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贊林寺

14-Nov-2004, Sunday

松贊林寺遠景今天仍然一早出發,乘車前往中甸的幾個景點。縣城北邊的叉路往東邊走,沿著癲頗的路越過了奶子河,便看到了在草原另一頭的松贊林寺。寺廟是規模頗大的一片建築群,像城堡似地雄據著整片山坡。屋頂鍍金的銅瓦閃閃發亮,不愧被稱作為小布達拉宮。寺廟外有藏族的村莊,村民們團結一致地依著地利生財。輪流地在寺廟前收停車費,甚至佔住拍照的好角度收買路錢。還聽說會有小孩子拉著遊客拍照,拍完了才說要收錢。不過或許現在已過了旅遊旺季,頂住師傅又是中甸當地人,所以我們沒碰到太多狀況。

大門進來後的階梯

松贊林寺是滇川地區地位最高的藏傳佛教黃派寺廟,是由五世達賴喇嘛選址,在康熙時代興建的。全寺依山而建,最上面是主寺紮倉和吉康大殿,圍繞在下面的是八大康參與眾多僧舍。到紮倉要從寺廟大門一路爬上一百多級的階梯,到了上面近看更加雄偉。白色的高牆,屋頂有鍍金寶塔裝飾,顯得氣象萬千。我不是佛教徒,但是藏傳佛教對我一直有異常的吸引力。不知哪裡傳來低沉的號角聲,建築物上的一些陌生的圖騰與裝飾令我感覺更加神秘。紮倉只能在門口望望,吉康大殿則可以進去參觀。一踏入大殿,立刻聞到的是空氣中瀰漫的酥油味。藏傳佛教寺廟中點的不是蠟燭,而是酥油。大殿內以紅色為主調,光線有點昏暗,但隱隱透出莊嚴的氣氛。周圍牆上金碧輝煌地畫著眾多佛像,前面中央貢著五世達賴的銅像,後排列著許多高僧的遺體靈塔,上面是藏經的,卷櫥。有幾位喇嘛正在修補牆上的壁畫,另有幾位盤腿端坐口似念念有詞。許多遊客在左前方排隊等著讓一位高僧摸頭祈福,也有些遊客在右前方拿聖水喝。隨著階梯步上二樓參觀三大金佛。三樽碩大的銅製佛像直通屋頂,分別是黃教祖師宗喀巴、彌勒佛、和七世達賴。我依照黃教的規矩順時鐘方向在殿內參觀了一圈,這樣的建築跟氣氛讓我想起幾年前在布拉格第一次踏入雪之女神教堂的時候,真會讓人覺得神真的就住在這裡!

在寺內逛了近兩個小時,我便順著階梯走下來,恰好看到有一個小喇嘛正從一間僧舍半掩著的木門好奇地探頭出來。我心想這是一幅很棒的畫面,正拿起相機那小喇嘛就躲了進去。我等了一會兒他又探出頭來,誰知我的動作還是太慢,他又躲了進去。於是我不死心就在那裡等。耗了一二十分鐘後,可能是受了寺廟氣氛的影響,我心想可能是沒有這個機緣吧,那也不必強求,便放棄了等待往出口走去。這時候光線有些變化,我拿起相機回頭往山坡上拍。就在這時,突然發現我畫面中左下角遠處出現了一位小喇嘛,而且他好像正在跟我說話! 我聽了仔細,他說的是帶了點腔調的普通話(即台灣說的國語)。

「你從哪裡來的?」
「台灣來的。」 「你呢?」
「我住這裡。」 他指了指他身後的屋舍說道。

小喇嘛有點生怯地朝我走過來,我仔細打量他,看來約八九歲大。神情中有點寂寞,有點生,少了小孩子該有的活潑。不曉得他知不知道台灣在哪裡。我心中本能地堤防著,這該不會是人家說的要錢的村民小孩吧?看他是喇嘛的穿著,而且剛從僧舍裡走出來,應該不是吧。他看到我的相機似乎很感興趣,對我相機背包裡的東西問東問西的。

「這是膠捲吧?」 他指著我包包裡一盒盒的底片說。(大陸稱底片為膠捲)
「可不可以給我一捲?」
「好阿。你有相機嗎?」 其實我心裡是在想我沒帶一般的負片耶…
「有。沒相機要膠捲做啥你說是吧?」 「俺就是沒錢嘛。」 (意指沒錢買底片)

我就從包包裡拿了一捲沒用過的底片給他,他高興地接過去,然後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直說謝謝。問題是我身上實在沒帶半捲負片,給他的底片是正片。我心裡正在想著該怎麼跟他解釋這底片如何不同,該告訴他拍完後要怎麼處理。可是中甸這邊的照相館有辦法沖洗正片嗎?這樣好像怎樣都行不通…心裡一下子正沒答案。

「我得要趕快去那邊了。」
「謝謝啊!謝謝!」

一邊跟我揮手,嘴裡不斷道謝,一邊快步地往後面的康參走去了。我看著小喇嘛的背影離去,心中閃過好多念頭,想出聲叫他等等,結果卻只站在原地看著他消失在屋舍之後…

整修中的康參

僧院

回遊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