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Report to the national security department - 關於美國等國際政治勢力對我國思想與政治滲透的報告
 

国家安全部一九八九年六月一日向中共中央报送的一份报告 《关于美国等国际政治势力对我国的思想与政治渗透的报告》。

关于美国等国际政治势力对我国的思想与政治渗透的报告

原文: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1629

(一)国际政治势力的插手


中国这个社会主义大国一直是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和平演变的重要目标。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在武装干涉讨不到便宜之后,美国历届政府都秉承了和平演变这一宗旨,干了大量颠覆共产党.破坏社会主义制度的活动。卡特鼓吹和平外交,里根推行和平运动,布什强调人权外交,尽管提法不同,其实质都是通过培植社会主义国家内部的所谓民主势力,借民主.自由.人权的口号,动员和组织政治反对派,并拉拢.分化共产党内的不坚定分子,幻想共产党内部和平演变,导致和迫使社会主义国家政权性质发生改变。服从这一反革命战略的需要,他们采取了多方面的行动。


1
,对中国实行思想文化渗透。


美国历届政府包括本届布什政府,都没有放松过对社会主义国家执行思想文化渗透的方针。据美国外交官私下称,美政府认为,对中国,美国的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都已失败。今后只有乘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之机,通过经贸往来和文化交流对中国进行精神渗透,要用美式文明来影响中国走向自由化。
美国对中国的实施思想文化渗透,其手法多种多样。下面两件事就足以说明:
一是美国的富布赖特计划。中美建交后,美国根据富布赖特计划,派到中国的教授有一百六十二名,分布在全国二十四所重点院校。美国新闻署自一九八三年以来,每年派二十位左右的巡回学者到中国各地大专院校和研究单位讲学。当然,其中不乏对我国友好的人士,但作为美国政府的一项政策,其目的是明确的。一九八九年五月六日,美一政府机构致电美驻华大使馆,不无沾沾自喜的宣称:从目前中国形势看,我们派往中国的教授对传播美国文明,宣传美国文化,对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起了关键作用。近几年来,美国还陆续派出传教人员以教师.商人.医生和技术人员的身份来华,秘密进行传教活动。美国某教育组织成员,以给中国培训教师为幌子,把宗教理论.美国大众心理学等内容揉和在一起,进行传播。在北京外国语学院工作的美国某教育组织成员狂妄宣称:要彻底改变中国,要把接受他们培训的人养成具有不同信仰的现代派新人。


二是美国之音的活动。美国之音是美国政府唯一的全球性国际广播电台,它是向社会主义国家实行政治.思想渗透的重要手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美国之音中文节目就一直是美国政府对我国进行心理战的工具。整个五十年代,美国之音以其赤裸裸的反共宣传而声名狼藉,被全世界正直的人看成是美国政府颠覆共产党的工具,搞暴乱的指挥部。为了改变自己的形象,美国之音于七十年代后期开始改变手法,更多地使用新闻性.事实性的方法来进行宣传。中美建交后,他们开始举办诸如音乐节目.教英语节目和大量介绍美国的专题节目,投群众之所好,以吸引听众。但是,形式变了,却丝毫没有放弃向中国听众进行蛊惑的目的,即让听众接受他们的观点,竭力培植亲美势力。美国政府认为,现在多数中国领导人是留苏的,没有一个留美的。美应在中国物色培养一批能理解美国政策,具有亲美思想的美国通。为实现这一目标,美除了推动中国各大学建立研究美国的机构,提供大量资料外,还通过国际访问计划,在我党政机构.经济.文教.宣传部门每年邀请一百名对决策有影响或潜在影响的人士访美,特别注意挑选一些现在当权或有可能担任要职的年轻人赴美学习考察,希望在这些人中有朝一日产生身居高位的人。一位离任的驻华大使说,对邀请中国人访美的作用不能只看现在,要有长远目标。


2
,在我留学生中培养一批亲美派是美国的一项长期战略任务。


美前总统里根曾在内部称:要把接收中国留学生作为一项战略投资。一九八二年,当他得知中国在美有六千五百名访问学者和留学生时,当即表示六万五千人更好,这是长期投资。美特别重视对我留美学生的工作。


一是重点作留学生中高干子弟和学习尖子的工作,同他们建立私人关系,期望他们回国后担任要职。


二是利用各种形式对我留美学生进行思想影响,使其更多了解美国民主自由和物质文明,等他们逐步成为中国社会栋梁后,就可以通过他们的头脑逐步使中国向资本主义演变。


三是对我留学生进行策反。美联邦调查局控制的中国留学生管理委员会负责具体策反活动。对这种活动,连日本前首相中曾根也很眼红,他于一九八五年在一次内部讲话中说:美国在做中国留学生工作方面下手早,收效大,日本已经落后了,要迎头赶上,加强对中国人才的投资。


3
,千方百计把触角伸向中国高层领导。


美国的一些人,把体改委下属的或由体改委派人组建的体改所.中信公司国际问题研究所.四通社会发展研究所.北京青年经济学会等机构的某些负责人看着重点对象,不断地在他们身上下工夫。美国大使馆在这些单位里,经常进行结交的有二十多人。从一九八一年至一九八八年,仅美国驻华使馆里的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一名特务,就与体改委系统的十五个人来往近五十次,从来往中收集他们感兴趣的情况。他们认为这些人的学历.背景和思想方法,会对中国的最高领导层.最高决策机构起潜移默化的作用。美国经常以访问学者的名义,邀请体改委系统的人去美国访问。一九八八年,体改委系统就有十二人安排访美,成行十一人。美驻华使馆那名中央情报局的特务,在推荐国务院办公厅调研室楼维伟访美时写道:邀请楼访美有助于打开中国国务院神奇的至今尚未打开的大门。


一九八六年初,美国中国改革与开放基金会的乔治,索罗斯向体改委表示,他愿意依照在匈牙利搞基金会的模式,每年出资不少于一百万美元,资助中国改革与开放的研究活动。同年六月,在乔治,索罗斯的资助下,随团出访的陈一咨在布达佩斯与乔治,索罗斯就在中国建立基金会一事交换了意见。回国后,陈一咨向鲍彤汇报了此事。十月,陈一咨又与索罗斯北京会谈并签署协议,责成青年经济学会的李湘鲁筹建基金会北京办事处。据陈一咨说,基金会成立过程中,鲍彤曾向赵紫阳同志打过招呼,赵紫阳同志也同意。随后,索罗斯传出话来,说他很想与我领导人建立私人关系,就中国的经济改革问题交换意见。


到一九八九年五月,索罗斯一共汇来二百五十万美元,这些钱基本上用于四个方面:
一是体改所及其下属机构一些人出访美国的费用开支,以及接待美方来人的开支;
二是进口了五十万美元的西方社会科学方面的书藉;
三是拨出二十五美元计划搞一个政治沙龙性的俱乐部;
四是用于一些文化事业。


经查明,这个基金会美方主席索罗斯的私人代表梁衡有美特嫌疑,基金会的美方顾问委员会里有四人和美国中央情报局有联系。一九八八年八月,梁衡来京时,正值中央在北戴河开会,鲍彤.陈一咨就在北戴河。梁抵京后也要去北戴河(未予安排)。三天后,梁说他已经跟陈一咨通了电话,并说,他已经知道北戴河会议的一些情况,中央有了意见分歧,中国今年形势不如去年好,老百姓怨声载道,知识分子对现实很不满意等。梁本拟在北京停留两周,但一周后说事情已办完,提前返回美国。一九八九年五月,当索罗斯了解到中国的局势发生了变化,他们需要联系的人离开了领导岗位,他们所要达到的目的不能实现的时候,便于五月二十三日给中方主席来信,提出终止协议,关闭基金会。


4
,把目标指向未来领导人。


依托美在我国内建立的培训和交流中心,向中国未来领导人进行教育。这几年来,美先后在大连.南京.北京和广州建立了各种培训和交流中心。这样的培训对我方有积极的作用,但美方有自己的意图。美驻华使馆十分重视大连工业科技管理培训中心的作用,认为是向中国,特别是向中国未来的领导人全面展示美国政治制度的窗口和了解中国情况的据点。在该中心工作的美方人员承认:这也许是我们在共产主义世界所干的最严重的颠覆事件。


5
,通过经济技术援助使中国依附美国。


美国国务院认为,中苏二十多年对立,使美国从中渔利。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美国应适时调整政策,要在发展美中经济技术合作关系方面下工夫,以强大的经济技术实力为后盾,争取影响中国政府和人民,使中国在经济上依附于美国,最后在政治上对美国也拱手称臣。


值得注意的是,以美国为代表的国际政治势力对中国的思想与政治渗透,在这次动乱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尤为露骨,表现为对中国动乱的直接插手和明目张胆地支持。在这场风波中,西方的一些政治势力采取了除出兵以外的各种手段,多方插手,妄图推翻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主要表现在:


1)大肆收集我国内政局动向及动乱情况的情报。


北京发生动乱后,美总统布什亲自下达命令,要美驻港总领事馆密切注意当前中国的情况,并专门派一个小组到驻港总领事了解我国内事态的发展。美驻华使馆人员纷纷出动观察形势,并指使其驻沈阳总领事馆,要在东北三省大中学校中各物色二至三名外藉教师收集有关情报。


2)使用所有宣传手段,为学生传递信息,扩大影响,并不时指点方向,制造谣言,不断促使矛盾激化。


胡耀邦同志逝世后,外国驻京记者很快就出现在天安门广场。四月十七日下午,大学生刚抵达纪念碑献花圈,就有一些外国记者争先恐后地拍照.录像.录音,对学生开始采访。在非法学生组织成立以后,驻京一些外国记者了解这一非法组织的宣言.号召.部署和各项活动,参加他们举行的各种记者招待会和聚会,义务为他们向全和全中国传递有关信息。北大.清华等五所大学宣布无限期罢课,四二七游行,五四游行等,都是由外电.外台提前宣布的。学生只要有什么活动,外国记者总是先期到场。在此,美国之音等传播了不少谣言,如首钢工人罢工.党和政府已经制造了一份黑名单等。在几个关键时期,他们通过各种宣传工具,制造舆论,进行恶劣导向。四月二十日凌晨,一些人冲击新华门,一时间,四二0血案的谣言传遍各地。四月二十七日以后,政府和学生酝酿并开始了第一次对话,纽约《世界日报》在五月一日却转述一位美国政府官员的话说,华府方面认为,这是中共当局很诡谲的一招,可能会造成学生领导的分裂,而有利中共当局的分化和操纵。恣意毒化我国政府与学生对话的气氛与关系。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绝食的消息传出后,西方舆论工具更是竭力宣染广场的悲壮气氛和群众的广泛支持,推波助澜,把绝食学生往死路上推。


3)美驻华机构和人员直接进行策动。


美华使馆一名负责人,连续四周,每晚都与参加学潮的学生接触,声称美政府非常关注这次有意义的运动。美中学术交流委员会驻京办事处主任多次邀请北大.人大.北京外语学院学生到其住所座谈,施加影响。在北大.人大.语言学院等十二所高校学习的一些美国留学生,到处进行煽动。一些驻京记者与高自联的头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美联社记者和《新闻周刊》记者均向吾尔开希等人说:如有必要,美将为他提供庇护,可为他去美国学习提供方便。不仅如此,他们还妄图在中国组建反革命武装。美国国务院中国问题小组今年五月向美国国务院提出的一份报告称:中国民主运动是世界民主运动的一部分,中国面临许多问题,目前农村就有五千万流动人口,这是反社会主义的力量,同时民族矛盾也有可能激化。报告建议美国在适当时机向中国流动人口提供武器,组建反政府武装。


4)利用中国留学生进行策应。


在北京发生动乱后,马萨诸塞州纽敦城国际学术中心开放了四条长途电话线路,免费提供波士顿地区的中国留学生,不断与北京学生及西欧和日本的中国留学生联系。加利福尼亚大学.斯坦大学等校的中国留学生,专门收集有关中国党政领导机关人事变动方面的谣言,利用旧金山一家华文报纸的传真机发到北京.上海.南京等二十多个大城市的高校,煽风点火。


5)指使中国民联等反动组织插手动乱。


中国民联是在美国政府卵翼下的一夥民族败类搞起来的反革命组织。学潮一开始,中国民联立即呼应,发出以中国民联主席胡平以及陈军.刘晓波等人的《给中国大学生的公开信》,煽动中国大学生应巩固在这次学潮中建立起来的组织联系。由几名中国民联分子发起组织的中国民主党向国内投寄《告全国同胞书》,公然叫嚣要废除四个坚持。中国民联还伙同亲台的中华公所等成立声援中国民主运动委员会,与吾尔开希.王丹等高自联头头保持密切联系,为他们出谋划策,并提供经济支援和宣传器材。


(二)台港反动势力活动猖獗


在这次运动中,台港反动势力活动猖獗。由国民党大陆工作委员会.国防部军事情报局等情报组织已派遣数十名特务,除了收集情报,还进行心战策动,有的还企图与潜伏下来的国民党特务分子联络,千方百计地介于学潮当中。台湾特务组织的主要表现在:


1
,建立专门机构,指导和组织对大陆的破坏活动。


学潮开始以来,台湾特务组织和境外敌对组织,通过各种渠道散发宣传品,其内容包括:挑拨党与知识分子的关系,攻击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斗争。台湾特务机关连续发出十份所谓号召大陆上的勇于争取民主自由的知识分子的慰问信等,吹捧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是新制度的开拓者.反共救国的先锋;煽动这次学潮是一次改朝换代的反共运动。有些反动刊物的文章叫嚣放弃四个坚持,躯逐马列主义,消灭共产党,赶走邓家帮;攻击共产党是一个独裁、野蛮.法西斯专政的党;攻击我国现在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煽动学生组织宣传队,走出校园与工人运动结合,进行示威.游行.演讲甚至罢课。台湾特务机关和境外敌对组织加紧派人入境搞串连活动。他们分别以探亲.旅游.经商等名义入境活动。他们的使命是,联络学运,策反学生领袖,沟通各种非法组织,企图引导学运走向所谓的全面抗暴运动。


2
,为动乱提供经费.物资。


台湾当局组织各界积极声援这场动乱。国安会秘书长蒋伟国发起送爱心到天安门活动,带头捐款十万元新台币。台湾救总捐款二十万新台币。国民党中央委员黎昌意发起募捐一亿元。香港某些人则以支援学生绝食为名,在市民中募捐二千一百万港元,后又称募集三千万元。这些钱准备分批带入,已派出一个声援团送一百万港元到京。他们不仅提供大量现金,还提供了动乱所需要的种种现代化装备。如高倍望远镜.步话机.帐篷等,以此支持天安门广场上的静坐者打持久战。


3
,制造和散布了大量谣言。


早在四月二十七日下午,大学生刚刚抵达在天安门广场献花圈时,《南华早报》等十多名香港记者便开始采访了学生活动。非法学生组织成立后,《香港虎报》很快于四月二十二日发表评论说;两天前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四十周年的第一个非官方学生组织,标志着这个国家的学生运动进入了新纪元。四月二十二日凌晨,一些学生和群众冲击新华门,港台报纸大肆渲染。香港《快报》摄影记者不听劝阻,强行拍照,被制止带离现场后,他向该报发消息说,被三十多名身穿制服的公安人员围殴,致他躺在地上。二十日,《快报》发表郑重声明予以抗议。随后,香港《经济日报》亦称他们的记者也遭扭打拘留。为此,香港记协致函许家屯要求北京解释,从而进一步煽起了香港和内地群众的情绪。对四二七游行.五四游行.学生绝食.宣布戒严行动等,港台报纸.电台都作了大量的歪曲和煽动性。


4,派遣特务,直接插手动乱。


学潮发生以后,台湾国民党特务机关在加紧对大陆进行蛊惑人心的反动宣传的同时,指使潜伏在大陆的特务分子直接插手动乱,以图使大陆这场所谓的民主运动扩大成为全面的反共抗暴运动。他们还布置潜伏特务密切注视和搜集动乱情况,报送境外特务单位。台湾国民党潜伏特务的这些活动陆续被我安全机关侦破,有些插手动乱的台湾国民党特务被迫投案自首。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于五月十九日.五月二十七日依法拘留了台湾国民党特务王长洪.钱荣勉.梁强。此外,其它省市也破获了多起国民党特务案件,他们都供认了各自插手动乱的罪行。

 

 

水陸洲《邓小平晚年之路》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