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越白茫雪山


12-Nov-2004, Friday

白茫雪山主峰山路愈爬愈高,看車上的高度計顯示又再回到了三千公尺以上,隨後進入了白茫雪山自然保護區,也就是準備要翻越早上老遠就看到的雪白色屏障。路況突然變差,路面由柏油路變成小石塊鋪成的所謂彈石路。車子走在上面一直顛,車速也只好更放慢。頂住師傅說這地方因為冬天雪很厚,也經常雪封,所以故意把路鋪成這種車子比較不容易打滑的路面。就這麼一路癲著,沿著之字形的路不斷往上爬。車內的溫度一路下降,又開始一件件把保暖的衣服穿上。我坐在前座看吉著普車上的高度計不斷地升高,半個多小時後已經將近海拔四千公尺了。雪白的山頭愈靠愈近,道路兩旁的積雪也愈來愈多。海拔四千公尺以上完全沒有樹了,就只看的到枯黃的高山草地。車子還繼續攀高。因為空氣愈來愈稀薄的關係,車子的引擎也愈來愈缺氧,聽起來頗為吃力。終於車子爬到了埡口的位置,是個地勢較為平緩的鞍部地形,海拔有四千三百多公尺。兩旁是平緩的積雪山坡,路旁有個嘛尼石堆,五彩旌幡隨風不停地翻揚。終年積雪的白茫雪山主峰在我們左手邊,海拔有五千六百多公尺高。

地圖埡口處的五色經幡跨越埡口的滇藏公路白茫雪山屬於雲嶺山脈的北段,是金沙江與瀾滄江的分水嶺。山脈以東乃至中甸附近的河川都會匯入金沙江,而山脈的另一邊就是瀾滄江了。這時儘管太陽高掛在無雲的天空,一下車還是感受到冰凍般的寒意,溫度計顯示著零下五度,冰冷的風一陣陣吹。本想拿車上帶著的礦泉水來喝,怎知已經變成冰水了。乾脆倒掉吧,反正德欽已經不遠了。看著水在地上流,突然有個念頭。我們所在剛好是白茫雪山稜線上,要是水往前流,這一小瓶水就進入瀾滄江河谷,一路往南,流經泰國,最後注入印度洋;如果水往另一側山坡流,就會進入金沙江水域,一路到長江,流經大半個中國,最後注入東海。這裡幾步路的距離,竟可產生這麼大的差別,想來還真有意思。同伴們本來想爬上旁邊那片積雪的山坡,約有五百公尺遠。不一會兒就氣喘噓噓地回來說不行,空氣稀薄,喘不過氣來。我則是往山坡下走,想找個好的拍照角度,沒想到才下沒多深,上來時也是一直喘氣。氣溫太低加上同伴覺得頭痛,待不了太久就繼續上路。接著公路開始下坡,進入了瀾滄江河谷。

回遊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