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ficial Meetings About 64

六四前後中共元者的會議記錄


 

鄧小平文集:第三代領導集體的當務之急(1989616日)

(鄧小平與幾位中央負責人的談話要點)

 

六四鎮壓前的中共元老會議紀錄

一九八九年六月二日的重要會議記錄

六四鎮壓後的會議紀錄

中國官方出版物:李鵬對八九戒嚴起關鍵作用

(內容主要講《陳雲晚年歲月》一書中所提及的六四當時元老的內部會議。)

 

 

六四鎮壓前的中共元老會議紀錄

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9693050&extra=page%3D1

(原文摘錄刊於2001.01.07中國時報)

五月二十七日晚,鄧小平、陳雲、李先念、彭真、鄧穎超、楊尚昆、王震、薄一波在鄧小平住宅會商五個小時討論接替趙紫陽的人選。


摘自中央書記處「一九八九年五月廿七日重要會議紀錄」,由鄧小平辦公室提供。


鄧小平:「我們討論一下新中央領導層人選問題,我先說說我的看法,你們再看看對不對。新的領導層包括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尤其是政治局常委都應該堅持改革及開放。新的國家領導層應當向人民展露他們將堅決推行十一屆三中全會定下的改革開放路線。我們一定要照顧人民的情緒,不能有偏見,我們甚至可以選擇曾經反對我們的人加入新領導層,我們要大膽的重用一些人,好讓老百姓相信我們說話算話。」

陳雲:「我同意小平意見,我只提一個意見。新的領導層一定要得到人民的信任,而且要有政績。但有一個基本要件,就是要勇於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並且高舉四個堅持大旗,在這點上我們絕對不能妥協。中國能放棄四個堅持嗎?能不要人民民主專政嗎?能否堅持這些原則是個基本問題。」


鄧小平:「在長期仔細比較後,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是個好人選,我認為江澤民同志是及格的。陳雲同志、先念同志和我都有意讓江澤民同志出任總書記,你們怎麼想?」

王震:「如果你們三個都這麼認為,事情就這麼定了。我對江澤民不是很熟,但我想小平同志的決定是正確的。就讓江澤民幹總書記吧。」

鄧小平:「我和江澤民常接觸,不知道你們怎麼看他,我同意他當總書記。」

楊尚昆:「繼續改革開放至關重要,全國都關注這件事,我們絕不能因為更換總書記就關起大門,放棄改革開放。中國絕不能再閉關自守,那樣人民生活不能改善,經濟無法成長,這樣是很可怕的。我同意江澤民出任新的總書記,我還同意小平同志建議天津市委書記李瑞環加入政治局常委,李瑞環堅決擁護改革開放,確實為人民服務。」

薄一波:「沒有人是完美無缺的,我們不打算找一個完全沒有缺點的人。我們必須面對現實,新的領導層會有缺點,他們缺乏政治及鬥爭經驗,但新領導層一定要得到黨和人民的信任,這不代表我們一定要對每一個領導成員滿意,只要集體領導令人滿意就可以了。江澤民、李瑞環是好同志,都想做事。我們應該放手讓他們做,他們應該會有好的表現。」

陳雲:「我認為宋平是政治局常委好人選,他經驗豐富,熟悉中央和地方。宋平堅持黨的原則,對黨忠誠,獲得高度評價。我認為領導層應當有一、兩位老同志,他們經驗豐富。」

李先念:「我想江澤民、宋平、李瑞環都是政治局常委適合人選。我們應當提拔省級幹部,江澤民、李瑞環缺少在中央工作經驗,但我們將支持他們,此外,宋平在中央經驗豐富。新政治局常委應當能應付未來的挑戰。」

彭真:「我認為新的領導層應保持相對穩定,必須保留一些老成員,以便象徵政策的延續性。我們不能一直換人,否則就會像旋轉木馬一般,這樣的新領導層沒有權威,一定不能得到人民的信任,也會傷害黨。我們要全力建立領導核心的權威,領導核心要承擔責任,行使權力,建立領導核心不是件容易的任務。」

鄧小平:「我同意彭真同志的意見。我們的黨一直沒有穩定、成熟的集體領導,直到毛、劉、朱、周時期才有。在這之前,領導層一直不穩定、不成熟。從陳獨秀到遵義會議一直是這樣。沒有一個領導層是真正成熟的。到毛、劉、朱、周才建立好的集體領導。文化大革命又是一大災難,華國鋒的兩個凡是論沒有搞多久,所以真正的第二代集體領導是我們,人民對我們是擁護的,因為我們實行四個現代化,搞改革開放。現在我們正朝向第三代新領導層發展,要想有好的開始且得到人民信任,就須堅持改革開放。」

楊尚昆:「我們的領導層應是強大正直的,如果平庸無能,就得不到人民信任,沒有威信。我們只問生產力,不能忘記經濟成長。現在示威學生還沒有回到教室上課,事態仍在發展,如果我們不能選一個讓人民滿意的領導層,我們將會面臨許多麻煩。這也是為什麼改革開放至關重要。小平同志指出,所有抗議標語中沒有一條是反對改革的,所以要堅持改革,不改革的話將國無寧日。」

鄧小平:「堅持改革是黨的指導原則也是基本思想,我們當然不能放棄,但我要提出另一點,新的政治局常委一定要堅持反腐敗,不反貪污、反賄賂、反侵佔我們就無法面對人民,我們須嚴肅處理此事,否則無法向人民交代,不推行反腐敗的領導層是不會被考慮的。」

鄧小平:「我和陳雲同志及先念同志交換過意見,他們完全同意新的領導層必須堅持黨的路線、原則,以及十一屆三中全會的決議,在這方面,連口徑都要保持一致。十三大的決議已經通過,以後決不能更改一字,我們將貫徹到底。新的集體領導必須繼續堅持,除非有人反對。我建議以下六人加入新政治局常委:江澤民、李鵬、喬石、姚依林、宋平、李瑞環。由江澤民同志擔任總書記。」

此時,元老們顯然已經投票了。

鄧小平:「新常委團隊現已決定了,但不需要馬上宣布,等到十三屆四中全會那時才正式公布,與趙紫陽及其他人的問題一同處理。」

陳雲:「我想在那之前我們得做兩件事。第一是讓江澤民同志來北京先熟悉這裡的事情;第二是鄧小平同志可能希望把我們的決定先跟現在的幾位常委們講一聲。」

楊尚昆:「今天萬里在上海已表示支持政治局的決定。我在想,我們是不是該讓萬里和江澤民一塊兒到北京來。」

彭真:「萬里已在上海就醫,不急著叫他趕來。如果這麼做,只會有更多他的謠言。」

鄧小平:「先讓江澤民來吧。他需要熟悉一下情況,而且我接受陳雲同志的建議,我該代表我們所有人和將繼續留下來擔任常委的人談一談,主要目的是統一思想,以便新的團隊有明確的焦點重新出發,並真的做一些可以討好民眾的實事。我要告訴大家,有資料顯示就是鮑彤洩漏關於北京市戒嚴的機密。我不認識鮑彤這個人,但他和洩漏黨和國家機密這件事脫不了關係。李鵬同志已要求立即依法起訴。」

李先念:「我知道這個傢伙。他年紀都超過五十了,卻像年輕人一樣追求時髦。他在中南海裡頭還穿著鮮艷的夾克和藍色的牛仔褲-這像什麼黨的幹部呀?他滿腦子都是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想。以前,他還把一群年輕人聚集起來,稱他們是『趙紫陽的智庫』。我們的黨根本沒有什麼智庫-從來都沒有。這純粹是資產階級的東西。幾天前我從李鵬和姚依林那兒聽到,鮑彤就是該為三個研究單位和一個學會聯合發表六點聲明負責的人。現在實情已水落石出,鮑彤違法洩露戒嚴令的機密,應該逮捕。當我們逮捕鮑彤後,他的智庫就會崩解,這將有助於結束這場動亂。」

王震:「我同意李先念同志的看法。這個傢伙應該被捕-而且是立刻逮捕!這是原則問題,我們不能慢吞吞的。這和他是不是中央委員,是不是總書記,或我們認不認識不相干。逮捕這種傢伙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們逮捕過江青和四人幫,我們逮捕過林彪的死硬派黨羽,我們會不能逮捕他?這問題根本不值得討論。」

薄一波:「最近這幾天,北京市和全國上下的形勢已漸有改善,但我們不能排除再倒退的可能。許多同志對我們把戒嚴部隊部署在城外,卻讓學生待在天安門廣場的做法覺得有問題。現在,我們已經解決黨內的問題,接著該是結束這場動亂了。我認為我們該採取行動。」

鄧穎超:「讓我們採取溫和一點的做法。我們可以勸學生回去學校,讓在市內的解放軍維持秩序,向一般人民和大多數年輕學生顯示,黨和國家真的打算處理他們關切的問題,而且有信心會成功。這會讓我們變得受歡迎。」

楊尚昆:「我們以前一直說,讓解放軍進城不是針對北京市民或廣大的學生群眾。一開始,人們都不相信,但現在他們相信了。我們必須對制止動亂和避免因此而流血這兩件事抱以同樣堅定的態度,這兩件事並不矛盾。當然,我們會需要一個時間表,不能讓事情拖下去。」

陳雲:「對。我們須竭盡所能,儘快遏止動亂,並避免流血。如果我們能在本月底前完成,那就太好了。穩定和統一思想是最重要的事。」

鄧小平:「我建議政治局常委會儘快做出恢復北京市秩序的決定,並決定十三屆四中全會的日期。我們不能再耽擱了。」

 

 

一九八九年六月二日的重要會議記錄

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9693050&extra=page%3D1

以下是鄧小平辦公室紀錄裡的部分摘要,這份紀錄必須交由中共中央書記處保管,中共中央書記處在這份文件上標示「一九八九年六月二日的重要會議記錄」。


李鵬:「不管政府做什麼樣的決定,廣場裡一定有強硬的反應,一切都很清楚,在宣布戒嚴令後所有發生的事,包括把敢死隊聚集在一起堵住戒嚴部隊;糾集暴徒衝撞北京市公安局;開記者會;召募飛虎隊傳遞訊息,都是廣場的學生策畫和指揮。」


「這些反動份子還把廣場當作策劃反革命言論與製造謠言的中心,一些像學自聯和工自聯等非法組織,除了在廣場週邊架設大喇叭,不分畫夜的攻擊黨和國家領導人,且煽動推翻政府,還不斷播放「美國之音」、香港和台灣一些歪曲報導。」


「這些反動份子相信如果他們拒絕從廣場撤退,政府最後會鎮壓他們,他們的陰謀是要挑起衝突和製造流血事件,所以大喊『鮮血會喚醒人民,推翻黨和政府』。幾天前,這些反動份子還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前豎起所謂的自由女神像,今天他們還計畫在廣場發動另一場靜坐示威。」

「當動亂開始時,美國大使館的雇員開始積極蒐集情報,其中一些是CIA情報員,他們幾乎每天、特別是在晚上,都在天安門廣場、北京大學和北師大這些學校裡閒逛遊盪,積極和學自聯的領導接觸,並給他們建議。其中直接介入動亂的中國民主聯盟,根本是美國對抗中國的工具。另外一些在紐約的國家渣滓,還和親國民黨的三民主義大同盟聯合,成立一個所謂的支持中國民主運動的委員會,他們同時還資助學自聯。」

「當動亂一開始,國民黨在台灣的情報單位和境外敵對勢力紛紛派來許多情報員,喬裝成訪客、旅客、生意人等,試圖直接介入這場動亂,並將這場所謂的民主運動擴大為全面『反對共產黨專政運動』,他們並指示地下情報員持續追蹤事件發展和蒐集各種資料。有證據顯示國民黨從台灣來的情報員在北京、上海、福建等各地參與動亂,這樣的發展很清楚,這場動亂已經結合國外和國內反動勢力,目標就是要 推翻共產黨和共產主義體制。」

鄧小平:「……這件事背後的原因和國際勢力有關,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國已經發動整個文宣機器製造動亂,並且對這些所謂的民主份子或者是反動者,事實上是中國的渣滓,給予鼓勵和協助,這是我們今天所面對的混亂局面的根源……一些西方國家使用『人權』等議題批評我們,說社會主義體制是不合理、不合法的,但他們真正圖謀的是我們的主權,這些西方國家只會玩弄政治權力,他們沒有權力和我們談人權!」

「看看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被剝奪人權!並且看看有多少中國人,從鴉片戰爭西方入侵中國以後人權就遭到侵害!」



楊尚昆:「我們不計任何手段在天安門清場、恢復秩序和停止動亂,並不意味我們將放棄改革或者是要與世隔絕。」

鄧小平:「沒有人能阻止中國的改革開放,為什麼呢?這非常簡單,沒有改革開放,我們的發展和經濟就會下滑,如果我們走回頭路,我們的生活水平就會下降,改革的勢頭是不會停下來的,我們無論何時一定要堅持這點。」

「有些人說我們只讓經濟改革,不進行政治改革,這不正確,我們願意進行政治改革,但只在一種情況下:就是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堅持馬列毛思想、社會主義、人民民主專政和共產黨領導。)……


楊尚昆:「軍隊已經前進到人民大會堂、中山公園、人民文化宮和公安部,所有官員和軍隊都已經完全做好清空天安門廣場的準備,經過近半個月的政治思想工作,所有官員和士兵都已經加深他們對這項鬥爭的嚴峻性和複雜性的了解,而且也了解戒嚴令的必要和合法性。」

喬石:「情況顯示我們沒辦法讓學生自願的從廣場撤出,清場是我們唯一的選擇,而且是必要的,我希望我們有關清場的宣布能獲得大部分人民和學生的支持,清場只是恢復首都正常秩序的開始。」

鄧小平:「我完全同意你,並且建議戒嚴軍隊今晚就執行清場計畫,然後在兩天內完成任務,當我們進行清場時,我們一定要清楚的向所有人民和學生解釋,盡全力勸他們,要求他們離開,但如果他們拒絕離開,他們就要為後果負責。」

 

 

六四鎮壓後的會議紀錄

 

本文二次來源:

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9693050&extra=page%3D1

 

(原文摘錄刊於2001.01.07中國時報)


六月六日-堅定立場 反擊媒體報導

六月六日,距現在被中共稱為「平息反革命暴亂」的「六、四」事件已過了兩天半,部分健康較佳的元老(鄧小平、李先念、彭真、楊尚昆、薄一波和王震)會見仍在位的政治局常委(李鵬、喬石和姚依林),以及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萬里和即將接任總書記的江澤民。


以下摘自中共中央書記處六月六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紀錄」,一小部分內容由該次會議的錄音補充

鄧小平:「如果我們對這些反革命暴亂不堅定的話-如果我們不努力壓下來的話-誰曉得會發生什麼事?解放軍受害很大,我們欠他們很多,真的欠他們。如果這些人推動暴亂的陰謀真的得逞,我們早就爆發內戰了。如果真有內戰的話-當然我們這邊會獲勝,但想想要死多少人呀!」

李先念:「如果我們沒有平息這些反革命暴亂的話,我們現在能在這裡講話嗎?解放軍官兵真的是中國人民的兄弟,也是黨和國家穩固的支柱。

楊尚昆:「我們已經為平息這些反革命暴亂付出很高的代價。現在,恢復北京市的社會秩序應該是我們的當務之急,這意味我們有許多政治思想工作要做。」

薄一波:「我手邊有一些材料-所有西方國家大通訊社和電視台對所謂『六、四天安門大屠殺』和死傷數目的報導。讓我唸一下。『美聯社』:『至少五百人死亡』;『美國國家廣播公司』:『一千四百人死亡,一萬人受傷』;『美國廣播公司』:『兩千人死亡」;『美國情報機構』:『三千人死亡』;『英國國家廣播公司』:『兩千人死亡,多達一萬人受傷』;『路透』:『超過一千人死亡』;『法新社」:『至少一千四百人死亡,一萬人受傷』;『合眾國際社』:『超過三百人死亡』;『共同社』:『三千人死亡,超過兩千人受傷』;日本『讀賣新聞」:『三千人死亡』。像這樣的數字被散播到全世界,帶來的衝擊是很大的。現在我們需要反擊這些謠言。」

鄧小平:「我們應該對少數意圖推翻人民政府的野心份子,訂出不同程度的必要性懲罰。但我們應該寬恕示威學生和請願人士,不管他們是來自北京,中國的其他地方或海外。我們也不要追究這些人的個人責任。就算我們掌握了局勢,還是需要注意我們的方法。」

「我們應當格外留意法律,特別是有關集會、結社、遊行、示威、新聞和出版方面的法規。違法的活動要鎮壓,不能容許民眾愛什麼時候示威,就什麼時候示威。如果老百姓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示威,不做別的事,改革開放將停滯不前。」

 

鄧小平文集:第三代領導集體的當務之急(1989616日)

(鄧小平與幾位中央負責人的談話要點)

 

亞洲時報:中国官方出版物:李鹏对八九戒严起关键作用 

http://www.atchinese.com/cn/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16645&Itemid=110

(18-05-2006)

 

有迹象显示,在关於“6.4”的中共官方记录方面,正逐渐出现一些保密缺口。一本由中国官方人民出版社发行的刊物,就披露了不少有关六四的秘辛。值得关注的是,该书证实了李鹏在推动戒严一事所起的重要角色,也间接证实了杨尚昆曾对实施戒严一事持保留态度。

 

中国官方人民出版社於去年5月印行了一本名为《陈云晚年岁月》的书。据《陈云晚年岁月》作者杨明伟在後记介绍,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於2002年向杨交付了一项《陈云传》任务,作者先行写成《陈云晚年岁月》,目的是要赶及2005年陈云百岁冥寿。因此,可以说这是一本带有官方色彩的着述。

 

过往,外界对六四前夕中南海高层运作的理解,每每都要依靠海外出版的《天安门真相》。这次中国官方出版社的这本书,正好可以反覆印证一些流传海外的材料的真确性,所以其内容可谓是具有十分高的阅读价值。

 

值得注意的是,这本人民出版社的刊物证实了六四事件中最关键的一幕,也即是1989517日发生的元老密会

 

《陈云晚年岁月》指出,“516日晚,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召开紧急会议,多数人认为,当前形势十分严峻,对动乱绝不能退让。赵紫阳坚持退让,与多数常委的意见形成鲜明对比。第二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再次召开会议,多数人反对赵紫阳主张退让的意见。会议决定对北京部分地区实行戒严。在这种关键时刻,赵紫阳要求辞职,受到严厉批评。

 

又据《陈云晚年岁月》一书,李鹏於17及时地”“1617日中央常委会的决定和近期动乱的情况向中顾委在京委员会议做了通报。在李鹏的推动下,邓小平丶陈云丶李先念丶王震等老同志坚决支持多数常委会议的意见,拥护中央(戒严)的决定。

 

《陈云晚年岁月》以短短200字的篇幅,透露了中共官方长期回避的老人干政史实。从此书资料可见,当年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先在516日晚开会,未能达成共识,但翌日晚上元老们就跨过了政治局常委,做出戒严的决定;其中,部份元老甚至已经宣称全退,连一个官方的职位也没有。

 

值得关注的是,《陈云晚年岁月》对当时的总理李鹏的角色,有清晰的论述。据《陈云晚年岁月》的说明,李鹏17日及时地向中顾委在京委员会议做了通报,并且得到邓小平丶陈云丶李先念丶王震等老同志坚决支持

 

过往中国官方发布的记录,每每只着重突出赵紫阳不听常委多数同志的意见,企图把责任完全推到赵的身上,但《陈云晚年岁月》却明确提到李鹏在事件中的关键影响。由於此书得到中共正式授权,其可信性可谓十分高。可圈可点的是,中国官方在陈云传记中披露李鹏在六四中的角色,李鹏即使生气,大概也不敢怪罪到中共元老陈云家人头上。

 

《陈云晚年岁月》另一重要的信息就是,当年的中国国家主席杨尚昆确实没有支持戒严。《陈云晚年岁月》提到,邓小平丶陈云丶李先念丶王震等老同志坚决支持李鹏,唯独杨尚昆不在其中。杨尚昆当时也有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身份参加会议。

 

外界一直知悉,在赵紫阳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期间与及之前之後很长一段时间,中共中央决策过程歪离党章程序,让没有投票权的元老参加政治局常委会议。但这次此事经由带有官方色彩的书刊透露,却可谓是前所未有。

 

五一七元老密会,海外一直有所流传,但中国官方媒体一直语焉不详。直到2003年,官方公布的都是统一版本,由新华社发布如下:“5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召开紧急会议。常委中多数同志认为,面对险恶的形势,绝对不能退让,只能更加坚决地反对动乱,制止动乱。赵紫阳不听常委多数同志的意见,坚持退让。517日,中央政治局常委开会决定在北京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1989517日的元老秘会後,中国终於走上了实施戒严的不归路。此一举动使原已日趋疲软的天安门广场绝食学生情绪转为激化,官民对峙升级,最後以坦克和达姆弹镇压人民的悲剧收场。

 

近年中国官方已通过不同渠道,向外间接披露了不少有关六四背後的真相。除了《陈云晚年岁月》一书外,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中国国际出版集团)管理的中国网(www.china.org),也对1989517日的戒严决定作出说明。该网站证实了五一七秘会的地方并非正常办公地点,且确是由邓小平主持。

据指出:下午,在住地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会上多数人认为,当前形势十分严峻,决不能退让,反对赵紫阳主张退让的意见。会议决定对北京部份地区实行戒严。邓小平发表讲话,支持多数常委意见。据此网站可知,当时确有常委对戒严有不同意见。外界一直盛传,5月17日晚在老人家的家中,李鹏和姚依林投了支持票,赵紫阳和胡启立投了反对票,乔石投弃权。

 

必须指出,《陈云晚年岁月》和中国网在个别关键史实上所作新的披露,并不意味着官方一定会解密更多关於“6.4”的真相,但这起码可以说明一点:真相不会永远被隐藏。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