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PPI的故事


法国小女孩tippi、1990年生于非洲纳米比亚。她从小跟拍摄野生动物的父母在丛林中长大、与野象相亲、同鸵鸟共舞、变色龙、牛蛙、狮子、狒狒…一个个给她带来奇趣、快乐、惊险、幻想、以至皮肉之苦、最终都成为她最好的朋友。可爱的小女孩tippi, 可爱的动物们, 喜欢她们,正如喜欢生命!

tippi物语


△ 所有我认识的女孩子都是家养的,只有我是例外,我是野生的。我生活在非洲丛林,野生动物就象我家里人一样。

△ 我的天赋就是与动物相亲,我会跟动物说话,用眼睛跟动物交流。

△ 阿布,是我的大象哥哥──鸵鸟背上好暖和──豹子很危险,但我照样和他玩。

△ 我们人类当中有一些人很凶恶,凶的一点道理也没有,仅仅是从中取乐。这些人来自坏人堆里。我看啊,动物都来自好人这一边,而不会来自坏蛋堆。

△ 四岁的时候,我认识了狒孩儿星迪,它跟我差不多大小。我们四处爬树,还换奶瓶喝奶。

△ 我血管里流着非洲人的血、只不过皮肤是白的罢了。皮肤的颜色根本不应该算什么。

△ 我与猫鼬同名。是猫鼬大家庭中的一员。妈妈会用嘴巴对猫鼬讲话、而我是用眼睛跟它交流的。

△ 乌龟啊、它们总是一脸不满的样子。

△ 要想猜出大象来自什么地方、有一个很容易掌握的方法。如果它来自非洲、它的耳朵的形状就象非洲地图、如果它来自亚洲、它的耳朵就象亚洲地图。

△ 我了解大自然、我认得路。我知道自己去哪儿、我从不迷路。

△ 在生活中、能有一些惊喜就不错了。即便是一些很小很小的惊喜。要得到惊喜、别忘了观察那些美的事物就行了。

△ 辨认猎豹很容易。猎豹的眼睛两边有又粗又黑的毛、象两行泪水、样子挺伤心的。它们不象豹子那么凶、甚至还可以驯服。

△ 城里没有面包树、我只好爬到路灯杆上去。

△ 上帝现在没有了、但他曾经存在、孤零零的。

△ 我很想为保护自然做点事、但压根儿就不可能、看来我得向上帝求助了。

△ 为什么不把我造成一个英国人呢?我可喜欢英语了。

△ 大象哭的时候、会流出咸咸的泪水、象我们一样。

△ 我讲述一个秘密的时候、总是很难找到词、特别是讲一个深藏的秘密。

△ 将来就是现在、而现在就是过去。

△ 对妈妈撒谎是不应该的。过去我曾向妈妈撒过谎、但现在不了、因为我对自己有信心了。

△ 大家都以为、变色龙是要躲避什么才变颜色的。其实这不对。它们变颜色是看情绪的、比如高兴呀、生气呀、害怕呀、或者是光线太强烈、太黑、太冷。

△ 我的达杜(当地土著人、tippi的朋友)说过、变色龙的语速很快、比火箭还快。

△ 蟾蜍看着你的时候、那双眼睛怪模怪样的。会跳到你身上、爪子象火罐一样紧紧的粘住。它到处扒着、拉也拉不开。

 

 

 

天真的蒂皮以自然为师,以动物为师,在对自然与生命的了解与感悟中把握着世界,实现着心灵和头脑的成长。

阿布是我的大象哥哥,不过,它已经是一头成年象,因为它已经三十多岁了。阿布的故事可有趣了。它是一头......美洲象!我知道,这也许会显得很奇怪,但是事实就是这样。 但我是在非洲的博茨瓦纳遇上它的,那是在我父母的一位朋友家里,他的名字叫朗达尔·莫尔,他迷恋大象迷得简直要发疯。他养有很多大象,是从各地来的。他在奥卡旺哥河三角洲给它们建了一座大象园,喂它们食物,照料它们,像家里人一样抚养它们。作为回报,大象们也乐于帮他的忙,让游客坐在它们的背上走来走去,或者是给人拍电影。在这些大象当中,有一头名叫阿布。大象们一起在美洲一家马戏团演出,相互之间十分要好。后来,朗达尔移居非洲,就把阿布带上,用船运了过来。 
  阿布很优秀,是我的朋友,兄弟,我爱它。我们只要在一起,就会觉得很高兴,很幸福。当我坐在它的头上,双腿搭在它的两只大耳朵上的 时候,我真不知道世上还有没有比这更快活的时候。在大象身上,这是唯一真正让人感到舒服的地方了,象身的其它地方都长满了粗毛,把人刺得挺难受的。我呀,一爬到阿布身上,就能呆上好几个小时不下来,我觉得太舒服了。 
  阿布体重50吨,但它从不踩着我。象就是这样,它们总是十分关照小孩的。妈妈可喜欢这张照片了,但照片是黑白的,因为那天达杜装彩色胶卷的照相机坏了。当时父母都呆在营地里,我却与朗达尔和阿布在一起,他们正在给迪斯尼乐园拍电影。天气很热,拍摄当中,常常什么事情也不干,白白等上好几个小时。 我还很小,回忆不起当时的情形了,但可以想象出,我和阿布都烦了,所以我们就一起走了。妈妈告诉我说,她看见我们俩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我脱掉了尿布和鞋子--我好像常常这样做--用脚尖走路,尽量不要让路上的泥团把脚丫弄痛 。阿布跟在我后面,像一个乖孩子!妈妈说,它好像也是用脚尖走路,小心翼翼,怕把我踩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