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溝通課題

是關於家庭與力量的故事,請看....



之一: 柏樹、雲雀與小不點


親: 自從孩子升上國中之後,柏樹和雲雀發現愈來愈難和孩子溝通,每次講到作業或考試,就會鬧得不愉快。


他們期待孩子能自動自發,但每逢假日或放學沒有作業的時候,孩子總是滑手機、打電動,幾乎沒在做什麼正經事的樣子。感覺孩子大了,要管,開始有點管不動;放手不管,又真難放心。


他們發現,隨著時間過去,孩子開始動不動就開口要錢,或是把自己關在房裡,一起出門時,也常滑手機,沉迷虛擬的世界中,不正眼看人。


經氣不景氣的壓力,孩子完全感覺不到。柏樹和雲雀很怕孩子長大後會變成啃老族,但又不知道如何讓他明白應該好好努力用功。到底該不該放、該不該管,放多少、管多少,這實在很困難...




子: 自從升上國中之後,小不點開始覺得自己有力量,也想要有隱私,想要交不同的朋友,想要嘗試讀書考試以外的事。


小不點感覺到,爸媽似乎只在意成績,又古板,又難溝通,又忙錄、又著急,都不給自己一些空間,也不想花時間瞭解他,聽他在學校、在網路上遇到的新事物,還有對未來的困惑。


同學都有手機,他也想要,同學都在談論偷偷看到的A漫、A片,他也想看。有的同學敢抽菸、敢打架,他覺得很酷。隱隱又覺得好像不應該。


到底什麼是對的? 什麼是好的? 難道生命只有讀書考試嗎? 他不清楚。他好希望爸媽多關心自己一點,不是外在的成績分數,而是內心的迷惘和衝突。



之二:老樟樹、紅檜木和刺桐


親: 在孩子升上高中之後的第二年,刺桐開始不想去學校。一開始是咬指甲、接著是胃痛、再來連入睡都有困難。


老樟樹和紅檜木非常擔心,明明從小就是成績頂尖的模範生,五育均優、從沒令父母操過心,在親朋好友面前都讓父母臉上有光的寶貝女兒,為什麼上高中之後就變了樣,從山頂一下子跌落谷底呢?


他們好想幫她,好想推她一把,教她如何撐過眼前的難關。但是他們愈推,孩子就愈抗拒,甚至有一天在孩子睡著時,意外發現她手臂上有一條一條的傷痕..


隔天上午,老樟樹和紅檜木在孩子上學之後,決定各自向公司臨時請假,好好的一起坐下來討論孩子的問題,用分析業務的邏輯和條理,試著放下一廂情願的想法,來找出真的問題所在。



過了兩個鐘頭,畫了三張大圖和表格之後,他們突然發現,似乎不是每個難關,都可以靠意志力的克服,事情並不單純,孩子似乎是真的需要幫忙了。



但要怎麼做,怎麼去幫忙? 他們不清楚…



子: 從國中開始,刺桐就不喜歡無意義的考試和威權的管理方式。早熟的她,可以理解老師面對全班那麼多不同的學生,要教學是很不容易,但她就是沒辦法接受。


好不容易考上高中,心想高中應該自由一些,沒想到社團時間只有一點點,更多更重的考試排山倒海而來,原本的國中的讀書方法,突然不能負苛。


成績下滑,加上競爭的激烈氣氛,讓她愈加受不了,身體的不適、精神的壓力愈來愈重,表面上每天還是開朗活潑,但心中的暗影和吶喊,每到夜裡都令她流淚。


有時刺桐會想,如果讓時間停止一年,讓同學都升上高三,自己卻還在高二,從長久的生命來看,也不算什麼。於是她想要休學,但不知怎麼跟父母開口。





分析



家人本應是最親近的,但為什麼彼此不敢溝通或覺得開口這麼難呢?


父母對子女有期待,子女對父母有從生命之始就帶來的生存依賴、信任和恐懼。


和外人關係決裂並不可怕,讓人害怕的是怕自己可能傷害我們最親近的家人,


但也因此,想像中的恐懼或稍做嚐試後的被拒絕或責備,拉大了親子的距離,甚至產生鴻溝。


日積月累之後,靜默或偽裝(成自己想像對方希望自己的樣子)更安全~~


於是,親子間的溝通困難,變成這樣普遍的存在。



我們(自主學習促進會)在做的事



經過辦學(小學、國、高中自主學習相關實驗),以及為體制邊緣生建制的學園、在家自學運動等二十餘年的努力,本會成員累積了無數的案例和經驗,也改善了自己的家庭,創造了幸福人生。



目前本會志工(來自我們的教師、家長、學生)最大的心願是提供真實的協助,讓親子良好溝通,讓生命舒暢成長,讓每個人都能找到無憾的生活方式。



我們不想也不願取代家長的角色,我們是良好的橋樑,催化親子間的良好溝通,讓父母子女的愛,順暢流動。並在學習路途中,提供自主自立的可能資源(例如親子溝通諮詢、各學科的自學指導、自學計畫的擬定、自學申請疑難解析等等)。



如果您認同我們,請參與我們的行列,或捐款贊助,讓自主學習的火種,一代、一代永遠傳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