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证真如-《细说如来藏》读后

医巫闾 山人

2010-06-21 12:32

        努力数次,文章的两个图表也未能粘上,不知是某之鲁钝,抑是博客之不尽人意。还是叹息一声吧:唉!”     

        庚寅年仲春之月,于廖平原兄邮件中初见所转谈锡永先生画作数幅,其中一首题画诗中有云:“万里遥天驾远航,无端流落旧临安。”吟哦数过,忽然在一种强烈的身 世认同感中神往起先生治学转变后所皈依的佛学觉境,那“流落旧临安”的是先生的“化身”吗?我的“流落”虽然未及“万里”,但因缘触动的生命体知中,飘过 的“乡愁”莫非也是真如的“法身”吗?

       恓恓遑遑之际,又幸得接读鲍慧兄转赠的谈先生新作《细说如来藏》一书,虽为根器所限而不能有所甚解,但于佛教义学之大略,却颇觉有“振聩发蒙”的开悟。覼缕所示,姑为断取作如下理路:

     (图表1

      佛教唯识宗倡言“转识成智”,盖略同此。《细说如来藏》谓越业因、相依、相对、相碍四重缘起而得净觉之实,则可至于“识不异离于智,智不受染于识”的“智识双运”之如来藏境,遂能因净应物,以广结善缘而享天命;若锢于有情世界的分别之见,随障计较,即不免多作恶缘而损年祚。

        自上个世纪末亨廷顿(Huntington Samuel)提出“文明冲突”论后,对话就成为各大文明寻求相互促进的共同选择,然而在各自分疏的文明理路未能系统化前,对话的触点只能是舍纲领而捉网目与襟袖,若孔汉思(Hans Kung 倡导签署的《全球伦理宣言》也不得不仅仅得出一个“将心比心”的全球伦理金法则,其“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终极关怀以及在此终极关怀下所建立的文明体系 诉求则茫然不能引出头绪。于是国内人文学界多元论说甚嚣尘上,乃至怀疑普世伦理存在的可能性,不亦异哉!反思谈先生所讲如来藏的致思理路,则与儒家敬知双行和道家性命双修的体证模式便有了甚为一致的可比性。

      (图表2

       如来藏智境之真如本体“性空”当与中国传统万有本体的太极为同一存在,虽三教对此的理解或因人而异,而现代人文科学也已扬弃了讨论宇宙本体问题的传统推原法,但是放弃不等于高明,因为当自然科学娴熟地利用推原法建立起一套有关生命和宇宙的终极理解体系时,人文科学才发现自己不得不在“无用”的名言里做着 “无用之用”的诡辩。然而,当我们把传统终极关怀的本体与现代科学的终极思考对接时,才发现在超越时空的终极实在中存有着器识世间的一切因子与可能,而这一终极实在且不因器识世间的显现而“躲到高处的天上”,它生成万物并寓于万物之中,并在万物消解之后重归于“自由”的终极实在。

        不过,认知在三教的终极策略中乃是一种“慧功”层面的境界,佛教称之为初地菩萨界,如果不能通过修行把这种慧识转化成生命的自觉,则最终也必然是一无所成,故三教皆有双修之论。此正如罗马之行,因认知而明其位所为一大进境,因践履而达其位所方是最后进境,谈先生谓修行当别有授受是也,此则非《细说如来藏》一书所及。盖先生止观双修所臻之化境,方是三教觉道的最后典范,其绛帐春风之所拂,催萌的皆是此娑婆世界生机盎然而又贪眠的如来智种子欤!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