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Zhao Zi Yan 說說趙紫陽

 
 
有些人會說,有些人會做,感覺上趙紫陽是說多於做的人。做為一個總理,在國家最亂的時候,不是去了訪問,就是去了打哥爾夫球。其實當時他應該讓學生離開廣場,事實上經過了好一段時間有不少學生也打算離開了,但是趙紫陽卻讓學生們留了下來。他究竟想要怎樣?

大家將焦點放在學生身上時,其實中國政府在要處理全國罷工罷課的同時,更急著的是處理那些暴亂。早在四月已開始有著動亂事件,政府也收到許多特務滲入,有人到處派發槍枝及武器的消息,美國之音到發放假的消息、香港傳媒包括中方報章文匯都出現問題、國家安全部在1989年6月1日向中央報送的一份報告《關於美國等國際政治勢力對我國的思想與政治滲透的報告》 ..... 那時候在政治局常委在是否戒嚴一事的投票中,趙紫陽是投了反對票的。

http://www.atchinese.com/cn/inde ... 6645&Itemid=110
「对“五一七”元老密会,海外一直有所流传,但中国官方媒体一直语焉不详。直到2003年,官方公布的都是统一版本,由新华社发布如下:“5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召开紧急会议。常委中多数同志认为,面对险恶的形势,绝对不能退让,只能更加坚决地反对动乱,制止动乱。赵紫阳不听常委多数同志的意见,坚持退让。5月17日,中央政治局常委开会决定在北京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

學潮以及暴亂拖了這麼長時間,國家內部損耗極大,趙紫陽其實也有部分責任。

趙紫陽是一個很推崇西方政治及金融的人,他十分欣賞西方那套政治及經濟制度,經張五常引見接見了經濟學家佛利民,政策上採用了自由價格,結果弄得通貨膨脹,情況一發不可收拾。後來,自由價格及時也取消,但也弄得民怨甚大。(顏色革命後,歐洲及歐洲各國其實也飽受「震盪療法」之苦,蘇聯解體後前俄羅斯的盧布忽然貶值,貨架空空如也,錢究竟去了哪呢?西方經濟學家是否真的為這些國家著想呢?)

或許可以說,如果讓趙紫陽繼續下去,他會變成第二個戈巴卓夫,又或葉利欽。

至於鮑彤,他是八九年許多事件的主要幕後策劃人之一。有人說,寧願相信他是美國的特務,不然怎樣一個可以做到這種程度?中央常委的會議內容,不知從何處流了出去?學生們似乎總有從中央的政策來源,然後拿來說項。純粹以事論事,身為趙紫陽的助手,鮑彤在八九時許多行為是越權了。

隨著時間過去,六四本來已被人淡忘。但是幾年後,出現了一個趙紫陽的訪談錄,六四二十年,又出現了趙紫陽的錄音帶,而且那些書來源總是英文版在先,不奇怪嗎?鮑彤去了美國,接受的是美國政府的政治性傳媒《美國之音》的訪問。美國之音及自由亞洲電台是怎樣的傳媒,相信大家自314事件後,已開始知道。

關於趙紫陽的錄音 - 真與假的問題
http://sites.google.com/site/xztibet2/64tapesofz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