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丹過程中的特殊經驗

修丹過程中的特殊經驗 ☆ 林仁山 ☆

我認為「神秘經驗」可能需要加以定義;有些事情無法解釋,但不神秘,有些事情無法解釋,而且確實很神秘,「神秘」兩字可能帶有主觀意識成分。你認為神秘的現象,我不見得認為神秘,只覺得科學無法解釋;我認為神秘的事情,你可能會覺得是平常事。或許,神秘也有層次之分,就像在科學界,有些問題還找不到答案,但並不代表它違反基本定律,例如人腦之複雜,超出現有科學知識範圍,是公認的神秘,有些現象或觀察所得違反所謂基本定律而被排除於正統科學界之外,例如心靈遙測與隔牆透視。

個人才疏學淺,自覺能夠稱得上是神秘經驗的,少之又少。如果以廣義一點的「特殊經驗」為範圍,或許可列舉以下一二與各位分享。

一、對「氣」的感覺

我相信內丹實修者中碰到過無法以科學解釋之經驗者不在少數,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下手點關開竅之時,為什麼會有一股力量拉著你動,這力量很難以物理學之力來解釋。若說是心理作用,亦無法解釋,因為我並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也沒人告訴我,這完全是超出預期的。那時眼睛閉著,慢慢感覺一股力量在背後吸、拉,雙腳一踏步就被拖著走,然後就像在漩渦中開始轉了起來,這股力量非常強大,當時也很訝異這是怎麼一回事,所學的物理學定律無法解釋這力量從何而來。接下來發生的,就是坐下雙手對太極,雙掌之間存在著如磁鐵一段的斥力。這力從那兒來?是心理作用嗎?但我當時沒有運用任何想像力,也不知道接下來的一分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接下來發生的事更奇了,閉著眼睛雙手對太極時, 突然覺得雙手手背被燙了一下,睜眼一看,原來是師父雙手隔空對著我的手背。

有同樣或類似經驗者必定不在少數,如此說來又不顯得那麼神秘,但是還是無法以科學解釋。練久了,氣的感覺漸漸移至體內,但是這樣一來更難客觀描述。

二、自發辟穀

記得大學時剛開始練功沒多久,有一天突然吃完飯後,肚子就不舒服。不是那種胃痛的不舒服,而是不論吃什麼東西下去都不舒服,除了喝水之外。後來索性不吃東西只喝水,反而精神更好身體舒服,每天依舊上課、運動、打籃球,當然還有練功。同學勸說不行,後來試喝牛奶,發現沒事(果汁不行),於是每天就是一盒牛奶。除此之外,根本不餓,也不想吃東西,說不定就算不喝牛奶也沒事。那時自己也納悶體力未受影響,能量從何而來?就這樣過了五天以後,突然覺得想吃東西了(但並沒有很飢餓的感覺),於是重新進入餐廳,開始進食,奇怪的是胃不再排斥外來食物了。

如果今天再讓我五天不吃,肯定受不了。我不過偶而週末早餐不吃而練功一上午,但是午餐和晚餐還是沒得免。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我小時候胃腸很差,甚至曾經得過腸炎而住院數天,練功數年之後,明顯感到腸胃好很多,這點非常感謝師父。

這個特殊經驗也還只是在肉體層次上,稱不上神秘,但容易具體描述並記錄,所以提出與各位分享。在宗教裏也有斷食數天的例子,譬如回教。但是刻意不吃東西和自己身體自動排斥外來食物還是不同。

三、夢

人生如夢,夢亦如人生,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亦是假,假亦是真。很多人的神秘經驗常在夢中出現,相信內丹實修者亦然,但是因為超出肉體層次,要客觀描述記錄不易,尤其像我夢醒之後,多半記不得夢之內容,即使知道夢境非常真實。

練功初期,有一晚睡覺時,突然覺得腹中如煮開水般滾動,像要衝出口而出。驚醒之後,以為煮開水之電熱水壺未關,環顧四週發現寂靜一片,身體亦一切正常,但是剛才的感覺如此實在,不像做夢。

前陣子常夢到看書,不是英文而是中文,由上而下又由右至左,非常鮮明。自己也納悶平常白天看到的都是英文書,為什麼晚上會夢到中文書?而且都是古文,不是白話文,就像經書一般,像是有人把經書攤開放在眼前,然後用放大鏡逐字逐句由上至下,由右至左放給你看,看得非常清楚,一字一句不漏。放大鏡外的字是模糊的,甚至沒有,但是放大鏡內的非常清楚。自己知道在看什麼,也覺得知道意思,但是醒來之後完全記不得。這個現象斷斷續續數月(數年?)之久。後來有一次見到師父,告知此事,師父說這就是先天口訣,醒來之後趕快記下來。那時心想下次再夢到,一定要用力記住,但是從此之後沒再夢到看書。天意乎?

我自覺不多夢,但也有可能是記不得自己在做夢。很奇特的是偶爾會記得夢的內容,但不以為意,直到某一天某事發生後,才猛然驚覺是夢境所見。那種感覺很奇特,像是突然之間回到夢中,我相信在心理學或超心理學可能有類似案例。不信者可斥之為心理作用,但是當事人經歷過幾次後,就會知道不是巧合,可是一旦說出後,又像是放馬後砲。不過這亦無所謂,看你從那個角度看。如果有辦法讓夢境不會發生,那也就沒有夢境巧合之事。

對夢境之探討讓我對時空虛實有新的看法。人生如夢,夢亦人生。夢醒時,是另一個夢的開始。

師父常說:「我命由我不由天。」

佛曰:「不可說。」

四、靜坐之體驗與現代無線通訊理論

個人所學專長在電磁波工程,研究領域有一大半在無線通訊系統。通訊理論中一個很重要的參數是雜訊與系統靈敏度;雜訊(noise)太大,靈敏度(sensitivity)就不好,很難接收到微小的信號。以此為模式,可以解釋為什麼靜坐入極靜時,可以有特殊感應,因為雜念就像雜訊。除此之外,其它種種現象也可由通訊系統為模式 (model) 來加以解釋。首先頻率必須調對,否則靈敏度再怎麼好,也收不到那個特殊頻率的信號。這也類似電路中之共振,只有在共振頻率時,能量才傳得過去。另外第三代無線通訊系統用了所謂的密碼展頻技術(Spread Spectrum Code-Division Multiple Access),信號加了密碼 (coding)後就隱藏於雜訊之中,無法分辨;另外一端的接收器,必須有同樣密碼才能將信號解碼還原。人與人之間的種種通訊包括交談、手語、電郵等,也是經過類似的將思維編碼傳送,接收後再解碼還原的過程。常聽說雙胞胎之間容易有心電感應,但是一對雙胞胎之一與另一對雙胞胎大概就無法心電感應。如果外星人將其訊息編碼後使其隱藏於雜訊之下,這樣的訊息傳至地球也沒人會注意到,除非有同樣密碼。以通訊系統做模式,可以解釋很多現象,但是沒法告訴我們感應的信息是靠什麼來傳遞。這個研究領域還有待開拓。

編按:林仁山為交大金丹社早期的師兄,大學畢業後,即赴美留學,取得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電機博士後,長期職任美國貝爾實驗室,為該實驗室之資深研究員,專精無線通訊,現為美國佛羅里達大學電子及電腦工程系教授。林師兄雖然長年在美,但一直十分關心丹院的情形,對於師父所成立之基金會,支持甚力,現今仍擔任丹道文化教基金會的董事。本

文是林仁山師兄為2007年底基金會與中正大學在金山青年活動中心所舉辦之「丹道、思想、科學」學術研討會,所寫之座談會發言稿,當時他亦曾親自回台參與此會。今特別刊載於此,以饗同門!

摘錄自 丹道會訊第0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