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式淵

單槍挑戰黑道


(轉載自天下雜誌一九九五年三月號, 作者:童清峰 攝影:戴重芳)

 

行為分析首頁  (蔡式淵主持  )

tsaipaw's blog

 

 蔡式淵是誰?   為何蔡式淵要編 "行為分析" 網站?  

 

 從冒著被捕的危險回臺灣投身政治;

到不顧生命危險,質詢屏東縣議長鄭太吉涉及槍擊事件。

蔡式淵為何敢在大家都噤聲不敢碰黑道問題時,率先質詢,掀起反黑大戰?

他如何從一位卓越的行為學派心裡學家,

轉變成能下鄉與莊稼漢結為知己的政治人物 ?



在嘉義鄉間小路上奔馳的黑灰色奧斯摩比轎車裡,傳出陣陣歌聲:「In ten years we’re gonna have one million lawyers/ How much can a poor nation stand ?」

這首美國六○年代的歌曲「百萬律師(One million lawyers)」和嘉義鄉間純樸的景象並不搭調。這位喜歡隨口哼唱美國歌謠的是,嘉義選出的立委蔡式淵。

最近和蔡式淵接觸的人,沒有一個不為他指名屏東縣議長鄭太吉涉及槍擊案的質詢喝采。蔡式淵在嘉義新港一家餐廳吃飯,逐桌向客人敬酒時,有一桌全是年輕人,一看到他就說:「你是我們的偶像」、「氣魄好」,還有人問他有沒有穿防彈衣。也有立委表示要當他的「治喪委員」。

很多人不瞭解蔡式淵為什麼這麼有勇氣,包括他那個讀小學六年級的兒子。「我不認為他要第一個提,他可以等別人提了之後跟著附和,」他情緒激動的說:「他死掉,我靠誰吃飯?」蔡式淵的妻子,台大心理系副教授程小危,去年六月間,因末期乳癌纏身,「不願拖累家人」而自殺身亡。蔡式淵成了兒子唯一的依靠。

那件事讓蔡式淵的兒子覺得他爸爸應該「封口」不提的案子,發生在屏東縣。去年十二月十三日,凌晨六點二十分左右,潮洲地區娛樂界名人鍾源峰,於睡夢中被八名歹徒叫出後,在自宅門口被射擊十七槍斃命。死者的母親黃玉梅在現場目擊一切,他指控開槍者之一是屏東縣議長鄭太吉。

案發後,檢警單位懾於鄭太吉的影響力,並沒有採取積極的偵辦行動,死著家屬乃透過管道向民意代表陳情。據了解,當時多位立委都知道這消息,但沒有人敢挺身而出。

除了拿生命當賭注的蔡式淵。


挑戰黑道
 
案發三天後,蔡式淵在對行政院的緊急質詢中,首先指名道姓直指鄭太吉涉嫌此案。在輿論大嘩下,檢警單位才開始積極偵辦行動,並使臺灣政壇黑道問題嚴重的事實,再度浮上檯面。

這不是蔡式淵第一次向黑道挑戰,他曾因揭發農會弊端,五次遭黑道放話威脅。

妻子過世後,蔡式淵曾暗自決定「從此不再做太讓家人擔心的事,」因為一旦將個人陷入危險狀況,「對家人是很殘酷無情的。」

但是面對鍾源峰命案,蔡式淵沒花太多時間考慮,就決定要提出質詢。「消息來源告訴我壓力太大,幾乎辦不下去,」蔡式淵說:「鄭太吉敢當著死者母親面前開槍,可見他已肆無忌憚到如此程度,這個案子不辦,台灣簡直是完蛋了!」、「我不講,就沒有人會講了!」

但蔡式淵在提出質詢前後,還是作了一些防範動作。例如質詢後立刻將他唯一的兒子,送到哥哥家中。質詢前,也曾派人到嘉義打聽那個多次放話要對他不利的黑道人物,是仍在管訓,還是在外逍遙?雖然答案是在外面,讓他有所顧忌,但他還是毅然出面揭發,只是「希望這位黑道人物,與鄭太吉沒有關係。」

蔡式淵帶頭向黑道挑戰之後,各界隨之「揭竿而起」,掀起一片台灣從未有過的反黑風潮。

當年黨外前輩郭雨新就告誡過蔡式淵,「在台灣談起黑道,千萬不要指名道姓」,他偏不信邪。

去年五月,對行政院進行總質詢時,他也曾指出,當時的內政部長吳伯雄與黑道交往深入,並點名已死的黑道知名人物鄧天來與他「情同兄弟」,要求行政院長連戰另設特別委員會清掃政壇黑道。吳伯雄雖然承認與鄧天來從小認識,但強調以「人格保證」,從未對檢肅流氓個案作指示。

蔡式淵第一波的反黑質詢,曾讓他的朋友為他捏一把冷汗。事隔半年,他再度出擊。「議長帶頭殺人是相當特殊的案例,如果不利用這個機會提出來,這種事以後恐怕再也碰不到了,」蔡式淵說。

這篇頗具震撼的質詢,初步達到了蔡式淵所預期的目的……掀開黑道與政治長久以來的共生關係。

據刑事局統計,全台灣省有黑道背景的民意代表超過一百五十人,去年各縣市新科議員中,有幫派、管訓記錄及刑案前科者共三百人,超過總數的三分之一。「先當兄弟,再當議員」已成為黑道漂白的標準模式。「縱貫線當議長的,已排成一整排」的說法,一點也不誇張。


執著的個性

民進黨副秘書長,屬新潮流的邱義仁認為,反黑質詢是蔡式淵個性上「淋漓盡致」的表現,「他不跟你搞則以,跟你搞就搞到底。」

大學時代,讀心理系的蔡式淵就顯露他執著的個性。當時大部分老師對行為學派研究得不多,但他堅持在這個他認為「心理學唯一成功的部份」下功夫。大學畢業後,他更捨名校的獎學金而選擇了美利堅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就是為了追隨該校行為學派的知名學者富斯得(C. B Ferster)做研究。

一向和政治接觸不多的蔡式淵,在美國有機會和台灣同鄉會接觸,並擔任正流亡美國的郭雨新的秘書。不料原本單純對台灣人權的關懷,卻被貼上標籤,導致厄運接連而來,也打亂蔡式淵原先的學術生涯規畫。

拿到博士學位後,打算回國作研究和教書。但當他開始收拾行李,準備開始他的學術生涯時,政大卻因「政治原因」,聘書發不出來,「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蔡式淵回憶說。中原理工學院也以相同理由取消已發出的聘書。

教書的夢想落空之後,蔡式淵還是打包行李準備回台灣,但回台加簽被取消,這表示他上了黑名單,回台灣就有可能被逮捕。但蔡式淵還是決定回國,他以綠卡換旅行文件的方式入境台灣,由於一切都合法,雖列名黑名單,並未遭逮捕,逃過一劫。不過卻一再遭情治單位騷擾。

最後他透過台大心理系教授楊國樞的推薦,在台大擔任講師。回台灣一心想從事動物實驗的蔡式淵,並沒有因入境順利而安定下來,黑名單身份像鬼魅般與他如影隨行,最後還是被迫離開台大。

離開台大以後,蔡式淵進入聯中廣告公司擔任副總經理。這期間他和現任立委林正杰、國大代表張富忠等人合辦前進雜誌,並且在民國七十年幫參選台北市議員的林正杰助選,從此蔡式淵與政治有愈來愈密切的接觸,進入了人生的另一個轉捩點。林正杰後來因案入獄,蔡式淵便在眾人支持下披掛上陣,出馬參選台北市增額國大,結果以八萬多票當選。

八十一年,蔡式淵更做了一個石破天驚的決定,從小在台北長大的他,決定回故鄉嘉義參選立委。在選舉中,完全不被看好的蔡式淵,以極富創意又有效率的手法,突破國民黨的派系夾擊,以最高票攻下立委寶座。


創意策略勝選

整個選舉過程,蔡式淵充分發揮本身心理學專長,及廣告公司的實務經驗。首先他把產品測試的概念,運用在候選人的定位上。蔡式淵先評估他跟其他候選人有何差異?哪幾項差異對選民是有意義的?然後將評估結果拿到各地的座談會討論,所得結論就是他的基本政見。

他本身所擅長的數量化媒體計畫,也運用在那次立委選舉上,包括:哪些對象會被影響?有無接觸到足夠的數量?以及接觸的次數是否足夠?當時設定每天要增加兩百票,蔡式淵就根據這個標準,檢驗當天所辦活動的成效。

九三年五月六日出版的「遠東經濟評論」報導那次選舉是:「嘉義選舉史上最激烈的選戰,很訝異的結果是,嘉義選民第一次選出反對黨成員,進入立法院。」

家在台北的蔡式淵,擔任立委之後,經常來回嘉義、台北間,作一個全職的專業立委。不過比起他在國代時期所扮演的角色,蔡式淵在立法院的表現反而不那麼搶眼,在澄社的立委評鑑中,他的表現「不好也不壞」。

他全力投入農村建設,跑遍嘉義縣,一戶一戶的拜訪,自詡做個稱職的農業代言人。「他對爭取農民的權益非常關心,同時對問題會深入瞭解,也滿執著的,」農業委員會主委孫明賢認為蔡式淵頗具學者風格。蔡式淵也深知農業問題並不是台灣當前經濟的主要議題,關心的人有限,但對一個從農業縣選出來的立委來說,他表示:「如果我不談它,你如何期待別的立委會關心這個問題?」

過去蔡式淵作動物實驗時,整天跟鴿子、猴子等為伍,要觀察牠們為什麼做出各種複雜的行為。這幾年他走出台北,下鄉嘉義,在與莊稼漢接觸的過程中,他發現當前金權高張的政治生態,其實是可以靠苦工改善的。而這位心理學博士,目前就正以苦行僧精神下鄉,要藉此印證自己對社會的分析。

蔡式淵用一套不一樣的方式經營地方。比方說,參加婚喪喜慶是擴展人際關係、獲取選票很有效的傳統作法。但他很少提供這類「選民服務」。蔡式淵認為,比較良性的發展,應該是讓人民有力量去影響政治,讓民眾的投票因素是決定於政黨所提出的政策,而不在於是否出席婚喪喜慶,這類無關民生大計的應酬。

辦小型座談是蔡式淵下鄉的一項重要活動。在這種有時只有三、五個人聚會的場合裡,他常提醒與會者多用簡單的語言,去宣傳民進黨的理念。


問政風格樸素直率

在民進黨歷次的群眾運動之中,一派彬彬君子風度的蔡式淵,多半只是默默的隨行。和多數具煽動性的反對黨政治人物比起來,他顯得毫不起眼。「在國代選舉中,助理幫他擬的講稿裡面,必須配合一些激昂的肢體動作,他就硬是做不來,」民進黨政策中心主任陳忠信說。

這位心理學博士,又曾在廣告界有實務經驗的政治行銷高手,對政治人物那一套作秀手法,相當熟悉;對於社會脈動,更是瞭如指掌。但在當前崇尚激情的政治文化中,他依然維持一貫「樸素」、「直率」的問政風格。

蔡式淵並不認為自己是檯面人物,「我不會演講,民進黨的人要很會演講,很會搶鏡頭。但愈搶鏡頭生活愈不自在,我不想這麼苦。」與蔡式淵相交數十年的台大教授黃榮村表示,蔡式淵並不是一個喊衝就衝的人,他慣以實際、效率的角度來思考事情,尤其他有蒐集資訊的習慣,更使他行事帶有一點理性色彩。例如當年他準備從美國返台時,先把個人資料寄給美國各大媒體,以備不時之需的作法一樣,凡事都預留後路,做萬全的準備。

站在大多數嚼檳榔、穿拖鞋、時而口出三字經的莊稼漢面前,一派紳士作風的蔡式淵不論是穿著、口音、行為習慣,顯得非常格格不入。在一次座談中,一位農民提到最近米酒缺貨的問題,蔡式淵竟會在這群年齡平均七十以上,閱讀率不高的老農面前,以美國強尼卡森所主持的脫口秀,引爆一九七三年發生的衛生紙搶購風波為例,來說明媒體所應負的責任。

這位曾在台大教書的心理學博士,嚴格說起來,並不是一個能言善辯的人,在面對民眾時,甚至還有點放不開。他語調平緩,少有激昂的動作表情,或令人發笑的鄉土俚語,正如他一板一眼的個性。也因為這種個性,有時被認為是不通情理。民進黨嘉義縣黨部主委湯水泉指出,他有一次打電話給蔡式淵,請他代為探視一位在台北車禍受傷的朋友女兒,「當時我感覺蔡式淵的意思,好像是說連這種小事也要找他,」湯水泉說,這種態度讓他感到很傷心,一氣之下,從此不再跟蔡式淵往來。但他也有重情分的一面,他的好友,傾向統派的楊祖珺多年前參選立委時,蔡式淵雖不認同其政治立場,但基於朋友之誼仍捐錢支持。


走政治入錯行

也有不少農民,對於蔡式淵熱切地幫他們解決問題表示好感。有一天晚上,在嘉義縣義竹鄉溪洲村的一場座談結束後,一位顏姓農民攔住將上車的蔡式淵,跑到他面前充滿感激地說:「從選舉以來,你最好,對阮莊腳人很疼惜,你疼惜阮,阮疼惜你。」

在民進黨中,蔡式淵屬於美麗島系,但派系性格不濃的他,常常更像是一個獨行俠。和蔡式淵相識多年的「新新聞週刊」發行人司馬文武認為:「他太有格調,很多事他不屑做,很多人擔心,這種人怎麼搞政治?」連他的對手,與他同選區的國民黨籍立委翁重鈞,都肯定蔡式淵在「操守上滿堅持的」。

蔡式淵原本可以成為傑出的學術人才,他是台灣少數列名於哈佛大學法學院教員名冊的心理學博士。雖然人在政界,但不少過去台大同事,仍視他為同行。朋友認為他「很不像政治人物」,張富忠甚至覺得蔡式淵走政治,是入錯行。

對黑道的質詢,使蔡式淵成了全國知名人物。有人指出,屏東的槍擊案發生在星期二,蔡式淵星期五提出質詢,在這三天中,沒有任何媒體揭發此事,相關單位也沒有採取任何偵辦行動。社會靜悄悄的,整個台灣都被掩蓋住。如果沒有蔡式淵的質詢,鄭太吉的名字可不可能在媒體曝光?全台灣民眾能否瞭解黑道在地方政壇的猖獗?法務部會不會主動提出「反黑修法建議案」?這些都是疑惑。

經常在嘉義田埂、村落穿梭的蔡式淵,很像是一個傳教士,一有機會就傳播他所服膺的制衡理念,教育那些相信只有國民黨才能帶給他們希望的村民。「他經常提到民進黨要如何在嘉義成為多數,不只是隨便說說而已,他真的很認真在思考這個問題,」嘉義選出的民進黨籍省議員黃永聰說。蔡式淵認為,下鄉,最大樂趣就是發現國民黨並不足懼,在大結構未改變情況下,還是有很多方式可以讓國民黨選票減少。

從冒著被捕的危險回到台灣,投身政治;打破派系壟斷地方政治資源,贏得選舉;不顧生命危險,提出黑道的質詢,蔡式淵現在最想做的是,在總統選舉或任何可能影響政權更替的選舉中,擔任民進黨的幕僚長,負責總操盤。

在台灣目前的政治文化中,特立獨行的蔡式淵能否實現這個願望?是他將面臨的一段艱辛過程。


(轉載自天下雜誌一九九五年三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