蒯大富错乱的红与黑

朱建陵/北京专访

中国时报 2006-05-15
提起蒯大富,目前大陆五十岁以上的人都知道,文革时期,他被毛泽东列为五大学生领袖之一。当年的蒯大富,用台湾俚语来说,是「喊水会结冻!」用大陆现在的市井俚语来说,是「够牛的了!」

联系上蒯大富本人之后,他什么都愿意谈,但是碰到文革的题目,却每每岔开话题,不愿回首过往岁月的伤痕。

蒯大富一九四五年出生在江苏盐城,和郝柏村同乡,他的爷爷是共产党「新四军」,父亲是共产党员,但如果不是经历文化大革命那样错乱的年代,即使有这样「红」的出身背景,蒯大富仍将只是一介凡夫俗子。

文革爆发时,蒯大富一开始只是班上「文革小组」的组长,但当年诡谲的政治气候,让蒯大富爬上了峰顶,最终又跌了下来,直到现在,蒯大富本人也说不清楚当年的命运转折。

蒯所领导的班上「文革小组」,一开始就遭到了刘少奇指导下「工作组」的批评,当年的蒯大富,根据他后来的回忆,当时他都感觉到自己是「反革命」了,都准备要被送去劳改了,但谁知道,当毛泽东从外地回到北京之后,蒯大富的命运一夕改观。

毛泽东当时说:「谁镇压学生运动啊?(只有)北洋军阀镇压学生运动!」毛泽东还特别点了蒯大富的名字,于是蒯大富一夕暴红,不但被「工作组」释放了出来,还接受毛泽东的召见,成为五大学生领袖之一。

文革刚刚开始时,大陆普通老百姓没人搞得清楚毛泽东的真正意图,更没人知道毛泽东想斗倒刘少奇,蒯大富阴错阳差地反了刘少奇的工作组,成为英雄人物。后来有人说,蒯大富是最早看出毛、刘路线斗争的人,蒯大富回应说:「那是吹牛!不可能!」

狂飙两年之后,红卫兵对毛的利用价值降低,蒯大富成为牺牲品之一。他在一九六七年底被分配到宁夏当一名电解工人,一九七○年被押回北京受审,一九七三年被下放劳动。文革结束后,他再次遭到逮捕受审,罪名是「颠覆国家」、「颠覆社会主义制度」,也就是「反革命」,最终在一九八三年被判处十七年徒刑,从一九七○年开始计算,他在一九八七年刑满出狱。

经历了这样的大风大浪,对文革这段历史,蒯大富仍觉「骄傲」。当被问及,对于这段历史,他有没有被「戏弄」的感觉时,蒯回说没有,还说他自己并不后悔,而他眼中的文革,其实就是两年,正好就是那个狂乱年代,他自己则正好站在「风口浪尖上」。此外,不论对毛泽东或江青,蒯大富仍保持着正面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