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大女儿的短信记录

【我和大女儿的短信记录】

作者:与尘共舞 (天目首发 07/03/2015)

昨天上午出工前,我给了孩子们两个盼望:带他们去图书馆借书,晚上全家去游泳。

其实,这并不是昨天早晨说好的,而是前天夜里和孩子们达成的共识。暑假了,孩子们睡得晚,起得更晚。通常是,我和老公料理完文书,该去前线出工了,孩子们一个个的还在呼呼大睡。所以,当天关于孩子或家庭的活动需要头天晚上讲好,否则,第二天等他们睡起来再定做什么,由于我已经在外面跑上了,就很难安排。这种情况下,十之六七陪孩子一起活动的想法都不能付诸实施。

又说了,我们的生意,如果是前线的维修活儿,花多长时间做完有时很难估算得很精确的。小的活儿,老公一般不用工人,而是喜欢带着我跑。

昨天上路后,收租,拜访房客,解决纠纷,然后去给一个房客修门装锁,全部完成后,已经下午五点过了,我和老公还没吃午餐。(我们大概上午十一点左右吃了东西才出来的。)

我看时间已晚,知道去图书馆来不及了,有些心急,但认定必须完成游泳的承诺,这是我们全家每周一次必须的集体活动,也是强迫老公放松休息转换状态的最好方法。

当时,我正在催老公赶紧回家,就接到了老大的电话,说饿了。我问她,吃了东西没有,她说没有。我说你自己做呀,她说做饭是父母的事,况且头一天她刚做过。听了她的话,我看手机已经近六点了,心里有点火:十五岁了,饿了找妈不找吃?看来妈真的把你宠坏了!知道吗?你爸妈也没吃呢!

我忍着‘’白养了‘’的火,说,你自己做着吃!她说不做,质问我和老公怎么还不回去。我挂了她的电话,让自己平静了少许之后,觉得我要以理服人,说服她应该自己做饭吃。于是,我就开始给她发短信。

以下是我和她的英文短信记录的翻译:

我:我们(爸妈)需要干活找饭吃。目前,你们几个都在家放暑假,要帮家里做事。你已经十五岁了,应该学会承担家庭责任。这对你是有益的。

大女儿:你应该早告诉我,做饭一点也不难,可为什么你偏找我做?!我敢打赌,槟槟茉茉(注:她的两个妹妹)也能做。

大女儿:不过,我倒没说她们一定得做,我才不相信她俩的卫生水准呢。

我:楠楠,你总是把自己和弟弟妹妹比,你要比做的少,才觉得心里平衡。你认为,做得少是赢家。但是,在现实社会里,做得多的人才是赢家。如果你追求的是上好的生活,你必须努力多做,别无捷径。

大女儿:不对。如果我花两个小时做饭(像昨天),我就少了两个小时写短文,读书,做数学。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就是吃亏了。

我:多做而无怨言是一种美德,尤其是在自家人之间。为什么呢?因为你在做的过程中,建立可信度,你的弟弟妹妹就会来跟随你。这样,你就会越来越有能力。这是你一辈子受益的财富。在你的生命中,你能越早越拥有这个财富越好。

大女儿:你没有问校长要我的成绩单?(注:她这几天让我做的一件事。)

我:你不用自己全做,而是分派弟弟妹妹一起参与,分工协作。做饭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作。如果你能把做饭的每一步做好,那将帮助你写出轮廓清晰的好文章。你知道吗?当你才思枯竭的时候,无论你坐在书桌前多长时间,都是写不出东西的 。而当你转换一下状态,干点体力活时,你的创作灵感就产生了。试试吧。我就是这样的。

大女儿:我不管。我觉得你还是给我们买鸡块回来吃吧。这么晚了,我还要花两个小时做这个鬼屁饭!

我:我给你校长送邮件了,也抄送你了。你没收到?

大女儿:没有。

大女儿:再给我送一下你发的邮件。

大女儿:好吧。你觉得我还是应该做饭?

大女儿:太晚了!真是!

大女儿:我收到你的邮件了。

我:做吧。反正你自己要吃的。这叫做服务自己的同时,顺便服务他人。还有一种更高的境界叫“先服务他人,然后因着服务了他人,自己得着了服务”。

大女儿:那好吧。我干脆就做我昨天做过的菜好了。

我:好啊!这次,给你可怜的爸妈留点吧。(注:她前天做的菜,太好吃了,我和她爹只吃上了一点残羹剩汤。)

大女儿:那我需要用几杯米,几匹菜叶,多少肉末?

我:还有剩米饭。用比昨天更多的蔬菜。用昨天剩下的肉末。我已经从冷冻箱拿到冷藏箱了。

大女儿:好吧。

后记:大约四十分钟后,我和老公回家。老大正在做‘’炒广式香肠‘’,一粒一粒地往锅里扔,怕烫着。她的弟弟呢,正在拼命的洗碗。另外两个妹妹,已被分配吃完饭后洗碗和收拾。

我赶紧从女儿手中接过铲子,表扬她说:“楠楠真能干!来,你休息。妈妈回来了,我来,我做得快。我们得赶游泳呢!”

二十分钟后,全家吃上了午餐/晚餐。大女儿直纳闷道:“妈,你怎么能做得这么快呀?我怎么要花两个小时呢?”

这一天,我没能带孩子们去图书馆,但我们全家还是赶上了游泳。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