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ogus Policy Institute of USA
 

美國偽智庫調查:非暴力政權更迭的幕後黑手

http://magazine.sina.com.hk/globe/000/2007-12-25/082010119.shtml

在顛覆別國政權方面,美國一直是雙管齊下,軟硬兼施。對付伊拉克,美國用的是赤裸裸的硬霸權,而相比之下,通過資助、扶植對象國反對派、策動顛覆的招數,則是近年來被美國用得最多的“軟手法”。

  手握這些“軟刀子”的,常常是一些披著“智庫”外衣、卻由政府資助的民間機構。從東歐、拉美,到最近的緬甸,一起起被稱為“顏色革命”的政治風波背後,都隱約閃爍著這些號稱“第二中情局”的機構的身影。

  那麼,這些機構是如何運作的?它們為達到目的而採取的慣用手法有哪些呢?《環球》雜志的獨家報道將為您揭開蒙在這些美國“偽智庫”臉上的面紗。

美國偽智庫調查

──非暴力政權更迭的幕後黑手

第二中情局在行動

  文川

  美國策劃和參與“顏色革命”,是通過一系列喬裝成智庫和基金會的非政府機構進行的。這一類“偽智庫”大多由美國政府出錢資助,名為智庫,其實不過是替政府執行顛覆使命的工具罷了。

  這類機構在美國為數不少,林林總總,相互之間關系錯綜複雜。其中幾個比較突出的是全國維護民主捐贈基金會、金融炒家喬治索羅斯領導的開放社會研究所-索羅斯基金會、自由之家和愛因斯坦研究所。

“第二中情局”的真面目──全國維護民主捐贈基金會

  全國維護民主捐贈基金會,(又譯為“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是由美國國會通過法案成立的,資金幾乎全部來源于政府撥款。該基金會形式上是私人運作,但其實是一個政府部門,與國務院、中情局和國際開發署配合行動,有“第二中情局”之稱。

  全國維護民主捐贈基金會自成體系,有4個相關機構:共和黨的國際共和研究所、民主黨的全國民主研究所、美國商會國際私人企業中心及勞聯和產聯的國際勞工團結美國中心。此外,還有許多所謂非政府組織受其資助,包括《民主雜志》、世界民主運動、國際民主研究論壇、里根-法塞爾獎學金項目及國際媒體援助中心等等。

1982年,時任美國總統里根倡議成立專門機構,以在全球“推廣民主”。次年,美國國會通過《國務院授權法》,撥款3130萬美元成立全國維護民主捐贈基金會,並規定其總部設在華盛頓。該基金會的任務,主要是做一些中情局因美國法律禁止而不得從事的活動,比如支持別國政黨。

  該基金會每年從政府預算中獲得撥款,被包括在國務院和國際開發署的預算當中。在2004財政年度,它的收入為8010萬美元,其中7925萬美元來自政府撥款,只有少數來自其他基金會捐贈。而向全國維護民主捐贈基金會捐錢的3個基金會,其實也是政府的合同商。因此,從經費來源上看,這一基金會是十足的政府機構。

  全國維護民主捐贈基金會從性質上說是超黨派組織,它每年從國會獲得撥款一半分配給其下4個相關機構;另一半則撥給向其申請經費的境外組織。

  該基金會長期由卡爾格什曼領導,此人曾是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的高級顧問和美國社會民主黨的執行幹事。基金會現任和前任董事中的名人包括“911”事件獨立調查委員會共同主席李漢密爾頓、前參議院多數黨領袖比爾弗里斯特和著名保守派理論家邁克爾福山等。

  全國維護民主捐贈基金會的網絡遍及全球,行事方式與中情局十分相似,它支持的對象是全世界的右翼和代表大企業利益的政治組織。該基金會創始人之一艾倫溫斯坦就曾直言不諱地說:“我們今天做的事情,就是25年前中情局曾經做過的事情。”

經典案例──

  全國維護民主捐贈基金會參與境外顛覆的經典案例是委內瑞拉。自1999年查韋斯在委內瑞拉建立左翼政府後,美國千方百計企圖顛覆這一政權,其中全國維護民主捐贈基金會扮演了重要角色。

  該基金會通過設在美國駐委大使館內的美國國際開發署辦公室和由美使館控制的三個“私人”辦事處開展活動。這三家辦事處同幾十家委內瑞拉機構、政黨和組織進行聯系,向它們提供活動資金。

  全國維護民主捐贈基金會在委主要活動是通過提供資金、活動場所和邀請訪美等手段,支持政治反對派推翻查韋斯政權及其政黨聯盟,包括向反對派政黨、非政府組織、媒體、研究機構、大學、工會和企業主提供資金、培訓人員、提出建議、進行領導等,對查韋斯政權實行“靜悄悄的幹涉”計劃。該計劃有短期、中期和長期明確的目標。它始于克林頓政府時期,布什執政以來,這項計劃得到加強。在接受該基金會資助的組織和個人中,有一些直接參與了2002年的未遂政變、2003年石油業大罷工和2004年企圖罷免查韋斯的公民表決。但這三次陰謀均未成功。

  據美國媒體披露,該基金會向委內瑞拉反對派組織──爭取自由經濟知識傳播中心和民主協調,提供了113萬美元,資助其“建立委內瑞拉共識”計劃,用作舉行研討會、開展活動的經費。民主協調在獲得經費後,制定了“國家共識計劃”即過渡計劃,計劃的目標是推翻查韋斯政府,建立過渡政府。委反對派另一個組織“請加入”組織獲得5萬美元資助,專門用來征集反對查韋斯的人的簽名,想通過2004年全民公決投票來罷免查韋斯,但遭到失敗。

  在去年大選中,全國維護民主捐贈基金會又千方百計企圖阻撓查韋斯再次當選總統,又再次失敗。

金融炒家幫襯政府──開放社會研究所

  與美國政府成立的全國維護民主捐贈基金會不同,開放社會研究所是由國際金融炒家喬治索羅斯創辦的,與他旗下的索羅斯基金會其實是一個機構、兩塊招牌的關系,總部都在紐約。此外,索羅斯還設立了“西非開放社會倡議”和“南部非洲開放社會倡議”這兩個相關項目。

  盡管不是出自美國政府“嫡系”,但開放社會研究所─索羅斯基金會在全球“推廣民主”、顛覆政權方面的目標與美國政府不謀而合,並經常與政府機構相互配合。

  目前,索羅斯基金會在歐洲、亞洲、拉美和非洲都設有分會,但名號各有不同。這一基金會的活動已延伸到了60多個國家和地區。其運作模式通常都是由開放社會研究所提出計劃,然後由各地的索羅斯基金會負責實施,兩個機構一年的花費分別為5億美元和4億美元。

  開放社會研究所-索羅斯基金會對外宣稱,其宗旨是“致力于建設和維持開放社會的基礎結構和公共設施”。但批評者指出,“開放社會”不過是一個招牌,援助和扶貧也不過是裝飾門面。索羅斯的真實意圖是向那些“不夠民主”的國家輸出美國的意識形態和價值觀念,掀起“民主浪潮”,通過國家政權更迭為自己的金融投機鳴鑼開道。因為根據他的理論,一個“封閉”的社會缺乏金融投資的機會,只有“開放”了,才能讓他發財。

經典案例──

  索羅斯出生在東歐,在美國發跡後時刻不忘“改造故鄉”。蘇聯解體後,他的基金會便開始在獨聯體國家投棋布子:

1990年,該基金會在烏克蘭創建國際複興基金會,大搞“民主滲透”。截至2004年,共投入經費8200萬美元,除了在首都基輔設立基金會總部外,還在24個地區開設了分支機構;基金會1992年進入摩爾多瓦,推廣西方價值觀;1993年選中在西方有“中亞民主島”之稱的吉爾吉斯斯坦,重點扶持該國的獨立媒體,並以衛生、文化、教育等領域為突破口,迅速擴大影響;1994年進軍格魯吉亞,正式躋身外高加索;1995年,索羅斯將自己的觸角伸向中亞大國哈薩克斯坦,試圖將其作為進軍中亞的橋頭堡;1996年打入烏茲別克斯坦。鑒于外高加索的戰略地位,1997年,索羅斯基金會將阿塞拜疆和亞美尼亞納入其全球網絡。

  在俄羅斯,不但設有索羅斯基金會分會,還有近10個所謂研究機構。開放社會研究所-索羅斯基金會在獨聯體國家活動的目的都是宣揚美國的民主、自由價值觀,為建立親美政權服務。

2004年底,烏克蘭爆發“橙色革命”。美國議員透露說,索羅斯基金會下屬的烏克蘭開放社會研究所在發動“橙色革命”的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後來當上總理的尤先科就是該研究所的董事會成員。2005年,吉爾吉斯斯坦發生“黃色革命”。實際上,索羅斯基金會下屬的吉爾吉斯斯坦開放社會研究所早就為在吉推行“民主”做了大量工作。

老牌顛覆專家”──自由之家

  自由之家總部也在華盛頓,並在大約12個國家設有分部。該組織最出名的是每年發布對各國民主自由狀況的年度評估報告。自由之家創辦于1941年,是美國老牌的“顛覆專家”。

  雖然號稱“獨立智庫”,但自由之家四分之三的經費來自政府撥款。早在冷戰時代,它就支持過蘇聯和波蘭的一些持不同政見者。如今,它的觸角不僅普遍及獨聯體和東歐,還在中東、中亞和拉美設立了據點。

  自由之家的最高權力機構為理事會,成員包括前政府官員、商人、工會代表、新聞記者等。前中情局局長伍斯利曾任理事會主席。目前理事會成員中包括前美國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和世界銀行前行長沃爾福威茨。

  由于自由之家經常發表報告對別國品頭論足,引起了國際社會極大不滿。一些西方學者也認為這些報告完全以美國的一己之見為標准,充滿了偏見。

  而該組織更重要的任務,是在一些國家推動“人權”和“自由”,達到顛覆政權的目的。據悉,目前該組織的“工作重點”是朝鮮和非洲。另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該組織是受到美國國務院資助、在伊朗進行“秘密活動”的幾個機構之一。

  對于顛覆別國政權的使命,自由之家倒並不諱言。該組織在一篇所謂研究報告中稱,“顛覆政權的催化劑在于廣泛和非暴力的公民反抗,具體手段包括抵制商品、大規模抗議、封鎖、罷工和違抗命令,從而削弱專制政權的合法性和他們的支持者,包括軍隊的忠誠度。”

  麻省理工學院自由派教授喬姆斯基早在1988年就指出,自由之家與中情局、自由歐洲電台等官方機構沆瀣一氣,長期為美國政府和國際右翼勢力扮演宣傳工具的角色。

經典案例──

2005年,吉爾吉斯斯坦發動動亂,總統阿卡耶夫苦心經營15年的政治基礎在一個月之內就被徹底顛覆。據美國媒體批露,自由之家在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我的重要新聞》是吉反對派主辦的一份報紙,吉爾吉斯斯坦局勢動蕩之際,該報至少接受了美國政府7萬美元的資助,並由自由之家在吉分會下設的印刷廠出版。在阿卡耶夫下令掐斷自由之家分會電力服務的次日,美國駐吉使館便向自由之家緊急支持了兩台發電機,發電機上清楚地標注著“美國政府財產”的字樣。

  在吉議會選舉前夕,《我的重要新聞》刊載了一座修建中的阿卡耶夫總統的“豪宅”的照片。此舉立即在吉全國引起了強烈反響,激起了民眾對阿卡耶夫政府的不滿。當時反對派領導人在自由之家資助下,成卡車地運送報紙在全國範圍內免費分發。

緬甸亂局背後的“操盤手”──愛因斯坦研究所

  這個冠名“愛因斯坦”的研究所乍一聽好像是個科研機構,但實際上是一個總部位于馬薩諸塞州劍橋、以在全球策劃不流血“軟政變”著稱的機構。

  愛因斯坦研究所的創始人吉恩夏普是研究“通過非暴力反抗顛覆政權”的專家。他和該研究所所長、美軍退休上校赫爾維為全球各地的持不同政見者提供培訓。塞爾維亞、津巴布韋、委內瑞拉、緬甸、烏克蘭等國的持不同政見者都曾受過該機構的“教誨”,並在這些國家的政治風暴中加以運用。

  法國記者梅珊曾經寫過《愛因斯坦研究所-中情局制造的非暴力運動》一書,對該組織如何通過“非暴力反抗”進行“軟政變”進行了詳細披露。愛因斯坦研究所的經費來自于全國維護民主捐贈基金會,歸根到底也是出自政府撥款。

  據悉,該組織定期向美國國會和政府提出意識形態進攻的策略報告和計劃,然後由研究所下設的“人權基金會”、“民主價值基金會”及“宗教自由基金會”等多個子機構實施。在前蘇聯解體和東歐巨變以及近年來的“顏色革命”當中,都有該組織的影子。目前,它的工作重點是緬甸。

經典案例──

  據媒體披露,在最近緬甸發生的所謂“藏紅色革命”當中,愛因斯坦研究所創始人夏普其實是一系列反政府活動的“總導演”。

  愛因斯坦研究所自1989年開始便在緬甸活動。據悉美國政府曾一次性撥給該所5200萬美元作為緬甸專用經費。該研究所現任所長赫爾維是美國前駐仰光使館的武官,也是中情局特工,對顛覆政權十分有經驗。

1989年,在赫爾維引薦下,夏普來到緬甸,為當地反政府人士提供“非暴力反抗”方面的訓練。在此次緬甸動亂中,愛因斯坦研究所借著多年來建立的網絡和人脈興風作浪,與全國維護民主捐贈基金會配合行動。

“偽智庫”聲名狼藉

  這些“偽智庫”不僅在國際上聲名狼藉,在美國國內也引發了許多抗議。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恩保羅4年前在國會痛斥全國維護民主捐贈基金會的作為,指其以“推廣民主”為名推行美國少數利益集團的主張,自身管理不善,貪污現象嚴重,不但浪費美國納稅人的錢,而且反而在國際上給美國處處樹敵,並呼籲國會取締這一組織。

  一些美國自由派學者、律師和活動家更是創立了國際民主基金會,與全國維護民主捐贈基金會針鋒相對。他們指出,“民主在美國已陷入急劇惡化的可悲境地,但美國政府卻以全國維護民主捐贈基金會等組織為依托,在海外大肆從事自詡為建設民主國家和促進民主等觸目驚心的偽善活動”。相反,他們呼籲全世界人民支援和促進美國自身的民主。

 

Global 環球雜誌 vol.20080108, Mon, 07 Jan, 2008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