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稿‎ > ‎

二二八事件的責任歸屬

posted Jun 12, 2012, 1:11 AM by YH CH

各位同學大家好,好久沒來中興大學了,第一次來是十幾年前來的,這次來,校園都改變了,今天來真的是相當高興!今年剛好是二二八事件六十週年,一甲子了。走過了一甲子,很長的時間了,現在都還會談論二二八,今年可以說是這幾年來談論二二八最熱烈的一年。而會那麼熱烈的原因是因為六十年前的二二八事件,到現在還繼續影響台灣,所以現在還是需要談二二八。不管是什麼政黨,或是社會團體,也都在談論二二八,因為國民黨不談二二八的時候,就很難去競選總統。所以馬英九先生在2005年當選國民黨黨主席之後,在2006年就提出他對二二八的看法。

  從去年開始,民間和民進黨政府就開始推動「轉型正義」。轉型正義就是對於威權獨裁統治時代所留下來的不公不義的事情,現在應該重新檢討。重新檢討應該是站在民主自由的立場與角度上,來看待、回顧以及重新評價以前這些不公不義的事情。「轉型正義」去年開始推動,而今年剛好又是二二八事件六十週年,因此今年的二二八特別熱鬧,談論特別多,並且將過去曾經當過台灣省參議會的地方列為二二八國家紀念館的所在。

  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的研究報告在去年公佈,而今年行政院也把它列入變成行政院報告,表示這是一個代表政府立場的報告。過去國民黨是不辦二二八追思晚會的,都是別人辦,然後邀請李登輝或連戰蒞臨。今年國民黨開始辦許多有關二二八的活動,且馬英九先生從去年開始與二二八受難者家屬見面,因此今年的二二八很熱鬧,也代表國民黨必須努力突破二二八的罩門。因為二二八是國民黨所造成的,二二八之後民眾的恐怖戒懼的心理,是國民黨執政時留下來的,因此他們現在必須去面對。

  我必須要說明,爲什麼二二八事件到現在還那麼受到重視而且必須要討論,我想有三點原因:

 

一、    二八事件是一九四七年發生,可以說是戰後台灣歷史最重要的歷史事件,影響相當深遠,而且造成相當大的傷害,很多人在這段期間被國民黨抓去槍斃、屠殺,目前統計受害人數大概是一萬八千人到兩萬八千人之間,這樣的傷害影響了台灣後來的社會、政治、甚至是文化的發展。所以你現在如果不討論二二八事件的話,就幾乎無法了解台灣的歷史,尤其是戰後台灣歷史。所以我們常常說的族群問題、省籍問題、文化上的問題、台灣本土認同跟中國認同、或者是台灣的統獨問題,這些其實都跟二二八事件有關聯。

二、    因為國民黨壓制二二八,使得二二八變成禁忌,所以要突破。當時面對二二八事件是以恐怖氣氛的方式來處理,所以當二二八事件發生的時候,在台灣不能談二二八,如果談二二八的話,國民黨會認為你在反對他,在當時是會被抓去關,甚至是槍斃的。而且在後來的國民黨的教育裡面,都會「去台灣化」,過去其實在國民黨長期執政的時期裡,都是「去台灣化」的。不能講台灣話、不能說台灣事、不能說台灣文化,都不能的。所以,本土文化、本土語言、本土歷史,或者台灣意識,這些都不能講,談論的話會被認為思想有問題。所以在這樣長期壟罩下,造成「去台灣化」這樣的文化,而且強調中國歷史文化,因此現在教科書幾乎都是教中國的歷史、地理。像我成長的時代,從小學到大學,都沒有讀過台灣史,也沒有機會讀。在這樣的情況下,二二八事件成為台灣史上最大的禁忌,不能談二二八。但不能談二二八的話,就幾乎不能了解台灣史。如果不了解二二八事件,就不能了解台灣人在那時候受到的傷害,如果不了解這樣的傷害,那怎麼能了解日本統治時代五十年過渡到國民黨統治時代到底是怎麼過渡出來的?那一代的人所想的是什麼,為何被屠殺?

  而屠殺之後造成的台灣空白的一代,這是文學所一定會談到的語言空白的一代。日治時期都是用日文創作,忽然間北京話不會了,中國話不會了,怎麼辦呢?學習嘛!學習十年、二十年之後才有辦法用中國的文字去創作。而這樣被斷裂、被空白的一代,就是因為二二八。二二八之後的很多文學家都不敢自己創作,整個社會壟罩在這樣的恐怖氣氛之下,而這當然是國民黨造成的。造成這樣的禁忌,就一定要去研究,若不去研究,不去突破的話,台灣史根本就沒有辦法打開一片天空出來。

三、       海外人士紀念二二八,二二八成為台灣獨立建國的重要精神力量。二二八事件發生之後,政府壓制,在台灣不能談,所以都到海外去談。當時台灣人認為:國民黨統治不好,共產黨統治也不好,所以台灣應該走出第三條路,台灣獨立建國。在一九四五年日本戰敗之後,台灣當然有少部分人民反對國民政府來接收的,但大部分的人都是非常高興台灣由國民黨接收,因為他們認為是同一民族漢民族的祖國。懷抱這種心情到了二二八事件之後就失望了,失望之後又被屠殺,而島內又不能談,所以就跑到海外去談、從事獨立運動。從事台灣獨立運動的人就提出聯合國託管之後,台灣獨立。所以海外運動、台灣獨立運動從1948年後就展開了,先從香港展開,後來日本也有,因為廖文毅先生1949年年底之後到日本成立「台灣民主獨立黨」,後來在1955年成立「台灣共和國臨時議會」,到了1956年成立了「台灣共合國臨時政府」,這是台灣第一個海外的流亡政府,提出台灣人要獨立建國的主張。

 
  有一段很長的時間裡面,因為國民黨認為不能學日文,日本的電影不能進來台灣、不能用日語交談,所以後來台灣留學日本的學生越來越少,因為他們不懂日本話。當時是英文教育,國民黨本身是崇美,所以很多人會到美國留學。留學生愈來愈多之後,他們就會在那裡組成所謂台灣獨立建國的組織,,所以台獨運動就從日本漸漸移到美國去了。二二八變成海外台灣獨立運動最重要的精神力量來源。因為二二八的大屠殺之後,台灣人就覺悟要獨立建國。

   所以這三個因素促成二二八事件之後,幾乎每年都在紀念二二八。以前不能在台灣談,所以都到海外談,但現在可以在島內談了,如此而已。所以說二二八在台灣的歷史裡,從來沒有消失過。只要認為要在台灣建立本土意識,就一定要談論二二八,如果不談論二二八,就無法突破國民黨的禁忌。從1947年到現在是二二八發生之後六十週年,從1947年到1987年這四十年間,二二八是很大的禁忌,不能在台灣談二二八。而且台灣是在1987715號才解嚴,所以在715號之前是戒嚴時代。從1949520號國民黨還沒撤退到台灣就已經在台灣實行戒嚴,因為1949年國民黨和共產黨在大陸的戰爭節節敗退,準備撤退來台灣。所以1949年陳誠擔任台灣省主席的時候,就在台灣實行戒嚴。519號發布戒嚴,520號實行戒嚴,一戒嚴就到1987715號才解除,戒嚴長達38年半,創了世界紀錄。所以在整個戒嚴時期裡面,根本沒辦法談論二二八,二二八幾乎在戒嚴時代裡面度過40年,在度過這40年裡面,二二八受難者的家屬都不敢談,不敢談自己的父親、丈夫、哥哥或親朋好友曾經遭受的苦難,而台灣社會也不敢寄予同情。所以從1947年到1987年台灣是一片驚惶的歲月。

  1987214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成立,才突破二二八的恐怖氣氛。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有三個人必須要談,第一個是陳永興醫師,第二個是鄭南榕先生,第三個是李勝雄人權律師。李勝雄看到二二八是台灣是最大的禁忌,他認為應該要突破。鄭楠榕先生在1986年因為違反選罷法而入獄,出獄之後即開始推動二二八的活動。他是外省第二代,他覺得外省人附有原罪,因為他覺得二二八是他們外省人造成的,使得台灣人處在陰霾之中,因此他覺得他有責任突破這一點,還給台灣人一個公道。因此他被關完出來的第二天就開始積極籌劃成立有關二二八的運動。而陳永興當時是「台灣人權促進會」的會長,李勝雄是副會長,所以1987年由鄭楠榕的「自由時代週刊」和陳永興的「台灣人權促進會」結合起來,就組成台灣的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由陳永興當會長,李勝雄當副會長,鄭楠榕當秘書長。從214號向外公佈之後,215號開始就在全台各地舉行研討會、座談會。那時候台北的二月天氣是很冷的,他們在裡面講得很熱情,但是外面就是鎮暴警察在那裡等著你,若走出會場,鎮暴警察可能隨時會來打你、抓你。不過在這樣風聲鶴唳的情況下,從台灣頭到台灣尾都還是有這樣的活動在舉辦。

  民進黨1986928號成立的,民進黨的成立可以說是台灣民主政治運動很重要的一個關卡,他們一成立之後,台灣才開始邁入所謂政黨競爭的時代。但當時民進黨也不太敢參加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的活動,因為他們怕剛成立的新黨會被解散或是黨員被抓,所以參加的都是他們各地服務處的人。

  另一個團體就是長老教會1865年長老教會傳入台灣,經過好幾個世代以後,其實台灣長老教會已經本土化了。他的牧師可以由土生土長的台灣人擔任,傳教可以用閩南語傳教,台灣長老教會已經成為一個很具有本土色彩的教會,所以台灣長老教會在各地方也支援1987年促進會的活動。而且他們曾經提出幾個呼籲:

 

1.  史料公開。因為二二八事件發生之後,國民黨對當時的史料一直掌控住,不願意公開史料。

2.  應該要設立紀念碑、紀念館。有紀念碑可以來追思儀式,另外紀念館可以典藏二二八相關史料。

3.  將二二八事件發生的那天變成和平日,成為台灣的和平祈禱日。

4.  他們認為國民黨應該賠償、道歉,因為他們曾經屠殺過台灣人民。

5.  應該要成立一個基金會來處理這個問題。

 

  這五個呼籲從1987年之後開始,1988年就有更多團體加入。到了1989年台灣長老教會就宣佈了一個很有名的公開信函,表示應該用公義和平的方式來追求二二八的真相。到了1990年,長老教會向他們的教友和台灣人民發布公開道歉涵信函,向台灣人民表示道歉。因為1947年發生二二八事件的時候,他們應該要秉持耶穌基督的博愛精神,對受難者還有家屬伸出援手,但是當時他們的信徒和牧師都沒有這麼做。雖然當時二二八的受害者裡面有很多是長老教會的教徒,但是教會沒有挺身而出去追求社會公義,向國民黨抗議,這違反了耶穌基督的博愛精神。所以在1990年,也就是隔了43年之後,他們向教友以及台灣民眾表示深深的歉意,這是一個很有名的道歉函。由此可以看出他們當時做不到,但是這情有可原,當時在鎮壓之下,沒有人敢做,做了會被抓,甚至被槍斃。這也看的出當時恐怖的氣氛,連有基督信仰的人當時也沒辦法堅持基督信仰的信念來做出他應該有的胸懷。

  1989年底,鄭楠榕先生自焚死亡,因為他追求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他自焚死亡後,台灣的言論自由開了一道大門,但鄭楠榕犧牲了自己的生命。在那之後國民黨要抓人就不太敢再隨意抓人,他們擔心如果亂抓人又會發生這種震撼。因為鄭楠榕自焚死亡後在519號出殯那天,詹益樺又在總統府前面自焚而死,,在當時是相當的震撼,所以街頭運動在1989年達到很大的高峰。

  到了1990年剛好要選總統,當時的總統是由被稱為「萬年國會」的國民大會代表選舉,所以當時發生了所謂“三月政治風暴”。在這整個政治競爭的過程裡面發生了「三月學運」,1990317號到320號三月學運之後,李登輝當選總統。李登輝當選總統之後,接受學生代表的要求:應該要政治改革、要民主化、要全面改選等,對台灣政治有很大的改變。

  在二二八事件裡面,被殺的人很悽慘,但是留下的人更辛苦。因為留下的人,之後國民黨到處都會注意他,他的兒子那一代要找到好職業可能沒辦法,出國也很難,結婚也很難,因為國民黨會來監控他、來調查他,所以其實後來這些生存下來的人很不簡單。所以這些生存的都可以寫成很多電影,寫成很多很好的劇本、小說。

  1991年的時候,行政院成立一個二二八研究小組,來研究調查二二八。經過一年的調查,在1992年的228號之前發布了所謂行政院的「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這可以說是突破性的。1947年楊亮功來台調查二二八事件的時候,認為台灣人是暴動、暴民、叛亂、叛民,但是在1992年調查報告的時候,認為台灣不是暴動、不是暴民,是因為當時陳儀政府施政錯誤,當然,這份報告還有它不足的地方,這等一下我會說明,但是它已經改變整個歷史觀點。所以行政院的這份二二八研究報告出現以後,國民黨政府就開始改變了。他們成立了紀念碑的籌建委員會,在現在的「二二八和平公園」、以前叫作「新公園」來建碑,1995228號落成。李登輝總統代表政府,不是代表“國民黨”,是代表“政府”向受難家屬公開道歉,雖然他是國民黨的主席。所以到現在很多人非常批判說國民黨還沒道歉,李登輝不是二二八的加害者,而且他不是代表國民黨道歉,國民黨到現在還沒有道歉。紀念碑一落成以後,當年立法院就通過「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補償條例」。這個補償條例一通過以後,從1996年就開始成立了「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來做補償工作、頒發講學金或補助很多的活動,一直到現在都是,所以根據這樣,國民黨對於二二八表示讓步。

  其次我再說明,陳水扁在1994年年底當選了台北市長,1996年就將台北新公園改名為「二二八和平公園」,1997年成立了台北市二二八紀念館,後來在1998年的時候,公佈台北市在二二八紀念日那天要放假一天,消息公佈以後,行政院當然非常生氣,但是兩三天後跟著宣布說要放假,從此那天就變成國定假日,所以我們現在都放假嘛!陳水扁2000年當選總統以後,2003年的時候就恢復名譽,意思就是:受難者家屬都會得到「恢復名譽狀」,意思是說當時是國民黨做錯了,所以要恢復人民的名譽,他們不再是叛徒、叛民,也不再是暴動。

  2008年出版了「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這本書,意思就是說要追究二二八事件的責任。那我再說明,其實官方報告有三份,一份是1947年楊亮功的二二八調查報告,報告裡面都是罵台灣人,雖然也有指責陳儀做錯了,但都只是點到為止,政府並沒有修理他。1992年行政院的「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說明了台灣其實不是暴動、暴民,但是對於誰要負責任沒有說明。蔣介石要負責任嗎?或者陳儀、柯遠芬、白崇禧、彭孟缉、張慕陶,這幾個最重要的軍人要不要負責任?這些在這個報告書裡沒有談到,只是將過程做清楚的交代,但不認為這是暴動、暴民,這是他們1992年的貢獻,但是也只點到為止。1992年那時國民黨還在執政,所以當然不能批判國民黨的所謂精神堡壘:蔣介石,他們有這種觀念。2006年的「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跟之前的不太一樣,這本書是由「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來推動、出版,剛好我是當召集人。我想這本書跟以前最大的不同應該是:把責任歸屬弄清楚,弄清楚到底誰要負最大責任,誰要付次要責任,這本書出來以後引起很多不同的聲音。

  這份責任歸屬研究報告最主要是在說明:蔣介石要負最大責任,那為什麼他要負最大責任?我說明一下,有幾個理由:

 

一、    當時的蔣介石是國民政府的主席,中國國民黨的總裁,加上國防委員會的委員長。ㄧ個是「黨」,中國國民黨;一個是「政」,國民政府;一個是「軍」,國防委員會,所以黨、政、軍都在蔣介石手上。國防委員會的成立是因為八年抗戰,要打日本,軍隊方面要統一來指揮,所以成立了這個。

二、    我想三民主義裡面有談到:軍政、訓政、憲政三個時期,最後要還諸於人民一個憲政體制,但是當人民都還沒有民主素養的時候,應該要實行「軍政」,來管制。軍政一段時間以後,應該要「訓政」,訓政就是說要訓練人民有民主自由思想的機會,當這個大家都有了,才施行「憲政」。

 
  194612月的時候,制憲國大代表在南京開會,台灣也選出制憲國大代表八個人到南京開會,制定了所謂「中華民國憲法」。中華民國憲法在19461225號制定以後,19471225號公佈、正式實行,1948年年初選出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第一屆立法委員、第一屆監察委員。所以在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的時候,台灣、中國都還在訓政時期,雖然中華民國憲法已經制定了,但是只有頒布,還沒有實行憲政,所以在訓政體制下,國民黨是絕對的權威。19483月,蔣介石被選為中華民國行憲後第一任總統5月就頒布「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因為國民黨跟共產黨打內戰,所以動員戡亂,戡共產黨之亂,因此就把中華民國憲法冰凍起來,沒有實行。1949年的時候又發布戒嚴,戒嚴長達38年,一直到1987年才又解除戒嚴,所以中華民國憲法在中國大陸裡面幾乎沒有實行過。國民黨來到台灣時,台灣也在戒嚴,所以中華民國憲法在台灣也沒有實行。這點相當重要,他都沒有實行。那一直到什麼時候才實行?李登輝為了開始改選立法委員和國民大會代表,所以1990年就解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回歸憲政體制。
所以二二八事件發生的時候,當時是訓政體制,蔣介石的職責和權力最大,當然蔣介石要負很大的責任。

   日本時代是菸酒專賣,國民黨時代是改成菸酒公賣,所以當時私菸很多,因為戰爭以後,台灣的菸很貴,所以都從國外走私進來,因此菸酒公賣局就會查緝私菸。

  227號那天,警察在台北查緝私菸,抓了林江邁後把他打受傷,並且把菸沒收,然後群眾就把他們包圍起來,那六個緝菸警察心裡非常著急,就跑了,群眾就開始從後面追趕,後來警察往後射擊,射死了一個民眾,陳文溪。事情發生得很嚴重,所以227號民眾包圍派出所,希望他們能交出那六個警察,而且要求政府審判他們。但是警察局偷偷把那六個警察放走,所以群眾非常憤怒。因此228日當天,群眾組成三批人馬,向當時的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集結,集結快到的時候,行政長官公署就說要派代表出來談,但是那四個代表還沒到的時候,架在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上的機關槍就開始向下掃射,當場有數名民眾死傷。民眾一氣之下,就跑進台灣廣播電臺向全台灣廣播說台北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在日本時代台北、新竹、台中、嘉義、台南、高雄、花蓮等就都已經有放送局,所以台北一放送出去,一下子全台灣都知道台北發生了問題:軍人、警察開槍射殺死人。這消息馬上傳遍台灣,所以二二八爲什麼馬上蔓延台灣,就是因為有日治時代留下來的放送局、廣播電臺的原因。後來民眾就把公賣局的東西拿出來燒,但是沒有人把公賣局裡的錢或菸酒偷拿走,這大概跟日本統治時代培養出來的法治精神有關。

  後來31號成立「緝菸血案調查委員會」,到32號就改名為「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之後34號嘉義就有軍隊砲轟市區,造成居民死亡。另外36號彭孟缉派軍隊到高雄市區,到高雄市的市政府、高雄火車站、高雄中學這三個地方掃射,造成民眾重大傷亡。38號黃昏,憲兵就在基隆登陸了,登陸以後一路掃射,因為他們認為台灣叛變。39號軍隊從基隆開到台北後,台北就宣布開始戒嚴,也就是說出去不能兩個人以上,不能成群結隊,否則很容易被掃射。所以39號進入台北城之後就開始抓人,因此39號到317號是台灣的領導精英被抓得最悽慘的時候,像律師、台北市參議員、報社記者、學生、民意代表都有被抓。317號之後,當時的國防部長白崇禧來台灣,因為台灣很多人被抓,局勢非常動盪不安,所以國防部長就來台視察。白崇禧在基隆登陸後就像台灣宣布說“既往不咎”,跟二二八有關係而被抓的人馬上被釋放。

  雖然白崇禧在317號說既往不咎,但是國民黨很明顯的還是繼續抓人、槍斃,而且在320號台灣開始“清鄉”。所謂的清鄉很可怕,軍人警察到每戶人家調查戶口,如果有人密告說你家有人曾經參加過二二八,馬上就會把人抓去槍斃,清鄉從320號一直到515號,將近兩個月。白崇禧說既往不咎,還繼續在清鄉,白崇禧說既往不咎,還是繼續在槍殺人,所以證明了他說的既往不咎只是在欺騙老百姓而已。

  陳儀在514號離開台灣,515號由魏道明接任,他將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改名台灣省政府,以前的長官改名叫省主席,所以魏道明是第一屆第一任的台灣省主席。515號那天他繼任之後就宣布解嚴,這天也宣布解除清鄉。所以這次戒嚴是194739號那天戒嚴到515號。1949年又再發布戒嚴,這一次戒嚴就長達38年半。所以有人問二二八事件怎麼算?到底是什麼時候結束的?

那蔣介石要負什麼責任呢?

 

一、    1947227號發生緝菸事件以後,228號,陳儀打電報到南京政府說台灣人叛變,希望能夠派兵來。之後陳儀又再打電報過去,因此國民黨在南京開會後決定要派軍隊來,所以蔣介石就來電報向陳儀說35號已經派軍隊來了。37號的時候,「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通過「三十二條處理大綱」和十件要求之後,送到行政長官公署,但是陳儀一看到就把它丟到地上然後責罵他們說這是亂來,當時的代表嚇一跳說爲什麼會這樣呢?本來不是說要委託「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來處理這件事情嗎?怎麼我們提出主張處理了,陳儀反而那麼憤怒?原來是陳儀早就在35號得到密電,知道軍隊要過來,38號就要登陸了。但在37號之前陳儀還四次向台灣人民廣播說政府绝對不會派軍隊過來,一定會用寬容態度好好處理台灣民眾,所以你們都回去好好上學、開工、做生意,不要再在外面示威遊行。他四次都這麼說,結果是騙台灣人民的,因為軍隊38號登陸了。313號蔣介石曾經下一個手令:軍隊到台灣以後,不可以濫殺無辜,應該寬容。後來國民黨以此作為證據說蔣介石不是二二八事件最大責任的人,因為他寬懷對人,沒有說要對台灣人民屠殺。但是,剛剛說明了,317皓白崇禧登陸後,繼續殺人。所以313號蔣介石的手令,沒有一個軍人聽他的話,陳儀不聽,柯遠芬也不聽,二十一師的師長也不聽,到處殺人。蔣介石是國家元首、國民政府的主席、中國國民黨的總裁、國防委員會的委員長,他的話怎麼沒有人聽呢?當時在威權體治時代,誰敢這樣?這是第一個問題。

二、    那第二個問題,二二八事件處理完了以後,二二八事件的相關者,每一個都升官,彭孟缉後來升為台灣警備總司令,彭孟缉當時被認為“高雄屠夫”,可是他升官了。陳儀被調回中國當行政院的顧問,隔一年,1948年升為浙江省省主席,浙江省省主席當然比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重要,因為蔣介石是浙江人,浙江省是他的故鄉。其他的人也沒有遭到處分,幾乎都升官。這表示說,這些人對台灣人的處置,蔣介石認為是合理的。如果他認為不合理的話,怎麼可以把他們升官?如果他313號的手令是正確的話,這些人應該是要被抓起來論罪的。而且在1947年楊亮功報告也沒有說這些人有罪,只說陳儀的處置不當。1948年之後一直到1987二二八和平運動展開之前,國民黨都認為他們是對的,每個軍人都安享天年。只有陳儀沒有,被槍決的理由,是因為叛國罪,跟二二八一點關係都沒有。所以蔣介石處置陳儀是因為他不忠於蔣介石,而不是因為他在二二八的時候造成那麼大的亂事而處置他。所以二二八事件之後,幾乎每個都升官,每個都沒有處理。這表示說如果蔣介石在313號的手令是正確的話,他爲什麼不處理呢?所以這樣來看的話,蔣介石應該要負最大的責任。

三、    另外,227號之後,很多的台灣省政府、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的人、還有曾經在國民黨當過官後來來接收台灣的接收人員等等,都曾經打電報到南京去,當然這些人大都說台灣人是叛亂,要處置台灣。但是也有人,像台灣省政治建設協會,透過美國的駐台領事館經過美國國務院要求南京不要派兵。而且在上海、天京、南京、北京的台灣同鄉會也組成團體發表聲明,要求國民政府不要派兵,應該好好處理、善後二二八事件。所以國民黨當時所接收到的是各方面的訊息都有,到最後他們還是決定派兵,槍殺台灣人民。而當時,只有蔣介石可以派兵,軍隊沒有他的指令,是沒有辦法可以走出中國大陸的。所以整個來講,當然蔣介石要負鎮壓台灣、屠殺台灣最大的責任。

 

  到現在國民黨也無法很確實的證明他什麼時候抓你,為什麼要抓你,抓了之後都到哪裡槍斃,槍斃之後屍體埋在哪哩,這些到現在都沒有證據。所以受難者家屬一直在控訴說,你應該給我一個證明啊!我的親人為什麼被抓呢?抓到哪個地方去呢?為什麼要把他槍斃?槍斃之後把他埋在哪裡呢?到現在都還沒有辦法找到一個資料出來。這也是站在國民黨的一個言論,他們說,都沒有證據,你們怎麼可以要我們負責?但是問題是說,以前的軍隊是誰的軍隊呢?政府是誰在開的政府呢?你不負責,誰要負責?難道他們白白要去死?這些要怎麼解釋?所以這是一個最大的爭執。國民黨都說我們沒有證據,我們是確實沒有證據啊!那沒有證據有兩個原因:

 

一、    當時中華民國政府在兵荒馬亂之中,哪有法制思想?怎麼可能說抓人之後還審判、定罪然後槍斃?他們沒有這個想法。所以在戒嚴時代的時候,抓人是沒有理由的,抓人要判刑幾年也沒有理由,判你五年也可以,判你十年也可以,判你無期徒刑也可以,都沒有根據、沒有法律的證據,二條一、懲治叛亂條例第二條第一項,就槍斃了。所以這些是沒有理由的,那在沒有理由之下,怎麼可能留下證據?

二、    如果你們大家讀一下中國歷史就知道了,重要事件,都沒有證據。講是講一套,表面上愛民親民,非常的寬容;愛民親民的時候都是有證據的,殺人的時候就不留下證據,這是中國歷史上很特殊的現象。不是只有蔣介石、蔣經國,以前都是這樣,明代、清代都一樣,這是中國傳統政治的一種手法,很毒辣的地方。所以變成說,這些確實沒有很直接的證據。

 
  但是,誰在當政府?誰是最高領導者?誰有這個權力?誰敢派兵來?那派兵來之後有沒有好好處理?所以他們當然要負最高的責任。難道人民都白白死的,國民黨政府都沒有責任?所以二二八事件被害者或家屬在1987年和平運動展開以後都起來呼籲,應該要還給他們公道。可是到現在沒有一個加害者出來。訪問彭孟缉的時候,他說幸好他有鎮壓,不然中國政府就沒有台灣這個領土了。過去國民黨也認為台灣人民暴動、叛亂,所以該殺的。

   李登輝來道歉,他道歉我們應該肯定他的,但問題是,他也不是加害者,他也不是當時政府的人。所以當時的人沒有一個人道歉過,他們都認為他們是合理的,因為好在他們這麼做,沒有的話就糟糕了。站在國民黨的立場他們覺得是對的,但是如果站在人權、法制或社會正義來看的話,亂殺一個人都該被譴責。那譴責後應該有人負責,但是從二二八事件發生到現在,沒有一個人對這件事負責,沒有一個加害者出現,這在歷史上我想是沒有這種例子的。1945年納粹結束以後,到現在還在追究責任,還是有很多加害者出現、被處罰。我的意思不是說要來審判國民黨,但問題是說,到現在還沒有一個加害者,很多國家處理這種事情都有加害者。話說回來,有人說也許不要有加害者也不錯,要往前看,不要往後看,忘掉它。但另一種說法是說,如果站在社會正義或和歷史公道來看的話,當然每個事情都要有人來負責才可以。有人負責之後,這個社會才會走向真正的有是非,不然的話,你殺了人還說自己對,那被殺的人、被冤枉的人怎麼辦呢?

  有些人覺得,發生這樣的事件,又沒有人負責,容易造成族群對立、社會不安,所以不要談,因為談的話,容易引起疙瘩、台灣可能會更動盪不安。當然這在政治考量上可以理解,但是如果站在一個歷史事件真像的追查和提到是非標準的時候,就當然要追究!在過去我們的歷史研究,可能會訂出說哪些事情應該由哪些人負責,像孫中山為什摩把滿清打倒?蔣介石為什麼可以得權變統治者?但是偏偏二二八事件沒有辦法追究這個問題,也許是時間太接近了,這個問題這是台灣戰後最大的傷害,影響到現在,這我們可以理解。很多問題,沒有辦法很冷靜來說,可能是時間距離太近了,很多人都還活在二二八的陰影之下,所以還不敢說,但是在整個事件的公道應該追求。如果沒有追求,那在我們台灣邁向民主自由的時候,沒有是非公道的話,要怎麼確保民主自由?沒有辦法確保的。你對過去的事件都不敢正面去說明的話,那現在有人危害自由民主的時候,他也可以說自己有理,那台灣的自由民主要深根發展就會相當困難。所以為了深根發展民主自由這樣的文化和理念,對過去的事情當然要重新來判斷。當然,重新判斷可能會引起很多問題,但是這些都是必須要面對的。如果沒有面對的話,我們要如何建立歷史教育?要如何建立歷史意識?要如何建立歷史感情?沒有辦法。我們說我們要愛這土地、愛這人民,到底要怎麼去愛它?沒有辦法。很多事情,碰到這種問題的時候,就沒有辦法解決了。沒有辦法解決,一直逃避的話,對於這塊土地很多世代的努力的成果,我們就沒有辦法正面的去檢視它、去了解它,那要怎麼建立代代傳承?沒有辦法。

  我們只有說,二二八事件那一世代我們就把它忘掉了,就跳過去了,從1940年代一跳,跳到1950年代,跳過去就好了。國民黨來了以後誇耀說,沒有它,台灣就不會繁榮,台灣就不會積極發展,但是台灣人民也付出很多代價、很多被槍殺的代價。下一代要起來,要到1970年才開始反抗國民黨,所以1970年代台灣政論,1979年美麗島事件。等到這一代要挑戰它的時候,國民黨才知道要怎麼處理。所以1981年代,島內雜誌盛行的時候,就很多人來鼓吹台灣意識,要求政治民主化、言論自由化,1990年才得到這個成果。如果這樣看的話,必須經過一代,文學家也一樣,經過一、二十年才有辦法著作。經過一代以後,才有辦法再接上上一代的歷史傳承的時候,這花費的時間太浪費了,而且也太不值得了。那這當然都是二二八事件或政治的問題所引起的。所以我們要跨越這樣的情況,讓以後的台灣能夠一代傳承一代的話,我們一定要面對這個問題,才能了解日本統治時代五十年到國民黨統治時代的台灣歷史演變,以及臺灣人追尋的是什麼,那為什麼這種追求受到國民黨鎮壓?鎮壓之後臺灣人繼續追求,才有現在的自由不是嗎?這樣的話,我們才會很愛惜台灣,認為要確保台灣、維護台灣,這是我們的一個責任。如果這樣的話,我想,台灣就會一直持續發展,走向台灣自己認為最好的社會。

   所以我認為二二八事件有過去歷史的問題,其實到現在也是一個問題。那這個問題就突顯出二二八以來的意思,第一個:當時被屠殺的歷史事實,我們要去追究它。第二個:屠殺之後所留下來對台灣的影響、陰影,所造成台灣人心靈上的不安和惶恐,經過那麼多年以後,慢慢健康、痊癒起來,台灣人得到自信、自尊的時候,台灣人開始想當家做主。那想要當家做主的時候,就碰到一個國民黨的勢力。另外一個,中國隨時都要併吞台灣。那怎麼辦呢?但是,二二八的精神,是台灣最大的文化資產。我想,很多小說、繪畫、戲劇、音樂,他們的靈感其實都來自於二二八。因為解嚴之後,大家生命開始舒展之後,就認為二二八是最好的創作來源。所以二二八已經由一個歷史事件變成文化的事情,變文化創作的地方,因此已經將二二八多元化了。多元化的影響力表示說,二二八在台灣的影響力還是很深厚,而這種深厚,已經深層到文化的底層,變成創作來源,那這也是到目前還要談論二二八的原因。因為二二八已經不是純粹歷史事件,已經是多方面的,很多人可以從二二八事件裡面攝取他所需要的東西,他可以做到很多方面他自己想要發表、創作的東西,那當然這也是國民黨最害怕的地方,因為他怕這樣到最後,一定會有人譴責國民黨。我說這一些話,可能你們不相信,但是如果你們去了解二二八,一定會譴責國民黨。如果不譴責國民黨,我覺得,你對二二八了解的還不夠。因為,危害人權,不可寬恕。

  如果危害人權可以寬恕,那以後的政權屠殺我們的話,還是可以寬恕嗎?但是我們可以諒解。屠殺這件事情不可以寬恕,但是屠殺造成台灣社會之後的陰霾,我們可以諒解、寬容,應該要這樣,不然我們太容易寬恕別人了,寬恕到最後,我們自己都沒有了。寬恕到我們自己都沒有力量的時候,文學作家就寫不出好的作品,藝術家就不會創造出好的藝術作品,很多都是因為忍耐,很多都是認為應該激發出這種熱情,才會有這種作品出現。忍耐與激發熱情,一定不是寬恕的東西。等到你跨越了,等到你寫出好的作品以後,你才會“ㄚˋ我可以寬恕了”。必須要經過這個過程才可以寬恕。不能說還沒討回公道,我們就寬恕了,那就放棄努力了。那我們台灣要創造出新文化就不可能了。要創造出新文化、新文學、新的作品,一定要靠這種力量。這種力量不是說要譴責國民黨,要把國民黨抓起來槍斃,不是這個意思。你看很多國家的發展都是這樣,在發展的過程裡面,必須要有精神力量的時候,才有好的作品出現。那二二八是很好的素材,所以我希望你們也可以去看一下、去了解一下,去看一下說台灣那一個世代那些人的想法,以及台灣歷史的轉折。那,我想我今天就報告到這邊,謝謝大家。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