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尾

我摆响尾铃,是告诉你:我没有苹果

回到洞口

 美钞 (2007.3.1) 

谁是大英雄(2007.1.25)
  快过年啦。这几日给学生看几年前的贺岁片《东成西就》,才认真找来主题曲《谁是大英雄》听了一听,又好好找到准确歌词,才猛然醒悟:黄霑,真是侠客!黄老先生,请受我迟来一拜!
  “不去顶白也不去跟红 从未做那狗熊”!
  枉费你政客三千口焦舌燥,枉费你屠夫无数戮颈割喉,叫嚣万遍“白日”“红太阳”,那一羽金乌仍是不动不摇地悬在万古长空!

《谁是大英雄》
/黄霑
/黄霑
/张学友     

绝招 好武功 问世间多少个能上高峰

成功 威风 男儿有多少真的是英雄

谁是大英雄 是痛 非痛 问世间有几个绝对出众

南北 西东 不去顶白也不去跟红 从未做那狗熊

我的爸爸是大顽童 我妈妈也嫁给他这个老公

比起成龙 还要威风 男儿到此还是不是英雄

谁是大英雄 问爹 问我妈 管遍青天白日满地红 

在这 世界上 男儿到底算是龙是虫

谁是大英雄 谁是大大英雄 谁是大大英雄

 

新年絮语(2007.1.2)
  到2007年了。
  “时间快”这样的话,都重复超过2007遍了。多说无益。

  今天有点伤感。因为新年假期结束了。明天又得开始上课。明天是我一周里课最多的一天。

   30岁之年。生日还有5个多月,但这个30,咋也赖不掉了。
  说是花开的年龄,但这朵花未免太羞涩、胆怯和迷惑。尚未见花形。
 
  今日突然感到无比的孤寂。也突然觉得明白了为什么孤寂:我在这里并没有那么多情投意合、能够分享某种心情、思想、感觉的朋友。老婆是在这儿,但老婆并不能完全切合我复杂、多层面的情感、思想需要;也有一个比较有共同语言,能聊得来的韩国美女朋友住在隔壁,终究也只是有某些共同语言。连在国内时,有那么多的不同朋友,也会时常觉得孤寂,在此,便更易寂寞了。那么多的泰国学生,许多还是很不错的孩子。只可惜,我的性格(常倾向于悲观)和与朋友相处的方式(直白、自然随意、不勉强、不过于客气……)跟他们相差实在是太多。他们中的许多,似乎不是很能理解我。也就罢了。
   这次“明白”为何孤寂,也只是许许多多次“明白”中的一次,像是一劳永逸地完全明白了上帝设立的这一玄妙迷局,却只让我在下一次糊涂和“明白”时更觉迷惑。

坚持(2006.12.6)
  未必胜利,仍要坚持。
  经过这么多年的立志废志,我算是比较明白了,计划这东西,不能没有它,但也不能看死它;可以订得很详细,但也不是非执行得一丝不苟不行。打个比方,它就像你的家,你可能会常常离开它,甚至常年在外漂泊浪荡不知归返,但有个家和没有家,心里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它,是一个牵挂,一个坐标,有时帮你修正目标。如此而已。
  如果不明白这一点,就会因难以严格坚持而陷入常立志、常废志,继而自责自怨,甚至自暴自弃的陷阱。
  话虽如此,能坚持得多么严格,还是得尽量坚持。不然,常年不归家,可能家就荒颓倒塌,或者什么时候回去,都全然不识、不适了。

  哈哈,废话那么多,其实不过是为了表扬自己,这一次的立志还算坚持得不错。从27号开始的这一次计划,虽然不常“回家”,但还算是比较“顾家”的。坚持一周多而心理上没有厌倦或者疲累的感觉,算是一个小胜利了。太极进展顺利,感觉良好;跑步坚持得不错,感觉体能稳步上升;学习也小有收获。
  昨下午去跑步,改变了原来的方式。原先每天都是绕水池两圈,第一圈很慢,1400米用时约7分钟,第二圈不跑完全,快一些,约1100米,用时4分钟左右。昨天想了一下,每周跑步的5天里,两次照原方式,三次改为匀速跑5圈。昨天第一次尝试5圈,共计约7公里,共用时38分钟左右,第一圈比较慢,有一两圈比较快。其实算下来,快的一两圈并不比原方式的第二圈慢,而且是跑完了1400米,跑完5圈之后,还没有跑两圈那么累,感觉还可以这样跑两圈,到10公里。想来,一个是心理吧,跑两圈时,总是跟自己说,第二圈很快很累,一个是方式,原来的第二圈开始时太快,跑到后面其实也没那么快了,但把自己搞得很累。
  坚持、心理调适、均衡用力。这些是昨天的收获。晚上因为累,以及做一份试卷,没练太极。虽不是完美胜利,但也可以小庆一番。

  要想腰不酸腿不疼不抽筋,那用什么“盖中盖”——人家摆明了说是“盖”的,买了就是“脑白筋”了——好好儿锻炼才是正理儿!
   

雄起 (2006.11.13)
  这一段日子,因为忙乱和迷惘,更感觉前面所写的多是垃圾,就很久没更新。至于在博客中国留的那个回复页面,因为那一段感觉非常不爽,更是弃绝了的。今天整理这地盘时,却意外地在那里看到几个朋友的留言,于是决定重新启用。也决定,要勤于更新这里。
  因为,虽然写在这里的东西还是一样的没多少价值,但对于关心我的朋友来说,也不至于全然是垃圾吧。
  请朋友们继续关注,继续指教!
  再次雄起。
  如果再次萎顿,还请继续鞭策。 

年轻的和年老的 

吃屎笑榴莲

 时光——实质性奔三
  几小时之前刚说快二九了,没成想到达不足两小时我又坐在电脑前了。 这二九,便是实质性奔三。这时才发觉前几年嚷嚷的“奔三”都是虚的。这才叫奔三!每一天都是直奔着“三十”而去,中间再无过渡。
  过了十二点,或者说零点,或者说二十四点,才发现那块跟了我好多年的石英表停走了。我没那么坚定的“唯物”思想,也没有过分的迷信,只是总希望能有办法看到自己未来的情况,所以,总不由地喜欢把事情往“神启”、“预兆”之上想。这时候这块忠实的手表的停走,预示什么呢?进入这么严重的时刻,它不堪其压力,倒下了?陪伴我多年,给我指示多年时光之匆匆,而我仍然不能有奔向“而立”的作为,倦了?忠实服务多年,和我一样,老了?告诉我,时不我待,该充充电了?
  这块表是多年前一位韩国朋友送的。虽然现在他似乎不太愿意搭理我,但从开始到现在,我还是一直喜欢这表的。外形简洁漂亮深合我意,最重要的是, 它竟然是一块我喜欢的节目Discovery的制作者National Geograghic  Chanel 的纪念表。

三十年、四十年
  明天,或说今晚12点之后,我就二九了。二九很尴尬。我不知道自己是属于二十多还是三十。若说是二十多,感觉很惭愧,有取巧的意思。虽然不是女人那么敏感,可到这时候,也还是觉得年龄再大并不是什么好事。说三十吧,更惭愧了。现在都流行说男人三十一枝花,可我横照镜子竖撒尿,完全看不出来一点点即将绽放的花骨朵的样子。孔老曾说三十而立,怎么立呢?
  三十年,多么可怕!

  可是还有一个更可怕,乃至于恐怖的时间:四十年。
  四十而不惑,可这四十年,正是让人大惑不解。或许这“惑”,不仅要继续“惑”下去,而且将要越来越“惑”。因为时间总是让人忘记。我现在就忘记了一些以前的事情,而且忘得越来越快。现在是四十年,五十、六十、七十的时候,知道的人越来越“稀”,或许也会知天命、耳顺,渐渐“相忘于江湖”罢。而相关人等,便也能“从心所欲”哉!
  这四十年,就是文革四十年。“D中央”也许认为以前的事情于己无涉,而停止它,“拨乱反正”是一大历史功绩,但是它很谦虚,除了宣称这是一个功绩,便再也不愿提及——自己不提,也不愿人提。
  五月,是一个多么美丽的时节。却竟然也是一个多事时节。

放弃
  我常常被看作一个很洒脱很能舍弃的人,我自己也常常这样看。然而,事实绝非如此。我曾经舍弃很多,其实所“舍弃”者是我从未拥有;真实原因是我未能舍弃更多,甚或是又背负上了更多。每一次离弃的尘嚣过去,才发现所背负者只黏附更甚从前。如何才能真正舍弃?
  又或许,“舍弃”这一执念才是最大的迷误? 


  昨日新建这个窝点,建好洞口的页面,请xiaolei不假思索地说说观感,他说:这孩子真是一条邪性的人。并在后面补充说,是黄老邪的邪。
从耶稣他爹假其口诱惑夏娃以后,蛇就看上去很邪了。所以我要绑一个响铃告诉你,苹果虽然已经没有,但这里仍充满邪劲。
也许,正是没有你所想象的那么邪,这最让你觉得邪。

若有所感,请到这里去回复。有劳!
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