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2006-11-25

大家觉得游戏和存档应该使用什么方式搭配才是最佳的
是觉得像GBA,NDS一样的游戏和存档合一比较好(方便使用)
还是觉得是像PS2,NGC等的光盘为游戏,记忆卡为存档的比较好(节约成本)
或者说直接使用普通闪存卡和硬盘这样比较(方便备份和共享)
又或者是别的什么情况,比如不采用rom,而使用非只读的游戏内容和存档合体的方式,游戏即是存档,存档即是游戏,要不然就采用密码存档……(现在还使用这个的就太牛了)

中央广播电台音乐之声居然大量采用港台广告而且满口港台腔,央视还邀请吴宗宪等港台艺人为其效力
这个现象好像是2006年才出来的,还有春晚好像都是和香港无线合搞的,要是以前,播点港台剧已经相当给面子了

最近的观点越来越消极了,居然认为唯有游戏三部曲的方式才能让游戏走上正轨,虽然这样的确可以限制某些厂商的炒冷饭,但是也限制了玩家对其的诉求。还有就是未来游戏绝对是本土化为先,没有语言支持的游戏只能是空中楼阁,虚无缥缈。不知道我怎么想的

最近,感叹时间过得太快和过得时间很满的观点总是同时出现在我的脑海

多数慢一点的流行歌曲我都能大致猜出下一句歌词,一点没有创意,全是口水话。而且是那种至高无上无限巨大的无聊,我渐渐开始觉得听前奏才是王道

听说有个叫做勒不纳的人机对话机器人奖项,如果有两台都很优秀的话,沿用恶心的PK法,那么是不是应该让他们两个互相对话呢?结果会是什么呢?他们很容易就聊开了,还是我们完全听不懂?感觉上这种东西多半是要进入死循环的……

 

2006-11-24

I'm made in China

2006-11-22

昨天发现神游捐款啦,原因不明活动名称"我要上学 MusicRadio 音乐之声 爱心向前走",相关链接http://179.vchinese.com/

2006-11-15

金钱=货币?货币容易解释(商品衍生物),但是金钱解释不清,得到结论货币≠金钱。

其实现在大家不停讨论金钱观就是在不停给金钱炒作,让大家知道金钱的作用,让大家都对其羡慕和尊敬,让人都去崇拜吧,但愿未来金钱不是筛选人种的标志就好了。

2006-11-14

PGCG复活,解释有两个,一个是早就准备好的躲风头预谋,二是被玩家或者某些汉化人强行重组,仅此而已。不过最近他们大概远离lamer了,恭喜。

2006-11-4

说到游戏语言,大家多半会想到编程语言或者游戏的文本和语音的版本,我这里说的是游戏里的世界的语言。

BioWARE公司出品的翡翠帝国(Jade Empire)的Tho Fan语(朔风语)是绝对的原创语言(以前有人说那个是中国古代已失传的方言),不过其发音仍然没有逃离英语,只是将很多搞笑和奇怪的发音以及组词方式加入到这个道风语当中而已。该语言的缔造者是阿尔伯塔大学语言系的博士生沃而夫·威克利。威克利的父母懂得多门外语,并将很多的精华传授给他,而且这个人本身也颇具语言创新能力,而且对日本动画和电视游戏比较着迷。他从星球大战里的所谓的外来语当中学到很多东西,并将这种风格扩大化。在与唐人街的中国人不断学习和实践当中创造出了Tho Fan语。据说这门语言的有2500个单词,威克利还使用这些单词将圣经第一章成功翻译了一遍。这门语言里的词汇虽然有很多跟中文和英文的相关词汇的发音很相似,但是它的语法和语序非常奇怪,所以听起来会非常诧异,毕竟偶尔能听懂一些完全不搭配的词。其中“导演”这个词的叫做“wankaawayi”,听起来很像“王家卫”。声优们在给游戏配音的时候因为不会读这些词汇,所以把很多的词汇又改写成很多简单英文单词的连音,不过原来的发音就改变了很多,但是对一门没有人能听懂的语言来说,发音怎样没有什么区别,只要感情到了就行。对于这门全部靠外来语组成的语言我无言以对,只能说相当牛屄。由于本人暂时还没有玩过这个还有中文字幕的Xbox游戏,所以不知道到底跟中文有几分相像。
后来此人还为龙腾世纪(Dragon Age)创作过4门简单的语言。

 

其他还有很多叽哩咕噜的语言,就像磁带快放一样的感觉。由于创造简单,这种语言就大量存在各类游戏当中,比如动物之森,黄金太阳,大神,模拟人生等等,因为只需要改变一下基本的几十个元音的速度或者音调就可以让人听起来跟鸟语似的,不管是中文日文还是英文。其实这类语言不外乎分为两个特征,一个是根据人物不同改变音调来区分,另一个就是将元音数字抽象化,这样就能区分人物和说话的声音了。


我希望大家能注意到这个文化现象。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找到一个让制作者创作新语言的原因,难道仅仅一个好玩就能说明这个很流行的现象吗?本人玩过的游戏不超过1000个,不能完全统计出使用这些火星语言的游戏到底有多少,占的比例有多大,是否超过真人语音?但我希望有达人能为这个现象制作相关的一些统计总结工作,起码把制作人使用这些莫明其妙的语言的原因找出来。还有,难道他们没有觉得很多语言都是一个语系的吗?起码都是叽哩咕噜的飞快的语言,我对此费解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直接使用真人语音过于费钱过于占用容量,所以就采用这种根本听不同的鸟语来忽悠人?其实在我看来,这种游戏专用的语言的出现代表着游戏剧情设定登方面的日渐完善,透过这些语言能感悟到某些制作人想要带给玩家世界的氛围,给人的感觉是这个世界的确真实存在。但是制作人未必如此想,他们孜孜不倦地使用这些特殊的无人知晓的语言到底能传达什么信息,有必要吗?

最后讨论一下未来的发展。

首先
这些鸟语是否会进一步扩大?
真人语音是否会在将来的游戏当中成为一个必需品?
日美语言是否还会长期统治游戏领域?
将来是否会抛弃鸟语呢?
会不会大量采用语音控制的方式来游戏?

其次
到底有多少人愿意让这些鸟语继续发扬广大呢?
到底有多少人希望能更多的出现翡翠帝国里那样的原创语言出现在游戏中呢?
到底有多少人不想在游戏中听到任何声音呢?
到底有多少人更期待全真人语音游戏呢?
到底有多少人只需要音乐不需要任何语音呢?

这些只有等待玩家和时间来慢慢解决了。

 

2006-11-2

NDSMAN终于好了,我很开心,但是却没有觉得有意思,难道潜意识里想跳槽……

2006-10-31

试区别“妈妈”,“妈”,“老妈”这三个词的用法和含义

发现使用国家机关的信笺来做作业,然后交上去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现在知道CNG是什么意思了Compressed Natural Gas,原来以为是car of Natural Gas

很多人都花很多的钱买拼图纸块来考验耐力和辨析能力,但是现在不用了,我发现将一张写满单词的纸通过对折然后重复撕开,如果数量超过64的时候,我完全不知道怎么下手了

肥胖疾病和减肥运动是时下最流行的两个社会问题

人们总是爱在讨论歌曲的时候说这是慢歌,那是快歌,而在看电视的时候,总是讨论这是好人,那是坏人

当汽车沿着笔直的铁轨消失在地平线的时候,我想到一句话:汽车消失在转角处,因为地球是球型的,难道我们平时的说法不对?就像太阳好大一样

好多观点啊……

2006-10-30

WRG组的BOLG上变成“滚”了……

http://blog.sina.com.cn/u/1261688261

2006-10-28

我发现一个现象正在疯狂的蔓延:

现在的人最爱做最会做的事情是找借口。玩游戏输了,说是手柄不对或者刚才失误;玩球输了,说球拍,球鞋,天气不对或者今天不在状态;考试不及格,说某道题费了太多时间或者题目看错了,计算出错了;给别人帮忙,说那是应该做的;比赛获胜了,说是发挥得好或者对手失误了……

其实很多东西都不需要或者找不到理由的,比如公理。除此之外,很多事情的理由根本就没有人去研究,比如商人为什么把价格定在批发价以上,为什么不多增加或者少增加一些。当然也有理由是扯的,比如“那是应该做的”,世界上除了吃饭睡觉似乎还没有事情是应该做的。那只是你愿意做的,乐意做的,但绝对不是应该做的,除非你从事警察之类的职业。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大家动不动就给这个“下定义”,“鉴定完毕”,“噱头”,“JS”……好像天下都在他肚子里一样。啥都去主观伪装成客观地分析,啥在他们眼里都有理由,而且理由找错了之后还能找到一个新的理由来代替,而且台阶还不止一步两步,我不得不佩服现在的这些人的逻辑分析能力,虽然我自认为我完全凌驾于一般人以上。其实很多的事情的根本问题他们根本没有找到,不过他们能够为一些他们根本不了解的事件找到很多奇怪的理由,已经值得我们的Orz了。其实我也属于这类的人,只是偶尔能够超出的这个理由的怪圈罢了。

最后问一句,你们需要找个理由吗?这个难道和找个依靠或者找个倾诉对象是一样的必须的吗?

最近我很少找理由,最多会那是说能力问题(包括运气这项能力)。

2006-10-25

MSN的空间不是一般的垃圾,不用了。

以下是以前的一些没有发表的

今天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80年代的崛起,90年代的巅峰,再到新世纪的颓废式的商业化视觉化的低迷漩涡和一波又一波的盲目跟风潮,这个问题可以印证到许多方面,电影大概就是我这句话的来源,电子游戏史就是见证,电脑软硬件技术这几十年的发展难道逃脱这个规律了吗?娱乐圈的风云变化难道不是在一次次说明这句话的正确性吗?中国的国民素质和教育方式的矛盾冲突,中国人民近些年的价值观、世界观、金钱观,中国民众的休闲娱乐方式和工作赚钱途径的剧变,中国的电视广播报纸等媒体的兴盛,春节联欢晚会的群众响应效应,日益增长的日常生活消费水平和慢慢提高的工资的矛盾,个体户和私营企业的蓬勃发展,国营企业的争相倒闭……举例举到手酸,全部都是这个时代的产物,注意多数不是硬套的,而是由这些事件让我联想到的这个规律,很多东西甚至可以说是相辅相存的。2006-8-12

 

《童年游戏》这个电影实在非常让我感动,因为太真实了!不过可惜的是这个电影表达的似乎还是老套的人生如戏,而童年的游戏的数量还是不够,比如扔野鸭子,抓子儿等等根本没有见到,女生方面的游戏似乎野不能仅仅局限于跳绳,踢毽子,由于我是从中间开始看的,可能没有看全。而某些打架的情节实在有点累赘,而且非要把整个片子的思想和启发引向某个高度,其实我认为还原真实才是电影的最高境界。2006-8-11


刚才看到中央二台晚上十一点的一个名叫《今晚》的节目,内容是由新闻图片和标题片断猜测新闻内容,形式新颖,而且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过总的来说,这个节目对现在的绝大多数无聊的节目来说,实在是非常难能可贵,非常有意思了,赞一个。2006-8-12


几年前,我在电视上的某个节目上首次看到了一个叫做陶宏开的教授,知道他是一个据说可以治愈青少年网瘾的专家,并且在节目中见识到了这个教授的教育(也许应该使用启迪)方式,感觉是对症了。从他的言语中我知道了中国多了一个对现今的家长和子女的教育和被教育的关系进行强烈抨击的人。最近我看了一些关于他的新闻和采访,似乎他已经变成了一个被无数家长和部分子女崇拜的对象,什么音乐根源都被挖掘出来了,当然关于陶宏开的网络资源也不在少数,还有专门开设的陶宏开专网。至于大办学习班,大谈特谈一些经历分享一些经验这些是早在意料之中的,不过他有点娘娘腔就有点不好说了……世道是变了,但是似乎网瘾还是继续危害着一批又一批的子弟,于是陶教授的生意也就越来越好了。2006-8-13

昨日发现我似乎在某思维活跃的律师(见武林外传)那里找到了一点零星的归宿感,似乎找到了知己,而且很多东西真的很类似,就像我训堂弟一样,都是那样冷冰冰地用慢条斯理地瓦解别人的思想。2006-8-19

 

我现在有一个希望,就是希望能知道几十年后的我的思想和现在到底有多大差距,会不会像现在一样目中无人,狂傲自大,会不会是个已经被世事折磨得已经颓废不堪的落魄鬼,是不是一定要岁月的考验才能获得真正的思想的真谛,是不是人们总是在不断地自夸和自嘲的闹剧中生存的。
其实这些不是不是我所说的几十年前预定的希望,真正的希望是,几十年后我不会因为现在的对未来的狂妄天真地的希望而后悔而羞耻,也不会若无其事的一笑了之,更不是感叹现在的峥嵘岁月,而是发自内心的深思,并由此找到一点很久没有得到的已经逝去的那份年轻时代的灵感。另一个希望是我能够死之后出名,而且出的是像曹操那样的名(虽然这个要求估计太高了,现在的时代几乎已经不可能会有这样的人出现,不过我还是这样想的),即使出名是因为负面的,但是只要有人知道就好了,因为我的思想要么全世界的人都一起知道了解,要么就掌握在某些信得过的少数派手里。2006-8-11

 

本人暑假前三周在红旗厂(现改名为西安航空发动机公司,原编号430)实习,根据某师傅的介绍,红旗厂的厂标曾经被某农贸市场改为商标,将西航称为航西,将原来的飞机状形状改为萝卜状,将原来的蓝色改为红色,于是航西萝卜就这样诞生了,不过后来就自动消失了2006-8-1


今日回老家,在车上发现司机手机响了,于是探头张望。发现司机右手掏出手机,然后接通电话,放到右耳接听,接着就将掌握方向盘的左手撒开,去换右手的手机,右手立马放到方向盘上,此时手机一直没有挪过位置,我们可以想象,用左手拿手机放到右耳接听还要掌握方向盘到底是怎样的状况。我不是担心,而是好笑,不知道我们又有多少次呢?2006-8-1

以前其实一直很憎恨那些个在公共厕所发出大声的呻吟般的恶心的出气声的人,不过那个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因为那时我能把自己和此事联系到一起,可现在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我居然也加入了这些呻吟的队伍,直到昨天,我才意识到,虽然我心里仍然怀着一个憎恶之心但却力不从心,毕竟自己也  200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