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環線

14-Nov-2004, Sunday

屬都湖離開松贊林寺後我們轉往東南,前往離縣城三十幾公里的高原湖泊,屬都湖。車子轉入一個叉路後,沿著黃土路蹦蹦跳跳地往一個山谷中開去,車後揚起一片塵土。愈往裡走,風景愈漂亮。淡綠色的草地、蜿蜒其中的小河、屹立在溼地裡的小樹,白樺樹上的黃葉點綴於整片的冷杉林之中。車到路的終點,要買門票。走一段路進去後再爬上一個山坡,這才看到湖。湖面蠻大的,四面環山,海拔有三千七百公尺,湖水清澈透明。可惜這裡的季節已是初冬景色,相信秋色一定更加漂亮。儘管陽光普照,冷風吹來還是很有寒意,供遊客乘船遊湖的船家似乎乏人問津。聽說以前這裡是中甸附近有名的放牧場所,現在已經是有人規劃的景點,犛牛自然也就進不來了。我沿著湖邊逛了一陣子,看時間已過中午,便到湖邊小屋的燒烤舖吃了點烤羊肉串跟烤犛牛肉,然後繼續上路。

地圖距離屬都湖十幾公里處,便是另一個有名的高原湖泊碧塔海。不過因為正在修路的關係,車子無法通行,只得放棄。我們順著東環線往南走。中甸往麗江方向主要有兩條路,兩者在虎跳峽鎮交會。東環線是路途較遠的一條,但沿途有較多有名的景點。不過因為東環線沿途不斷在修路,加上虎跳峽那邊的峽谷公路今年一整個夏天路都是斷的,一路上幾乎很少看到其他遊客的車子往這邊走。車子翻過一個山頭後盤旋往下,海拔也逐漸下降,開始進入了彝族的地盤。石林的撒尼人雖也屬於彝族的一支,但看起來服裝和生活跟這裡的彝族卻是天差地遠。這邊彝族的房子和藏族也有明顯的差異,建材是木頭跟草,而且低矮簡陋,沒有藏族的房子漂亮。頂住師傅告訴我們說這是跟彝族傳統的生活型態有關。每隔幾年就要搬家,放火燒林以作為新耕地,因此他們有句話說“莊稼不好搬家好”。一路車行都在兩山之間,坡地多是彝族的梯田。每幾十分鐘路程谷地便突然下落一兩百公尺,像階梯般的一級級下降。海拔漸低,四周的景色也逐漸變化。樹上的葉子變多了,顏色也黃的紅的綠的豐富了許多。我們就像是從冬天退回到了秋天。共約兩個多小時車程,終於抵達海拔約2400公尺的白水台。

白水台白水台白水台是由含碳酸鈣的泉水受太陽照射而形成像梯田,一層一層的白色沉積,被稱為仙人遺田。在美國的黃石公園跟四川的黃龍也都有類似的地形景觀,在中國稱為華泉台地。這附近的村落是納西族的了,幾個拉生意的村民嚇唬我說不騎他們的馬上去會後悔的,要爬很遠的上坡路。抬頭看到明明就只在那兒,範圍更大的黃龍我都走過了,於是不接受恐嚇,逕自大步往上爬。白水台的華泉地形規模遠比黃龍小的多,顏色也不如黃龍漂亮,不過所在的位置視野不錯,山坡下是村莊跟梯田,仍是很不錯的景色。由於時間不早,我上去繞了一圈便趕快回頭,從頭到尾沒看見半個其他遊客。快步走下山坡,牽馬拉生意的村民已經不見蹤影。上車繼續上路,希望能在天黑前趕到虎跳峽。

天色將暗的下虎跳峽口過夜的小村莊再沿著東環線往南行,進入納西族地域。由哈巴雪山的旁邊繞下來,我們的海拔高度繼續一級一級地下降。看著哈巴雪山積雪的山頂,聽說雖然海拔有五千多公尺,不過哈巴雪山算是比較容易爬的雪山。可惜這次沒有伴,不然還真想去。(前幾天不適應海拔高度的事這時已經忘了)天色漸漸暗了,頂住師傅也加快速度,有幾次過彎時輪胎傳出吱吱的叫響。在傍晚時分公路又突然下了一級台階,夾在哈巴雪山與玉龍雪山間的虎跳峽已出現在眼前。虎跳峽指的便是金沙江穿越這兩座雪山間的這一段,全長約有三十公里。我們來到的是下游出口的這端,金沙江出了狹窄的峽谷後進入平地,但仍然硬生生地在平地下切出上百公尺深的倒梯形河谷,景色非常奇特與壯觀。對岸是屬於麗江的大具,有公路可通麗江。但這兩岸卻沒有橋可以過江,只能靠渡口。可是那江面在那麼深的河谷下面,要坐渡船豈不是要上下兩次陡峭山壁,渡江可真是辛苦。我們的車子由峽谷公路進入虎跳峽,路面非常狹窄。峽谷南面山壁幾近垂直,幾乎寸草不生;北面稍緩,有時通時斷的公路穿越,中途還有幾處坐落於山坡上的村落。公路沿線大部分路段山壁依然陡峭,隨時可見到坍方的痕跡,有幾處車子真是過得驚險萬分,尤其是其中一個被稱作“滑石板”的地方。終於有驚無險地,在天完全黑之前到達一個小村莊,在村內一間小旅館住了下來。明天準備開始探索著名的虎跳峽。

回遊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