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格里拉


11-Nov-2004, Thuresday

香格里拉這名字,大家知道是個虛構的地方。是James Hilton根據Joseph Rock在中國的見聞(他在麗江附近住了二十幾年),在1930年代所寫小說失去的地平線中所描述的人間樂土。後來世界上掀起一片尋找香格里拉的熱潮,不少國家都宣稱香格里拉就在自己國家中。印度、尼泊爾、喀什米爾、中國等都是。好幾個國家都把自己國內的某個地方改名為香格里拉,喀什米爾就曾經因此引來了大批觀光客。近年積極發展觀光的中國政府自然也不落人後,經過了考察與評選,選中了中甸縣在兩三年前正式更名為香格里拉縣,但當地人仍用舊稱呼多些。中甸,是雲南省內的迪慶藏族自治州的首府,縣城位於海拔3300公尺(跟合歡山的武嶺差不多高)高的一個較大的草原上。迪慶就是雲南地圖上最西北的那塊區域,緊鄰西藏與四川。

我的房間客房白天外貌由昆明的班機起飛不久天就黑了。清朗無雲,但往下一會兒就都看不到有任何燈光的跡象。雲南地廣人稀,而且飛機已經深入滇西北藏區了。一片漆黑,像是深入了無人的高原荒地!才50分鐘時間飛機就降落在中甸機場,聽說因為海拔高空氣稀薄,飛機降落在這裡是有些難度的。一步下飛機的階梯,就感受到了高海拔的天候。氣溫攝氏2度,天上眾多星星閃爍著,穿著傳統藏族長袍的機場工作人員也帶著毛茸茸的手套。我三步併兩步地衝進室內,領了行李後立刻把在台灣作為登山裝備的防寒外套拿出來穿上。我的浴室一踏出機場,好幾個攬客的司機迎了上來。以往我在中國其他機場出來是不搭來路不明的車子的,可是中甸機場外卻黑漆漆的沒看到有巴士,甚至連有牌的計程車都沒看到一輛,只得開始打量這幾個司機準備挑一部車坐。我說明了我是要到獨克宗酒店(事先蒐集資料決定的),意思就是說你們別打主意要介紹我旅館想抽回扣。一個距離較遠的聲音說 “那就是我們酒店,我的車就是獨克宗酒店的車子。” 這下子最好了,即使他不完全真是酒店(大陸說的酒店就是旅館的意思)的車,通常跟酒店有固定合作關係的司機至少比較不會有問題。於是就撘了他的車只5公里便到了縣城。獨克宗酒店是去年開幕的並不太久,不過同老闆開的“西藏咖啡館”在自助旅行者間卻早已小有名氣,不少外國旅行者聚集。我選擇比較好的有空調的套房,一天140元,是在後面的一個三合院裡面,房門口有一個布幔頗有藏族風格。室內有暖氣,還有電毯,看起來非常舒適。最感動的是浴室裡居然有一種連平地大飯店也少見的帶有按摩水柱的淋浴艙,在這寒冷的高原上更覺得是奢侈的享受。

西藏咖啡館放好行李就到旁邊的西藏咖啡館用餐,裡面有不少老外。餐廳佈置得很有藏族風味,牆上掛著許多藏族圖案的壁毯,還有一座壁爐燒著柴火。已經快九點了,一群老外用完餐正要離開。正好就立刻移到壁爐旁的位子,頓時溫暖了起來。我雖是第二次到藏族的區域了,不過仍然對很多久聞其名的藏族傳統食物非常好奇。店裡的小姐絲毫不嫌煩地跟我解釋菜單上的食物是什麼樣的東西。我顧不得食量有限,點了幾樣。小姐可能看我意猶未盡,後來還弄了好幾樣其他東西各拿一點點來免費招待,真是不好意思。

  • 炸奶渣圓子:犛牛奶做成的cheese捏成丸子再去炸。帶一點酸味的cheese味道。
  • 犛牛肉小火鍋:西藏犛牛肉吃起來味道跟一般牛肉差不多,只是肉的纖維稍微粗些。
  • 酥油茶:這東西大名鼎鼎,基本上是濃茶裡面加入酥油跟鹽後打勻。有茶味、奶香味、油味。雖然有人覺得有點油,不過在高原上喝一碗真是會全身的暖和起來。在台灣的高山上如果有這東西喝該有多好。
  • 水燜粑粑:麥做成的大餅,用蒸的。口感介於大餅跟饅頭之間。
  • 糌粑:這東西是要DIY的。碗裡放進點青稞麵粉,倒入些酥油茶,加點糖,然後用手指把它揉成像麵團,就可以捏著吃了。

水燜粑粑揉糌粑是需要功夫的。要先用手指進去攪拌,攪均勻成黏答答的麵糊後,再用三根手指扣著麵團沿著碗緣往外壓。這樣子反覆像揉麵似的逐漸揉成麵團。小姐說藏人都能弄得很乾淨,最後手跟碗都會變得乾乾淨淨的。而我則是一不小心就把青稞麵弄出碗外,最後碗裡也一團模糊,勉強揉成的還像是麵團,只是較乾些。吃起來倒有點像麵團又有點像蛋糕,裡面帶有青稞的特殊味道。小姐在旁教我弄了好久,大概時間晚客人走差不多了,幫我把冷掉的酥油茶壺放到壁爐裡的柴火上加熱,親切地坐下聊了起來,我也正好跟她請教些當地的資訊。小姐是麗江那邊的漢族人,本來在麗江的旅館工作,兩三年前到了這裡。這幾天老闆不在,咖啡廳跟酒店就都由她負責。她也像朋友一樣的以她剛到中甸時的經驗,告訴我這裡藏族人的一些特性。還告訴我現在這時節哪裡比較漂亮,哪些地方可以去看看,以及一些旅途上要注意的事情,幫助我盤算後續的旅程。真是非常地感謝她,讓我一到中甸,儘管屋外氣溫已降到零下,仍然感受到這裡人的溫暖與友善。

回遊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