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當傳奇‎ > ‎

武當山發現千年煉丹室

作為武當山最大的石窟,長生岩是明朝成化皇帝親自賜的名字,也是最險的一處石窟。這裡曾經還是東漢丹學家陰長生煉丹室。長生岩人跡罕至,深藏在五龍峰的峭壁中,很多人誤認為是藏身岩。那麼,長生岩究竟在哪兒?又有著怎樣的傳奇故事呢?

碑刻記載皇帝賜名長生岩

在武當山五龍宮碑亭的側邊立碑《敕書》記:“皇帝敕諭官員軍民諸色人等:朕惟大嶽太和山興聖五龍宮自然庵,乃羽士棲真之所。上為國家祝厘下為生民祈福者也。其地東至青羊澗,西至西行宮,南至桃源澗,北至明真庵為庵中永業。恐年久被人侵毀,特賜護持。凡官員諸色人等,毋得欺淩侵佔,以沮其教。敢有不遵朕命者,論之以法。其本庵(五龍宮自然庵)道士張腹心所居之處,賜名長生岩,故諭。成化十二年七月十七日。”

那麼,何為長生岩?究竟在哪裡?

翻開厚重的歷史可見,明朝成化十二年(西元1476年),正是結束荊襄撫治,建立鄖陽撫治的那一年。
 
鄖陽撫治管轄的地域“東西兩千五百里,南北一千四百里”。那時的鄖陽老城相當於省會。人們常說的八百里武當,也在鄖陽撫治管轄範圍。
 
可見,長生岩是成化皇帝--明憲宗朱見深親自起的名字。長生岩名字誕生的這一年,鄖陽府升級為省級單位。
 
據《鄖縣志》記載:明成化七年荊襄流民百萬……明成化十三年,丙申五月荊襄流民十萬……這一批流民逆漢水而上,來到鄂西北耕種安家。由此,鄖陽撫治是為“流民”而設。
 
前往武當山五龍宮探幽,已有十多次,尋找長生岩的念頭也萌發已久。因為路徑偏僻,又是懸崖峭壁,相當危險,自然久尋未果。
 
詢問當地村民,多數聞所未聞。極個別知道者,腦袋搖得像撥浪鼓,說是太危險,就是不說具體位置。一次,記者曾在五龍峰的山腰轉悠了足足一個下午,還險些迷路,終究無功而返。
 
2014年元月中旬,記者終於說服一位村民請他帶路。這位村民四十多歲,是土生土長的五龍宮村人。他說,只去過一次長生岩,那還是小時候放牛時冒險進去玩過。

懸崖絕壁開鑿險峻石窟

香港武當道緣堂-武當長生岩
 
山林之中,枯葉滿地,也許是冬日半尺厚的落葉,為我們鋪平了崎嶇的山路。這位村民說,如果是在夏天或秋天,穿越這層密林,不僅要忍受灌木荊棘的刺痛,還會時時遭遇毒蛇和馬蜂攻擊的危險。只有在冬天,萬木凋零,百草皆枯之時,更容易尋覓。
 
前往長生岩的路並不太遠,離五龍宮大約兩公里。先要繞過五龍宮大殿,步入通往五龍峰的古神道,半路跳進一岔口靠左邊繼續前行。他步履輕盈,走得飛快,當看不到我們時,會站在前方摸著古樹靜靜地等待。
 
枯木虯枝,萬籟俱寂。蜿蜒的羊腸小徑越走越窄,大地一派蕭瑟。冬日的暖陽透過樹梢縫隙輕輕斜射下來,照不見歷史滄桑。
 
在古人的眼裡,在冬天的季節裡,天地停止了正常的互動。在我們看來,仿佛時光在倒流,正在走進神秘的時空隧道。靜幽的小道,蜿蜒起伏,越走越陡,路越走越狹窄。走著走著,忽然他停下了腳步。小道右邊的崖壁上,一條掩映在密林的石鑿臺階躍入眼簾。在這攀登極度困難的懸崖峭壁上,居然有當年人工開鑿的臺階。若不是親眼所見,難以置信。
 
小心翼翼地向上踏過層次分明的石臺階,登上十幾米,前方懸崖石壁上正是神秘的長生岩。這是一座怎樣的石窟啊!在這山腰的絕壁上,人工開鑿的這座石窟,坐西朝東,下臨絕壁,只有左側一條5.5米長的懸空棧道可以通過,過往行人必須面壁扶崖,稍不留心會墜下懸崖粉身碎骨。
 
香港武當道緣堂-武當長生岩
 
說是懸空棧道,其實就是幾根胳膊粗的5米腐木淩空架在懸崖間,一架木頭梯子斜倚在崖壁。若要進出石窟,必須靠手扣崖壁、腳登懸空腐木,面壁而過。一旦墜入腳下萬丈深淵,是沒有神仙騰雲駕霧來接應的。
 
猶豫之間,見領路的這位村民已經踏著樹幹進入石窟。於是,記者也雙手扶壁,虛汗直冒地一步一挪緩緩過了懸空棧道。
 
這應是一個天然的岩洞,但有人為開鑿的痕跡。窟頂呈平拱形,高4.7米、面闊4.6米、最深處6.07米,後壁正中鑿有高1.1米、寬0.95米的神龕。
 
整個窟內為一個整體,無一絲裂紋,窟口為磨磚對縫城磚牆封堵,左側留一門連通懸空棧道。1989年3月31日,武當山古建築專家張華鵬來此考察時,還發現龕內有一尊下部殘缺的泥塑彩繪道教神像。如今,神龕上已空空如也,神像也蕩然無存了。
 
據張華鵬考證,窟內西南角人工開鑿的這個石槽深1.15米,可裝下兩萬多斤的穀物。在清朝、民國時期,由於社會動亂,土匪很多,因此長生岩曾一度成為五龍宮儲糧倉。張華鵬說,長生岩是武當山最大的石窟,也是最險的一處石窟,這裡山深林密,曲徑通幽,是與世隔絕的一個封閉環境。
 
香港武當道緣堂-武當長生岩
 
長生岩藏在五龍峰的峭壁中,也難怪很多人都誤認為這叫藏身岩。
 
那麼,長生岩石窟究竟是什麼時候開鑿的呢?張華鵬認為,開鑿的年代無法考證,但長生岩之名是成化皇帝朱見深所賜,他推斷在此之前石窟已經開鑿成功。
 
置身於長生岩,可見洞口有一煉丹爐的鼎台基,洞內有練功打坐石凳一個,倚岩為一張長2米、寬1.1米的石床,石壁有拓,痕跡已被煙熏。岩內向陽乾燥,地面除厚厚一層鳥、鼠糞便外,別無他物。從洞口放眼前方,視野開闊,山巒跌宕起伏,天柱峰遠處呼應。不難想像,昔日仙人端坐洞裡,面朝金頂,修身養性的忘我境界。
 
香港武當道緣堂-武當長生岩

陰長生修煉丹藥的煉丹室

道教以長生不老為仙人的標誌,最高理想是長生。道教中專門煉丹服藥的流派,目的也是為了長生不老。
 
千百年以來,無數人為追求長生不老作出了不懈的努力。雖然皇帝愛聽“萬歲萬歲萬萬歲”,但這終究是自欺欺人,但在道教傳說中有專門煉丹服藥後長生不老而成仙的,他就是漢朝在武當山煉丹的陰長生。
 
武當山一直遠離喧囂的統治中心,加之這裡山高林密,泉甘水清,原本便是隱士們采藥煉丹、祈求長生的寶地。
 
學術界普遍認為,武當山五龍峰下發現的長生岩,即當年陰長生修仙煉丹的石室。
 
據元朝的《歷世真仙體道通鑒》記載:陰長生,新野人……聞有馬明生得度世法,乃入諸名山求之,到南陽太和山(時武當山屬南陽郡)中得與相見……如此積二十年,終授《太清金液神丹經》,併入武當山石室中合丹。
 
關於武當山長生岩的資料並不多見。2002年8月21日,新華社發佈的一條消息稱,“一個東漢時期被道士用來修煉‘長生不死’丹藥的岩洞--長生岩,日前在武當山被文物工作者發現。據考證,這個岩洞是東漢丹學家陰長生的煉丹室,距今已有兩千年。發現此洞之前,武當道人一直傳說在武當山五龍宮西岩峭壁中有一岩洞叫‘長生岩’。由於通往石洞的一座獨木橋破敗腐朽,清末後就再也無人涉足此地。”這一論證,得到武當山道協丹派傳人祝華英老道長的支持。祝道長稱:長期以來,武當山道教一直將長生岩視為“丹師祖”陰長生故居祀拜、保護。
 
湖北武當文化研究會會長楊立志研究發現,東漢末年有一個叫馬明生的道士,在武當山五龍宮自然庵修行了三年,他煉的一種丹叫太陽神丹,據說服食以後可以白日飛升。馬明生帶了很多徒弟,其中有一個徒弟是河南新野人,叫陰長生。陰長生跟著馬明生一起學了十幾年的道,其他徒弟都懈怠了,紛紛離開了師傅。陰長生始終沒有懈怠,十幾年以後,馬明生就把自己的煉丹術傳給了陰長生。
 
武當龍門派純陽門第23代傳人岳武認為,史證最早在武當山修煉外丹的,當數漢代的馬明生、陰長生,故有“兩生丹岩”之稱。師徒二人的活動構成了武當山第二個煉丹鼎盛期,在道教史上留下了重重的一筆。
 
“與武當有關的漢朝神仙家陰長生可能實有其人。”湖南師範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歷史學博士伍成泉指出,陰長生是馬明生弟子,此二人傳記最早見於晉朝葛洪的《神仙傳》,該書未記載他們與武當山有何聯繫。然而,據元朝劉道明《武當福地總真集》卷下所引齊梁間無名氏撰《雍州記》曰:“長生,漢光武陰皇后之族,鄧人,馬明生之弟子也。得師太陽神丹之訣,同隱武當,丹成,馭氣飛行,周遊六合,後至忠州仙都,白日上升。”《太平御覽》卷四十三引《陰君內傳》雲:“君字長生,入武當山升仙是也。”《元和郡縣誌》武當縣條雲:“陰長生於此得仙。”
 
伍成泉認為,陰長生籍貫是新野人(漢屬荊州南陽郡),離武當山近在咫尺,上武當山隱居修煉是完全有可能的。他說,陰長生這位後漢神仙家可能實有其人,由於其活動於武當地區,從事金丹修煉,以致最後飛升成仙。
 
相傳陰長生在世170年,顏面如童子。後來在蜀地白日升天。
 
傳說終究是傳說。長生不死在古代人心中,一直就只是一件縹緲而神秘的事情。

文學家袁宏道賦詩長生岩

峰高壑深、岩洞幽邃的武當山,自古尋仙問道、修真煉丹、祈求長生之人往來不絕。
 
明朝萬曆三十年(西元1602年),中國文學史上重要的文學流派--“公安派”重要代表人物袁宏道陪著他的父親及好友遊覽武當山,前後作詩十餘首。朝山沿途,袁宏道撰寫《遊玉虛岩》、《七星岩》、《入瓊台觀》二首以及《天柱峰謁帝》、《南岩望絕頂及五龍諸宮有述》、《題紫霄太子岩》等詩。
 
在遊覽武當山五龍宮時,袁宏道有感而發,把煉丹的隱居之地作為題詠對象,撰寫了《長生岩逄休糧道者》:只將空榻伴嶙峋,踏遍桃花澗底春;一口也擯為長物,諸緣皆可作飛塵;施來白□都飼鶴,種淂黃精每寄人;留□石爐煙少許,深山遙夜禮高真。(注:□為辨認不清的字)
 
袁宏道一生創作了大量山水遊記,在他筆下,秀色可餐的吳越山水,堤柳萬株的柳浪湖泊,風清氣爽的真州,春色宜人的京兆,皆著筆不多而宛然如畫。這些山水遊記信筆直抒,不擇筆墨。寫景獨具慧眼,物我交融,怡情悅性。
 
值得一提的是,成化皇帝賜名長生岩的126年後,時年34歲的文學家袁宏道就以清新流利、俊美瀟灑、行雲流水般的語言,對這座武當最險石窟給予了精彩呈現。時至如今,《長生岩逄休糧道者》也成了記載長生岩罕有的詩句。
 
問世間誰人無憂,唯神仙逍遙自在。皇帝們追求長生的失敗,使得世人給予長生的評價是--長生不可能實現。歲月更替,生老病死,這是自然規律,誰也無法改變。但隨著基因技術的發展,誰能否認,或許將來的人類可以實現長生不老呢?
 
長生岩的名字,視同陰長生的居所,成了不老的象徵,也成了人類的追求與神往。
 
(本文摘錄自2014年02月16日出版的十堰晚報 - 圖文記者:朱江)

武當太極養生功法傳授

郁樹心師傅(道號:理心)為武當派第十五代理字輩皈依弟子,從小鍾情於武當武術,近年來更利用業餘時間從事武當太極拳、太極劍和道家養生功法的傳授與推廣,並定期上武當山進修。

郁師傅教學風格認真負責,除動作外形外,更注重理論,並結合了黃帝內經、易經、道德經、拳經和現代醫學、物理、化學、生物等方面的知識,通過內功心法以內動帶動外動,起到臟腑經絡氣血津液的由內至外的養生功效,而不只是徒具外形的肢體動作。

手機: (852) 9026 5703

電郵:
wudangpaihk@gmail.com

網址:
www.wudangpaih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