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可相信世上有鬼,都不相信某些西方媒體那張破嘴
 

[轉載]

寧可相信世上有鬼,都不相信某些西方媒體那張破嘴

西方媒體是客觀的、公正的——這不僅是很多人由來以久的觀念,差不多也是多年來傳媒界(包括國內相當一部分人)公認的鐵律。

  然而,不得不說的是,這完全是一種誤讀。

  基於西方自身的利益,現在西方部分媒體,絕對不會認為認真瞭解中國有什麼必要,他們的新聞良知,早已經讓位于對中國復興的恐懼,出賣給了對自身利益的惴惴不安。良知,也便由恐懼不安而猥褻起來、卑鄙起來。他們不是不能瞭解中國,也不是真的不瞭解中國,只是他們不願意正視中國的強大,也不願或不敢向他的受眾客觀介紹真實的中國,因為他們的上帝並不情願接受一個事實:失去基於霸權下的利益,失去優等民族的優越感。這種情況下,CNN們露出怎樣的嘴臉都不奇怪,因為他們不是無知,而是固守偏見。
  偏見比無知更危險。

  世界上究竟有沒有絕對客觀、公正的媒體呢?應該告訴大家的是,自從媒體誕生的那一天起,就從來沒有產生過絕對客觀公正的媒體。中國的媒體做不到,西方的媒體同樣做不到。媒體對資訊的採集、加工、發佈的過程,即新聞生產的過程,必然會造成原始資訊的缺失、變異,不同的資訊組合,也會讓受眾產生不同的理解,這個傳播的過程,也必然會多多少少摻雜進新聞生產者的主觀因素等等。正是因為這一點無法避免,所以,所有的新聞媒體都在力求客觀,但卻永遠無法做到絕對客觀。包括電視直播都不能。有不同意見的網友可以在網上查一查女排、日本、轉播事件

  同樣的廚房同樣的原料,在不同的廚師手中,肯定會做出不同風味的菜肴。有良知的廚師即使笨拙到令人沒有胃口,但也絕對不會往菜裡下毒,而在這一點上,所謂最客觀公正的西方媒體就卑劣的多了,平時用美味吊你的胃口,而不知什麼時候,你的菜裡就會多出一樣要命的調料。最可悲的是,吃慣了它手藝的人還可能渾然不覺。

  早在1951年,美國總統杜魯門就成立了心理戰略委員會,目的是對前蘇聯的陣營進行心理戰宣傳。這其中,美國之音自由歐洲充當了亨哈二將。當時,美國之音的一位官員曾說,我們不是在搞廣播,我們是在幹革命。眾所周知,這種心理宣傳戰的戰果是輝煌的,東歐劇變導致了世界格局的徹底轉變。曾擔任卡特總統國家安全顧問的布熱津斯基說,喪失對資訊傳播的壟斷是共產黨集權統治垮臺的關鍵。有學者說,西方之所以贏得冷戰,不是通過使用武器,而是通過比劍更有力的無線電廣播

  一個不得不一再提起的例子是——

198912月,在CIA的一手策劃下,以美國之音為代表,西方的多家媒體向歐洲及全世界發佈了發生在羅馬尼亞的一系列慘案……在羅馬尼亞的蒂米什瓦拉市發現一個萬人坑,共有近5000多人被屠殺;在那瓦尼那河也發生了慘案,羅馬尼亞國防軍在那瓦尼那河地區開槍鎮壓了人民主運動,造成了6000人死亡,而且還將孕婦刨腹;羅馬尼來政府軍在國內屠殺了56名要求民主的普通公民……於是,西方的正義人士感到震驚,羅馬尼亞人則被徹底激怒,於是,軍隊政變,總統被亂槍打死。


  事實是怎樣的呢?後經核實,當時在蒂米什瓦拉市,的確發生了騷亂,並有97人喪命,但所謂5000多人被屠殺的萬人坑,事實上是在醫院裡拍的。而那瓦尼那河慘案,通過20061月美國國務院國家參考最新解密的CIA高級檔得知,CIA以各種科技手段,仿造了羅馬尼亞當地情況,並聘請了一位好萊塢知名導演,以8150人的宏大場面,拍攝了一部那瓦尼那河慘案

  這是西方新聞媒體在政治上成功參與顛覆他國政權的極成功的範例,是入了新聞學教材的,學過新聞的網友應該都知道這個範例。

  其實不管是美國之音、自由歐洲、自由亞洲之聲,以及現在的美國CNN、英國BBC、德國RTL,在看待發生在中國的一切時,眼睛並不是長在自己的頭上的,他們心裡有自己的小算盤,他們得聽上帝的,他們還得服從他們的國家利益。道聼塗説移花接木,再大聲地栽髒,小聲地道歉或不道歉,這都符合他們的一慣風格。甚至,必要時公然扯謊也在所不惜——3月下旬,《多倫多新報》組織了一個網路投票,題目是《中國是主辦奧運一個合適的國家嗎?》,投票結果顯示的是76%的贊成,23%的反對。但在其報紙上,結果卻成了17%贊成,82%反對。

  還能說什麼呢?請西方媒體保持公正客觀這樣的要求有用嗎?難道中國的受眾會成為西方媒體的上帝嗎?

  與其這樣,還不如套用一句俗話,寧可相信這世上有鬼,都不相信某些西方媒體那張破嘴。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