如在〈中國古代法醫學史簡論〉中,《洗冤集錄》的詳細程序和秦代《封診式》的嚴謹,是否真的 可以表現中國古代已實行科學鑑證和普通法「無罪推定」的原則﹖與柏楊先生大肆批評的「酷刑主義審訊」相比較,孰為主流﹖宋慈在《洗冤集錄》中對同僚的批 評,朝廷空有崇高標準而乏人執行,是否代表中國的「書面政治」和「執行政治」自古就是兩回事﹖


相比日本而言,現代中國似乎缺乏本土的法醫入門著作,著實令人握腕。希望這次對《洗冤集錄》的編譯可以成為起點。正如編譯者在序言中表示﹕「只望出版之後,引起行內人士的興趣,對《洗冤集錄》多些專業的評論就好了。」


(評書人﹕方富潤,香港中文大學生物化學系畢業,曾任中大學生會代表會章則委員會主席等職,專注於學生會章則制度建設。現於香港大學教育學院修讀教育證書課程。)


刊出版本﹕

以下是在香港教育城刊出的版本,兩版本之不同並非在下所改,相信經過有關方面修飾。(除了「北宋」的確是方某原先寫錯了)


《 洗 冤 集 錄 》 由 北 宋 宋 慈 所 撰 , 是 本 有 關 法 醫 學 知 識 的 書 。 在 電 視 劇 的 效 應 下 , 宋 慈 的 名 字 十 分 深 入 民 心 。 可 惜 電 視 編 劇 為 增 加 戲 劇 性 , 將 宋 慈 的 背 景 和 生 平 都 纂 改 了 。 幸 好 在 這 本 書 裡 , 譯 者 簡 單 地 介 紹 了 宋 慈 的 生 平 , 糾 正 了 公 眾 因 電 視 劇 所 產 生 的 誤 解 。 

在 電 視 劇 推 出 前 , 相 信 市 民 大 眾 都 難 以 相 信 中 國 人 對 法 醫 學 曾 有 如 此 巨 大 的 貢 獻 。 這 一 本 白 話 文 版 的 《 洗 冤 集 錄 》 , 就 可 以 讓 大 家 一 窺 中 國 古 代 科 學 之 成 就 。 

這 本 《 洗 冤 集 錄 》 的 白 話 文 版 由 宋 楚 翹 所 譯 , 同 時 收 錄 了 原 文 的 文 言 文 版 本 , 此 外 , 另 有 宋 慈 生 平 簡 介 和 編 譯 者 的 兩 篇 文 章 : 〈 中 國 古 代 法 醫 學 史 簡 論 〉 和 〈 《 洗 冤 集 錄 》 及 中 國 古 代 法 醫 學 著 作 的 外 傳 〉 , 對 《 洗 冤 集 錄 》 一 書 承 先 啟 後 的 歷 史 地 位 作 出 了 握 要 的 評 述 。 

《 洗 冤 集 錄 》 的 原 稿 由 文 言 文 所 寫 成 , 所 以 是 本 很 難 讀 的 書 , 譯 者 在 翻 譯 時 下 了 不 少 功 夫 。 為 方 便 起 見 , 讀 者 可 以 先 讀 譯 者 所 寫 的 作 者 生 平 和 附 在 結 尾 的 兩 篇 文 章 , 對 這 本 書 的 脈 絡 有 所 認 識 , 才 正 式 去 讀 內 文 , 這 會 有 助 你 了 解 當 中 的 內 容 。 讀 者 也 可 以 嘗 試 將 譯 文 和 原 文 一 併 來 讀 , 比 較 古 文 和 現 代 文 版 本 , 說 不 定 另 有 收 獲 。 

《 洗 冤 集 錄 》 寫 作 時 ( 北 宋 ) 的 科 學 畢 竟 尚 未 成 熟 , 就 如 編 譯 者 自 稱 對 法 醫 和 醫 學 並 不 熟 悉 , 所 以 有 些 錯 漏 之 處 並 未 指 出 。 例 如 上 野 正 彥 在 《 聽 聽 屍 體 怎 麼 說 》 中 就 曾 提 及 , 《 洗 冤 集 錄 》 中 有 關 「 作 過 死 」 ( 即 馬 上 風 ) 的 描 述 是 不 正 確 的 。 在 這 本 書 中 就 沒 有 提 及 過 。 

所 以 , 讀 者 如 果 希 望 對 法 醫 學 有 更 多 認 識 的 話 , 應 該 閱 讀 現 代 的 法 醫 著 作 。 上 野 正 彥 的 《 聽 聽 屍 體 怎 麼 說 》 、 八 十 島 信 之 助 的 《 法 醫 學 入 門 》 或 須 藤 武 雄 的 《 科 學 辦 案 的 現 場 》 , 都 是 不 錯 的 作 品 。 對 於 《 洗 冤 集 錄 》 , 應 以 歷 史 文 獻 視 之 ﹔ 它 是 了 解 古 代 科 學 的 一 扇 窗 , 但 內 容 已 過 時 , 不 能 完 全 入 信 。 

除 法 醫 學 知 識 外 , 我 們 尚 可 以 從 書 中 想 到 很 多 其 他 問 題 。 例 如 在 〈 中 國 古 代 法 醫 學 史 簡 論 〉 中 , 《 洗 冤 集 錄 》 的 詳 細 程 序 和 秦 代 《 封 診 式 》 的 嚴 謹 , 是 否 真 的 可 以 表 現 中 國 古 代 已 實 行 科 學 鑑 證 和 普 通 法 「 無 罪 推 定 」 的 原 則 ﹖ 與 柏 楊 先 生 大 肆 批 評 的 「 酷 刑 主 義 審 訊 」 相 比 較 , 孰 為 主 流 ﹖ 宋 慈 在 《 洗 冤 集 錄 》 中 對 同 僚 的 批 評 , 朝 廷 空 有 崇 高 標 準 而 乏 人 執 行 , 是 否 代 表 中 國 的 「 書 面 政 治 」 和 「 執 行 政 治 」 自 古 就 是 兩 回 事 ﹖ 

相 比 日 本 而 言 , 現 代 中 國 似 乎 缺 乏 本 土 的 法 醫 入 門 著 作 , 著 實 令 人 握 腕 。 希 望 這 次 對 《 洗 冤 集 錄 》 的 譯 本 可 以 成 為 起 點 。 正 如 譯 者 在 序 言 中 表 示 ﹕ 「 只 望 出 版 之 後 , 引 起 行 內 人 士 的 興 趣 , 對 《 洗 冤 集 錄 》 多 些 專 業 的 評 論 就 好 了 。 」 

( 文 : 方 潤 )

( 方 潤 — — 香 港 中 文 大 學 生 物 化 學 系 畢 業 , 曾 任 中 大 學 生 會 代 表 會 章 則 委 員 會 主 席 等 職 , 專 注 於 學 生 會 章 則 制 度 建 設 。 現 於 香 港 大 學 教 育 學 院 修 讀 教 育 證 書 課 程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