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庫斯二日遊

司馬庫斯二日遊 GO TO Smangus 本蒂

來去 來去 我們來去Smangus, 是司馬庫斯也。

12月11日和煦冬陽的早晨,我們在台北東三門集合,19人浩浩蕩蕩前往上帝的部落,泰雅的故鄉出發~~

我知:

泰雅族人被認為早期是由南投縣仁愛鄉一帶起源向北移動,經過大霸尖山(泰雅族的聖山)一帶,向北分散居住,其中在新竹山區塔克金溪東岸成為Mrqwang支族,而司馬庫斯部落即為此支族的一個部落,傳說數百年前這支族有一位祖先馬庫斯(泰雅語:Mangus)帶領一群族人到當地開發,為了紀念他,於是出現兩部落皆命名為「司馬庫斯」,由於發音相同,戶政單位為利於區分,選擇其一部落改稱斯馬庫斯,如今斯馬庫斯就是現在的新光部落。[1](Smangus是紀念馬庫斯之意)

司馬庫斯族人早期與山谷對面的另一泰雅支族Knazi之間經常發生戰爭,彼此出草(獵人頭)的情形十分常見,也因此村中設有瞭望台作為警告防禦之用。在日本時代兩族也曾經發生一場大型衝突,這場衝突之後,在日本殖民政府政策要求下,司馬庫斯的居民遷往較山下rahao-sha,今新樂村拉號部落以及鳥嘴部落等地,著名的水田部落和鴛鴦谷瀑布在於新樂村,每年春天處處櫻花綻放,是不可多得的幽靜賞櫻景點,離人潮鼎沸的內灣約50分鐘的車程。

在日治時期初期司馬庫斯屬於桃園廳大嵙崁支廳(sumangusu-sha),1914年4月1日大嵙崁支廳管轄之蕃地改隸新設支廳。1920年實施五州制後,屬新竹州竹東郡蕃地,但由於居民他遷,不再作為大字而出現。日本時代結束後,許多族人再度遷回這個祖先居住的地方。

1948年司馬庫斯族人余國進參加附近抬耀部落的基督教聚會,從葉廷昌牧師手中將日文寫成的約翰福音手冊帶回司馬庫斯,是基督教進入當地的開始,此後在許多傳教士的努力下,大多當地居民成為基督徒,1999年並建立了新的教堂。

在司馬庫斯第一天的夜晚,我們參與教會解說員”木”的原住民歌曲教唱和長老開講此地的歷史和小故事,只因參加的人數實在太多了,坐無虛席,不耐久站的我只好早早離開。

據文章記載,司馬庫斯直至1979年才有電力供應,而1991年司馬庫斯神木群的發現使得當地的觀光業有發展的契機,而對外道路到1995年才完全修築完成,在此之前,當地居民必須徒步穿越溪谷五個小時(以當地原住民成人的腳程)到相隔一個山谷的新光部落來取得日常生活的物資以及上學。也由於較封閉的環境,當地保留了不少泰雅族的傳統生活風貌。這裡沒有路名和門牌,每戶是以姓氏名字命名,除了自已名字,一般還會加上父親名字,倘若兩人同名的話就再加上爺爺名字,這是十分有趣三代同堂的門牌文化。

我思:

目前部落概況,司馬庫斯位於新竹山區雪山山脈主稜的山腰,面朝塔克金溪溪谷,海拔約1500公尺。目前(2007年)居民共28戶,154人,全為泰雅族人。居民早期主要以農業為主,農產品有小米、水蜜桃、蔬菜等。近年來觀光業開始發展,居民轉向以觀光業為主,並且有民宿、餐聽等漸次成立,但當地居民仍堅持以木及竹子為建材造新的建築物,在一步一腳印的路程中,我們也享受了六星級公廁,響導”夠勇”告訴我,他們花了一星期左右的時間完成了,原住民造屋的能力是平地人所不及的,我深深覺得: 人類因文明的接觸,求生本能已慢慢隱藏不見,我們已不會面對天災,疾病,就地取材造屋築路,更不知野生食材為何? 身旁所接觸常常是人造的,化學的最先進文明進步產物居,如何學習慢慢放下物慾的享受返樸歸真,是今後另一個人生課題。常常山上short stay應是另一個新生活模式的開始.。

我見:

據林務局資料,位於大安溪事業區75林班的台灣第一大神木, 86年調查紀錄資料,大安溪神木樹種為紅檜,樹高55公尺,胸圍25公尺,樹幹4公尺以上分叉成多枝,仰之彌高,十分繁榮茂盛,雄偉壯觀,為台灣第一大神木。

而台灣第二名第三名的神木都位於司馬庫斯神木區。此三巨頭神木皆屬紅檜木,紅檜是我國特有的珍貴樹種,它所棣屬扁柏屬Chamaecyparis間斷分佈於我國臺灣 ,日本和北美,對研究東亞、北美植物區系和植物地理有一定科學意義。紅檜楫F亞最大的 樹木,臺灣阿里山保存著一株稱楚妖咫魽赤漱j樹,高達57米,地上直徑達6.5米,材積約504立方米,樹齡約3000年,是世界所罕有,其材質優良,是臺灣的珍貴經濟用材。

在司馬庫斯的山區裡,天然樹木香味繚繞身旁久久不散,千年古樹乃是上天典賜菁華,我們是要好好珍惜它們。山路間我屢見到許多路障,是防止山老鼠盜採而設立,喜見環保意識逐日抬頭,是三年前眼所未見的。

在司馬庫斯的下午,司機小常帶我們走入神秘谷的楓香步道,是生平第一次聞到最自然的葉香,草香,陽光暖暖的溫香,我生平第一次明白陽光是有香味的,大自然渾然天成的香氣是世界名牌香水都無法媲美的,回首足下踏過盡是楓葉翩翩,無邊無際美不勝收,從台北到此,一路上走過”九層髮夾彎”的辛苦巔簸,在楓林裡已一掃而空,真覺不虛此行。

在7號巨木Yaya Oparung愛情的見證

名為YaYa,即媽媽的意思, 泰雅族人習慣稱呼該物種最大者為『Yaya』,有孕育撫養之意,昔日部落遭日本人攻擊時,婦幼藏匿於此,故名之為『Yaya Qparung』因此有人稱它是媽媽樹或大老爺樹也。那一天的中午,復道師兄和他的最愛復庭小姐在7號巨木下,大聲說出: 我愛你(妳),氣質脫俗的復庭接受復道師兄的求婚 儀式很簡單,但很有意義----我深深感動著, 在超逾2000年樹齡的巨木作證,我相信往後的每一天猶如”選擇”這首歌詞,

男:風起的日子 笑看落花

女:雪舞的時節 舉杯向月

男:這樣的心情

女:這樣的路

合:我們一起走過

女:希望你能愛我 到地老 到天荒

男:希望妳能陪我 到海角 到天涯

合:就算一切從來 我也不會改變決定

合:我選擇了你

合:你選擇了我 哦...

今後的每一天裡,他們的愛情將會更真實,更有內涵 。我也深信:他們會過得十分美好,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也珍惜彼此同在的每一天,偶而來點"答嘴鼓",為平淡日子添點漣漪是不錯嘀,但不可用冷戰方式來處理口角事件,因急速冷卻會凍傷愛情的。我這樣的覺得~

後記

Smangus, 是我第二次造訪,第一次足足走了7小時,那時正在生病的我,憑著一股不妥協的毅力在另一半慢慢隨行而完成,蹣跚走完那段來回10公里的山路,百分之百活氧加持和天然芬多精的的灌注,大病似乎也好了一大半。

在司馬庫斯的地圖裡,神木群共有9顆,我們可依逆時針方向依序步行觀賞每一顆神木都相當的雄偉壯,而10里綿延的山路中,野溪流水 ,竹林聳立 ,甚至還有斷崖山路而沿途中我們巧遇雪山,大霸尖山,南湖大山,中央山脈群峰慢活在你我的面前,山岳看似雄偉卻又溫柔,看似遙不可及卻又近在眼前,有一股莫名的感動,人是如此的渺小而大自然是如此的寬大而可敬的,敬天愛地是第二次登山的另一種心情。

途中三大片孟宗竹林是先祖種植,也是野外食材的供應之一,更驚奇的是也是先祖入土之地,司馬庫斯往生者用最原始的方式入葬,和自已所熟悉大地共存,不立大碑不設墓廓,環保入土方法和聖嚴法師所倡導的樹葬,似有異曲同功之效!

也許是文明禁錮了人類,當人們以最原始方式生活,也是人最初的本能,又何嘗不是和自然大地親近最好的共存模式;相信如此,人類面臨的天災人禍,文明疾病和貪婪人性,也將漸漸遠颺而去~~我好奇的問”夠勇”我們吃的xx扣肉,是不是在這竹林所採來的?”夠勇”直搖頭很認真的解釋,祂們不在行間的路旁,是在遙遠的另一端老竹區而老大竹通常是不長竹筍的,讓我大大的鬆了一大口氣。

如下的新詩是司馬庫斯族人對”土地”最真摯的情感寫照,

神我什麼都沒有 什麼都沒有 生命恩典白白從您領受

神我什麼都不求 什麼都不求 只求生命別在永恒中失落

雖然我一無所有 我一無所有 可是您卻讓我完全擁有

神我什麼都不求 什麼都不求 只求赤子之心別讓它弄皺

神我不是擁有者 不是擁有者 不讓恩典在我生命扣留

我要成為回應者 成為經營者 您是我生命中最大的把握

生長於此的原鄉子民,他們十分敬天愛地,在物質上是匱乏的但精神層面上卻是滿足的; 我所認識的原住民朋友都很友善,待人很誠懇而不偽裝,擁有的是一顆城市人少有的赤子之心,我真的很喜歡!!

本蒂 于2011/初冬

摘錄自 丹道會訊第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