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 What the Students Want 六四時學生要的是甚麼?

 
 
李敖谈"6.4天安门事件"

5'07"  
李敖問去了台灣的吾爾開希, 你現在回憶六四那件事情, 現在你年紀大了一點, 也做了台灣姑爺, 你住在台灣, 你還會這樣做嗎?

吾爾開希說 : 「我不會了!

:「為什麼不會?

吾爾開希說 : 「他說我們當時跟政府的對抗, 我們沒有底價, 我們那個條件是浮動的, 當趙紫陽來談判, 我們就談判, 談判好了以後, 政府同意了, 我們又漲價。結果呢, 變得沒有底價, 群眾沒有底價的, 群眾的結果就是不走, 整個天下亂了。」

李鵬, 吾爾開希與王丹的全國直播會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jBU2jmWkto
這段國內的64片段顯示民運最早期係打"共產黨"下台, 邀請"國民黨"回大陸執政, 後期先改旗號為共產黨萬歲, 支持民主化..

 

天安門 六四記錄片 14/20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wH9QwAJITQ

柴玲︰所以,我覺得很悲哀。這些話,沒有辦法直接跟同學們講就是說,我們就是要在這里流血,用鮮血和生命來喚起民眾。同學們會這樣做,但是他們是年輕的孩子們(哽咽)
問︰你自己會繼續在廣場堅持嗎?
柴玲︰我想我不會的。

問︰為什麼呢?
柴玲︰因為我跟大家不一樣。我是上了黑名單的人。被這樣的政府殘害,不甘心。我要求生。我就這樣想。我不知道會不會有人說自私什麼的,但是我覺得,我的這些工作,應該有人來接著干下去,因為這種民主運動不是一個人能干成的。這段話先不要披露,好嗎?
 

柴玲在528日接受美國記者飛利浦·康寧漢(Philip Cunningham,漢名金培力)採訪時嘶啞著喉嚨聲淚俱下地說:

 

同學們老在問,我們下一步要幹什麼,我們能達到什麼要求。我心裡覺得很悲哀,我沒辦法告訴他們,其實我們期待的就是,就是流血。就是讓政府最後,無賴至極的時候它用屠刀來對着它的公民。我想,也只有廣場血流成河的時候,全中國的人才能真正擦亮眼睛。(哭)他們真正才能團結起來。但是這種話怎麼能跟同學們說?尤其可悲的是,有一些同學,有一些什麼上層人士,什麼什麼人物名流,他們居然為了達到個人的目的,完成自己的一些交易,拚命地在做這個工作,就是幫助政府,或者不讓政府採取這種措施,而在政府最終狗急跳牆之前把我們瓦解掉,分化掉,讓我們撤離廣場

 

《天安門》︰

劉曉波︰
在一個聯席會上,協調各種組織作出決策的聯席會上,大家都舉手同意這麼一件事情,他就可以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擅自推翻這個決定,擅自決定廣場,我們就不撤了,聯席會的人也拿他們沒辦法。

柴玲(廣場上)︰
戒嚴, 四天戒不了, 十天戒不了, 一年戒不了, 一百年也戒不了!
順民心者昌,逆民心者亡!堅決打倒以李鵬為首的偽中央!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wH9QwAJITQ&feature=related

 

 
 
3'20" 高自聯開會決定是用民主方法, 還是用暴力方法推翻政府, 組織新政府, 說到民主的方法是不可能達到目的
 
 
六四事件「倒果為因」?
 
 
---
柴玲與美國記者的錄影講話分析
http://bbs.creaders.net/military/bbsviewer.php?trd_id=352726&language=big5


「觀天下」2009042317:16:18 送交:

    柴玲于1989528日與美國記者金培力(Philip Cunningham)作的錄影講話

    這篇有名的談話很長,很多人不會仔細讀。我把關鍵的觀點摘出來,加上我的評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柴玲︰23歲。北京大學心理學。北師大研究生,兒童心理。
引用:

柴玲︰同學跪下,舉著那個請願狀。是彈劾政府的。

觀天下︰彈劾=推翻政府。

引用:

柴玲︰我感覺參加籌委會的同學有熱血的,也有個人目的的。。。市高聯常委,周勇軍宣布五月四號,五月五號復課。同學們當時很多很失望。同學復課的越來越多,同學在復課跟罷課之間產生相當大的內耗,內部消耗。。。。終于有一天我們認為必須搞絕食。李祿找,副總指揮。他說,如果政府(听不清)這樣看著同學一個個這樣消耗生命的話,那我們就采取更極端的措施,他說我們就自焚。。。。


觀天下︰拒絕復課是學生的意願。絕食、自焚、下跪=強迫政府就範。天真的可憐。民主社會沒這麼干的。使用這樣的極端手段,表明他們的思想也是極權的模式。即使成功也將繼續極權。

引用:

柴玲︰我們要領導權。我們發現廣場各種組織層出不窮。市高聯在他們在任期間換了182任主席。隨便什麼人就可召集一個會議,接著拉起一幫人來,然後把人清出去,(不清)又被別人否定掉。學閥割據,自己拉起一幫人作糾察,而他糾察隊長可以說我是糾察總指揮什麼的。


觀天下︰幾天時間,182任主席!學閥自己拉起一幫人。如此烏合之眾,還要求政府妥協!政府對誰妥協?妥協什麼綱領?開人命玩笑。

引用:

柴玲︰我說一下時局。李鵬這幾天,由最初的四個省市支持他已經爭取到二十七個省市,在黨里面基本上獲得統一。某些外地將軍也慢慢都趨從他。本來軍方的力量已經爭取到六個軍區。在黨內部趙紫陽這一派、、、、遭到了清洗控制。


觀天下︰中央的事情知道的這麼清楚。顯然背後有人。操縱群眾運動不需要領導權。只要透露這種信息,散布一些小道,學生一听就憤怒,就會跟著有信息的人跑。

引用:

柴玲︰大部分同學軍心不穩,都很失望,他們不知道,說我們到底要要求什麼,我們下一步要干什麼。有些同學就很傷心地走了,而且同學中出現了一些那樣的情況。有的同學打著民主的旗號,甚至想把募來的錢自己藏起來,而且又有些同學把市民給的錢拿去商店買東西。有些同學逐漸被政府收買,他們作為學生中的特務和奸細。


觀天下︰你自己不知道要求什麼,怎麼要挾政府?學運里還有貪污的!民主笑話。

引用:

柴玲︰有人一再主張撤,唯一高興的就是政府。我是總指揮,掌握這個權力,就是為了抵制這種妥協,這種投降。


觀天下︰主張撤的人士正確的。可是柴玲掌握權力,給反方扣大帽子,投降派,一下就打敗對方了。她運用中共殘酷斗爭的手法嫻熟,顯然上台也會是獨裁者。

引用:

柴玲︰政府這方面已經逐漸的穩固了,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堅持,等待人民真正團結起來,因為到最後只有人民跟政府來較量了。


觀天下︰她的目的果然是煽動群眾,大亂中國。知道自己不行,指望群眾為他們的理想犧牲。

引用:

柴玲︰同學們老在問,我們下一步要干什麼,我們能達到什麼要求。我心里覺得很悲哀,我沒辦法告訴他們,其實我們期待的就是,就是流血。就是讓政府最後,無賴至極的時候它用屠刀來對著它的,它的公民。我想,也只有廣場血流成河的時候,全中國的人才能真正擦亮眼睛。(哭)

他們真正才能團結起來。但是這種話怎麼能跟同學們說?尤其可悲的是,有一些同學,有一些什麼上層人士,什麼什麼人物名流,他們居然為了達到個人的目的,完成自己的一些交易,拼命地在做這個工作,就是幫助政府,或者不讓政府采取這種措施,而在政府最終狗急跳牆之前把我們瓦解掉,分化掉,讓我們撤離廣場。


觀天下︰她的目的是廣場血流成河,但是卻不告訴同學。靠欺騙把同學們送到坦克底下。太可恥了。

引用:

柴玲︰我們撤回,黨內的有點民主意識的人這次一下全被清洗干淨。把一大批這次運動中先進的領袖、學生領袖、黨內的、軍內的人全部清洗干淨,然後他們可以控制或軍管新聞機構,重新把全國的局勢穩定下來,然後重新搞他們所謂的改革開放。

如果真是讓他們得逞了,那麼中國實際上要復闢,復闢四十年,七十年。


觀天下︰她定義了什麼是先進,所以就要國家按照她的意見辦,不行就流血,犧牲別人的生命。什麼叫獨裁?這就是。二十年過去了,改革開放是成功的,政府得逞了,沒有復闢70年,反而進步了70年。為了她的錯誤預言犧牲了幾百人。

引用:

柴玲︰(哭)所以我覺得很悲哀。這些話沒有辦法直接跟同學講,跟同學說,我們就是要在這里流血,用我們的鮮血和生命來喚起民眾,同學們肯定會這樣做的,但是,他們是年輕的孩子們(哭)。


觀天下︰殘忍的欺騙!同學們肯定會這樣做的表明她沒有爭得別人的同意就把人家的性命做賭注了。 這不是革命,這是借刀殺人。

引用:

柴玲︰有一個孩子跟我說︰我要看看究竟亂到什麼程度。。。。一個同學說我們大批同學都走了,我們本來有五六百人,現在只剩下十多個人。我一個人太有限了!那麼多人爭奪權力,我只是為了,為了良心,我才不願把這個權力放棄給那一小撮那種投降派和陰謀家。


觀天下︰究竟亂到什麼程度就是很多人最後堅持的理由,不是為了犧牲,卻被柴玲送了命。投降派和陰謀家,即使柴玲有良心,她也是判斷錯誤。她的權力使她她犧牲了很多別人。

引用:

柴玲︰有時候我想,中國人我不值得為你奮斗!(哭)我不值得為你獻身!


觀天下︰柴玲知道什麼是潛意識嗎?這就是。

引用:

柴玲︰(哭)昨天我跟我愛人說,我再也不願在中國待下去了,我說我想到國外去,在絕食的第一天我就說過我不是為死而戰,而是為了生而戰。


觀天下︰不是為死而戰別人去死。為了生而戰自己出國。

引用:

柴玲︰因為民主不是一代人的事,我現在更堅定這種信心,如果我有機會活下去的話,那麼我會用畢生的精力在中國,從一個孩子降生的時候就跟他說,要作一個正直的、有良心的、有獨立人權和人格的中國人。我要用畢生的精力來培養一批真正的中國人,我不知道我有沒有機會這樣做了。


觀天下︰她沒有這樣做。她去做買賣,搞金融了。

引用:

柴玲︰市高聯有些人是有投機傾向,市高聯作了一個聲明,說,對我們這場絕食運動同情和理解。我們感覺到很憤怒,你是個學生,你有什麼資格來同情理解我們?要是,真正的態度應該是愛護保護同學,支持同學。


觀天下︰柴玲很習慣扣帽子。要求別人只能支持她,否則沒有資格。純粹的政治鬥爭動物。

引用:

問︰你對民主怎麼理解?

柴玲︰我沒有怎麼在理論上(不清)過民主,民主應該是很天然的要求和需要,我們可以自由地選擇自己的生活,我們可以自己有自己的政治觀點,我們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們有自己的思想體系。民主也跟人權的解放,人格,獨立和自尊的解放,人性的解放連在一起。


觀天下︰柴玲為民主斗爭,犧牲很了性命,卻不了解民主。政府當然無法和你對話,有什麼可說的?
柴玲的民主觀︰生活,政治觀點,生活方式,思想體系,人權,人格,獨立,自尊,人性。非常個人化,完全忽略政治。根本不提政治制度。就是說她的理想里不是為了建立民主體制,因為她根本沒有考慮。

引用:

問︰跟政府對話最終達到什麼目的?

柴玲︰我想對政府是一個強烈的挑戰,因為它從來沒有這麼強的對手,來自人民真正的呼聲,人民要求,人民開始要求跟它公平地對話,要求監督他的一些政府領導的過程,人民要參與決策,要求檢舉不法行為,而不再象中國的大一統的黑暗統治。我想民主最根本的,對每一個人來說就是自我的覺醒。很多同學都不明白什麼是真正的民主。我想這次運動只能說是民主的啟蒙運動。


觀天下︰為了對話而對話。沒有目標,沒有政治訴求。最後不過就是為了自我覺醒,啟蒙運動。僵持到屠殺竟然沒有理性的政治要求。簡直就是小孩子鬧著玩。

 
引用:

柴玲︰我覺得這場運動很多地方不太成熟。首先這個機會很偶然,誰也沒想到胡耀邦會逝世。而且在這之前我們整個這個,就是中國人民,經歷了思想很混亂,沒有信念,沒有理想這麼一個階段。這次整個的運動是學生和人民天然的一種民主意識的一種大暴露。


觀天下︰不成熟,偶然,思想混亂,沒有信念。柴玲對64的描繪很客觀。既然如此,為什麼要逼迫大家去死呢?總指揮就可以這樣鬧著玩嗎?

 
引用:

問︰下一步呢?
柴玲︰下一步作為我個人,我願意求生下去。廣場上的同學,我想只能是堅持到底,等待政府狗急跳牆的時候血洗。
我想最終的就是推翻這個沒有人性的、不再代表人民利益的反動的政府


觀天下︰我求生,同學等待政府血洗。怎麼這麼無恥啊!
推翻反動政府”=威脅國家安全罪。
20年的歷史表明,這個政府還是代表人民利益的。柴玲的錯誤導致人頭落地。

引用:

柴玲︰我說政治犯判多少年?他說以前判三年,後來判五年,現在加到七年,後來加到十七年。當時我很悲哀,我在想十七年以後我出來就四十歲了,很不甘心的呀。


觀天下︰英雄們可是視死如歸的啊。狗熊卻已經不甘心了。

引用:

問︰你自己會繼續在廣場堅持嗎?
柴玲︰我想我不會的。


觀天下︰啊??????????????????????

引用:

問︰為什麼呢?
柴玲︰因為我跟大家不一樣。我是上了黑名單的人。被這樣的政府殘害,不甘心。我要求生。我就這樣想。我不知道會不會有人說自私什麼的,但是我覺得,我的這些工作,應該有人來接著干下去,因為這種民主運動不是一個人能干成的。這段話先不要披露,好嗎?


觀天下︰上了黑名單怎麼啦?地下工作誰來做?
這段話先不要披露,好嗎?知道自己可恥啊!!!!!!!!!!!!!!!!!!

 
引用:
問︰你們最開始跟胡耀邦(不清)有什麼關系?
柴玲︰這是一個借口,我想,借機。


*****

 

我在愛因斯坦研究所的網頁中,看了伯特 L. 赫爾維 (Robert L. Helvey) 寫的《性非暴力衝突: 關於基本原則的思考》這本書。在這本書附錄二非暴力行動的方法中,你們可以看一下與六四事件有多少巧合之處。(自第92頁開始)

 

性非暴力衝突: 關於基本原則的思考

http://www.aeinstein.org/organizations/org/osnc_traditional_chinese.pdf

 

愛因斯坦研究所官網

http://www.aeinstein.org/organizations3c9b.html

 

 顏色革命策動者陰謀中國《環球人物》雜誌特約撰稿 王晉燕

http://xztibet.googlepages.com/colourrevolution2

 

注,愛因斯坦研究所由吉普夏恩創辦,吉普夏恩專門研究以非暴力手段去推翻一個政權的理論。非暴力指的是用非打仗,打仗的代價很大,而且未必有勝算,可是非暴力手法呢,對實施者來說即使失敗了,也沒有甚麼影響。美國中情局認為他的理論成本低,效果大,於是跟他一起合作。1989年的東歐巨變及蘇聯解體就是吉普夏恩的傑作。Robert L. Helvey上校本身是推崇暴力手法,後來受到吉普夏恩的影響,開始走向非暴力手段推翻政權的工作。或許因為他的軍人背景,被他所訓練出來的人,所採用暴力手法還是極為殘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