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的丹道修煉方法

《道德經講義》中的龍門丹道修煉方法述要 ☆ 賴賢宗 ☆

底下參閱金蓮正宗龍門法脈之清代宋常星著 《道德經講義》,來闡明龍門丹道之《道德經》解釋。《道德經》第十章,第二十八章兩段文本集中闡明了《道德經》的命功、性功與政治外功 (身國同構的政治哲學)。下文的闡述集中於此。

首先,在老子 《道德經》第十章「專氣致柔,能嬰兒乎。滌除玄覽,能無疵乎,愛國治民,能無為乎」之中,可以理解「專氣致柔」是一種煉氣之術,修煉到先天氣的氣滿全身的狀態,像嬰兒一樣,這是命功。此文接下來所闡述者是「滌除玄覽,能無疵乎」,這則是明顯的是性功。

其次,老子 《道德經》第二十八章: 「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谿。為天下谿,常德不離,復歸於嬰兒。知其白,守其黑,為天下式。為天下式,常德不忒,復歸於無極。知其榮,守其辱,為天下谷。為天下谷,常德乃足,復歸於樸」,從丹道的觀點,可以將之分為命功、性功、政治外功三大部分,來加以解說。也就是說:

1.「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谿。為天下谿,常德不離,復歸於嬰兒」是命功。

2.「知其白,守其黑,為天下式。為天下式,常德不忒,復歸於無極」是性功。

3.「知其榮,守其辱,為天下谷。為天下谷,常德乃足,復歸於樸」是政治外功。底下分述之。

1.「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谿。為天下谿,常德不離,復歸於嬰兒」是命功

「專氣致柔」是命功,如何做到「專氣致柔」?轉化自己的生命存在?必須能夠「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谿。為天下谿,常德不離,復歸於嬰兒」。宋常星的《道德經講義》解釋說「天下萬事。皆有雌雄之道。雌者。陰也。雄者。陽也。陰主乎靜。陽主乎動。能知其雄。便能知其動也。能守其雌。便能守其靜也。知雄守雌。卽是知其動。而不肯妄動守其靜。而其中自有靜之妙動也。細想機要之秘。惟在知守。倘若知而不守。是妄為之動。守而不知。是無益之守。聖人知雄守雌。動靜互用。陰陽調和。理無不周。事無不順。……養道之士。果能知動靜之宗祖。得知守之微機。靜主於動。動不失其時。動歸於靜。靜不失其正。則身中之陰陽自合。性命之雌雄。自相得矣。此便是常德不離之妙也。況又終日如愚。不識不知。自然養到如嬰兒未孩之地。得專氣致柔。至和至純之妙矣。」

此中的要點為:

(1) 知念之妄動而知之,知念之不動處而靜守之,久之,妄念雖生而不能侵擾吾人,妄念不生而常清靜。

(2) 對於念之妄生,不可「知而不守」;「守而不知」則是枯木死灰,「知而不守。是妄為之動。守而不知。是無益之守」。

(3)「知而守之」,久久則妄念自息,內靜而涵容清醒的覺悟,如此則能專氣致柔,到達嬰兒未孩之命功的境界,文中說「不識不知,自然養到如嬰兒未孩之地,得專氣致柔,至和至純之妙矣」。

2.「知其白,守其黑,為天下式。為天下式,常德不忒,復歸於無極」是性功

「知白守黑」、「復歸於無極」是性功,如何修煉「知白守黑」而到達「復歸於無極」的境界,宋常星的《道德經講義》解說了全真龍門派特有的「迴光調息」的修煉方法。《道德經講義》解釋說「文中雖言白黑。要知知守之妙。知白則易。守黑則難。不守黑。不能黑中生白。不守黑。不能黑中生白。不守黑。則不能返黑為白矣。是故太上言知其白。守其黑。正所謂黑中生白。返黑歸白之妙妙意。此等妙義。觀天上之月。則可知矣。月中之魄本黑若不得日中之魂。則月光不皎。月魄不明矣。所以三十日。晦朔之間。亥未子初之際。日月合璧。於虛危之鄉。魂魄混沌於鴻濛之竅。則月中之魂。自得日中之魂矣。既得日中之魂。自然黑中生白。情來歸性也。是以初三日。月初庚方。生一線之白。此正是一陽初復之妙義。至初八日上弦。半白半黑。金水相停。此正是陽長陰消之妙義。至十五日。乾體成就。月光圓滿。金白水清。此正是魂魄兩全之妙也。故得純乾之象。若不守之於晦朔之間。則陽白之魂。必不能消其陰黑之魂矣。能知此義。則知白守黑之旨得矣。養道之士。果能忘情絕欲。韜光隱跡攝情歸性而返妄還淳。守陰魄之黑。則陽魂之白。自來歸復矣。若或不然。撥不轉這點消息。終不能改陰易陽。終不能返黑為白也。」

此中的要點為:

(1) 知黑守白: 於祖竅迴光調息,內現「黑中生白」的景象,也就是在祖竅的黑暗之中顯現白光 (性光的初貌)。

(2) 知白守黑: 對於顯現的白色圓光,知之而已,進而守住白中之黑,損之又損,返黑為白,久之,一片純白,文中說「不守黑。不能黑中生白。不守黑。則不能返黑為白矣」。

(3)「觀天上之月」,以解說「返黑歸白之妙妙意」。於祖竅迴光調息,兩眼亦行迴風混合之功,則日月 (左右眼) 合璧,「月中之魄本黑若,不得日中之魂,則月光不皎」。

(4) 於祖竅了知「返黑歸白之妙妙意」之後,還要神光下照,進修一線之白,「是以初三日。月初庚方。生一線之白。此正是一陽初復之妙義」,祖竅神光下照,迴光調息,「一線之白」,開顯修煉者內在的靈性脈,「一陽初復」,漸漸恢復到先天的境界。

(5) 首陽的神光下照坤宮,更為澄清之後,金水相停,真金影現真水之中,沉著清朗,也就是文本所說的「至初八日上弦。半白半黑。金水相停。此正是陽長陰消之妙義。」

(6) 聖胎出生,法身成就,也就是文本所說的「至十五日。乾體成就。月光圓滿。金白水清。此正是魂魄兩全之妙也」,月光飽滿,朗照乾體金身。

3.「知其榮,守其辱,為天下谷。為天下谷,常德乃足,復歸於樸」是政治外功

「政治外功」就當代社會而言,就是個人的自我管理和團體經營 (包含「企業管理」「社區營造」「社會經營」與「治理國家」),在此,《道德經》的政治外功的基本原理是「知其榮,守其辱,為天下谷。為天下谷,常德乃足,復歸於樸」。宋常星的《道德經講義》解說如下: 「要知榮辱。皆是身外之遇。非性分之固有。不生取舍之心。不起好惡之念。生死富貴。不足以動其心。名利貨欲。不足以亂其志。以天下之榮。知天下之榮。故天下可以保其榮。以天下之辱。守天下之辱。故天下不陷於辱。故經言知其榮。守其辱。切思知榮守辱之義。知者。知眾人之所好。而不好也。守者。守眾人之所惡。而不惡也。不好不惡。以虛心處世。卽如虛谷一般。虛谷之神。應而不缺。聖人之心。容而不有。雖遇榮辱。亦無榮辱之心矣」。

此中的要點為:

(1) 態度之調整: 入於人世,知道「榮」「辱」皆是身外之遇,是後天的、受制於人的,並非吾人的性分所固有,吾人在性分上皆有修道的固有能力,是先天的、操之在人的。

(2)「知者,知眾人之所好,而不好也。守者,守眾人之所惡,而不惡也」,知道眾人喜歡名利,知道名利追求的手段,但是知之而不好之。守眾人之所惡,法地、法天,犧牲奉獻,心中對於下層人民並無排斥感,而和光同塵。

(3) 如前所說,長久實踐,久之,到達「不好不惡」的境界,面對「榮」而心中不好之,面對「辱」而心中不惡之,常保超越之心。「不好不惡,以虛心處世,卽如虛谷一般」,虛懷若谷,無為而無不為,法道、法自然。

摘錄自 丹道會訊第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