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整

16-Nov-2004, Tuesday

“休整”是大陸的用語,大致上是休息調整身心狀況的意思吧。昨天傍晚到了熱鬧的麗江古城後有點感覺從險惡之地初到了人間樂土,於是心態立刻由前面幾天的精實模式切換為懶散模式。今天高掛免戰牌,純粹休息打混。不刻意去逛古城、不作觀光客、也不作攝影師。

布拉格咖啡館曬太陽早上就躲在客棧裡看電視正在播的天龍八部(大陸版的),喬峰正大戰聚賢莊。一直看到阿朱被降龍十八掌打死,便出去找了點路邊的小吃解決午餐。什麼?劇情不連貫?那是因為大陸經常一部連續劇同時在不同頻道播出,進度各不相同,所以經常跳前跳後地看。下午找了一間叫“布拉格咖啡館”的,就在東大街跨過一座小石橋的小河旁邊。咖啡館不大,面對街上的整面都是玻璃窗,明亮而溫暖,街上的嘈雜聲也進不來。在一個窗邊的位子坐下來,太陽曬在身上很舒服。麗江溫差大,晚上或是白天的日陰處都很有寒意。一杯雲南小粒咖啡、一塊cheese cake、幾本雜誌,就這樣過了一個悠閒愉快的下午。雲南本地產的咖啡豆我以前是試過了的;手工的cheese cake卻出乎意料的美味,大概要算XL size。雖然口感較粗,但乳酪味很濃,以台北挑剔客的標準看來都算很不錯。店裡的服務周到有禮,感覺像是回到了大城市。看著窗外的小河、石橋、燈籠、與街上來往的行人,我好像是躲在水族館裡看著一個大魚缸。不過換個角度說,可能對於路人來說我才是魚缸裡的魚吧。

經過昨晚一夜,對客棧不大滿意。洗澡的熱水不大穩定,幸好大一時住學校舊宿舍時已受過訓練才得以安然渡過;床太硬,害我今天腰有點彎不下去;被子太短必須要縮著腳睡,肩膀壓得好痛;浴室的毛巾早上也沒有人換洗,熱水瓶也要自己去要才有熱水喝,實在沒有太多服務可言。不過話說回來,一天才60塊而已也不能奢求太多,而且硬體上受限於原本老房子的結構也無可厚非。心裡於是打算未來幾天裡逛古城時順便找找有沒其他較好的客棧,到街上買了張古城的手繪地圖準備回去研究。晚餐到與客棧隔一條河的勤雲第一店,小有名氣的麗江小吃店。坐在戶外小河邊的矮桌椅上,隨便叫了幾樣菜。

    河邊的勤雲第一店

  • 酸菜炒飯: 炒得不錯。據說納西人炒飯喜歡放酸菜。
  • 茄子炒花生: 茄子顏色看起來倒比較接近黃瓜。有點油,不過味道不錯。
  • 炸乳扇: 這應該是大理白族的料理吧。吃起來就像炸的新鮮乳酪,奶味中帶點酸味。熱熱的沾糖吃還不錯。不過晚上天氣冷,後來冷掉的很難吃。

室外氣溫低得吃快一點才行,否則菜會冷掉。晚飯後進了間河邊的酒吧想喝點小酒。看了看menu,啤酒?天氣太冷。Whisky?還是回台北再去喝single malt。中國白酒?一向不是很感興趣。那就來杯中國產的葡萄酒好了,藏秘干紅,反正沒喝過。幾分鐘後端來我就後悔了。看這杯子,看這酒的顏色,就知道不大妙。算了,退而求其次,至少邊工作邊唱歌的納西族姑娘歌聲嘹喨,回蕩在夜晚的小河邊。雖然還沒有開始探索古城,已經感覺到納西族的風情,對於後面的日子愈加期待。愉快的夜晚,也結束了在古城的第一天。

 

回遊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