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那麼長

生活瑣事

  • 如果說在你面前所有的障礙都形容成是一道牆的話,那麼不論是多麼高的牆,總有機會攀上去的。
    當一個人一望無際,無比遼闊時,不是所有的牆都已經被超越,被克服了。而是連下一道牆也看不見,那望塵莫及的感覺,就彷彿用盡所有力氣都達不到一樣。
    蘇格拉底也曾說過:「學得越多,才知知道得越少」,或許就是他已迄及那無人所及的境界,突破了很多道牆,才發現,原來這世界、知識是如此之廣阿!到了那個境界,面對那無形的牆,任何人都會感到無力,但,牆何不是自己樹立的呢?
    我們窮盡一生總有個目標,那個目標可能會隨著時間改變,但肯定存在著。
    我們所追尋的,是那些在我們心中的牆,我們渴望到達並且超越他。當你成功了,然後呢?你馬上會開始尋找下一個目標,為自己樹立下一道牆,這不就是人生嗎?人生不就是在這些不斷樹立起的目標中找尋一個自己的定位嗎?
    而那些我所謂看不到牆的人,他們豈不是失去目標?絕對不是他已經達到無人所能及的境界了,而是他沒有意識到,這個世界的寬廣,他沒有意識到,下一道牆究竟是如何的高大,離他如何的遙遠。

    張貼者:2016年3月15日 上午11:02Chen Larry
顯示 1 - 1 篇文章 (共 3 篇)。 檢視更多 »

最新文章

  • 真|相
    時間彷彿凝固了。

    從琦流醒來的一刻,我倆對望了至少有10分鐘,我感覺。
    如果這裡真是外星球的話,我是怎麼到這裡的?就算不管交通的問題,也無法解釋為什麼琦流會跟我處在同一顆外星球中,除非──這不是一個意外事件。
    「我說阿...你們該不會認識吧?」沒等我和琦流相認,那名女性就先脫口而出。
    「要說認識是認識啦...只是...妳怎麼會在這裡?」我問琦流。
    「我正想問你呢!」
    「事實就是如此,那麼妳又是怎麼來的?」
    「我?妳這不是強人所難嗎?我完全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啊。
    「相同的狀況嗎?算了,這樣看來你們應該對這裡的現況不了解,我就來說明一下吧。」那個女性走到我與琦流的床的中間,從床邊的櫃子裡拿出了兩張紙分別遞給我們。霎時間警鈴大響,我趕忙把紙放了下來,深怕是我的動作造成了警鈴開啟。
    「......」
    「看來馬上就有麻煩了,妳們先在這裡等著吧......」說完,他立即跑了出去。
    「喂!等等啊!我也要去!」
    「......蛤??????」她以一臉困惑的神情將頭轉向我。
    「我是說......我也要去看看阿......畢竟我對現狀不了解......說不定有甚麼可以讓我們回去的方法。」她以更加疑惑的眼神看向我,而我以堅定的眼神回答她。
    「那好吧。」她立即跑回去房間角落的櫥櫃前,拿出了一副護目鏡。
    「戴上它吧,至少不會那麼快死。」
    「真有那麼危險?」
    「害怕就別來了吧。」
    「怎...怎麼會害怕呢!」話雖這麼說,心中還是有些畏懼。雙手發顫的戴上她剛剛拿給我的護目鏡。
    「所以...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
    「你待會跟出來就知道啦~」帶著一點嘻笑的語氣,她顯得豪不在意似的。
    「啊!忘了問你們的名字了,你們是?」
    「我叫蒼羽鳴。」
    「我是上井琦流。」
    「啊!??妳說妳叫...?」
    「上井琦流阿,有甚麼問題嗎?」
    「......沒甚麼。」從她的臉看得出來她在隱瞞什麼。
    「那妳的名字又是什麼?」我很快地脫口而出,但很不巧,警鈴又響起了。
    『請所有人員立即到第一停機坪集合,即將進行這次的搜索說明。再重複一次,請所有人員立即到第一停機坪集合,我們即將開始這次的搜索說明。』
    「來不及了!我們趕緊走吧!」
    「喂!妳還沒說妳的名字啊!」我立即跟了上去,琦流彷彿在後面說了甚麼,但是我們沒有聽到。
    跟隨著那個女性到了所謂的「一號停機坪」,她吩咐我站在入口處等著,「千萬不要脫下護目鏡啊!不然你會死得很慘。」還不忘在她去集合前給了我這一個「溫馨的提醒」。
    這停機坪上的風很強,吹得我險些站不住腳,但我還是牢牢抓著護目鏡,深怕有個萬一它飛出去,讓我有生命危險就不好了。
    過了大概五分鐘左右,她從跑道的另一邊走了過來。
    「哎呀!你竟然還在阿!我還以為你會嚇得屁滾尿流的逃回床上呢!」
    「那怎麼可能!」
    「好吧,讓我失望了下。那麼我來跟你說一下這次行動的目標吧。」
    「等等啊!我會跟妳來是因為我想知道這是哪裡啊,還有該如何回去阿!」
    「甚麼?我不是跟你們說過了嗎?」
    「妳最好是有啦!」
    「唔......那好吧。我們這裡叫做蝗鐘第一警戒區,大概是在4到5年前命名的。在這之前,這裡似乎是叫做天雨區吧,我不是很清楚,因為我是從北方調來的。」
    「甚麼!?天雨區?那是我來到這裡之前生活的地方啊!」
    「真的!?不過,現在不是在這聊天的時候了,再不出發要被長官罵了,我們到機上再說吧。」
    「機上?」
    「對阿,這次的任務是搜索,而我是負責空域的,我跟上面特別說過了你的隨行,所以這次將會駕駛教學用機,可以搭載兩人。」
    「搜索什麼啊?」
    「那個就到機上再說吧。」說完這句話,她便以小跑步跑向了一架類似戰鬥機的飛行器。看著她的背影,我才突然想到還沒問出她名字。
    到了機上,她指引我坐上駕駛後座,並且吩咐我不要動任何的東西。一般來說應當是學生坐在前座,而教練在後座指示並且在危急時進行調整的。這次很明顯看出來她只是純粹讓我進來了解這裡而已,壓根沒打算讓我參與這次他們所謂的「搜索」任務。
    待一切準備就緒後,我開口問了她的名字。
    「你說我的名字?我叫做上井緋。」
    「......蛤!?琦流的姓和你的姓......」
    「對,所以我剛剛聽到時也很震驚。我不確定他是不是和我有關係。不過你剛剛提到天雨區是吧,我推測你們可能是藉由不知道怎樣的方法來到了我們這裡,到了未來。」
    「未來!?這麼一說也有可能。那麼這樣推測的話,妳到底是...?
    「我也不知道。那麼就來說說關於這裡發生的事吧。」她開動了飛行器,窗外的景物緩緩縮小。雖然飛行器逐漸上升,卻沒有聽到外面引擎所應該發出的巨大聲響。或許真如她所推測的,這裡真的是未來。如過真是如此,那麼問題就只剩下兩個:我們是如何到的,還有該怎麼回到過去。
    「你聽得到我說話嗎?」
    「當然啊!這裡安靜地跟什麼一樣。」
    「那好吧,我就開始說了。首先,這是我們已知地區的地圖。」她把一張紙遞給我看,但仍不忘四處張望,彷彿在找什麼東西似的,大概跟她說的「偵查」有關吧。
    那張紙捲成卷軸的樣子,用了一條細緻的紅線綁了個蝴蝶結。我把蝴蝶結拆開,緩緩地將紙攤開,大小差不多是一張50公分的小正方形。
    「照妳所說,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就是天雨區囉?」
    「沒錯,我們的基地在正東邊,就是那個紅點的地方。我們才剛從那裡出發不久,朝著南邊飛行。」
    我仔細盯著這張地圖看,感覺有些怪異。突然,從紅點的旁邊冒出了另一個紅點。
    「咦?這是甚麼啊?怎麼會突然冒出來,而且這不是一張紙嗎?」
    「喔!那個新的紅點是我們這架飛機的定位。它會突然冒出來是因為點和點太接近的時候我們肉眼就會無法辨別。我們開了這麼久才突然冒出來,你就知道這地圖的比例尺有多大了。」
    「阿不是啦!我是想問為什麼會冒出來阿?這不是一般的紙嗎?」
    「喔,你都看到它冒出來了,怎麼有可能是一般的紙呢?這是運用了我們這個時代的科技做出來的可彎曲的電子地圖,它可以感應裝在我們器械上的定位器,我們便能透過這張地圖確認各組人員的位置。為了方便攜帶才把地圖做得這麼小,事實上,在每台器械上也都能顯示的。」說到這,她就把地圖展示在前頭的玻璃上。
    「真是高端阿!那麼妳到底要進行什麼搜索啊?」
    「在我們這個時代,突然出現了一種生物,大概在十幾年前。起初,牠們看起來像是原本的生物包覆著黑色氣體一般,並且廣泛地出現在幾乎所有的物種身上,我們那時以為這是某種病毒導致的。於是,科學家們將那些生物拿來研究。但卻發現了意外的事實:那些被黑色氣體包覆的生物體內並沒有找到疑似病毒或細菌的細胞,而更令人震驚的是,牠們的基因都出現了變化。那些變化說來複雜,不過大致上可以解釋成牠們在一夕之間變了一個樣。」
    「那既然說出現在大多數的生物體上,人類難道也有嗎?」
    「目前還沒有,至少在我們這地圖上的區域是沒有的。不過科學家也發現了這種症狀似乎是不會傳染的。但這也是問題所在,為什麼不會傳染而數量卻不斷增加。先不說這個,更讓我們在意的是,在六年前的今天,我們首次發現了牠們開始『同類互食』,這種互食皆是由有黑色氣體的生物,我們稱為『黑化』,發動的掠食。這或許就是牠們不會傳染數量卻不斷增加的原因,藉由生產來繁殖更多的黑化體。」
    「那這樣會怎麼樣嗎?那些黑化的生物會對我們造成甚麼危害嗎?」
    「是有的。大概在3年前,除了人類以外,已經沒有正常的動物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這時,外面忽然傳來一陣超大的爆炸聲,即便是在隔音效果很好的飛機上,聲音還是大到足以讓我產生短暫的耳鳴。
    「喂!那是怎麼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但好像有點麻煩。你抓好扶手,我現在要上升迴避一下。」
    雖然緋說要往上升,但我感覺外面的景色一直往上飄。
    「喂!妳這不是一直在往下掉嗎?」我覺得我現在已經把把手握到扭曲變形了。
    「咦?控制不了阿......我們可能都要死在這裡了。」緋以一個奇怪的表情轉向我,眼眶還有點濕潤,彷彿極力想否定自己所說出的話或是試圖戲謔自己。
    「不是吧!我......」我這一生還有很多事情沒完成阿!如果我的生命就這樣結束了,那我豈不是一事無成了嗎?

    突然,黑夜伴隨著巨大的引擎聲遮蔽了我的視聽。夢,就這麼開始了。

    張貼者:2015年2月12日 上午12:14Chen Larry
顯示 1 - 1 篇文章 (共 6 篇)。 檢視更多 »

最新消息

  • 歸來
    由於富堅又要開始畫獵人了,為了慶祝就來寫幾篇文章好了www
    張貼者:2016年3月15日 上午11:08Chen Larry
  • 《啟|源》發布
    延遲了頗久><
    對於這次的劇情,我覺得寫得好的部分只有最後一段呢XD
    繼續努力吧!

    劇情絕對會讓你期待的~
    張貼者:2014年7月4日 上午2:01Chen Larry
  • 楔子推出
    在6/15星期天凌晨12點多推出了!
    邁向正篇的開端!
    不過我覺得我寫得頗爛就是了......
    感覺現在在寫的正篇會寫得比這篇好XD
    張貼者:2014年6月14日 上午9:44Chen Larry
  • 【延遲】道歉啟示
    由於這週有重要的歷史報告要做,所以遲遲未更新,為此本人至上最誠摯的歉意!
    新文章已於今日更新,連結在此:
    還請各位看官欣賞XD

    另外,角色篇目前更新到此暫時停止,接下來將會有新詩發布,敬請期待!
    張貼者:2014年5月29日 上午4:01Chen Larry
  • 暫停更新
    有鑿於本人要準備學測及指考了,所以轉轉珠youtube channel將會暫停更新。不過有關於小說或是新詩創作的部分,還是會持續的以每週一篇的方式更新。
    張貼者:2014年5月19日 上午5:01Chen Larry
顯示 1 - 5 篇文章 (共 5 篇)。 檢視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