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城昆明


10-Nov-2004, Wednesday

香港機場今天太晚出門,路上又塞車,幾乎是趕在最後五分鐘才到機場櫃檯check in。不過我搭飛機已經老油條了,仍然不緊張保持著輕鬆愉快的心情。搭華航班機到香港,再轉中國南方航空班機下午抵昆明。終於,第一次踏上雲南。可惜一路上從飛機窗外都看不到什麼地面上的景色,白雲像地毯一樣地鋪滿著。就這麼,雲南之行就此展開。

一位未曾謀面的朋友的朋友,在昆明經營餐館的先生,幫忙訂好了旅館,而且還來接機,實在非常感謝。旅館在鬧區,離著名的金馬碧雞坊不遠。昆明街上的老房子跟其他省所看到的老房子風格明顯不同,開始感受到這裡已經是少數民族的地界。記得以前課本裡說昆明四季如春,聽王先生說起原來是真的。昆明地處雲貴高原,海拔約1,900公尺。但夏天最熱就28度,不需要冷氣;冬天最冷也就十度左右,也還用不上暖氣。市區內注意看了下每間屋子果真都沒有裝空調,甚至公共建築,餐廳等也都沒有。這真是太神奇了!聽我們閒聊,計程車司機也插話說 “在昆明,空調是賣不掉的”。

晚餐朋友帶去有名的“橋香園”品嘗雲南的過橋米線。過橋米線的由來就像大家聽過的,婦人為了不讓大老遠送給相公的米線冷掉,就利用雞湯上的浮油來保持熱湯的溫度,然後把米線分開帶去等要吃前才加進湯中。現在實際上吃這過橋米線就是端來了一個大碗公,應該比一般四口之家吃飯裝湯的湯鍋還大,碗公裡裝了半碗熱騰騰的湯。這雞湯自然是重點,接著是一大堆配料各自用一堆小碟子裝著呈上來。這配料就決定了不同的價碼,從最便宜的6塊一套的到60塊的都有。大致上是雞肉、魚肉、豬肉、鵪鶉蛋、豆皮、韭菜、豆芽、茼蒿、魚丸等等一堆。愈貴的東西愈多,料也愈高級。這米線也有酸漿跟乾漿兩種。聽說酸漿的是發酵過的較不耐放但風味較好,除了在雲南的幾個地方之外是不容易吃得到的。我吃的就是酸漿的。米線一送上來,就可以開始下到湯裡了。要先放配料再放米線(忘了問為什麼),全下了後就變成滿滿的一大碗公,這樣就可以開始吃了。湯味道很棒,酸漿米線有烏龍麵那麼粗(乾漿的比較細),自然是米做的,不過口感不像麵也不像米粉,倒有點像台灣的米苔目那樣滑滑的,不過比較Q。這一大碗公我實在吃不完,而且吃一碗6塊錢的米線居然還有歌舞表演可看。另外有一種甜湯叫作木瓜水,看起來吃起來都像台灣的愛玉。吃完了便去逛夜市。牙籤烤肉一塊錢三串,好吃。最後到朋友開的店吃泡菜火鍋,真是非常美味。不過我本以為自己在四川待過些時間,湖南菜館也吃過多回,應該算見識過辣了,沒想到昆明的口味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辣。今天吃的東西除了過橋米線不辣,其他一堆菜都辣的我猛喝啤酒。雲南本省產的瀾滄江啤酒口味極清淡。清爽不苦,不過也沒什麼香味。說不上好喝,只能算順口。

 

回遊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