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NDSMAN的礼物

其实献出的是我的保守的心
 

也许不可思议,也许理所当然,但我此刻流泪了,也许将来会成为永久最后一次的纪念,原因没有;也许来自内心的脆弱吧,也许来自心灵的感性吧,但我真的流泪了,也许因为这将是我的最后一次流泪,未来未知。
我其实只想说,我喜欢NDSMAN的十分惬意的并且低人气的那种平淡那种家常那种世外桃源般的恬淡,心很容易就稳定下来了,这种想法在刚才还没有存在,因为我原来打算尽我全力帮贵站合并一下站内最经典的文章和图片以及其他东西,然后打包公布出去宣传一下,帮忙提高人气,因为我原来只是傻傻的认为它是我见过的最贴近大家的而且又是最低调的网站,有一种年轻美丽的农家女孩的感人气质。但现在完全不同了,在我看了并储存了很多让人不时感到心灵颤抖的文章和评论(即使是摘抄的,比如那个任天堂介绍)之后,我完全崩溃了,我迷失了方向,因为网站论坛里的这种感觉就像回到了家回到了儿时的学校,而各位就像是那花白头发的父母和天真无邪的玩伴,给你最莫名的关怀和最纯真的回忆。每当看见各位管理员在论坛拉家常的时候总能想到我的家族,那种和谐的感觉,每当看见大家吧最新的信息带到论坛里的时候总能看见几个平淡得到底的轻轻回答,那种感觉是什么,是缺少吵架的家庭。现在的论坛和博客满屏的骂言秽语,要不就强行YY,曲解误解,以点概面,简直就是进入了异次元空间,因为一切的东西都是扭曲的,而大家复原的又在极大程度上破坏了物质的本来的形态(包括精神上的)。而NDSMAN给人的真切的印象是一直很安静,甚至都几乎没有没事儿找事的NDS和PSP的全民讨论会,给人一种很高档次的感觉。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开始。刚才才真正实质性的意识到,于是感到心中一寒,是那种感到被无知无穷地压抑的寒,是那种听到天籁时的意识的洗礼般的寒,是那种从皮凉到心的透彻的入水般的寒,是心底最深的一种源于内心的真诚的最高级的感动,如果按级算的话,应该是钻石级的。我现在是越想越觉得让我感动,就像我最近看的电软好不容易又出的《游戏批评》。它不管是用的纸张还是文笔风格(就是人们说的外在美内在美)都是那么舒服,不过《游戏批评》还是有一点点过激,不如NDSMAN来得温馨(排除个别几千的出贴量的洒水壶)。在寝室能感受到真正的有想法,而又不背地里拍马屁股,然后又真正真诚相对而绝无戒备的敞开心扉的人大概就是我梦寐以求的那种生活,因为这种生活,我等得太久了,就像这篇短文一样,打开这个页面至少也有三个小时了吧,然而却写不出来,激动导致的。我这个一贯以来都自诩为揭露世界本质的感性派理性主义者都不知道什么原因转为理性派感性主义者,在此大发如此牢骚,抱怨各位对我的心灵的强烈侵蚀,实是不该,但怎奈NDSMAN是如此撩人心扉,直钻我的生命,于是大发感叹,而有此文,因为我想说,我希望NDSMAN永远都是如此平静的低调的活在大家心中,如骨骼一般永驻身体,因为大家实在是辛苦了,我深深地感谢你们,大谢在心永不言,深情在头思不停。如此而已。
请允许我偷偷地祈祷永远保持现况,向那个真主,向那个上帝,向那个佛主,乞求赐给他们永驻的力量吧,让时间永远地定格下去,因为,它将是最舒服的回忆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