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源神社(高砂社)

水源村的神社位在水源國小北邊的山坡上,目前尚有部份遺蹟。

神社是日本神道的信仰中心。神道是日本原始宗教,以祭祀日本本土天神地祇為主,以日本皇祖皇宗的遺訓為內容,屬於泛靈多神信仰(精靈崇拜),視自然界各種動植物為神祇。日本據台後,國家神道被賦與在殖民地體現國家意識、穩固統一民心的作用,神社從最早設立於重要街庄及移民村,繼而到漢人眾多的聚落,在控制原住民地區後,也在部落中建立神社。

太魯閣族境內第一座神社為建於1923年塔比多(Tpdu,天祥)的佐久間神社,係紀念佐久間馬太總督而設的太魯閣蕃地神社。水源的神社於1931年(昭和6年)926日鎮座(落成典禮),但未以部落名稱為佐倉社,而稱為高砂社。在花蓮市中山路縣立體育場斜對面的菜園(歸化社)曾建有花蓮港神社末社佐倉神社,根據昭和18年(1943)臺灣總督府文教局社會課編印的「臺灣に於ける神社及宗教」記載,該書出版時,花蓮港神社末社佐倉神社仍在營造中。不稱佐倉社而稱高砂社是否與此有關?仍待查證。

高砂社的鎮座地為花蓮郡平野庄歸化259260277番地,主祀大國魂命、大己貴命、少彥名命、能久親王(註),例祭日在每年的1028日。

神社前的「鳥居」(とりい)位在水源國小北側道路上,面東,材料為混凝土,表面洗石子,兩根圓柱上載兩根橫木,上方是圓形的「笠木」,下方的橫木稱為「貫」,屬於「神明鳥居」(伊勢鳥居)樣式,是台灣最常見的鳥居型式。鳥居主要在於界定人間及神域的界線,進入鳥居象徵進入神界的大門。這座鳥居因村民認為阻礙到進村的交通,在民國93年的夏初雇工拆除

山坡上還有石燈籠及階梯留存。石燈籠除作為神社參拜道兩旁的照明設施,也是庭園造景的一部分,其特有的造型及點燈的功能,也隱含有召喚思念的意思。階梯屬參拜道的部分,參拜道,是前往參拜神社神靈的道路,參拜是一種禮敬、拜見的心情和意識,當信衆進入鳥居走在參拜道上時,會有種身心淸淨及平靜的感受。也由於參拜道通常頗長,因此,在上面步行能夠感受到世俗空間、神聖空間的過渡。參拜道中有長短高低不同階梯,每一小段路串連的階梯會提升一個高度,如此坡段過程中,內心也會自然產生層層升高的崇敬。

鳥居與階梯的方向不在一直線上,現存階梯位置約在道路及拜殿的中間,參拜道的路線需再推敲。

目前所存的遺蹟為山坡中一段30階的水泥階梯,階高不高、階深很淺,階梯上下兩邊各有一座石燈籠,幢身(中台)以上的燈室及幢頂不存。階梯上方闢成一片平台,左右一對石燈籠距階梯較遠,西邊石燈籠竿的三個面分別刻有「奉獻」、「氏子中」、「昭和十八年一月建立」(昭和十八年為1943年)等字樣。其旁有一座長方體水泥構造,像個大浴缸,兩個寬邊上各做三個正方形孔,用途不清楚。

註:能久親王為伏見宮邦家親王第9王子,1847年生,幼名滿宮,11歲時獲仁孝天皇收為猶子,受封親王。隔年得度,法諱公現,通稱公現入道親王。明治維新改元前夕,20歲,擔任德川普提寺之一江戶寬永寺貫主,同情德川,上野戰爭敗後,寄身仙台,曾被奧羽越列藩同盟擁作共主。能久親王在1872年繼承北白川宮家督,改易現名,他既是明治天皇父親孝明天皇的義弟,也是明治天皇的義叔。1895年下半年乙未日軍征台之役,能久親王官拜近衛師團長,1028日因罹瘧疾病逝台南。能久親王為日本皇族首位征戰海外的犧牲者。19011028日,台灣在日本統治時代唯一的官幣大社台灣神社舉行大祭式典,這是主祀北白川宮能久親王及開拓三神的台灣神社落成後首次的紀念祭。台灣神社位於台北劍潭山,設計者野村一郎。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