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穀與服氣─道教獨特的飲食觀

辟穀與服氣─道教獨特的飲食觀 蕭進銘

食物不僅是人類維持生命所必需,而且也會對人的心靈及性情,產生重大的影響,因此,幾乎每一個宗教,都會存在一些有關食物的禁忌及規定。原始宗教的動、植物圖騰,往往即是該族群所崇拜及所禁止獵取和食用的對象。印度教及佛教因強調不殺生以及身心修煉的緣故,因此而有素食的主張。猶太教的聖經,視陸地上不分蹄、不反芻以及水中無翅無鱗的動物(比如,馬、兔、鰻魚等等)為不潔淨之物,因此嚴禁教徒吃食。

脫胎於猶太教的基督宗教,則認為,凡上帝所創造之物,皆為潔淨,因此都可取食;惟獨那些祭拜偶像的食物、動物的鮮血以及因窒息而死的東西,才不可食用。至於伊斯蘭教之禁食豬肉、禁止飲酒,乃舉世皆知的事實。

由此可見,各宗教對於食物的規定各不相同,其所立基的理由,也各有差異。

道教為一源遠流長的宗教,關於食物當然自有其文化主張。事實上,道教對於食物的看法在世界各大宗教當中,確有其獨到之見解。道教非但不否認食物具有維持生命的重要作用,甚至還發展出一套有關飲食養生及宜忌的繁複理論和規定。

惟以道教之終極修行目標而言,道教卻是希望完全放棄任何有形食物,進而服食純粹潔淨的靈性食物-元精、元氣,達到超脫肉體、體悟真常之終極目標。對於這種獨特的食物與修行主張之認識,將有助於吾人了解道教之思想與特質。

■ 多元教派的飲食主張

道教是一個歷史相當久遠、教派相當眾多的一個宗教,因著時間的發展以及教派的不同,其對於食物的主張也有所不同,因此並不能一概而論。

◎ 天師道~在家修行‧飲食日常

由張道陵於漢末所創立的天師道(又稱「正一道」),二千年來,傳承不替,現今仍普遍流傳於中國及台灣地區,且為台灣道教最主要的流派。這個以齋醮、符籙為最主要教法的道教教派,除在正式的齋醮法事,以及信徒聚會期間,會要求道士及信徒嚴守齋戒外,其他時間則並未如此規定。這種現象和天師道的道士及信徒大部分皆為在家修行有關。

◎ 上清派~辟穀不食‧服氣成仙

天師道之外,魏晉及隋唐時代最主要的道教教派-上清派(又稱「茅山派」),其有關飲食的主張便較為複雜。這個以存思、誦經及服氣為主要修行方式的教派,雖然並未全面主張素食,而且也肯定食物乃是維持肉體生命之所需,但在長生成仙理想的追求,以及獨特人體觀(比如,人體存在「三尸九蟲」之說)及宇宙觀的支持下,卻認為凡一切食物皆會強化肉體的作用,進而妨礙生命的淨化及超昇,因此,修行的最終目標乃是不再食用地上有形的食物,轉而直接攝取天地之間無形的元精、元氣。

故而若從一種終極的角度來說,上清派對於常人所食用的各種食物是帶有貶抑及否定的傾向,這也是道教對於食物的另一種獨特看法。

◎ 外丹派~金丹未成,飲食無異

同為唐代之前道教相當重要的流派-外丹派,由於強調金丹的煉製及服食,乃是長生成仙的不二法門,因此,對於服氣一派所主張的休糧、辟穀,甚至完全不食用一切食物的主張並不認同。

外丹派認為在金丹尚未煉成以前,對於日常的飲食並未有嚴格的規範及要求。

◎ 內丹派~或葷或素‧各派不一

最後,來看道教在五代、兩宋以後所出現的內丹派,對於食物有何規定及看法。內丹的流派相當眾多,各派的食物觀亦有所差異。由金代王重陽所創立,主張出家清修的全真派,和佛教一樣,主張完全的素食。

現今中國大陸的道觀,百分之九十以上,皆屬全真派。觀中的出家道士,平日即持素。不過,全真派亦允許道士外出時食用葷食。全真派主張素食的原因,除了不殺生以養慈悲外,也和葷食會引發欲望,惑亂身心,不利生命的淨化及內丹的修持有關。至於內丹的其他流派則例如南宗及 東派、西派則並未特別主張持素。

◎ 不同修行法‧多元飲食觀

從以上擇要的論述,不難看出道教有關食物的觀點實相當多元,不似佛教、伊斯蘭教等宗教般的統一。

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主要和各派所各自強調的修行方式有關。當我們在論述道教的食物觀時,並不能一體而論所有的道教道派觀點如何,反之,應因道派及時間的不同分別探究為宜。

■ 食物的養生與宜忌觀

道教雖以超越解脫為最終目標,但它的某些教派及修行傳統(比如,太平道、上清派及服氣術),卻並未徹底否定肉身及世俗世界的價值,甚而提出一套在尚未達到究竟解脫之前,如何讓現實世界更長治久安,個人生活更平安康泰甚至延年益壽的種種理論與方法。

因此道教提出許多與食物養生及宜忌有關的論述及主張綜觀道教各家之說吾人將有關食物的養生及宜忌之說,歸納為如下數點:

◎ 不同食物形塑不同的生命與性情

飲食對生命的影響甚大,不同的食物會形塑出不同的生命及情性,因此應當慎選食物,西方俗諺謂:「你就是你所吃的」You are what you eat.,道教的食物觀亦含蘊此理。《攝生月令》一文曰,「食風者,靈而延壽;食穀者,多智而勞神;食草者,愚癡而足力;食肉者,鄙勇而多嗔;服氣者,長存而得道。」此言清楚指出,不同的食物,會造就不同的人格及性情,且對人類壽命的長短影響甚大,而在眾多食物中,道教顯然最推崇元氣。

◎ 食欲宜減,食味宜淡,食量宜少

道教雖然肯定食物乃維持生命之所必需,但同樣認為,過度放縱口慾,以及食物過量,味道過重,不僅無益於養生,甚且還容易致病促壽,因此主張,食量宜少,食味宜淡,食欲宜減。這與今日醫學界倡導飲食七分飽、少肉多蔬、少油多果、少鹽多菜的健康飲食觀念,似乎不謀而合。

◎ 順應陰陽五行、四時節氣的飲食調和觀

陰陽五行之說乃是道教與中醫所共同肯定的一個宇宙、生命根本原理。依此原理,人體的五臟(肝、心、脾、肺、腎)與五季(春、夏、長夏、秋、冬)、五色(青、赤、黃、白、黑)、五味(酸、苦、甘、辛、鹹),和木、火、土、金、水五行之間便存在著一種相互感應的調合關係。比如,青色及酸味的食物入於肝,紅色及苦味的食物入於心…以此類推。

此外,由於五行之間也存在著相生相剋的關係,所以,如果脾臟強壯則根據土生金的道理,屬金的肺臟也會跟著強壯,反之亦然;而食用過辣的食物,便有可能因為金剋木的關係而傷害到肝臟以及與肝臟相繫屬的眼睛。正是根據這樣的思維,道教因此發展出一整套有關四時食物宜忌以及藉由食物的調配來進行養生和治病的理論。收錄於《雲笈七籤》卷三十六的<攝生月令>一文,便是有關此理論之最完整的表述,可供參考。

◎ 飲食相關之養生原則

諸如,「不強食,不強飲,…飢乃食,渴乃飲。食止,行數百步,大益人。夜勿食,若食即行約五里,無病損。」「養性之道,不欲飽食便臥,…飽食即臥,生百病也。」如是的一些原則,對於日常的養生,仍極具參考價值。

以上所述,乃是道教對於食物養生、宜忌以及食物與身心關係的一些重要認識。

這些內容,雖然十分豐富,並極具價值,但道教做為一宗教,自然還是以靈性的追求,以及生命之超越解脫為終極目標。依道教之見,使生命無法超越解脫的主要原因,正在於我們的這個身體。適切的食物,雖有益於生命的保健及延長,但卻無法使人長生成仙,使人獲得自在逍遙。因此,如果想要得到徹底的解脫,則不僅不能執著於有形的食物,甚且還要放棄之。如是的一種食物觀,才是道教最重要及最具特色的主張。這樣的食物觀,也正是我們下文所要繼續探討的主題。

■ 神仙不食穀-道教的辟穀及服氣成仙之說

筆者年幼時,如果不想吃飯,筆者的母親總會生氣的罵說,「你是不是想做仙了?」多年來,對於此話並無多大感受,直到研修道教之相關理論,才驚訝地發現,原來這句台灣媽媽常用來罵小孩的氣話,竟然還含蘊著道教食物觀的精髓。

根據道教早期的神仙及高道傳記記載,無數的神仙及高道都是因為摒棄五穀雜糧,轉而服食芝麻、靈芝、松脂、松子、地黃、水晶、雲母、石髓、丹砂、黃金、白銀等等藥物,甚至任何食物、藥物都不吃,直接餐風飲露、吸取日精月華,以及服食構成宇宙萬物的元精、元氣,而成為長生不死的神仙。

◎ 辟穀不食的傳說

在道教最早的經典之一《太平經》當中,存在這樣一段論述:當人類最初出現的時候,擁有和天地一般的身體,於此身體之中蘊含著元氣,所以並不須要靠飲食維生,而是直接吸取天地陰陽之氣而存活。不過,後來人類逐漸墮落,背離神道,遺忘根本,日趨妄偽,所以原有的能力便退化,飢渴之感開始產生,若不吃不喝便會死亡。天地哀憐人的情況,所以才開始讓人吃食。這是道教以近乎神話的方式,來傳述人類生命最初的狀態,以及人類開始取用食物的原因。

◎ 輕形魄.重神魂

當然,道教徒之所以會提出辟穀不食的說法,其實還是建立在其獨特的形神論及魂魄觀上。道教以為,人類的生命其實是由形神或魂魄二者所構成;形、魄屬於陰,神、魂屬於陽。以今日的語言來說,形魄即是含括人的身與心在內的肉體,而神魂則是人的靈體或靈性。道教認為,如果一個人想神全心安,甚至長生不死,一定要逐漸減除生命當中屬於陰魄的力量,如此,神、魂的作用才能彰顯,進而達到超脫。

◎ 服氣成仙之終極目標

五穀雜糧、蔬菜魚肉等食物,雖是維持生命所必需,但卻和人的肉體一樣,同樣根源自大地,或宇宙當中的陰性能量,陰與陰交相聚合及作用,將會使生命當中的陽性力量更難凸顯。因此,為了徹底擺脫肉體的作用及制約,讓神明得以超昇,道教主張,修行最後應當放棄有形食物,而直接服食天地之元氣、元精,以滋養靈體、靈性的成長。

惟需特別強調的是,道教所主張的辟穀,乃是藉由嚴密的操持與實踐而逐次達成,並非一開始便可直接進行。

道教有關服氣的經典都記載著,一個學習辟穀服氣的行者,不能一開始便完全禁絕穀物,反而應當循序漸進,先逐漸淡食、少食,並搭配服氣、服藥及嚥津等功法,等到精神、五臟更加健全暢旺,對於食物的欲望也會漸漸減少,到最後甚至會自然而然不再產生食欲,終而進入到辟穀的情況。

故而道教之所以主張辟穀不食,其主要原因,還是在於有形的食物和人的形體具有同樣的特質及屬性,雖能維持肉身的存在,但卻不能成就人的靈性,甚且還有礙靈性的覺醒及提昇。藉由辟穀不食可以降低肉體的欲望及活動進而擺脫肉體的制約,煉就人的元神、靈性。這是對道教此種奇特食物觀比較合理的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