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雨云


为一世的雨云,成洁白的一团,绵绵地飘在万里的晴空

老婆生日

老婆小白,生日快乐!

礼物

老婆主页
蒙面天涯

老婆回家

  签证有些问题,回去弄一下子。这一去,恐怕得两周多。虽则机票钱是她中学给付了,但这一趟颠簸是免不了要自己受的。老婆辛苦了!
  辛苦是辛苦,可我还是羡慕的。这一段常常想念家乡——主要是想念朋友了。特别节假日中下午,若是一个人独处宿舍,更若是午休醒来(在这儿几乎没有午休了),心中那惆怅孤寂,无以言说,无以排遣。虽然说应该胸怀天下,四海为家,可总有一些带不来、抛不开的东西。
  老婆虽然来泰仅月余,可也着实想家了,回去一趟也好。还可以趁便看看几年未见的二姐。

衰变

  领证了。承认了罢,也就公示了罢。 
  没有及时“认罪”,倒不是我做贼心虚或者还心怀不轨。我只是对于这个事情自己也还糊里糊涂。
  也是老了,这两三年,催我结婚的声音是越来越多,家人、朋友、学生,都纷纷谴责我的无情、不负责任——你咋能让一个女孩子一直这么等着你呢你?!老天,我都不知道这如果结婚,对她对我是好不好呢。即使,即使虽然我不明白,但对她是真的好吧,那对她负责了,结婚了,这么糊里糊涂地结婚了,是不是就对我自己不负责了?是死是活,也得整个明白的啊。
  原来我就这么想的。
  现在还这么想。
  但是终于,抗不住形势,领证了。2006年10月10日上午10点10分,玉溪市便民服务中心。
  领啦。可到现在,我仍是不明白的。说不定是更不明白了。如果没有提醒,我根本感觉不到我是已婚男人。
  也许,对于我,结婚的意愿、感觉、认识,就像不活泼元素的衰变,是一个极其缓慢的过程吧。这些意愿、感觉和认识慢慢浸入我的心,慢慢挤开那些单身的自由主义。
  一个先贴好已衰变标签,再慢慢开始衰变的男人。

fen者,傣语“雨”是也。

万里云飘浮,千载重为雨

  许是注定了的。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天意。周星驰说了,老天注定的最大。
  一朵无心无根的云,不白不黑,不绿,稀里糊涂地飘悠了四分之一世纪,终于成雨。云曾见朝阳而醉颜绯红,云曾临秋水而顾影徘徊,云也曾问苍茫而乘风激荡,然而,云终成了雨。云固然也可成雪成冰雹,然而成雨,才是云的宿命所在。
  雨落为流,为池,为渊,为海;动时静为水,静时蒸为云。 云成雨态,雨复云形。
  我心时翔,我魂时降。
  翔云凝情为雨,降雨腾意成云。
  此世已难离分。   

   云是虚浮的雾,迷蒙飘荡;雨是无根的水,随风洒落。
  如果能笼在雨池之上,使云在雨中,雨在云里,云愿接地为雾。

 

  恍恍惚惚,惚忽恍恍,无神无绪,无精无彩。
  可知心念谁?       ——2006.7.15 

  

 


 禁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