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Stories
 

提起八九事件,不能不提以下幾則故事:

 

民主歌聲獻中華

 

以下內容源自

《民主歌聲獻中華》是香港市民為支持八九民運而舉辦的籌款活動,於1989527日在跑馬地馬場舉行。此次活動由黃霑、陳欣健、曾志偉與岑建勳主持,活動持續了長達12小時,共籌得1300萬港元,《成報》報道入場觀眾人數估計近百萬,《大公報》則報道說參與人數約為五十萬。參與表演的歌手包括羅文、鄧麗君、梅艷芳、侯德健、沈殿霞、周華健、汪明荃、盧冠廷、鍾鎮濤、張明敏、夏韶聲、陳百強、張學友、黃凱芹、太極、Beyond、達明一派、李克勤、周慧敏、蔣志光、呂珊、郭小霖、Blue JeansMaria Cordero、葉倩文、王傑、蔡立兒、顏福偉等,譚詠麟、張國榮亦通過現場大屏幕表示支持。

當年《民主歌聲獻中華》籌備時間不足一星期,但在「樂壇大姐大」梅艷芳的號召下,演藝界一呼百應。

活動後,李卓人代表支聯會把100萬元港人捐款送到北京時被拘留,迫簽悔過書,三日後才獲釋,而款項被北京當局全數沒收。

.............

在上述支持絕食學生的演藝活動中,籌款一千三百萬,李卓人在北京被沒收了一百萬 (也有說法是 二百萬,支聯會的對於數字的說法經常會有出入。),然而還有一千多萬的款項並未交代過如何使用。

可以說,自學運開始,學生領袖就一直是香港的傳媒的追蹤目標,風頭一時無兩。吾爾開希、王丹、柴玲。。。這些名字大家都已耳熟能詳。自從他們開始絕食後,大家都抱以同情,並時刻關心他們的健康情況,這個節目也是為了幫學生們打氣。這位學生脫水,那位要擔架,一舉一動都牽動著大家的心。這次的演藝表演學生領袖們也是主角,他們的訪問及演說,他們的絕食情況,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換個角度,訪問中,學生們在電視機前做出種種的承諾及表現,他們的絕食行動又引起許多人關注,明星們也藉著傳媒表達出慰問及關心,並為他們打氣,即使此時學生領袖即使想從廣場中撤走,應該也不能輕易撤吧。 

黃雀行動

以下內容源自

行動於19896月下旬開始,至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前結束,期間共有300多人透過行動逃離中國內地。

1989613日,中國政府公佈「通緝以『北高聯』為首的21名民運領袖」名單,同時香港也為營救行動開始籌備並開展,吾爾開希、柴玲、封從德、陳一咨、蘇曉康等從翌月起陸續逃離中國境外(各人逃離時間情況請參看其條目),行動從沿海城市經香港中轉至其他國家。

198910月,兩名成員黎沛成和李龍慶在湛江執行救援王軍濤和陳子明的行動時,被中方人員逮捕及判刑,其後在陳達鉦的營救下獲釋,而陳達鉦後來也淡出黃雀行動。

透過黃雀行動登陸香港的內地人,除民運人士外,也有解放軍和公安人員,其中一些軍人更身懷武器抵港。

 

 

不少富豪暗中捐款給黃雀行動。至於學生領袖如何逃離北京,取得護照,則又是另一則故事了。

 

許家屯出走美國

以下內容源自

1983年至1989年,許家屯開始為香港人所熟悉,當時他出任中國共產黨港澳工作委員會書記(港澳工委書記),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1989年初,北京發生學運,當時香港人都紛紛支援學運。他默許當時中國政府的駐港機構支持學運。19904月下旬,他獲悉中央對他準備整肅,即決定出走美國。

1991年被開除中國共產黨黨籍,並撤銷第七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職務。1993年著有《許家屯香港回憶錄》。2002年《壹周刊》報導稱其孫女許梅在香港稱,他是為了和情婦單琴在一起才出逃。其後也陸續有貪污腐敗的行徑被暴露出來,而周南在2007年出版的著作亦提到此事,但許本人並沒有承認。

20077月,許家屯接受香港有線新聞與《明報月刊》專訪,他否認賣國的指控。他承認六四事件發生後有富商向他主動提交一個十多位港人聯署的建議書,以一百億港元租借香港十年,由港人自治。他當時只是如實向中央反映該建議書,反映前並得到江澤民點頭默許,並非如官方所指的賣國。

 

關於許家屯,周南則有以下的說法:

 

周南揭許家屯棄妻逃美內幕:反華勢力接應

http://www.stnn.cc/hongkong/200706/t20070613_556732.html

【星島網訊】前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周南6月出版的新書《周南口述:遙想當年羽扇綸巾》披露了其前任、即前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於1990年突然退休並出走美國的內幕。周南形容,許家屯到香港後即降服於物質誘惑下,生活糜爛,如向國家索要1億美元在香港籌組公司,卻任用私人自肥;又大搞政治投機,扶植個人勢力,排除異己,終被北京政府免職。而他卻在西方反華勢力收買者的接應下,拋下妻子,與情婦遠走美國洛杉磯。

    《文匯報》消息,周南在書中披露,許家屯到香港不久,就拜倒在物質誘惑下。舉例說,許家屯曾向趙紫陽索要1億美元(約7.8億港元)說是要按香港方式辦企業,取得經驗,卻把自己的親屬都塞進去,結果公司破產,虧了公家,肥了自己。

    周南批評,許家屯在新華社香港分社任職時即大搞政治投機,例如大亞灣核電站興建事件。

稍遇示威 即想遷核電廠

  周南說,當時,由於國家的核電站出現一些小問題,香港的一些人就趁機鼓噪,說大亞灣離香港太近,出了事故會殃及港人,於是發起了簽名運動,向我們施加壓力。當時許家屯害怕了,即向北京發電報建議遷址,而鄧小平當時很不高興,他們那麼一鬧,你就遷址,如果將來再搞個簽名運動反對香港回歸你怎麼辦?你也讓?把他給駁回去了。結果頂住了,也沒事了,鬧了一陣子就過去了。

    周南續指,1989年後英國人策動一些人找許家屯提了一個荒唐的建議說香港不要急著收回,還是讓英國繼續管治,香港方面設法繼續賺錢,給北京一年十幾個億,或者更多一些獻納,搞變相的租借。這不是等於中英聯合聲明作廢了嗎?但許家屯居然在內部講這是個大政策,並反映給北京,令北京很惱火。

    周南批評許家屯1989年的北京風波過程中又搞了一次政治投機,搞得香港的我方人員思想很混亂。在他的影響下,我們報刊言論的激烈程度甚至超過了一些反華報刊。

    周南又引用前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李後的回憶錄,批評許家屯處事專斷,在許多重大問題上,擅自對外發表意見和採取行動,在組織上更懷有濃厚的宗派情緒,培植和安排親信,排斥和打擊持不同意見的幹部,結果弄得民怨四起,在香港工作的幹部,紛紛向北京反映對他的意見。這時北京考慮許家屯已73歲,年齡過線了,就決定調他回來。

    周南批評,在任免問題上,許家屯繼續有小動作當時許家屯不願回來,說調他走可能會引起香港股市波動,而北京領導人認為他提出的理由非常可笑。結果新華社公佈了由周南接任的安排後,香港股市一點波動也沒有。不過,許家屯卻賴著不想走,說要在深圳住下來,還要研究香港的問題,最後北京沒有同意,要求到北京或者是南京居住,以免干擾香港的工作。

匿洛杉磯 反華勢力接應

  但在周南上任後數個星期,許家屯在深圳騙他太太一個人先回到南京去,而自己當晚就和姘頭一起逃跑了。有一個被西方反華勢力收買的人接應他去了美國洛杉磯。據說,到了那裡,許家屯又出賣國家機密,北京很快對他開除黨籍。

    周南說,許家屯的出逃造成了極為惡劣的影響,反華勢力又利用這一件事對我們施加各種壓力1990年,有一部分反華勢力在新華社門口,拿個大牌子,寫著周南應向許家屯學習幾個大字。我說:向他學習?那我不是成了叛徒?別做夢了!還有人向我們的新樓打了黑槍,幸好沒傷人,叫港英政府追查,始終沒有下文。所以鬥爭是很複雜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