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不反思 狼奶教材代代传

林克伦/厦门采访报导

2006.05.17  中国时报
一九九八年十月,厦门一位中学语文教师朱丽冰在「南方周末」发表《拒绝狼奶》一文,从学校教育体制反省说:「教师千万不能再给学生喂『狼奶』了,不要教给学生简单地追求『刚硬』,不要鼓励冷漠,更不应为铸造嗜血的心灵之剑欢呼雀跃。」

反思文革是要让下一代不再受阶级斗争、偶像崇拜等「狼奶」教育的荼毒,但在从事第一线教学的朱丽冰眼里,目前的教育体系「喂狼奶」的情况仍在继续。官方在教育对文革的影响上,反思其实有限。

朱丽冰指出,「在文革结束、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时间里,教育理念的动弹非常微小,从小学到大学,课程设置、教材教法、成绩评定,无不和文革前的教育风格相似,就连大学,至今都把毛泽东思想概论、军事理论课设为必修课」。

大陆的中学教材内容在文革结束后曾进行过改革,「政治性」、共产党的「正统观念」等仍是内容主轴,「充斥着歌颂毛泽东和共产党,跟国民党、军阀、美帝国主义作斗争,以及斗地主分田地等题材,连文言文、新诗、古诗等也多与『斗争』有关」,朱丽冰表示说,「初中教材还好,高中语文教材更是充斥着各式革命家的文章,简直是在上政治课。」

朱丽冰指出,近年来,大陆教育部门开始着手进行改革,二○○二年开始,厦门作为全国实验点,首批使用课改新语文教材,教材增添了友情、环保等人文性内容,结果却招来教育系统内部抨击反对声浪。

值得思考的是,在目前的学校里,许多中坚骨干教师就是当年的红卫兵。这批遭受文革苦难的过来人应最能体会斗争教育的残暴性,其所拥有的经历也更能反省官方教育、教材的荒谬,但现况却并非如此。面对这些充斥政治、曾经伤害过自己的教材,目前红卫兵这一代的第一线教师大都选择顺应以对。「许多教师以升学考试、社会生存竞争等功利性理由,不愿挺身抗拒这些教材,或者说,从教师自身来说,大多还并未建立起尊重普世每个个人的人文观念。」

朱丽冰还指出,「有不少老师,还是比较欣赏与鼓励仇恨与斗争的思维的,也因此,这样的东西继续透过学校教育、教材与考试灌输给下一代。『狼奶』在现行教育体制下不断地被『操练』、内化至学生内心。」

朱丽冰认为,「当老师教给学生仇恨与排斥某个群体和个人的时候,实际结果并不会只针对这类人,这种忽视、仇恨或不尊重别人的理念会成为学生的一种思维方式和处世态度,会被应用于生活的方方面面,就像文革前我们所受的教育是阶级斗争,可文革一来,我们首先斗的是老师一样。」

这种现况也令现今中国出现价值认同危机。「不反思的结果导致出现目前流行的『双重语义系统』」,朱丽冰感慨地指出,「学生、老师、家长乃至全社会都知道这些官方说词是虚假的,但很少有人愿意出面反对!」

身为一个影响力不大、曾深刻反省「狼奶」教育的基层中学教师,朱丽冰忧虑地指出,「现在的社会许多人习惯在表面上说『套话』,尽管自己的内心深处并不认为这些话语有道理,但还是说了、且说得非常自然,包括年幼的学生,都操练娴熟。社会出现信任危机,因为很难相信别人。」

对于这样的教育模式一代传一代,会不会永远跳不出这个怪圈?朱丽冰对此比较乐观指出,「观念的重建是可以发生在黑色背景上的。只要人愿意追求。我自己的经历就是如此!」

援引大陆电影导演陈凯歌回顾文革经历文章话语:「当运动来临时,总会有太多的人跪下说『我忏悔』,太少的人站起来说『我控诉』。当运动结束以后,有太多的人说『我控诉』,太少的人说『我忏悔』」。朱丽冰指出,「我们不仅需要控诉,我们这一代更需要忏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