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 2009

2009 北美华人联赛 半决赛点球惜败



前排:潘凯,王博,胡斨,刘彤,张皓,王庆,宋欣东,李鹏科,王惺
后排:庄轶,韦革,董广为,路超,牛迪民,张一夫,刘田,陈勇,徐颋,王昕

第一天:
清华 3:2 PSU                      进球:胡斨,??
清华 2:1 China Dragon         进球:徐颋,胡斨
清华 1:4 U Delaware            进球:牛迪民

第二天
清华 1:1 NJ Sunfire 点球负    进球:徐颋


潘凯的总结:

北美华人足球联赛,虽败犹荣

来到这里刚刚4天,就找到了组织。巧合的是,今年的北美华人足球联赛于9月5号6号在Pennsylvania和Delaware交界处举行,离UPenn仅20多miles,真实幸运的很。要是在加州举办我就望尘莫及了。于是就联系上了orisong队长,加入了组织。大帝把我送了过去,还在费城车站碰到了从纽约过来的两年未见的胡子,拥抱时分外亲切。

去了之后,看到了许多散落于全美各地的学长们,虽然不认识,但也感觉很亲切。尤其是80字班的韦革学长,80年代来到美国,从94年就在队里踢球,一直到现在还能上场,实在是令人佩服。

第一场比赛对PSU,我们一开始磨合的不好,0:2落后。但我们很快找到了感觉,3比2完成的大逆转。

第二场对阵某城市的唐人街队吧。2:1拿下。于是,提前锁定了小组第一。前两场板凳坐穿的我也有了上场机会,哈哈。

第三场,对UDelaware,两场比赛仅积一分的队伍,我们尽遣替补上场。我先是守门,十分钟内光荣丢掉了三个球。一位很老的学长说我帮你守吧,然后我就去滑稽地打前锋了。第一次前场拿球,不知怎么回事,一下过掉了三个人,第二次触球,在三个后卫的包夹拉扯下岿然不动,平安将球传出,护球水平堪比李毅大帝。于是场下一片喝彩,我也很高兴,哈哈。总算上场散散心了。1:4输掉比赛,依然是小组第一。

晚上韦革学长把我送回费城,为此绕了远回家,我很感谢他。昨天上午他又把我送了过去。半决赛对手是new jersy的唐人街球队,水平不俗。

上半场,我和韦革学长去买红牛,导致错过了第一个进球,进球者是kaka(穿着卡卡球衣的学长,实在交不上他的名字……)。下半场,我一开始一直在逗kaka的22个月的儿子小kaka玩,然后开始吃我的早餐,2刀买的热狗。吃到一半,出事了。

我们的门前混战,原本没进的球,裁判吹说进球了。于是守门员队长orisong和绝对进攻核心kaka上前对裁判澄清,不过是摊开手“唉”了几声。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orisong和kaka各一张红牌!

老美裁判真他妈变态,身体接触从不吹犯规,凶狠铲人吹犯规但从不给牌,以至于我第一天以为美国裁判根本没带牌呢……但就是不能和他争执,稍微一争辩,就给牌。这次一下罚下两个绝对核心,真是前所未有的极品。

9打11,还有20分钟。有人想罢赛,但最终还是继续了。于是,我又一次光荣上场。

我们实行了大脚破坏战术,有效地遏制了对方的进攻,而且居然还有声有色地打了几次反击。然而,对方的攻势越来越猛,门前出现过几次险情,好在都没事,我还很拉风地扑了一次球,令一些认为我胖的不能扑球的围观群众改变了看法。。。

熬过了艰难的20分钟,点球大战开始了。

对于点球大战,我是很喜欢的。因为我有过点球大战取胜的经历,也罚进过点球(今年马杯1/4决赛对工物,七轮点球胜出)。更何况我们那么艰难都挺过来了,应该是我们占心里上风才对,所以我很有信心点球取胜。

可惜,四颗点球我居然全部判断错了方向。1/16的小概率事件让我碰上了。而我们射失了两颗点球,遗憾告负。

我们因为误判丢了一个球,因为sb裁判而被罚下两人。就这样还能撑到点球大战,我们是自己心目中的冠军。所以,当时场边所有观战的队伍都对我们给予了最热烈的掌声。

赛后,合影。大家在和谐的气氛中散场。美国的蓝天白云碧草就是他妈漂亮,就是太阳晒的不行,我几乎被晒伤,抹了队友的防晒霜,还火辣辣的疼。

之后,又是80字班的韦革师兄把我送回。这就是我第一次在北美踢球的经历,虽有遗憾,但和一群学长呆在一起聊天,也是很不错的。希望下次的举办地不要太远,我还能参加。

王惺的总结:

哥踢的不是球,是精神!

难得的机会,能在离开清华三年后还能和当年一起踢球的哥们再次身披“清华”的队名参加大赛,激动是不可避免的。

驱车5个小时来到了特拉华,首先是去费城接三个从西雅图和得克萨斯来的队友,比起人家飞7个小时过来踢球两天球的人,我显然还算不上最铁杆的。

欣东和刘田是当年俺校队的队友,这次是我队的协调人。

宾馆里第一眼见到欣东时我俩相互没认出来,原因全归咎于我俩的发型:俺的3cm小平头 掩盖了当年自以为是的成熟,他那个黑色发夹掀起的狮子头展示了另一种细腻与野性~~~

一顿寒暄后半夜1点开始开准备会,安排战术和首发,然后等待连续两天四场比赛的摧残!

首场对手PSU,开场20分钟不到就0:2落后,对于半场只有30分钟的小组赛来说,形式还是比较严峻的。不过,俺们的队伍俺们清楚,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啃硬骨头。经过了20分钟的磨合后,依靠顽强的防守,硬是没再给对手机会,并且一个一个球地缩小差距,扳平,反超.......3:2是最后的比分,第一场比赛就打得如此惊心动魄。

至此之后的所有对手,我都没记住队名了~~~

小组赛第二场,已经打出信心的我队轻松以2:0领先。但不幸的是改打后卫的我居然也能被人家侵犯~~,容易受伤的男人真不是盖的!下半场带伤上阵,最终我队2:1搞定比赛,提前一轮锁定小组第一出线。

第三场属于表演赛,虽然大家一再强调要低调,但从赛前队长让大家自愿申请首发并挑位置就能看出完全没把对手放眼里了。因此,场上出现了我队三位门将分别担任前锋,中场,后卫的场面~很壮观。但不得不提的是,这场比赛我们顺理成章地输了。

第二天的半决赛是真正的硬仗,对手据说是n年冠军。可喜的是,整场比赛我们没有给对手任何机会,对手没有任何威胁的射门,而我队一次聪明的射门率先攻破了对方的大门;可悲的是,对手一个角球被我队后卫在门线外解围却被十万八千里外的裁判判为进球,并且同时罚下了上前理论的我队门将和中场核心。9打11的不利局面下,我们顽强地再次让对手没能在禁区内起一次脚,1:1的比分坚持了20多分钟后进入点球决战。可惜的是,点球大战中幸运的天平没能眷顾我们,最后的结局只能算悲壮而不算完美。走下赛场时听到了鼓励和掌声。其实,从裁判误判对手进球并且无端罚下我队两名队员开始,场下的所有队友,对手,我们战胜过的,战胜了我们的,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无一例外为清华加油,看到这个场面,就如俺们队长欣东同学所讲:我们其实已经胜利了。

其他没啥过多的话了,只有一句:

多少年过去了,一代代热爱足球的清华人撑起了这面精神的大旗,从校园到校外,从中国到美国,最难忘和感人的事就是:每场比赛开球前全体队员围城一圈11只手叠在一起喊出的那宏亮的四个字:“清华,加油!”

张皓的总结:

北美也有我们的主场……清华老兵好样的

两天的北美华人锦标赛结束了……意犹未尽,好久没有这种在战斗的激情了……

清华老兵队,活跃在北美的纯种清华足球,这是一个名字,更是一种精神。我们来自祖国的四面八方,我们汇集于北美各个地区,在这里,我们只有一个名字,我们是清华人。北美有句话,美国踢球的华人中大部分都是清华人,踢球能出国的,清华有先天的优势。这让我想起了孙葆洁老师一句话,“我们技术不行没关系,我们都用脑子踢球。我们传不到点没关系,我们有这个意识,并且我们有清华人的韧劲,和永不妥协的精神。”想起了体育代表队队服上一句话,fight to the end, never give in. 我们是这样承诺的,我们也是这样履行着我们作为清华人的骄傲。

今天在场上很感动,仿佛回到了西操,回到了紫操,回到了魂牵梦绕的清华园。当我们被罚下两人,我们局面很被动的时候,我们的替补,我们曾经的对手,我们的朋友,那句简简单单的,但却铿锵有力的呐喊,“清华加油!”作为场上的球员,我很感动,我更激动,我知道,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任凭对方的狂轰乱炸,我们始终保持着坚定守下去的信念,并伺机骚扰对方的球门……

这是一场为名字而奋斗的比赛,虽然我们点球惜败,但足球就是这样,充满悲情的元素。我们不悲伤,我们对得起这个名字,对得起曾经战斗过的土地。我想,这以后的每一天,每每想起那一句“清华加油!”,我的世界就充满感动,我就有为之奋斗的劲头。

Never grow old,because we are always fighting……

欣东的感谢信:

给北美华人联赛的清华老兵们

2009-09-09 04:26 (分类:默认分类)
转眼已从Delaware回来两天了。
而比赛的一幕一幕仍挥之不去,不断在眼前萦绕,慢慢缠成支撑自己下一年认真的动力,紧紧的结实着。

首先最想说的是对我亲爱的队友们的感谢,虽然我知道无论什么言语都无法配得上你们真心为这只队伍付出的行动。
感谢老老队长谢源一直以来的远程指导和顾问,你的经验让我们这些第一次组织参加北美联赛的小兵们倍感踏实。
感谢老队长宋昭的前期组织工作,一直任劳任怨兢兢业业的经营着discussion group。
感谢一直关注比赛,但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到场的老老兵和老兵们,咱们明年再见.
感谢接机接火车的牛,路超,王惺,王庆,把我们队具有标志性的散落在全美各地飞来坐来的队员最后集合在一起。
感谢管账大师刘田的准确迅猛,感谢为场边后勤贡献各种力量的牛、刘田、韦革大师兄,潘凯;神油胡斨,美女摄影师许赫男,local支持方健,各种无私各种靠谱的陈勇,无照司机张皓,有照司机牛、王惺、刘田、王昕、路超、胡斨、陈勇、庄轶、韦革、yanhan等;感谢各位家属好友的到场和支持,特别感谢明日之星小kaka。
感谢我们的场上队员,依旧扣来扣去并在小组最后一场打入全场唯一一球的牛,
沉稳勇猛最后双腿抽筋的王惺,
身板虽瘦但极度硬朗处理球极度干净的后防中坚王庆,
前场飘忽过人无数的刘田,
一直为了球队俯首甘为孺子牛无私奉献的防守后腰超级跑不死的路超,
后防大将强壮结实的张一夫,
体能无限射门精准几乎每场一球的大师兄胡斨,
跑位飘忽技术精湛头球破门的张皓,
百米十一秒五横霸边路的王昕,
坦克一样前场开来开去刷干净信用卡里最后一分钱也要赶来的董广为,
身体素质无敌敦厚善良的李鹏科,
中场关键后备最后二十分钟防遍全场的陈勇,
威猛无比、减肥有效、貌似还能飞的潘凯,
光荣英勇负伤的王博,
边路一条龙的庄轶,
理解战术精准、补位超靠谱的刘彤,
飘逸潇洒飞奔依旧的80级大大师兄韦革,
场上场下全方位多角度提供支持的校队大师兄张军,
帅气又老练的赵田力,
以及特别压轴感谢的、队内最佳射手、定海神针、意识敏锐、指挥精湛的徐挺大哥。

今天收到组织者的信,看到最后夺冠的我们的对手新泽西队队员挂着奖牌捧着奖杯咧着嘴傻笑着,心里翻着说不出的滋味。我不想说我们是怎样第一场小组赛只花了20多分钟就互相熟悉并成功完成落后两球逆转的故事,我也不想说我们是如何提前一轮小组第一出线实现清华老兵队多年来最好的小组成绩,我更不想说我们是如何在半决赛前两分钟内就和徐挺大哥统一思想,让新泽西整整半场一脚像样的射门都没有而一直领先。

我只想说我当时是多么的不理智,哪怕是就承认了那个站在中圈的裁判吹进去的那个子虚乌有的进球,哪怕忍住怒火拦住徐挺大哥让我们俩还能留在场上,甚至哪怕再狠狠心早点叫大家起床提前去练练点球。

王庆,现在一直让我想起的是2007年3月24日的那个下午;
那个北京五人制半决赛2:1领先最后裁判黑我们点球,让首体2:2扳平的那个下午;
那个我们在对手首体队员大声喊“操你妈”裁判也不给牌,可我们照样点球拿下他们进入决赛的下午;
那个人大主场,最后三十秒人大手球乌龙却被被人大队员观众围攻的裁判改判吹出的下午;
那个人大笑话我们连不会踢的队员都派上去罚点球的下午;
那个你整赛季就踢了那么一脚,却用那一脚第9轮的点球把我们送上最后冠军领奖台的下午。

可那个下午已经过去两年半了,我都几乎要忘了当年我们是什么样子了。
而现在,你们的身影却一个个清晰起来,
那是一个个仿佛全天下都在欺负你,可你就是咬着牙拼到最后赢下来的身影,
那是一个个遇见事情第一个必然先想到自己怎么能做得再nb而不是去找理由埋怨的身影,
那才是一个个能够坚持到底、最后让胜利的喜悦畅快的迸发的身影。
我却突然发现我已经离他们这么遥远起来。

命运终究不可能一直公平,我们没有别的退路,只有先对自己再更狠一点。
就算是那些两天前周围的队伍们都跟着我们一起喊出的清华加油的声音,哪些我们1:1守下来下场得到他们此起彼伏掌声,都是命运对努力者的褒奖,我们还是输给了自己,我必须郑重给队友们道歉,我只有以下一年的努力准备来弥补。

我亲爱的队员们,大家都来看看新泽西挂着奖牌的笑脸吧
http://sites.google.com/site/2009nacsl/home
你们都知道咱们应该怎么做才能把该属于我们的东西拿回来。大家都不会再喊明年再来,大家今天就已经开始了再来的脚印!
“清华!加油!”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