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緣由‎ > ‎連署聲明‎ > ‎

看見沉默的國小同志 終止體制霸凌

張貼者:2011年5月6日 上午8:02社團法人台灣青少年性別文教會

看見沉默的國小同志  終止體制霸凌

同志諮詢熱線 發言稿

 

具宗教背景的保守勢力,連日來憑藉教師與家長的名義,以斷章取義的不實抹黑,扭曲教師手冊的內容,並煽動非理性的情緒,發起連署反對性別平等教育納入同志議題。甚至在昨天過立委朱鳳芝召開記者會,向教育部施加壓力。面對部份宗教保守勢力這一連串的動作,同志諮詢熱線代表同志社群,僅以兩項簡單的事實作為回應。

 

1/2的同志於小學覺醒,卻在大學時才敢告知他人

 

同志諮詢熱線曾針對組織內的同志義工展開一次性傾向調查,詢問「幾歲有第一次心動的經驗」,結果發現50%的同志朋友,在小學以前就有喜歡別人的經驗,若把國中時期算進去,則有74%。意即,幾近一半的同志,在小學就意識到自己「跟別人不太一樣」,而將近3/4的同志最遲在國中其,就已逐一覺醒。

然而令人難過的是,當問及「何時敢告知他人」,卻有51.7%的同志是在大學之後才敢跟別人說。自我探索、壓抑不敢言的認同歷程,最長可達12年以上。

這項簡單的調查顯示出幾項事實:

 

1.      國小就有同志的存在,這些同志義工有一半在小學時即逐一覺醒,事實就站在這裡,他們告訴你:「我從國小知道了!」這些立委、家長、老師或真愛聯盟不知道,不代表這不是事實,他們不知道是因為過去沒有同志敢告訴他們,或是說了他們卻不願意聽。該檢討的不是同教育教得是否太早,而是為什麼他們不知道或不願知道。

 

2.      有人需要花上12年來接受自己是同志的事實,代表伴隨「喜歡」而來的不是心動的喜悅,還有更多壓抑、恐懼、迷惘。為什麼會害怕自己?因為過去學校的教學裡根本沒有同志的存在,同志學生只能自我摸索、找尋自己,然後從網路、媒體上承受對同志污名的刻板印象。難道學校教育不應在同志學生探索之初,便開始提供資源,協助自我覺察?

 

而真愛聯盟還質疑小學時的心動不是真愛,質疑同志議題會讓正值「同性密友期」的青少年學生,以為自己喜歡跟同性相處就害怕自己是同性戀。這個邏輯無疑更是自打嘴巴,教育部的立場就是要跟學生說:「你是同性戀、雙性戀、異性戀都沒關係,沒有人可以說你不對。」那學生為什麼要怕?到底是誰害怕學生成為同志?明顯就是強調「不歧視同志」的真愛聯盟自己,學生本身可一點都不怕,「害怕學生變成同志」的心態,正是對同志社群的差別對待。

 

若小學對同性的心動不是真愛,那兩小無猜、青梅竹馬的異性戀情誼也應該都是假的,如此延伸,所有小學生都不宜觸及性傾向議題,以免混淆他們的性傾向,讓同性戀變異性戀、異性戀變同性戀。那麼,真愛聯盟可曾檢視國小教育教材內融入多少異性戀思維?那些公主王子、父母雙親、青梅竹馬的內容難道都要一併捨去?台灣的國小教育一向就是全面融入式的異性戀教育,真愛聯盟可曾起身抗議數十年來的教材把所有學生教成異性戀?

 

這就是國小教育為什麼需要談同志議題,因為性傾向教育早就在國小教育之中,過去是單一的異性戀教育,若不再打破這種性傾向單一思維,對那些性別多元的學生,無疑被教育體制排斥於外,被教育體制帶頭霸凌。既有體制帶頭性別霸凌,那又怎麼寄望其他學生不會起而倣傚?

 

如今打破單一思維,擴充內涵,括及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包容更多的差異。這不僅避免國小同志將青春歲月浪費在辛苦摸索上,更讓其他異性戀學生理解,異性戀不過是性傾向的一種,這世界上本來就有各種的性別樣貌,進而終止剷除異己式的性別霸凌。

 

老師與家長的不接受與看不見,小同志開始學會說謊與逃避

 

任意問一個同志,最擔心同志身份被誰知道,答案往往是在家最怕父母知道,在學校最怕老師知道。偏偏學校與家庭卻是每個同志成長與學習必需面對的兩個重要場域,而最常對同志議題最常在意或反彈的,往往也是家長與師長,從這次反對聲浪是從家長團體、老師團體與宗背景人仕組成的真愛聯盟發出,即可證實。

 

然而,家長站出來反對、老師認為過早,中小學從此不談同志議題,同志就會從此絕跡於中小學嗎?不,心動的感覺不會因為任何人反對或禁止就失去反應,就像校園戀情從來沒有絕跡過一樣。在生活充滿不友善、不安全的氛圍之下,同志不是不見,是極力不讓爸媽與老師看見,於是在家裡緘默、在學校低調,同志學會了說謊與逃避的第一課,就從父母與老師身上學起。

 

有時試圖說出內心的秘密,試圖讓自己的價值被父母師長肯定,老師與家長往往提出「同性密友期」的說法來否定、質疑同志的真實感受,正如這次真愛聯盟所做的一樣。同志只好沉默再沉默、低調再低調,甚至多跟異性接觸,好讓父母、師長誤以為變回來了。但同志依然是同志,家長與老師被自己想看到的欺騙了。「同性密友期」的說法害慘了老師父母,也害慘了同志,他在親子與師生之間築起了說謊與隱瞞的牆。

 

這六年來,同志議題能見度大增,性別教育逐漸深耕於校園,我們開始有了十分接受同志子女的父母,我們也有了願意且有能力在校園進行多元性別教育的專業老師,無疑讓這一代的同志逐漸有了友善成長、發展的空間,足見師長與家長的支持,對同志有多麼重要!

 

然而標榜著老師、家長組成的真愛聯盟,所發起反對同志教育行動,其實正毀壞了這幾年來的努力。老師與家長再次帶頭否定校園同志存在的可能,無疑正是鑼鼓喧天的告訴同志學生、子女:「千萬不可以信任你的老師與爸媽,他們絕對不會接受你的同志身份」、「如果你在性傾向方面受傷了、很難過、受挫了、有困難了,老師與爸媽絕對不是你們的求助對象,你只能自食其力。」這就是你們宣揚的真愛嗎?

 

因此要呼籲贊同真愛聯盟主張的家長與老師,你的看不見不代表同志不存在,你的不相信也不會讓同志就此消失,隔絕了你的子女或學生接觸同志議題,並不會保證他們成為異性戀,他們只會假裝成你們希望的樣子,並在壓抑中繼續受傷。只有讓學生、子女在開放的環境中適性成長,才能終止傷害,以性傾向而言,還有什麼比「將同志議題融入中小學教育」更快、更直接呢?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