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馬古道

13-Nov-2004, Saturday

今天一大早七點鐘天還沒亮就起床,為了不辜負同伴刻意把這間拉開窗簾就能看到梅里雪山的房間讓給我。光要離開被窩就是件痛苦的事,室內沒有暖氣,感覺天寒地凍。看日出是旅行者來這裡的重頭戲,不過其實等待的是第一道照在梅里雪山上的陽光,因為我們所在位置是在雪山的東邊。踏出旅館的大門,冰凍的空氣中有種香味傳來,不遠處的燒香台正升起一陣陣白煙。將近八點,犛牛的牛鈴聲逐漸遠離,終於第一道陽光直射在梅里雪山上,使雪白的山峰跟冰河都染上了粉紅色。天氣太好,天空連一片雲也沒有,陽光也不是很紅。幾名藏人把一些松柏之類的針葉放入燒香台裡焚燒祈福;一位藏族老婦坐在地上,身體前後擺動地唸著面前的一疊經文。頂住師傅在火爐邊烤火邊吃粑粑喝酥油茶,叫我也過去吃。昨晚一覺後今天已經沒有昨晚感覺的不舒服,吃了藏人吃的元氣早餐更覺得精神百倍。

早上的梅里雪山

飛來寺頂住師傅花了好些時間才把車子暖好,光是讓前擋風玻璃結的冰溶化就要好一陣子。我們走下山坡到了飛來寺,只是一間很小的寺廟,並無特殊之處。有其他旅行者要繼續步行往明永冰川,我們則受限於同車夥伴的時間必須回頭了。其實我對於自己這兩天來的身體適應情況也有點失去信心,否則或可考慮自己留下隨後再另外找車回去。這次,就到這裡吧。山背後的西藏就待以後再造訪了。

白茫雪山白茫雪山埡口德欽與中甸的界碑在奔子欄小吃店門外抽煙的頂住師傅我們踏上回程,反向沿著原路翻過白茫雪山,下到金沙江邊在奔子欄吃午餐,往上爬至尼西黑陶村,下到納帕海,再回到了中甸。而這一路上上下下的公路,基本上是循著茶馬古道修建的。茶馬古道有點像絲路,起源於唐宋時期。起初是將雲南和四川一帶所產的茶葉運送到西藏,而將川滇藏一帶盛產的馬運至中原所成的貿易往來路線。後來逐漸成為連結許多民族的與文化交流的通道,更跨過拉薩延伸到了尼泊爾、印度。我這次旅程所到的德欽、奔子欄、中甸,甚至再往東南至麗江、大理、昆明,自古都是茶馬古道上的重鎮。這兩天我光是坐車走過這些路程都十分辛苦,以前在古道上徒步運輸的馬幫,不但要克服這樣險惡的地形與天候環境,還可能會遭受野獸瘟疫土匪的襲擊,真不是尋常人能夠做的。直至今日,馬幫仍然存在於一些偏遠公路不及的地方。

 

回遊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