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江畔的春天


12-Nov-2004, Friday

藏族民居上橋頭村沿著之字形的的山路我們的海拔高度很快地下降。剛剛在上面看起來還很小的村落,不到半小時就我們就已置身其中。山谷裡當真溫暖了好幾度,令人精神為之一振。頂住師傅問我們要不要去看看藏族的村莊,有能說藏語的人帶我們去一般觀光客沒法去的小村莊看看,我們當然是很有興趣。聚集在村口白塔轉經的藏族老人們目視著我們的車子往村裡面開,一直到一個空地停車後再往裡面步行。這個村莊就在兩座山中間的小溪谷旁,好像叫上橋頭村。邊走著太陽照在身上非常溫暖,跟剛才還在上面時比起來感覺就像春天突然到了一樣。我們在村子裡四處走走看看,盡頭是一座小吊橋。這座吊橋還有些典故,又是當年紅軍 (就是共軍) 曾在這邊打仗過橋之類的故事。頂住師傅用藏語跟一家人交談了一陣,告訴我們可以進去他們家參觀。一位老太太雖然跟我們語言不通仍然笑著歡迎我們進他的屋子。雖然打擾人家不大好意思,但好奇心驅使下又很想看看藏族的住家是什麼樣子。傳統的藏族民居牆壁是用土打硬而成的,屋子的主要結構都是木造的。在門窗屋簷等地方有漂亮的雕刻。這類雕刻我們看來很稀奇,對他們來說卻是最普通不過,家家戶戶都有的。一般房子一樓養牲畜,二樓住人,三樓儲藏東西。我儘量放輕腳步登上二樓,木製的樓梯仍然發出咚咚聲。上面有間像客廳樣的房間佈置得非常整齊,中央有一個帶煙囪的火爐,旁邊架子上掛了很多黃銅製的大大小小杓子,以及自製的各種木碗。簡單的花紋卻十足地傳達出藏族的風味。

地圖

金沙江第一彎
離開這村子不遠便來到了金沙江邊。金沙江就是長江的上游,在這季節是混濁的,水流湍急往南而去。我心裡想像如果可以坐船從這裡一路下去,就會經過我過去所到過的四川、武漢,最後到上海,不曉得要幾天才會到?公路沿著江邊往上游走,江的對岸就屬四川省地界了。經過了一個叫做月亮彎的地方,也有人稱它叫金沙江第一彎。金沙江在這裡像是連續轉了兩次漂亮的S形彎,然後繼續往南前進。這時慶幸這次出門有帶著Zeiss Biogon 21mm這支超廣角鏡頭,可以把整個彎拍進畫面中。

黃果大約中午一點時分,到達奔子欄。這是個比較大的聚落,也是中甸與德欽這一路上的中途站。奔子欄這地方海拔較低,約2500公尺,跟阿里山差不多高。相對於三四千公尺的高原上這裡的氣候溫暖舒適,路上的人穿著也較不厚重。這個地方可以種植多種蔬菜,不像高海拔處只能長青棵。街上也有行人往來談笑,不像高原上的藏民滿臉風霜的樣子,景象儼然就如高原中的綠洲。長途巴士到了這裡都會停靠,讓乘客在這裡各自用餐後再繼續上路,因此公路兩旁有不少間餐館。我們進了一家看起來乾淨的餐館,點菜是直接到廚房看著菜點。水槽裡有幾隻活魚,問了下是金沙江特有的無鱗江魚,一斤60塊(在中國一斤是500公克)。就當地的物價來說這是很高的價格,不過頂住師傅小聲說60塊的價錢只有這裡吃的到,在其他地方至少要150塊(後來也證實的確沒錯)。既如此就決定嚐嚐看囉,挑了一條最小的,一斤多一點點。魚煮成清湯,當真是湯鮮味美,肉質細嫩。雖然小魚刺很多,大家還是吃了個精光。炒犛牛肉也很鮮嫩,和昨晚的火鍋肉大不相同。或許犛牛肉肉質纖維較粗,得要像這樣剁碎了再炒才好吃。小菜中有一碟泡辣椒,幾根約三吋長的鮮綠色辣椒。我拿一根咬了一口,沒想到這下子經歷到有生以來最辣的體驗。一直到吃完整頓飯後半小時我的舌頭上還有一陣陣的刺痛感,真是太可怕了。唉,看來我對於辣的見識還差得遠。其他人一看也就沒人敢碰那碟辣椒。另外還有一種叫做黃果的水果,看起來像是皮皺皺的橘子。同伴吃了說味道等於柳丁加檸檬。我舌頭上還辣著,聽了以後也沒興趣嘗試。

寺門外的毛驢僧舍

東竹林寺
飯後繼續順著金沙江河谷上行,公路又開始往接著來到了東竹林寺,是有名的藏傳佛教寺廟。寺廟不小,周圍是數十間喇嘛們住的屋子。不過我們進去時正好沒什麼人,只有兩個喇嘛跟一頭毛驢側著頭打量我們。我對他們點頭笑笑,看他們沒有反對之意,就往裡面走。寺內的牆壁上有很漂亮的壁畫,畫的都是藏傳佛教的神祇。色彩鮮豔,畫工精緻,頗有金碧輝煌之感。看正殿內有幾位喇嘛正在念經,不敢打擾,只在門口望了望。繞了寺廟一圈後回到停車處,正好看到一位年輕喇嘛正在升火,另一位老喇嘛坐在旁邊曬太陽。頂住師傅跟他們點頭致意,用藏語打招呼。我一時興起,請頂住師傅幫我問他們是否可以幫他們拍照,並且表示我會把洗出來的照片寄過來給他們。年長的喇嘛說可以,我低頭準備拿出相機,不一會兒變成了有四五個喇嘛跑來排隊。我想起頂住師傅跟我們說過東竹林寺這邊規定很嚴,喇嘛們都過著比較樸實的生活,或許他們拍照的機會也不多。他們排排站好,我正準備按下快門時,最旁邊的一位圓頭圓臉的喇嘛居然故意掏出一隻手機放在耳邊,做勢講電話的樣子。呵…真是有趣極了,引起一陣爆笑。拍了幾張照後,接著眾喇嘛們為了如何留地址給我,七嘴八舌地討論了一番。地址由頂住師傅翻譯,原來就只要寫“雲南省德欽縣奔子欄鄉 東竹林寺”這樣就可以了。接下來的收件人名字就麻煩了,如何把藏話的名字用漢文寫出來頂住師傅也不知道。最後那位較年長的喇嘛拿起筆來寫了一個漢文名字,其他圍觀的喇嘛這時卻發出了歡呼聲,接著笑成了一團。看著這些喇嘛們的笑容跟談吐舉止,真覺得就像小孩子一樣的純真、樂天、可愛,令我想起以往在電視上看到的達賴喇嘛也時常露出相同的神情。揮手道別了眾多喇嘛們,繼續上路。金沙江畔短暫的春天至此結束,接下來就踏上了這段路中最嚴苛的一段。

回遊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