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花兒開

什麼花兒開 ☆ 許意晨 ☆

感謝前輩大德在這書田中,分一町疃讓後學試以筆耕,想看看能種出什麼花兒來?

早早聽聞研究會要徵稿,想是資深者的大事,但楊醫師在左耳說:寫份報告來,季芬大姊在右耳說:麻煩寫份心得;原本以為二位是客氣了,沒想到一遍提,二遍說三遍………,耳提面命堅持的態度告訴人,是玩真的啦!只是我的心裡嘀嘀咕咕:你們給三歲的娃兒一把刀,拿都沒拿能拿穩,就要比招式,叫我往那裡劈啊?

其實還蠻喜歡練“龍字提腎術”的,如果在早上單練“龍字提腎術”,我一整天的精神就清明多了,比較沒有腦部缺氧和因整天操作電腦而酸痛的症狀發生,這種差別是可以感受到的。

對於龍的圖騰我一直就喜愛著,因為可以感受到一種能量,或許自己古老的靈魂也一直在龍所守護的土地上來來去去,才有說不出的親切。而秉持著那份親切感來練“龍字提腎術”心特別沉靜,一個一個的氣穴如笛孔般,氣行而過演奏著無聲天籟,發現人的脊椎從前額到尾閭不就是一個龍形嗎?楊醫師口授:右手下左手上,覆蓋神闕吸氣、震陰竅、提肛、氣走背後督脈,上泥丸下山根往下入人中……。

以前我對氣穴雖是知其位不知其名,但多少知道其大概。在這樣懵懂的情況下,初燃的氣點像夜間急駛的火車,載著光火走脊椎,然收功後竟頭漲眼花,口乾舌燥;我趕緊請教楊醫師,喔!不是“金光閃閃”,“而是虛火太盛”“擦槍走火”,“我再調整提氣不提火”,不對再問再調整。在請益過程中,發現楊醫師其實設置高且密的柵欄,而且堅持把守著—他不讓入門學人因受偶發性招式影響而走偏了來時路。其實氣動不是不好,而是怕自己控制不住,顚倒了煉虛還無的方向。

借假修真一直是自己悄然而行的路,考卷難免有,拿個試金石測測人的心,驗驗人的火候。練氣是奪天地造化的事,怎能不去蕪存菁呢?我能體會前輩的用心良苦,他們走過這段路,如同一位茶道師泡出好的茶湯,讓人品茗是本事,但是不讓杯底留一點茶渣才是功力,只是無形的柵欄,沒出點小問題的人——是看不見的。

就這樣找到氣感後,邊練邊調整,小小的心得是:如果吸氣、震陰竅、提肛確實作到,氣便自動往督脈上走,經過分佈的穴位時氣感更明顯;有時走一遍就全身溫暖甚至排汗,第二遍頭腦漸漸清明。我覺得假如“龍字提腎術”練得順暢,再練其他功法,效果往往出乎意料的好。

再來,練功場地需擇善,好的氣是互相支援,濁氣則是互擾互破壞。另外練功時的”心”要注意,天地間佈滿了氣就像魚缸裝滿了水,人存正心當能聚善能量,所以練功最好能有一顆修行的心。我們練功想排濁存清,清的是我們,那濁呢?所以要心存感恩,感恩那些包容濁氣的一切,天地自有助益。

還是感恩上天給予的善緣,讓我在這團體練氣強身,彌補過去世種的不善因,而造成過敏易損的體質。雖然我平平庸庸,但前輩們在練功方面仍是殷殷指導,只要請益無不鉅細靡遺,要五毛給一塊的老婆心切令人感動。

未練功前我不愛照鏡子,因為鏡中人總是懨懨然,臉色非黃即黑;不過最近有個九歲的小女孩竟拉著我的手仰著臉訴說著︰妳現在比較好看喔!有元氣的笑容像一朵開心的花,吸引她這隻小蝴蝶翩翩而來。我合掌感恩,辛苦了異苔同芩的前輩們,有你們真好!

(作者為彰化丹道文化研究會會員)

摘錄自 丹道會訊第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