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島自七十年代起開始發展,今天的青衣島已經成為一個文娛設施、康體設施、大型購物商場、中小學校、大專院校等俱備的大型住宅區。青衣島建有多個油庫、船廠和船塢;島上還建有青嶼幹線、機場鐵路、汀九橋、昂船洲大橋、青衣西北交匯處等本港重要交通基建;而青衣島東南面更建有葵青貨櫃港九號碼頭;使青衣成為了全港的石油儲存中心、重工業中心以及重要的交通樞紐,甚至成為了全球的航運交通樞紐。

  港鐵東涌綫於青衣島設立青衣站方便青衣居民。青衣島市中心內的社區設施非常齊備,有大型商場青衣城、青衣街市、青衣公共圖書館、青衣運動場和青衣游泳池等。



青衣島

 「青衣」的得名存在兩種說法:一說是因該島的東北角海域常有成群結隊的青衣魚出現;另一說則指該島的形狀好像一條青衣魚。  

      上圖《粵大記》是明代郭棐私撰地方志之一 “春花落”即今日的青衣島而周圍一帶的海域則稱作 「春花洋」。由於該地位處航運要津,加上形勢險要,成為海盜經常出沒的地方。明朝嘉靖十二年 (1533),當時為患香港一帶的東莞海盜陳邦瑞、許折桂和溫宗善等聚眾劫掠,且突入珠江口,欲進犯廣州。當時兩廣總督陶諧派遣東莞千戶顧晟出兵迎擊,最後海盜被擊潰,賊首陳邦瑞投海而死,許折桂等投降,惟東莞千戶顧晟卻在剿賊的過程中殉國。 

  康熙元年 (1662),清廷嚴防沿海居民接濟台灣的鄭成功進行,實行遷界,青衣島居民遷向內地。至康熙八年 (1669),清廷批准復界。據云最早於青衣落籍的是林姓居民,但後來屢為海盜滋擾,遂遷往他處。清中葉遷入的有陳、鄧及張姓居民。他們最初集中於山頂一帶聚居,以防海盜侵擾。但隨著人口不斷增加,居民逐漸散居至山腳居住。當時主要的村落有涌尾村、老屋村、大王下村及鹽田村。其中以來自廣東陸豐之鄧姓勢力最大,擁有島上大部分的田地。

  鴉片戰爭 (1840-42) 以後,香港島被割讓予英國。由於青衣島位處地勢險要的汲水門海峽,清廷於島上增設「青衣潭汛」,派兵駐守,加強防務。為了打擊不法的走私活動,更在島上設置機關 (隸屬馬灣島上的「九龍關」管轄),向往返運貨的商船徵稅。

  當時居民主要以務農為生,種植禾稻、菠蘿等農作物。至本世紀二、三十年代,青衣才出現了最早的工業──灰窯的生產。直至五十年代,逐漸出現一些小型的工廠、火油倉等。居民亦逐漸棄農從工,謀求生計。

  青衣居民昔日主要依靠乘船前往九龍及荃灣一帶,六十年代始有小輪服務。青衣在七十年代開始大規模的發展,1975年青衣大橋通車,使荃灣及青衣連成一體。1988年,第二座青衣大橋 (北橋) 落成,使兩地交通更為便利,來往兩地的渡輪服務亦告取消。隨著近年機場快線及青嶼幹線的通車,青衣可望成為一個更繁榮的新市鎮。現在島上已遍佈大型屋村、住宅樓宅及工廠大廈,往昔的鄉村及墟市亦自六十年代開始拆遷了。

小島景物誌

 青衣島上的每一幅照片都留下作者對青衣的情懷。每一次的閃耀都聯想起青衣居民熟悉的地方。青衣島就是我們的居住居所;我們應該更珍惜更愛護青衣島。應該從環保開始從保肓開始。



興建中的青衣大橋




發展中的青衣舊貌


七十年代青衣油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