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王府

22-Nov-2004, Monday

佔地頗大的木府納西族除了至今仍保有本身的東巴文化之外,也吸收了許多外來的文化。比如說藏族的酥油茶也是納西族普遍的飲料;納西族的民居一般是如大理白族的“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的格局,然而房子的屋頂卻很像藏族的樣式;古城裡有些房子的牆上也有漢文化中避邪用的石敢當。這或許因為麗江是茶馬古道上往來熱絡的要驛,人們較習慣於接觸外來的東西,也或許跟納西族一直在夾縫中求生存有關。麗江所在位置自古南邊便有富裕強盛的南詔國及後來的大理國,北邊有慓悍好戰的吐蕃(就是西藏)。因此,納西族向來都是牆頭草,哪邊強大就靠哪邊。元朝忽必烈革囊渡江的大軍來勢洶洶,納西族很快地便投降,還幫忙元軍去攻打南邊的大理;到了明朝,朱元璋的軍隊攻破了大理氏,世襲的麗江首領又立即率眾歸附,朱元璋便賜姓給納西族首領,並任命為世襲土司。有種說法說道麗江古城之所以沒有城牆,是因為土司姓,忌晦木字外面加了圍牆就成了“困”字。這樣的說法並不正確,因為麗江古城的形成始於宋朝時候,而木姓是明朝才有的,納西族原本並無姓氏。木姓土司家族歷經元明清三朝共二十幾代,勢力範圍最大的時候曾達雲南的三分之一土地。直到清康熙時實施“改土歸流”廢除土司制度,木土司的勢力才漸漸減弱。

天雨流芳牌坊木府大門石牌坊關門口古城裡佔地最廣的便是西南隅的木府,也就是歷代木土司的衙門與府邸。我今天下午便買了門票進木府去參觀,進去後才知道門票裡包含了導遊的服務。於是我就跟著一位納西族姑娘走,一路聽她非常仔細的講解。木府現佔地有四十六畝,但這只是以前的一半不到。從古城中心的四方街順著七一街方向走,過了關門口以前便是木府的差役所住的地方了。再往裡走有一座木牌坊和一座石牌坊(現在這中間一帶都是商店、客棧、和茶館),然後就是現在賣票的大門了。雖說木土司歸附於中原朝廷,但畢竟天高皇帝遠,木府其實像是個縮小版的紫禁城,前院有議事廳、萬卷樓、護法殿等三座樓,儼然是王者的氣派。不過木土司畢竟只能關起門來作天子,開了門還是只能作諸侯。當有中原朝廷派來使節時,木土司不敢在過於氣派的前殿接待,只在後院款待賓客。明朝徐霞客至此便只能在外遙望,並留下了“宮室之麗擬於王者”的讚嘆。然而木土司一直與中原朝廷維持著很好的關係,木府裡就掛有許多皇帝欽賜的匾額。木氏不但把子弟送到京城去讀書,在麗江也推行漢文化。木府內便全然是漢族的宮殿形式,而且木府裡亦看不到任何東巴文或其他東巴文化的痕跡,因此有句話說“東巴不進木府”。除此之外,木府裡還有一個特別的地方是所有的門檻都非常高,差不多到我膝蓋。聽說這是要任何人要跨過去前都得要低頭看一下木頭做的門檻,形成了“見木低頭”,蘊含了大家見到木土司都要低頭的意思。

過街樓(左為前院右為後院)木府分為前、後兩院,前院是木土司議事辦公之處,而後院則是家居生活區。前、後兩院之間卻有一條街道硬生生地穿過,而一座像是現代天橋般的空中迴廊跨越兩邊的圍牆,作為木府內兩院間的通道,稱為“過街樓”。這一頗為特殊的現象是因為早在擴建木府之前,那條街道便是古城南邊通往四方街的要道,而木土司不願把這條街道封死而造成居民的不便,所以採用了這樣的一個辦法。過街樓是個有頂有窗的直直的走廊,如此不但可以保留下面的街市,木土司還可以在此就近觀察民情。比起中原的皇帝,木土司顯得更加地貼近群眾了。難怪納西人提起木土司都親切地稱呼為“木老爺”,就像只是族中尊敬的長者,而非高高在上王侯。

 

回遊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