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

新冠病毒

想像這樣的情境:「一邊攪著一大鍋的大腸蚵仔麵線,一邊跟顧客講話,但又沒戴口罩」,在新冠肺炎威脅的當下,這對許多消費者來說,實在很有疑慮。

需要與人接觸的服務業,受這波新冠肺炎的疫情衝擊頗大,許多店家愁容滿面,媒體偶而傳來的停業或無薪假的消息,更是打擊信心。在坐困愁城之際,店家不應坐以待斃,也不應只是等待政府杯水車薪式的紓困振興,而應該主動出擊,窮盡方法降低消費者疑慮。刊登在報紙的詳細內容,請參考:

https://udn.com/news/story/7339/4395447


消費者擔心什麼呢?消費者的主要疑慮,是在消費的過程中,接觸到病毒。對於消費者來說,可能的風險因子包括消費場域環境是否存有病毒、服務人員是否帶有病毒、其他消費者是否帶有病毒。因此,主動地降低這些風險疑慮,建立消費者信心,才能避免銷售額雪崩式下滑。

從防疫的角度,大部分店家與公共場所環境,都是安全的。但消費者心存疑慮,也是事實。因此ㄝ如何「超前部署」,讓消費者心安,才是應有的積極作為。

如何讓消費者相信店家、餐廳或消費場所沒有病毒呢?許多店家、餐廳,甚至於公車、捷運,都宣稱定期消毒或每日消毒,但消費者對於店家的宣稱,是否存有信心?消費者確實知道店家是如何消毒的嗎?消費者是否擔心店家只是很簡單的應付了事?還是相信店家有徹底消毒?店家的消毒程序可以說服消費者嗎?若能提供更詳細的消毒程序解釋,或許更能說服消費者。

另外,對於消費者來說,定期消毒的意思,是指多久消毒一次?很久才一次嗎?還是一週一次?這點或許需要說明清楚,以解除消費者疑慮。另外,每日消毒的意思,對於下午或晚上才消費的消費者,仍然安全的嗎?消毒後的第一個消費者是安全的,但之後的消費者還是安全的嗎?這種消費者的疑慮,必須設法消弭,消費者才能有信心。如何說服消費者該消毒頻率是合宜且值得信賴的?是重要的重點。如果消費者感到絲毫疑慮,消費者還是會裹足不前,不敢前來消費。

是否要加強消毒頻率?是否增加到每日多次消毒?以及消毒的徹底程度?都會影響到消費者的信心。當然,店家不可能隨時在消毒,但某些餐廳在每桌提供消毒酒精讓顧客自己進行用餐環境消毒,這對於建立消費者信心很有幫助。這些防疫準備雖然會增加成本,但或許可以建立消費者信心,減少營業額衰退。一些不利於防疫的習慣,例如沒有加蓋的醬料、辣椒、酸菜、小菜,也可能是消費者裹足不前的原因,店家一定要設法消弭這些可能的環境風險,才能建立消費者的信心。

另外,通風的環境可以降低病毒風險,店家在這部分,也可以多用點心思,來降低消費者疑慮。很多店家都是採取密閉環境的冷氣空調,這讓消費者很有疑慮,店家應該思考是否可以改善?是否可將所有通風氣窗打開,打開大門讓空氣流通,或增設通風風扇,降低消費者的疑慮。

擔心工作人員是否帶有病毒?這也是消費者的疑慮之一。因此,服務人員戴上口罩,除了保護服務人員,也可降低消費者的疑慮。尤其是準備食物的工作人員,這點更是重要。想像這樣的情境:一邊攪著一大鍋的大腸蚵仔麵線,一邊跟顧客講話,但又沒戴口罩,對許多消費者來說,實在很有疑慮。工作人員戴口罩,在防疫期間可以降低消費者疑慮。

另外,在許多公共場所,都有量測體溫。同理,這些店員們,有量體溫嗎?有呼吸道症狀嗎?有疫區旅遊史嗎?這都是消費者可能產生的疑慮。面對此一疑慮,店家可以主動出擊,主動張貼說明本店所有員工都有量體溫、都沒有呼吸道症狀、都沒有疫區旅遊史,甚至直接讓服務人員在身上標示本日體溫或本日體溫正常等,降低消費者的可能疑慮。對於外帶、外送餐飲,也可以比照辦理,標示出工作人員、外送人員是否量測體溫之類的防疫資訊。

其他消費者是否帶有病毒,也是消費者的疑慮之一。如何讓消費者相信其他顧客沒有病毒,是消費者是否願意來消費的關鍵。因此,對於停留較長時間的百貨公司或大型賣場,紅外線的體溫量測儀,是建立消費者信心的第一道關鍵。一般的店家或餐廳,如果顧客停留時間稍長,也可以考慮對消費者量測體溫。雖然體溫量測程序麻煩,但消費者擔心其他陌生消費者會是病毒來源,量測體溫可以降低這方面疑慮,因此是有必要的。

以上都僅是舉例,重點是店家應該要主動出擊,降低消費者對於疫情的疑慮。面對疫情挑戰,經營者沒有悲觀的權利,也不該只是哀聲嘆氣。勇於面對問題,就能蛻變重生。根據SARS的經驗,疫情結束後,經濟就會快速復甦,因此店家只要積極因應,順利捱過這段期間,將來榮景可期。

新冠肺炎對於經濟的影響

新冠病毒(武漢肺炎)傳播快、影響大,超過SARS甚多。但死亡率較低。很明顯的,2020年的全球產業經濟,會受到此傳染病的影響。根據過去SARS經驗,SARS期間,股市短空長多,中長期影響不大。不過經濟要全面復甦,需要時間。沒有病例後,經濟才會反轉。還有病例,就繼續探底。但這次病例明顯較多,這次使用的防疫「特效藥」:停工、封城、延後開學、邊境管制、停航,SARS期間並沒有被大量使用。上次SARS重災香港飯店住房率最低只到18%、香港機場的境外訪客最低只有原本的一成、香港機場出入境人數最低只達四分之一。不過,香港、珠三角在SARS期間的製造業、進出口與轉口貿易,影響不算大。

媒體報導,請參考:

https://udn.com/news/story/120974/4347611

從SARS的經濟衝擊談新冠病毒(武漢肺炎)的未來經濟挑戰

汪志堅

國立臺北大學資訊管理研究所教授

http://wangson.idv.tw

結論

【先寫結論】網路時代,資訊爆炸,先寫結論有助於幫助大家判斷是否有細看本文的價值。

1. 新冠病毒傳播快、影響大,超過SARS甚多。但死亡率較低。

2. SARS經驗:沒有病例後,經濟才會反轉。還有病例,就繼續探底。

3. 這次的「防疫特效藥:停工、封城、延後開學、邊境管制、停航」,上次SARS都還沒用到。

4. SARS期間,股市短空長多,中長期影響不大。

5. 香港、珠三角,SARS期間製造業、進出口與轉口貿易,影響不大。

6. SARS期間,香港飯店住房率最低只到18%。

7. SARS期間,香港機場境外訪客只有原本的一成。出入境人數只達四分之一。

8. 香港SARS期間的失業率增加1.3%。


除了WHO資料,以及有特別引用的資料外,本文主要資料來源為:Siu, A., & Wong, Y. R. (2004). Economic impact of SARS: the case of Hong Kong. Asian Economic Papers, 3(1), 62-83.

目錄

新型冠狀病毒與SARS的比較


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最早發病源於2019年底武漢市,此一新興傳染病仍在發展中。

傳染病的事情,該留給公衛專家。不過,2003年的SARS,對於經濟發展的影響,留下很多嚴謹的學術文獻。以史為鑒,可以鑑古知今,作為未來的決策參考。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台灣抗SARS經驗,每個人身歷其中,解讀也有不同。以下將說明香港SARS對於經濟的主要影響,主要資料來源是學術論文。巷議街談、報章報導,或許有參考價值,但資料收集、分析不夠嚴謹,且囿於政治立場或營收考量,對資料解讀不夠客觀。學術論文通常較為嚴謹、謹慎,推論較中立客觀。因此,以下主要採納學術論文中的分析。

SARS(原始資料來源:WHO)

最早發現:2002年11月16日

消聲匿跡:2003年7月16日

影響國家:32個國家地區

確診個案:8096

死亡個案:774(死亡率9.6%)

流行地區:主要在中國、香港、新加坡、台灣


COVID-19 新冠病毒(至2020年2月12日)

最早發現:2019年12月1日

影響國家:至少24個國家

確診個案:已超過SARS五倍。持續增加中。

死亡人數:已超過SARS。持續增加中。

流行地區:主要在中國。

新冠病毒的發展歷程較快,SARS的發展歷程較慢。SARS在前一年的11月16日開始出現,但WHO針對SARS的全球警告發布時間是2003年3月12日,WHO針對香港發出旅遊警示的時間則是2003年4月2日。2003年5月後,病例數已明顯減少。

新冠病毒的發展歷程遠快於此,在前一年12月1日開始出現後,1月底之前就已經散佈到全球二十幾國家,且病患數與死亡數都已超過SARS。情況相當嚴峻。


Original uploader was Samuel at zh.wikipedia - Transferred from zh.wikipedia; transferred to Commons by Shizhao using CommonsHelper., CC BY-SA 3.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12392882

SARS的股市反應:短空長多

2003年SARS期間,在3月12日(WHO宣布警示)到4月30日期間(最嚴重時期),香港的恆生指數下跌僅1.78%,台灣加權指數下跌4.16%,日本日經指數下跌1.41%。而如果將時間拉長到五月底、六月底、七月底,可以發現香港恆生指數、台灣加權指數、日本日經指數,都呈現上揚。到七月底為止,香港恆生指數上揚了14.20%、台灣加權指數上揚了22.88%,日本日經指數上揚了20.40%。

SARS對香港與珠三角製造業、進出口貿易影響不大

SARS期間,香港的進出口、轉口貿易、卡車運輸量,沒有特別明顯的變化,顯示香港與珠江三角洲的製造業產值,沒有特殊變化。

SARS對於香港航空業的影響:衰退四分之三

在SARS大量傳播以前,2003年2月香港機場的出入境人數是182萬,但在最受SARS影響的2003年5月份,香港機場的出入境人數只剩42萬,不到原本人數的四分之一。如果只看外地訪客(不含香港居民),2003年2月香港機場的外地訪客入境數是55萬,但在最受SARS影響的2003年5月份,當月入境訪客數人數只剩不到6萬人。約略只剩下原先的十分之一左右。對於香港航空產業的影響,實在不容小覷。

此處所指的是香港機場。但香港的出入境包括海、陸、空,機場只佔一部分。海、陸的出入境,主要對象為珠三角地區,香港有許多居民生活在珠三角地區,也有許多珠三角地區的居民在香港工作,尤其是深圳地區。這些出入境不一定隸屬於國際旅客,因此在分析香港資料時,必須特別注意。

SARS對於香港旅館業的影響:衰退六成

對於航空業有重大影響,對於旅館業的影響,也是理所當然。平時,香港的平均住房率,約略在八成以上,但到了2003年5月,平均住房率低至18%,所有旅館業苦不堪言。在2003年7月,住房率回到七成住房率,2003年8月恢復到正常(八成住房率)。


SARS對香港失業率的影響:失業率增加1.3%

雖然廣東是最早的SARS發生地,案例數也多,但SARS期間,珠江三角洲的製造業並沒有明顯停工,香港進出口與轉口貿易也沒有受到太大的牽連。因此,與製造業、進出口貿易業有關的就業,不受太大的影響。

但屬於內需產業(例如餐飲、零售),或者觀光旅遊業(航空、飯店、遊樂設施),受到很大的衝擊。失業率最多增加1.3%。從2月份的7.4%,增加到七月份的8.7%最高點(已經季節調整過)。低度就業率(工時不足、放無薪假)也增加1.3%,從2.9%提高到七月份的4.2%。受影響的就業人口為2.6%。

SARS與新冠肺炎對經濟影響最大差別是:

這次有:停工、封城、延後開學、邊境管制、停航

SARS期間,極少企業為了防疫而停工。SARS期間,並無政府大規模的主動封城,台北的和平醫院封院事件,已是國際矚目案件。並沒有學校延後開學或長時間停課。各國也沒有進行邊境管制(禁止某一國人民進入),也沒有什麼國家以法令要求航空公司停航(最多只是因為營收不足而取消、中止航班)。

但COVID-19 新冠病毒的流行期間,有很大的不同,中國大陸全國都開工日期,很多地方遲遲無法開工,而很多城市封城,台灣與某些國家延後開學,各國紛紛進行邊境管制,甚至主動停航,這都是SARS期間沒有的做法。在分析的時候,務必注意此些差異。

1. 停工:這次延後開工。上次SARS沒有停工

因為新冠病毒的流行期間的一開始,恰逢春節,因此中國延後開工日期,而且實質開工日期一延再延,這使得製造業出現實質的停工。這與SARS期間明顯不同。

SARS期間,即使是最嚴重的珠江三角洲,也沒有出現全面停工的狀況,香港的轉口貿易仍然暢旺。這與新冠病毒流行期間延遲開工,有很大的不同。

2. 封城:這次直接封城。上次SARS沒有封城。

因為群聚感染現象嚴重,因此武漢率先封城,之後整個湖北跟進,之後許多大陸城市跟進。之後各城市也發展出半封城,也就是有出入管制,但人員仍可有限度移動。這種封城、半封城,除了在戰爭期間發生過(封鎖對方城市),極少發生。對於經濟影響如何?並無先前經驗可以參照。這與SARS期間明顯不同。

相反的,SARS期間,中國大陸有明顯不同的做法,2003年5月6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出台「五不准」,確保SARS時期運輸暢通。

(1)不准以防治「SARS」為由阻斷公路交通;

(2)不准在公路的省界交界處實行交通管制;

(3)不准在道路上設置路障,阻攔車輛正常通行;

(4)不准勸返正常行駛的車輛;

(5)不准因衛生檢疫造成嚴重交通堵塞。

這與2020年的做法,完全不同。

3. 延後開學:這次一開始就延後開學,上次SARS只有少數國家停課。

SARS雖發生於11月,但2月中旬以前,除了中國以外,並無其他國家有SARS案例。世界衛生組織發出全球警告的時間是2003年3月12日,此時已是開學期間,台灣各學校雖有零星停課,但並無集體停課的情況。SARS期間,新加坡、香港進行全國性的停課,各級學校實際停課時間為二週到三週。

此次與SARS不同,各國注意到新冠病毒的時間,是在學期開始之前,因此給予各國明顯應變時間,台灣各級學校都有延後開學與延後放暑假的決定。延後開學對於經濟活動多少會產生影響(不一定正面或負面)。這與SARS期間明顯不同。而學期進行期間,預計將是疫情最為嚴重的時間,各國是否會因為疫情而停課?值得注意。

4. 邊境管制:這次直接不讓入境,上次SARS只有機場量體溫

SARS期間,並沒有邊境管制,大部分國家並沒有明文禁止某一國人民入境,而僅僅只是進行發燒篩檢。但新冠病毒流行期間,許多國家採取邊境管制,禁止別的國家人民入境(尤其是中國大陸人民)。例如台灣先是禁止大陸、港、澳的人民入境,後來擴大到只要14天內去過大陸、港、澳的外國人,也都不能入境。本國人民到過中港澳,則是必須居家隔離14天。包括美國在內的一些國家,也錄取採取類似做法。菲律賓在進行邊境管制時,也將台灣也納入禁止入境的名單內。雖然台灣認為這是錯誤做法,但菲律賓總統認為仍應維持管制。

因為邊境管制,許多在台灣就讀的陸港澳生,無法返回台灣就讀。必須仰賴遠距學習。這也是以前未發生過的事。

5. 主動停航:這次有些國家強制停航,上次SARS只是沒人搭飛機。

SARS期間,航空業蕭條,但並沒有國家主動要求航空公司全面停航。但在新冠病毒流行期間,許多國家主動要求全面斷航。義大利於2020年1月31日,暫停所有往返中國大陸、香港、澳門及臺北的航班。越南於2020年2月1日暫停往返中國大陸、澳門的航班。

除了國家主動要求全面停航外,航空公司也有主動提航的情況,這與SARS期間相同。但SARS期間較少有公權力介入主動全面停航。

經濟何時好轉?

SARS的經驗:完全沒有病例且從疫區除名後,經濟才好轉

雖然政府、業界、民眾,都期盼經濟早日恢復正常,不過從上次的經驗來看,只有完全沒有病例後,社會大眾才會重建信心,經濟活動才會恢復正常。

再看一次SARS的流行狀況,可以發現高峰點在四月中,五月就已開始快速減少,六月就幾乎沒有案例。但整個經濟的恢復,並非在五月,也非六月初,而是在WHO宣布從疫區除名之後。

香港的最後一個病例是2003年5月31日,WHO則於2003年6月23日將香港從疫區中除名。航空業與飯店在七月開始好轉,八月恢復正常。

2003年6月24日WHO將中國從疫區中除名。

2003年7月5日WHO將台灣從疫區中除名。

本文作者汪志堅,國立台北大學教授。本文內容若有錯誤,歡迎指正。Email: wangson@mail.ntpu.edu.tw

除了WHO資料,以及有特別引用的資料外,本文主要資料來源為:Siu, A., & Wong, Y. R. (2004). Economic impact of SARS: the case of Hong Kong. Asian Economic Papers, 3(1), 6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