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远志明拍的纪录片《十字架──耶稣在中国》的异议


小草注:远志明拍的纪录片《十字架──耶稣在中国》里采访了河南的一些异端头目,就此有人发表了一些异议,摘录如下:

---- 摘自郑春雨的《一封迟覆的信:有关〈为《十字架──耶稣在中国》辟谣》与滕张佳音商榷》

笔者只是一无名小卒,蒙神大爱,常年在国内福音禾场作工,未能及时拜读滕师母在《时代论坛》网站发表的大作──〈为《十字架──耶稣在中国》辟谣〉(时代讲场,二○○四年三月九日)。此次因事途经香港,才得以拜读,但对大作不敢苟同。现谨以拙见与滕师母商榷。

《十字架》中鱼龙混杂:既有谢模善、林献羔、李天恩、杨心斐等老一辈传道人,也有徐永泽、张荣亮及以其为首的河南某「团队」的人等。前者是众人所敬仰的,而後者在国内教会却有极大的争议。

该「信」作者指出:後者在此片中「出尽风头」、「会蒙骗海外教会不明究理地奉献」、钱会「溜进他们的腰包」,而且「不知道这些钱到了中国又要搞出多少乱子」……这些话反映了国内许许多多弟兄姐妹的心声(包括笔者在内)。这些话绝非空穴来风,更绝非「谣传」和「肢体相残」。

前面已说到《十字架》中见证人鱼龙混杂,徐永泽、张荣亮、王新才以及大庆的潘某,今年来已成为家庭教会前进的绊脚石。

王新才是「呼喊派」的领袖,他们宣讲的是李常受的异端教训。徐永泽是「重生派」的领袖,他们宣讲的是「重生派」的错误教训。这两个派别曾经给各地家庭教会很大的搅扰。赵天恩的大作《真理异端真伪辩──透视大陆教会异端问题》,被国内家庭教会许多领袖认为是偏袒了,笔者亲耳听到对这两个派别的许多投诉。

张荣亮以及以他为首的河南某「团队」的表现更加恶劣。他们大搞山头主义:到处抢占「地盘」,以「母会」自居,把被抢占的「地盘」称为「子会」,给「子会」以种种限制约束。

  以上列举的这些人偏离了圣经真理的道路,他们不但自己顽固地这样行,还要使别人也这样行,对这些人来说,现在必须作的是悔改。

  所以该信作者说,这些人在此片中「出尽风头」,而且说「一些老传道人见证真实,可是被拉进片中无异为这些人造势」,这话绝非过分。

附上资料:国内来信

兄:

  近来安好。最近看到远志明的「十字架」,甚为失望。甚至觉得副作用绝对超过正面意义。我对此评价甚低。 

  其一,是根本不配使用十字架做片名。十字架这名词包含极深的神学意义。通观全片,几乎没有任何神学反省。充其量只可以算作为见证集而已。这也造成外界对於中国家庭教会的看低,认为家庭教会只是一群狂热分子而已。

  其二,采访的一些农村教会领袖都是一些极端派别人物。张荣亮是极端灵恩的代表,王新才是呼喊派的头头,徐永则是重生派的头头,还有那位廖志彤是灵恩加上亚米念派,到处搞乱教会。这些人根本不能代表中国教会,也根本不是主流。现在这些人出尽风头,不知又要制造甚麽麻烦。更何况海外教会不明究理(里),特别是北美的这些生命还不老练的大陆背景的信徒。(编按:部分内容涉及个人指控,曾作删减)

  其三,一些老传道人见证真实,可是被远拉进片中,无异为这些人造势。另外家父接受采访的时候并不清楚远的目的。另外片子完成,并未给他先看,如果他知道会有这些人在,他是决计不会同意的。也知道杨阿姨的情况也是如此。她看了片後很生气!

  我觉得恐怕不能保持沈默了。 

(二○○三年底)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