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藏公路


12-Nov-2004, Friday

地圖這次出國前雖然瀟灑地跟人家說我沒什麼計畫,其實當然還是多少做了點功課,心裡有些腹案,不過真出門後還是變化操控一切。原本打算是從昆明先到麗江,再到中甸後看走得了多遠算多遠,再回到麗江。這樣子是比較順路,海拔高度也是逐漸上升。結果在昆明時聽了朋友的建議,決定直接坐飛機到中甸,然後再倒著走回麗江,心想可以省一點坐車的時間也不錯。事後看來這可能不是個好決定,因為造成我後來幾天對於高海拔的適應狀況沒有我預期中的好。原本以為自己在台灣三千多公尺的高山也登過多次,跟中甸差不多高的奇萊稜線上也紮過營,在四川也去過四千多公尺的地方,這次行程中的海拔應適應應該不成問題。沒想到因為坐飛機從昆明很快到了中甸,海拔一下子升高了將近兩千公尺,氣壓變化太快,我第一晚居然睡不好覺,整夜翻來覆去,記得聽說過這是輕微高山病的現象。起床後收拾行李,準備踏上滇藏公路,繼續往西藏的方向前進。

伊拉草原晨景這又是另一個臨時的決定。昨天晚飯後跟從機場撘他車的司機聊了一下,也問他些這季節路上的狀況,毅然決定就撘他的車跟另外兩位夥伴去德欽。去德欽的旅客多半是為了去看梅里雪山,不過就我讀過的資料看來光是中甸到德欽中間的這段路的風景也非常值得一看。這位司機是中甸本地的藏族人,名字叫定主,不過他自己用藏語念聽起來比較像“頂住”。頂住師傅(大陸對司機一般都會稱呼師傅)駕駛經驗已經有20年了,看上去四十多歲,老實中帶有藏族的頑強。不過後來知道他其實才39歲…大概是高原上風吹日曬紫外線強,比較“臭老”。這裡早上七點半才天亮,清晨氣溫非常低。我們坐著四輪驅動的Mitsubishi Pajero,離開縣城往北而去。這一路是中國的214國道,也是進藏三條主要路線之一的滇藏公路。草原旁村莊出城不久便到了依拉草原,是一大片廣大的草原,中甸機場就是在這草原南邊的一角。草原邊緣有好幾個村莊,好幾處弄成了讓觀光客騎馬收門票的地方。頂住師傅帶我們穿過村莊一直到一個山坡上停下車來,那裡正好把整個草原一攬無遺。草原上有些溼地與蜿蜒的小河,以黑頸鶴為代表的許多候鳥大批地聚集著。這幾年因為中國政府的保護,候鳥數目愈來愈多。聽說夏天水多的時候這整個草原都會積水變成一個大湖,甚至漫到公路上來,那時就有另一個名字叫做納帕海(藏人稱湖泊為海子)。這季節只看到略帶枯黃的草地,村莊裡曬著乾草,清晨的炊煙緩緩升起。

伊拉草原全景(下午)開始下降往金沙江邊,遠方為白茫雪山車過依拉草原後就開始進入山路,一路上兩旁的山以杉木為主,但樹都不大且植披不佳。頂住師傅說中甸過去砍伐很厲害,以往州政府都靠賣木材來當作主要收入。這幾年雖然國家實施退耕還林政策重新種樹,但生態哪裡是五年十年就能恢復的。沿路上偶而會遇上些已經出來幹活的藏人,有的揹著大捆大捆的柴,有的趕著牛羊。在這天亮不久的清晨,我們全副武裝躲在車裡都覺得很冷,真不知他們是怎麼禦寒的?車子經過尼西一個製作黑陶器的村子,據說這村子做陶已有千年以上歷史,而且就只有這地方的土才能做得出。村民在公路旁擺起了攤子,大大小小的黑色陶器排的滿滿。全部都是實用取向的鍋盆一類,並不是細緻的裝飾品。藏族人喜歡用這種陶鍋來燉湯,聽說味道比較好,而且在仍用柴火炊煮的藏區這種鍋子也較為耐用。價格都非常便宜,大的鍋盆不過二三十塊,小的東西也就幾塊錢。車子繼續前行,兩旁的山勢愈見陡峭,地質也變成了草木不生的岩石。轉過一個彎,公路的左側變成了很深很深的山谷(後來知道落差約有1000公尺)。我們停車休息拍照,看那山谷下面還有公路跟村莊,一條公路蜿蜒地一路盤旋下去。山谷向遠處延伸,盡頭是比我們所站處更高的一道頗壯觀的積雪山頭。這時候頂住師傅說,我們等下就是要下到那下面去,然後下午要翻過前面那座雪山。

回遊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