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心灵之约  >>   
                                  

                                    丁香花开,又是一年毕业时
                              -----
送给即将毕业的学子们

      寒来暑往,春暖花开,不知不觉,又到了一年中丁香花开的时节了。
  丁香花依旧还清新,那紫色的小花,一簇簇一朵朵,在墙角默默地幽幽地绽放,宁静而内敛,纯洁却略带一抹忧伤。隐藏在枝繁叶茂下,那么地不引人注目,却又暗香袭人。匆匆的脚步,虽然会忽略朴素的花朵,但是总会因为浮动的暗香而停在花前,嗅着那一丝丝的扑鼻,舒畅得让我们内心深处自然而然地归于平静,那种感觉会让人在一瞬间觉得言语的多余和无力,只是驻足静静地看着看着……

  长春的春天总是伴着捉摸不定的降温和大风,走过丁香,看着柔弱娇嫩的花朵,我总是担心,你早开的忧伤,会不会被初春的寒冷冰封,你无尽的惆怅,会不会被深夜雨打风吹去。

  丁香,对于我们,似乎总能勾起伤感。因为丁香花开的季节,也是即将毕业的时候,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满天的星斗下,丁香花旁,总有毕业生围坐一团,点点烛光中,徐徐南来风,送来淡淡的香气,如有若无,若即若离,和着一丝说不出的哀愁和离索,把我们重重包裹,因而更显惆怅。聊着聊着,这时候不知道谁发出第一声重重的太息,然后是死一样的沉默,最后,沉默被无声的抽泣打破,割伤了黑夜。只有烛光闪闪,替人垂泪到天明。美丽的丁香啊,你淡淡的暗香之中为什么透着浓浓的忧郁?时光飞逝,如白驹过隙,转眼间,丁香花谢,一朵一朵飘落枝头。花自飘零,到底是因为大地的呼唤还是枝叶的不挽留?但愿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丁香花开花谢陪我们度过在学校的最后时光。此时一群群朋友黯然离校,走向天南地北。离别总是匆匆,或许真的门外若无南北路,人间应免别离愁?

  丁香结,一直以来就是传统的愁怨的意象。李商隐的《代赠》诗中就有过“楼上黄昏欲望休,玉梯横绝月如钩。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的诗句,而南唐李璟更是把丁香结和雨中惆怅连在一起了:“手卷真珠上玉钩,依前春恨锁重楼。风里落花谁是主?思悠悠。 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回首绿波三峡暮,接天流。” 花期短暂的丁香,悄悄绽放在春光无限好的三月,却偏逢阴雨绵绵,曾经殷勤的青鸟,却也难托锦书,只留下丁香在冷雨中恁的愁!一曲《浣溪沙》,道不尽,多少愁,或许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丁香和冷雨,更是成为一幅经典的哀愁的画面,丝丝冷雨织成的水幕中,丁香盛开,雨打风吹,铅华洗尽,但忧伤和忧郁,哀伤和惆怅,却因为冷冷的雨水而更显浓重。冷雨、氤氲和花香,最终定格成为永久的记忆。

  说到丁香和冷雨,就不得不提起戴望舒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静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初识《雨巷》,是高中的语文课,一位年轻的老师,满怀忧伤地为我们朗诵了这首诗歌。很清楚地记得,朗诵结束的时候,教室里面是久久的平静,我更是深深陷入意境中而不能自拔。仿佛我已经进入了诗中,站在颓圮的篱墙和寂寥凄清的雨巷,冷冷的春雨打在油纸伞上的声音让雨巷显得更加寂寥而悠长,淡淡的忧伤萦绕心头因冷雨而更显凄凉。而这位美丽的姑娘,像丁香一样,结着愁怨,她惆怅、妩媚、高洁、孤傲。她默默地走近,投出太息一般的眼光,然而又终于从身边飘然而过,为什么她的目光如此哀怨?她是否看到了我?是否感觉到了我的哀怨?我是否是在梦里?她是真的存在还是我的幻想?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近在咫尺却如同远在天涯。就在飘过的一瞬间,想伸手去挽留,却害怕手会穿过她虚幻的身体,而拉住的只是冷冷的春雨,更留下浓浓的哀愁,挥之不去。而最终,她却还是像云一样地飘过,在雨的哀曲里,消了她的颜色,散了她的芬芳,消散了,甚至她的太息般的眼光,丁香般的惆怅……

  仿徨的求索,就是为了寻找这位心中完美的姑娘,而当这个丁香般的结着愁怨的姑娘终于出现在阴暗而冰冷的蒙蒙细雨中的时候,她的步履,她的颜色,连同她的太息与惆怅,却无不可望而不可及。美丽出现以前的哀怨和彷徨却因为美丽出现以后变得更加哀怨和彷徨,而我只能在彷徨中继续追求着,追求着那高洁、美丽和惆怅……或许我是在梦里,那就让我在梦的轻波里依洄,让她的温存成为我的迷醉,让甜美而不是黯淡成为我梦里的光辉。

  而几年前唐磊的一首《丁香花》传遍大江南北,虽然寥寥的只言片语却讲述了一个唯美浪漫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丁香花美但是却容易凋谢,自古红颜多薄命,忧郁的丁香花和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孩的死放在了一起。在文学中,死亡是永恒的美,世界最令人忧怀感伤的莫过与死亡,而一个美丽女子的死毫无疑问是世上最富有诗意的主题。而一位痛惜爱人辞世的男子的真情流露,无疑是表达这一主题的最贴切方式。那忧伤的吉他,哀伤的旋律,简单却意味深长的歌词,如泣如诉的低吟,忧郁而凄婉的意境,今天听来,犹感人至深,让人唏嘘感叹而久久难以释怀。或许是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两小无猜,或许是山无棱天地和乃敢与君绝的山盟海誓,而如今只剩下满山丁香,在风中摇曳,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千言万语,更道与何人说?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人非草木,情何以堪?

  又是暗香袭人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