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党

[回去] 

 
 天欲哀怒
  本不欲说什么了。已经看惯了太多的血泪与屈辱。而googlepages,在国内也已被封。言亦无益。
  然而,天亦已愤!  北京八月飞雪
    气象部门说不可靠 
  天灾不断,人祸相续。
  黑窑未冷,大桥纷坠。 凤凰桥塌 九江大桥 漫天地的冤魂呜咽中,狗官们,还在隐瞒、隐瞒、隐瞒……
  天,何不降下万柄长剑,屠尽天下狗官恶贼!
  哭,无泪;歌,无声。
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
                        2007.8.15
========================================= 
 封锁
  封锁进行得很成功。中宣部、公安部和国安局这些流氓们可以庆功了,他们可以把吸到的鲜血拿来分赃,论功行赏了。祝贺你们,狗贼们!
  成功的证据之一:QQ个性签名若包含“六四” ,藤讯服务器铁定不能通过。即使改为“六*四”也不成。我改成了8X8,终于好了。不久之后,估计8X8也会被禁止吧。因为听说有生于1989年6月4日的人在博客庆祝自己生日,结果博客被封了。难道要封锁所有结果是64的算法?
  可笑啊,这只妄图与母牛比大的牛蛙,这只妄图吞天蔽日的蝙蝠。
========================================= 

绝食完成

从昨日早上8时至今早8时,推迟了5天进行的纪念六四绝食计划完成。

绝食过程中有两次略违反了原定计划。
  一是上午,一个学生找我谈本学期课程的问题,因口渴,我在谈话的教学楼里买了一杯冰咖啡,喝过之后才想起来,原定的绝食计划中,这
24小时内我只能喝白水,咖啡应是不能喝的。二是傍晚,6,400长跑之后,身体反应较强烈,于是喝了一瓶运动饮料补充糖分。

除了绝食,昨日傍晚还完成了6400的长跑。
  从宿舍步行
2000左右到达跑步的水池边,是182415秒,立即开始跑。绕水池一周有14006400,需要跑4圈又80018点半的太阳,虽然已西斜得很低了,却是依然炙人。跑出不到200,空空的胃即有了灼热感,不过不是很严重,坚持下去,慢慢好了。一圈未完,便感觉有些吃力了,我告诉自己坚持住,3圈结束时候看表,速度保持得很均匀,每圈约7分钟。第四圈开始时已经非常吃力,而且双腿从大腿后侧到脚掌有一股筋麻麻的,除了体力原因,估计是鞋底太平太薄,颠的。本想稍微放慢一些,然而不自主地,还是保持了速度。最后800,速度却无论如何也保持不住了。到终点时间是185955秒。这6400共用时35分钟40秒。
  走回宿舍的路上感觉到腿、脚的麻木感越来越强,到宿舍后赶紧躺在地上,让老婆帮忙敲打、按摩、踩踏我的腿和脚底。老婆的按摩虽然没能完全止住麻木感,但还是起了很大的作用。
感谢老婆,陪我一起绝食;感谢老婆,在我跑步的时候走路陪我,加起来她也走了几公里;感谢老婆,帮我按摩腿脚。

看电影看到12点半。没想到《碧海蓝天》(The Big Blue)有这么长。不过看完电影,发现脚没问题了。好电影。
  一夜没睡好。饿啊。早上起来,没敢多吃什么,把昨晚买回的一点稀饭热了,加一点点盐吃下。美味。

今天开始上网,看见几位国内名博在他们的博上提到六四。当然提得很隐晦,因为那个虚弱至极的党在钳制民口。但我看到希望。我的page在国内好像打不开。封锁就封锁吧,我仍要写。

                      ——2007.6.10

 
 ====================================
纪念六四十八周年
  十八年了。这十八年,我从未为此作过什么。如果说屠杀发生的当时我还是受宣传欺骗的小孩,那么,从我渐渐明白那件事情的十多年以来,我是应当忏悔的。
  民主和自由不是懦夫和奴才所能享有的。精卫、愚公、荆轲、聂政、田横……历史上曾有的许多光辉的名字和他们的勇气,已如一曲《广陵散》,随千百年屠刀下的血痕而几欲飘散了么?
  盼望自由和民主如春日甘霖天然而降临自己的脑袋,只是痴人说梦。痴痴等待,能等来的只有暴君。自由和民主是自己争来的,也许甚至要付出鲜血和生命。现在有人在付出着,名单很长,然而,在十三亿人当中来说,太少。我自己就是懦夫和懒鬼。就我所曾为,我还不配享有民主与自由。
 
  有很多人在争取中共认罪并“平反”六四。在政治上,这样的要求和态度也许是好的,假如中共能认罪,这种方式能够以最低代价改进中国社会。然而,我相信中共不会认罪,因为它的发迹史,就是一部血迹斑斑的罪恶史,至今继续。在恶魔不能转为天使的情况下,要它认罪,无异于与虎谋皮。
  另外,它仍然是一个恶魔而不能蜕变为天使,因此,要它来“平反”受害者,不是很可笑么?逼迫恶魔认罪固然好,然而,希求它给出一个“说法”,给“正名”,说你是“好同志”,却有些可怜。有犹太人会乞求希特勒(假如他还在)给自己“平反”么?与恶魔斗争而牺牲,是光荣的,无论它给你安一个什么样的名称,这名称只在它自己的阴影内有效,对于正义的心灵,那些名称轻飘飘的。
  我按照恶魔给我们的英雄所安的恶名的反义去理解它们。我不敢想象中共某日给我心中的英雄们“平反正名”,称他们为“烈士”——中共口中的“烈士”!多么可怕,多么恶心。
 
  我应该做点什么了。
  今年六四,恰逢周一,大学开学,忙。一周了,除了6月3日写下底下一篇文字(又是一年六四时),我还没做过什么。周末必须做点事情了。
决定 一、从周六(6月9日)早上8点至周日(6月10日)早上8点,绝食24小时。在此24小时内,除了白水,不进食任何东西。二、在绝食当日跑步6400米。
  暂无其他计划,朋友们若有良策,请告知。 
                       ——2007.6.7
=========================== 
又是一年六四
 
 
 

六四

 
 十八年。“十八年后又是”的好汉,安在?

历史须被记忆,即使付出更多鲜血。

民主、自由须经力争,只为世间再无暴虐。 
 
+++++++++++++++++++++++++++++++++
鸡的屁
  “鸡的屁”,也就是GDP,在这几个字母被变态地捧上天的时候,它也就像一泡屁那么轻飘飘臭烘烘了。非常形象生动而又切中要害的民间语言!
  据说联合国的某研究机构研究后称,牛屁是全球温室效应的元凶首祸。不知道这鸡的屁,能不能有那么大的效果。
------------------------------------------ 
人造太阳
  油价涨涨落落,我暗自庆幸我只有一辆小小的踏板摩托而已,在校内骑骑,即使在油价涨达每桶70美金的尖峰时刻,每周也大不了是100多铢的消耗。不过如果我有最耗油的悍马老牛,那我应该更不在意油价的涨落了:老子有钱!——只要我不是做石油或相关生意。这一段的有一条新闻给不太用油的我和那些不在乎用油的富豪们那相对不忧心油价而生的虚荣心扎了一针:7个国家联合研制人造太阳。新闻说,如果研制成功,可解决几十亿上百亿年的能源问题。虽然这100亿年中的后99.999999……亿多年暂时与我无关,但于我的虚荣心,这终归不是好消息。不过也有一个不那么坏的消息伴随而来,那就是,要想造成这个人造太阳,还得过许多个十年。
  新闻还说,中国研制那玩意儿已经40多年,现在已经弄出一个小的超导的,可以短时放电了。

  哪里哪里,太谦虚了!
  中国别说开始研制,研制成功“人造太阳”,都已经快60年了!
  “东方黑,太阳升……”

  1949年,那是一个冬天,有一只黑手遮蔽了一片广袤的天空。从此,这里成为一个黑暗的世界。也不全黑吧,因为升起了一个“太阳”,人造的“太阳”。
  据说是红色的。“烈士的鲜血染红”的。染红“960万平方公里”——还有150多万平方公里,不明不白地卖给了俄国人——那得是多少鲜血!“祖国山河一片红”,净色儿了。这还嫌着染得不彻底,谁要是还不够“红专”,就给你放点血,或者干脆全放出来。这60年,放了多少血!
  猩红的人造太阳照了那么多年。因为关门闭户,遮蔽了天日,所以,据信,这个巨大黑屋里的所有温暖(温暖么?)和光明(光明么?)都来自那个红红的人造太阳,是它的巨大恩典。所以,爹亲娘亲,都不如它那么亲。
  一片猩红的黑屋,看起来恰似冲印照片的暗房。这里制造了多少猩红的图景!
  自古多少尚喜紫服、黄袍的帝皇,那都是愚昧的封建,尽当扫除。所以,这个黑屋里不再有古文化。自古传承的东西,如果想了解,可以向别家屋里窥看。比如,那家叫“日本”的,或者那家叫“韩国”的。而穿红衣的皇帝,因为不叫皇帝而叫太阳,所以是“科学、正确、伟大、光荣”的。亩产十万吨也是科学,派系攻来斗去都是正确,牛蛙鼓腹称作伟大,无耻溜须成为光荣。
  老这么关门闭户也不行了,“红太阳”喝再多血,生的热终究有限得很,屋里的人都快饿死了。“红太阳”究竟也不是可以“万岁”的太阳,翘辫子了。于是,开了门。几颗脑袋伸了出去,惊异于非红色的五彩世界。于是,门还开,却添了厚厚的黑幕。非红的光色是不能有的。几颗伸出的脑袋掉落,增染了黑屋的猩红。
  有人却发明了互联网这样一种玩意儿,还有了光纤。于是非红的光色,由那条细细的线给渗了一些进去。于是,帘幕又见帘幕,盾牌再接盾牌。一时间,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帘幕所至,便是盲人,也须蒙上眼罩。于是,借着“法律”外衣,盲人陈光诚被迫害了。不盲的当然更要遮蔽,高智晟、郑恩宠……懂得“法律”的,尽皆被放血染色。
  时日曷丧?
  丧无日矣!

请看本相:一个繁体字
----------------------------------------------------

你党

  有几次跟是共产党员的朋友说起“你们党”,他们非常惊异,因为他们虽然未必相信这个组织的崇高,却已经被灌输得在潜意识里把“国家”、“政府”、“党”(共产党)联系在一起,三位一体了。共产党已经叫他们相信,中国=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这是真理。这样,中国人称共产党为“你党”,就好像说中国是“你国”一样,让人惊异了。连非共党的人,也往往很惊异于我说“你党”。
  有一个道理本来应该是非常简单的,但在被洗脑一甲子之久的中国,还是很有必要说:
中国≠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
  不管统治者再怎么无耻地、一厢情愿地、精心地编造谎言,国家、政府和政党是完全没有必然联系的。没有哪一个人,这地球也不会停转;没有哪一个党,这人民也不会消亡;没有哪一个政府,这国家也不会瘫痪。

  我很得意,从小学四年级就下定决心不加入任何党派,并且坚持至今,“守身如玉”,连骗入无数纯真青年的“团”也未曾把我骗入。我也很坚信,我一辈子都可以大声说“你党”,而不是“我党”。当然更不会像老荣那样,一辈子“清名”,死了才暴露出来是搞假。那样真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