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合唱团和我的一百个马拉松 - 白熊

我收到一份礼物,打开一看,外圆内方。

圆的一半写着:神州合唱团,另一半写着:DASH 达拉斯华人跑团。团团成圆,就像一个原子核,是一个不可分的整体。两者我都要!不像那个匈牙利诗人裴多菲,说什么生命与爱情两者我都要,为了自由两者又都不要。诗人吗,有时候虚无缥缈的,疯疯癫癫的,不知害了多少纯情少年少女!

这唱歌与跑步之间有关系吗?为什么成了一件礼物不可分割的两个部分?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但是对我说来, 有关系!而且有非常神秘的关系。就像原子核里的核力,把带有正电荷的质子紧紧地拉在了一起。因为 “ 神让万事相互效力,让爱神的人得益处。”

2012年的年初我跑了第一个马拉松,年底加入了神州合唱团。其实这一切都在1995年,我刚来美国时的那个12月分就决定了。我的故事就是讲讲这份礼物的来历。

如何跑起马拉松的?

1995年的12月9日,那是一个周日。朋友带着我第一次去教会。20多年前达拉斯的12月比近年来的12月天,要冷的多。进入Downtown 之后,我们的车被跑马拉松的人流挡住了,我看到那一个个身着短衣短裤的马拉松人,精神抖擞地从我眼前跑过,有的人还向我招手…,似乎是说,加入我们的队伍,一起跑呀!

看到这些跑马拉松的人们, 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感动,什么时候我也能像他们一样跑马拉松?第一次来到教会,基督徒们真情热诚,神的话语像扑面而来的春风,教我忘记了窗户外面还是寒风刺骨的冬天 …。我在想,什么时候我也能像他们一样成为一个基督徒…?

圣诞节前,第一次听圣诞音乐会,哎呀让我赞叹惊呼,世界上人世间还有这么好听的声音,简直是天籁之声。看那些站在台上歌唱的人们,他们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要不内心怎么能发出如此美妙的音调呢?我能成为这样的人吗?多么希望有一天我也站在哪里?让更多的人惊叹不已?

奇怪?! 我怎么冒出这样的想法来?那会儿刚来到一个不一样的世界,许许多多的事情都不确定,将来会是什么样子谁也说不清,为什么就会有这样的想法?

接下来的日子,工作忙得我团团转。实验,身份,家庭,孩子等等问题压得我没工夫想跑马拉松的事。一年又一年过去了,每个周日都到教会敬拜神。每年的12月的第二个周日,都看到跑达拉斯马拉松的人群挡在我的眼前。我似乎忘记了当时想跑马拉松的感动。这是神让我先认识他。神的话语如同知时节的好雨,不但发生了,而且润物细无声般的渗透到心田里。没有多久我成为基督徒,这个过程,自然而然,如瓜熟蒂落一般,没有经过很大的起伏和波澜。

时间一下子过去了16年。2010年的12月的第二个周日,当我再次遇到跑马拉松的人群,看到一个个跑马拉松的人从我眼前跑过,其中有人向我招手,似乎在说,“加入我们 " 我心里一惊,这不是刚来美国时见到的一幕吗?我要跑马拉松的感动再次涌上心头。为什么呢?我不再感到莫名而且相信这是神的旨意。在此之前,我的同事朱梅芳已经在鼓动我跑马拉松了。 神的时间到了!

长跑,对我说来,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十几岁时我跑过2万米。以后再也没有跑过那么多。这会儿已经年过60岁,想跑马拉松?是不是异想天开?很多人都这么想。老李,你疯了?哪来的那么大的劲?我没有疯,我知道是怎么回事!

经过一年多的准备,从 5K,10K,15K,一路跑来,接着就是半程马拉松。自然而然,全程马拉松就成为我下一个目标。

我终于开始跑马拉松了,而且一发而不可收,不跑个百马人生就不完整。

跑着跑着,一群爱跑步的人自然就汇集到了一起,如同小溪流成了江河。爱跑步的达拉斯华人组成了DASH 华人跑团。

50年前,我是一个初入社会的十来岁的毛头小伙,而今两鬓已经染白。这50年间,我经历了文革年代,知青岁月,改革开放,赶上了出国潮,我来到了美国,成了基督徒,跑起了马拉松。人生啊,不就是一场马拉松赛吗?而只有神才能把你的看似毫无关联的梦想,串联起来,把他们变成了现实。

    达拉斯马拉松梦幻般的起跑时刻

二、怎样加入神州合唱团的?

1,回家了!

来到教会, 很快我就加入了唱诗班。唱赞美诗歌的气氛非常温馨感人,让人感到耶稣基督向你走来。

而神州合唱团就是个大诗班。考证神州合唱团的来历, 在神州合唱团的网页上是这么记载的。1995年,一批热爱唱歌的华人相聚在一起,组成了百人合唱团,唱响了《黄河大合唱》。1996、9  ,百人合唱团再次相聚,大联唱《我的中国心》,在此基础上,为了满足热爱合唱的人们演唱的愿望,也为了 ,《神州合唱团》成立了。

我明白了,他们不是天天唱黄河,唱思乡之幽情。既然是过日子,每周唱什么,每月唱什么更重要。关键是,他们热爱歌唱,热爱合唱。既然是热爱合唱,他们中很多人一定来自教会的唱诗班, 只有在教会的诗班才能满足你爱唱歌的愿望。例如,神州合唱团某一任团长就是基督徒 ,曾长期来我工作的西南医学中心传福音,还教我唱赞美诗。现任指挥还兼任 过阿灵顿华人教会的诗班指挥超过20年之久。既然都是来自教会的唱诗班的,那我不就是潜在的团员吗? 要是我加入神州合唱团不就跟回家一样吗? 因此,特别关注神州合唱团的事。

听神州合唱团的年度音乐会,我是次次不落。我坐在听众席,仰头聆听,闭目欣赏。连续听了不止10次吧。到了第11,12 个年头,终于不想再当潜在的团员,非要加入不可了。刚来美国,第一次听圣诞音乐会时的神奇念头,变成了现实 。正如我开始跑马拉松时,是因为时间到了。加入神州也是如此!

当我第一次走进神州合唱团在教会练习场时,看到一个人,我就径直向他走去。他就是曾长期来西南医学中心传福音,还教我唱赞美诗的人。

以前我坐在台下听神州唱,现在我要加入神州一起唱。 回家的感觉真好!

 

我在想,加入神州合唱团绝对不止是我的愿望,是神让我这么做。我越来越感到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不是我的,而是神的旨意,是他放在我心中的感动。人的梦想,若符合神的旨意, 谁又能阻拦呢?只要神的时间一到,立刻变成现实。

在神州合唱团里,有一个神州基督徒微信群,天天都能收到《荒漠甘泉》。合唱团大约有一半的人是基督徒。更让我感到十分的亲切,如同在自己的教会里。

 

2.乐观积极的人生态度

不论在神州合唱团里,还是在DASH 华人跑团里,这些年来我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呢?是乐观积极的态度。爱唱歌的人那个不乐观?爱跑步的谁人不积极?那么基督徒与众不同的地方在哪里? 当我打开礼物之前,也曾猜想礼物是什么?是财富?是机遇?是天赋?都不是,是态度,是一种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

人生不会花香长漫,天色长蓝。如何面对苦难,基督徒就是与众不同。 仅举 2例来说明。

其一) 两年前, 我参加了《岁月甘泉》的演唱。《岁月甘泉》是一部记述十年文革期间,2000万知青上山下乡经历的合唱组歌。组歌一问世就唱响中国大陆,2010年又传到了北美 。海外演唱了十几场达到了高峰。期间还包括了在欧洲和澳洲的演唱。

然而对《岁月甘泉》的评价却是截然不同的。

反对意见说,《岁月甘泉》是在歌颂文革,歌颂上山下乡。凡赞同者就是在说《青春无悔》 。俨然一副政治正确的面孔。

赞同意见认为,组歌歌颂的是青春的美好,即使是在经历苦难时期,青春也是美好的。经历苦难的时刻就没有歌声吗?也会有的,还会有笑声,更有爱情。苦难的年月,仍然会生命不息。

我非常感激很多基督徒歌友对《岁月甘泉》的理解,例如,耶鲁大学爱乐乐团的韩国指挥,他说,当还不知道组歌歌词的内容时,就被组歌旋律的精神所打动,让他想起自己年轻服兵役时的青春时光。华生合唱团的甘志刚先生积极参与组织,并登台歌唱《岁月甘泉》。 他把大陆知青一代经历的苦难看作是我们民族的苦难的一部分,再大的苦难,背后都有希望,让我们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其二)两周前,达拉斯华人跑团 (DASH) 的团长周瑶辉,英年早逝。周瑶辉是基督徒,不仅是达拉斯华人跑步活动的推动者,也是教会诗班的参与者。对于他的过世,一时间传言四起,跑步有害论到处可闻。但是热爱跑步的人们的回答是,以坚持跑步来纪念他。DASH 领导小组瑶辉所在的教会,以及北大DFW校友会 组织了纪念活动。在Arber Hill 公园举行了5K 纪念跑。参加者积极踊跃,盛况空前。

 作为他的跑友,北大校友,和同是基督徒,我分享了在瑶辉身上看到他在人世间发光做盐的感受。多位跑友分享了耳闻目睹瑶辉为了把DASH建成北美华人优秀的跑群,鞠躬尽瘁的努力。纪念活动中,放飞了蓝白气球,气球一直向上飞,直飞到看不见了。放飞气球的场面如同每次达拉斯马拉松鸣枪时刻的放飞气球,象征着瑶辉在天堂的马拉松跑道上在继续奔跑。 如同菲迪尔皮斯为把胜利的消息,尽早告诉等待救援的人们,他跑了4万多米,只说了句: “ 我们胜利了”就倒地而亡一样,瑶辉是我们DASH 的菲迪尔皮斯。那天阴云密布,似乎老天都为之感动,但是看到这群积极向上的人们,不一会儿,就云雾消散见了太阳!

 

.在神州

这么些年来,神州合唱团唱了几百首歌,唱遍了中国知名合唱曲,唱遍了世界知名合唱曲。把一群来自黄河长江的华夏儿女,带到了全世界。就像黄河流进了大海,才知道大海比河流宽。从人间唱到天上,才知道天外还有天。

我无意在神州合唱团里鼓动人来跑马拉松,马拉松与健走,太极拳和交谊舞放在一起,似乎无可比拟。但是我相信,我做不到的事情神能够做到。 我所在的达拉斯第一侵信会华人团契,已经有人开始跑步,并加入了达拉斯华人跑团 DASHDASH里有很多的神州歌友,在不远的将来,谁敢说没有神州合唱团团员加入DASH呢?今天看来不可能的事,明天呢?我多么希望我参加的两个团是兄弟姐妹,携手共同做神的见证!

展望将来,在纪念神州合唱团一百年的过程中,一定有跑马拉松的团长和指挥出现。 在世界许多知名合唱团里很平常的事情,也会变成我们的合唱团里的平常事。


有一件礼物,你得到没有?

如果说,我到了80-90 岁,还在歌唱,仍能跑马拉松,这本身就是一首美妙的歌。我相信,神州合唱团一定会为了我完成100个马拉松的夙愿,为我庆祝生日的。就像今年去跑柏林马拉松,庆祝我的68岁生日, 4-5万参赛者,有100多人与我同一天生日。在柏林的HB  酒店,Happy Birth day to You 的歌声一阵接一阵的。我想到过吗?没有!但是,神就是这么安排的。

当那一天来到时,朋友们向我唱到,“ 当你老了,跑不动了…,”我能自豪地回答说,“ 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该保守的道我守住了。”如果有100个人听了我的故事愿意像我一样来歌颂神,我就知足了。如果有一百个人看了我的见证而跑起马拉松,我就知足了。

唱歌和跑步都是在歌颂神,唱歌是用歌声赞美神的伟大;跑步是用行动赞美神的创造――生命的伟大。要想唱得好,跑得好,需要的都是,心跳和激情!需要的都是有个好的态度!

说了这么多了,你说唱歌与跑马拉松之间有没有关系?

这,就是那份礼物的来历。

你想得到这份礼物吗?

 

四、爱跑步的朋友,请来听我歌唱

神州合唱团2017年度音乐会将在十一月四日 星期六 晚 7:00 举行。若你不但爱跑步,也希望和我一起上台唱,欢迎加入神州合唱团。团长路平的电话是,469-463-4636 看看那么多个6 , 加入神州合唱团就是你的福气。演唱地点在:Custer Road United Methodist Church 6601 Custer Road, Plano TX 5023


来源:http://bbs.wenxuecity.com/cqrs/145247.htm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