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广州(2007年2月3日——2月8日)

 

我爸爸年轻时候是个供销员,一直往广东跑。我小时候一直听我父亲说广州广州,南方南方。在我的印象里,广州是个不夜城,广州才是真正的“南方”。这次,借着微软Windows CE 6 TTT培训的机会,终于第一次来到的广州,虽然转的机会不多,但是至少亲身体验了这座名城。下面就是些自己拍的图片

 

广州被称作羊城,与这座五羊雕像是分不开的。坐落于越秀公园的五羊雕像,可以说是广州城的象征。我最早看到这个照片是在几岁的时候我爹买回家的“学说广东话”磁带上看到的,没想到今天可以一睹真容。

 

踢毽子是我在越秀公园中以外发现的人文景观。在一处平坦的空地上,基本上五个人一组,把一个毽子踢得出神入化,以前只在电视上看过。这不,吸引了几个金发碧眼的老外也忍不住踢上两脚,但是其水平只能说是“献丑,献丑”。

 

“铁树银花不夜天”是对广州的赞美,很小的时候我家里就养了一颗铁树,我爸爸告诉我六十年一开花,我还等着在我61岁的时候看铁树开花呢,由于我家是北方,所以对这种热带植物要非常小心的照料。后来知道这个东西真的是一颗树,会长的很大,大到花盆里放不下,我爸说南方的铁树都是直接种在地上的,这次也见到了种在地上的铁树了,果然很大。

 

越秀公园很漂亮。但是在不起眼的地方,有很多防空洞。恩,不知道是不是文革时候的遗物。

 

广州的地铁相当漂亮,我个人认为比上海的地铁要好。现在已经开通了4条线,基本贯穿了整个广州市区,报站用国粤英三种语言。人不是很多,某一站上来10个人,就引起车厢内的人一阵惊呼,“好多人啊”。我当时心想真应该让他们看看上海上班高峰时期的地铁车厢挤到脸贴玻璃的样子。下面是两张很漂亮的广州地铁照片,

 

 

珠江可以说是广州的母亲河了,就像黄埔江对上海一样。下一站打算去黄埔军校,看地图似乎只能坐轮渡,所以近距离接触了一下珠江,据说珠江晚上看最漂亮。由于治安问题,我怕死的要命晚上不敢出来。就拍了一张珠江面。

 

下面这张可有来头了,偷拍的军舰!墙上贴着禁止偷拍军事码头,否则追究xx责任。唉,还是被我偷拍了一张。不知道放出来会不会被国安局抓啊。我是一个军事盲,对枪炮飞机军舰一概不了解。不过可以看到船头有炮,以后跟鬼子开战就靠它了。

 

黄埔军校可谓中国的西点,培养出来无数的中国名将,这次来广州,怎么能不参观一下。毕竟是个学校,参观的时候总是喜欢拿这个跟同济作比较,就比较比较罢,不比不知道幸福辛酸。

 

这个是黄埔军校正门,找了个人帮我拍了一张。以前叫“陆军军官学校”,按照现在的说法,这个名字真是不入流,最好的应该叫“陆军军官大学”,再差也应该叫“陆军军官学院”啊。

 

这个是学生宿舍,一个宿舍要住100人左右,还没有卫生间,没有桌椅,什么都没有。据说只有少数学生可以住在这种宿舍里,大多数学生都住在临时搭起的草棚里。唉,跟现在的两人间宿舍简直天壤之别,只是不知道他们那个时候住宿费是多少现大洋?

 

这是黄埔军校的校长办公室,当然在这里办公的是“蒋校长”。条件比总统府的还要艰苦,电灯还是拖着长线拖到桌子上的。只有那张白色的桌布今天看起来依然不落伍。

 

这个是后勤办公室,大概相当于现在的嘉定校区管理委员会的样子吧。条件艰苦不必多言,只是不知道当时他们的服务态度是不是也跟现在的嘉定管委会一样恶劣。

 

这个是黄埔军校领导的食堂,据说只有领导才能在这里吃饭。现在看起来设施跟路边店差不多。还据说当时由于场地紧张,很多重要会议都是在食堂召开的。只是我不知道到底是像现在一样习惯上“在饭桌上谈问题”呢,还是真的场地紧张。

 

 黄埔军校的教师办公室。没空调,没电扇,没有饮水机,基本上就是几张桌子。不明白他们边上的那个废纸篓怎么用,那么大的空隙。联动图:同济大学软件学院教师办公室,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黄埔日刊是黄埔军校的官方杂志,相当于同济大学的同济报的样子。看了之后唯一的感想是原来大忽悠不止我党会阿,看国民党的报纸原来早在30年代就忽悠上了。那句“今年统一中国”,比我们现在的“xx年奔小康”有过之而无不及阿。

 

最后贴一张黄埔军校的毕业证。那个时候的毕业证还是很好伪造的,。估计让现在的街头办证人员在15分钟之内就可以搞定:不能上网验证,连编号都没有,戳子也不是钢印,可以用萝卜刻。那个时候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人会办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