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古道-喜读《细说如来藏》

        在阿含经中,佛陀曾将佛法比喻为通往解脱古城的一条古道,佛出世与否,这条古道都依然存在,佛陀只是发现了它,并带领佛弟子依此走向涅槃。佛陀离开我们已经两千多年了,这条道路也日渐隐晦,特别是近百年来,更是内忧外患,修证传承断线,师心自用批判传统成风,以至佛法的理论基础受到极大破坏,修证古道几尽隐没。谈锡永上师的《细说如来藏》无异于暗夜里的一道光芒,详尽的叙述了佛果的相状,并为我们一一指明通往此地的修证道路,使我们迷茫众生又得见佛陀的古道,这让我们怎能不欣喜万分?在此由衷的感恩谈上师,感谢浙大出版社。

可能很多人看了谈上师的《细说如来藏》认为:谈上师讲的和别人都不一样,有许多新奇之论,让人感到佛法就是这样一人一套,也说不清楚谁对谁错。实际上对佛法的传统教义有过了解的人都会承认,谈上师讲的和中国传统佛教(传统的八宗),乃至印度佛教在理趣上完全相同,但修证路径上却多有新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们知道,第一义谛从来是不可说的,只有亲证方可知晓,任何言说都是指月指,而非月亮本身;而且由于每个人的因缘不同,在实修中有不同的状态,需要不同的应对,而这只有面对面的进行指导。而人们一方面往往把别人讲的,当成是自己证的,听到了就以为证到了,另一方面又不会把握因缘,很难对症下药。所以自古以来不论印地、汉地、藏地,历来祖师著作大多只是从遮的角度去描述空性,修证的具体方法、内容只是因材施教,进行一对一的指导。这后一部分内容往往是在传承内口耳相传,这样传承中断后,具体的修法也就隐没了。

佛法是一味的,谈上师依据宁玛派的传承将佛果见地与修法这样公开的和盘托出了,这在历史上也是头一次。

实际上在宁玛的传承里,如来藏的见地与修法也一样只是在传承中秘传的,只有到谈上师的上师敦珠法王才根据这个时代的特征特别开许谈上师把如来藏的见地与修法公开来,因为这个时代的众生聪明、多疑,如果不先在理论上对佛果有个认可,很难真正的如古人那样依教奉行修学佛法,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先让人们对佛果有个认可,再依师学法一步一步走上去。

谈上师根据法王的授记,将如来藏的见地与修法对这个时代的众生无疑是极大的恩惠。对有志于藏系佛法的修行者来说此书的意义自不待言;就是在汉地,在各宗传承中断、修法不明的今天,谈上师的著作也无疑是趣入各宗修法的指路明灯,依着佛果的究竟见地与修法看各宗现有的依规才真正有可能趣入修法的内涵。这对真正想要离苦得乐,想修行解脱的行者来讲有着无比的价值和意义。

佛法的传承中断了,从民国初年唯识学者批判《大乘起信论》开始,到印顺导师对如来藏的解读,再到日本的批判佛教对场所佛法的批判,一代代佛学者在失去传承根基的条件下对究竟佛果的解读无疑似小儿辩日,幼稚可笑。可悲的是,这种言论已经是佛教界乃至是大众公认的所谓佛法了,依此见解汉传佛法,可能除了三论宗和唯识宗,其他宗派都是汉地祖师编出来骗人的,那佛法还有什么真实性?还有什么修学价值?师心自用,从凡夫的角度去揣摩圣者本来在方法论就是颠倒的。当然,这百年来的佛教学者对佛法的弘扬也并非一点价值也没有,比对谈上师的著作,最起码我们知道离开传承,离开师长,佛法的修学无从谈起,道之根本在依止善知识。再者,这些学者也确实批判的一般人自以为是、师心自用理解的如来藏思想,这对厘清真假如来藏思想,学习真正的佛果见地也有着积极的作用。

通过对谈上师《细说如来藏》的学习,我想有识之士一定会对佛法产生全新的认识,对传统佛法的内涵有更深刻的体悟。谈上师《细说如来藏》一书的出版,对从正面维护汉传佛法传统,激发修学汉传佛法的兴趣一定会起到积极作用。事实上《细说如来藏》有着太多太多的闪光灯,即使一个对佛法不理解的读者,也一定在看过《哲学东西》后对上师的博学有所感知;通过上师对此次美国金融危机实质的剖析,也能让人感知到智者的魅力。我最感兴趣的当然还是《四重缘起庄严白螺珠》,中观、唯识、如来藏三系佛法,依实修贯通,佛果不再是想象,在上师笔下,一条可实证的修学俨然就在脚下,此时唯有感恩上师三宝,发愿一定要亲证佛果。

感恩上师三宝!也感谢浙大出版社!

                 杭州永福禅寺释贤瑞

     2010-5-26

ĉ
jie liu,
2011年8月9日 上午9:4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