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廣場外發生了甚麼事情?

軍人被打、被燒被掛在天橋上的圖片一些朋友或許已見過,木樨地一排冒著煙的軍車停置在那里,圖籍中也有收藏。天安門廣場外,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呢?

 

以下是木樨地橋到軍博之間的西長安街的一輯歷史圖片。有人告知這條路應該變化很大,因為木樨地橋擴建成了一座立交橋。

http://bbs.wenxuecity.com/photography/662750.html

 

以下內容摘自國家教委編的 "驚心動魄56" 中第205208....

 

==

六月三日一時許

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師範大學等校非法組織 "自治會" 廣播站突然大喊大叫起來,稱 "戒嚴部隊開始大批進城,其先導車在木樨地撞死了3人,撞傷1人。事態萬分緊急,請同學們趕快行動起來。"在這之後,一批批學生和市民大喊大叫地趕往建國門、南沿河,西單木樨地等幾十個路口設置路障、攔截軍車、毆打戰士、搶奪軍用物資。曹各庄附近12輛軍車被攔。從燕京飯店門前經過的戰士被強行搜身。電報 大樓前的軍車輪胎被扎穿,並被隔離墩圍住。

佛曉前後,永定門橋頭的軍車被推翻。木樨地軍車車胎被紥穿。朝陽日400多名進城的戰士被歹徒用石塊亂砸。六部口、橫二條一帶被攔截,戰士被圍困。

7時前後,在六部口,有的歹徒鉆進被圍困的軍車內,搶奪裝有子彈的機槍和其他槍枝彈藥,軍用物資。從建國門到東單,以及天橋附近進城部隊被零星隔斷,遭到圍攻、歐打。在建國門立交橋上,有些戰士的衣服被扒光,有的戰士被打得遍體鱗傷。

上午,虎坊橋一帶的進城部隊被沖,戰士遭痛打,有的被打瞎了眼睛。一些被打傷的戰士在送往醫院途中被截,急救車被放氣,傷員被綁架。虎坊路至陶然亭21輛軍車被圍,在戰士轉移彈藥時,前往救護的民警被打傷。

中 午,被攔阻在府右街南口、正義路北口、宣武門、虎坊橋,木樨地,東四等路口的解放軍戰士,有的被打傷,有的鋼盔、軍帽、雨衣,水壼,挎包被搶。有的路口,壓縮餅干,罐頭等撒滿一地。六部口一伙人截了一輛滿載槍支彈藥的軍車,武警部隊和公安干警多次解圍均未成功。這車槍支彈藥如被搶走或發生爆炸,後果不堪設 想。為了保護首都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武警部隊施放了催淚彈,搶回了彈藥車。

下午,一伙暴徒圍堵和沖擊國家機關和重要部門。他們沖人民大會堂,沖中宣部,沖廣播電視部,沖中南海的西門和南門。保衛這些機關的武警戰士和公安干警數十人負傷。

在暴徒瘋狂進行打、砸、搶的同時,許多干部、群眾挺身而出,保護了部隊大量裝備和人員。

17 時,非法組織 "高自聯" "工自聯"的少數人,在天安門廣場分發了菜刀、匕首、鐵棍、鐵鏈子和帶尖的竹竿,聲言 "抓住軍警就要往死里打"。 "工自聯"在廣播中大肆叫囂,要 "拿起武器推翻政府"。還有一伙暴徒糾集上千人,推倒西單附近一個建築工地的圍牆,搶走大批施工工具和鋼筋、磚塊等,准備打巷戰。

在這萬分緊急的情況下,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不得不下定決心,命令駐守在首都周圍的戒嚴部隊,向市區開進。平息暴亂。

18 時半,在大部隊進城前,北京市人民政府和戒嚴部隊指揮部發出了《緊急通告》,通告說,"全體市民要提高警惕,從現在起,請你們不要上街去,不要到天安門廣場去,廣大職工要堅守崗位,市民要留在家里,以保證你們的生命安全。"這個《通告》,通過電台,電視台和各種廣播器,進行反復廣播。

21時許, "高自聯"頭頭吾爾開希在北京師範大學 "自治會"廣播站發表廣播講話,叫囂 "同學們要拿起家伙自衛"。同時,北京大學 "自治籌委會" 組織都貼出《公告》,稱 "學運處於低潮,要組織民眾宣傳車去宣傳"。

中國人民大學等學校 "自治會"廣播站反复煽動學生們市民去圍堵軍車。

22 時,奉命向城內開進的各路戒嚴部隊先後進入市區,但在各路口都受到嚴重阻攔,即使在這種情況下,部隊仍采取了極其克制的態度。少數暴徒利用這種克制發動駭人聽聞的打、砸、搶、燒、殺。面對暴徒混雜在不明真相的群眾中的複雜局面,解放軍指戰員寧願自己挨打負傷,甚至犧牲,也不輕易動用武器自衛。許多戰士被打 成重傷,有些戰士被活活打死,大批軍車被燒。

22時至23時,從翠微路、公主坟到西單一帶,有12輛軍車被燒,有些人用卡車運來磚頭,向戰士猛砍,一些暴徒把無軌電車推到路口,放火燃燒,阻斷了道路,有的消防車趕去救火,也被砸爛、燒毁。

23 時前後,虎坊橋3輛軍車被砸,1輛吉普車被推翻。安定立交橋上的軍車被圍堵,崇文門大街一個團戰士被圍堵。建國門立交橋30輛軍車被圍堵。北京煤炭工業學校以西300多輛軍車被圍堵,為保證軍車前進,有的戰士和指揮員下車做疏導工作,被圍攻毆打,有些被強行綁架,不知去向。被打傷的,有尉官,校官,也有將 軍。在南苑三營門受阻的軍車,為避免沖突,往東繞行,至天壇南門再次被堵,許多軍車被砸,被燒。珠市口一輛軍車被堵後,一幫人爬到車上,下邊有個干部模樣的人勸他們下車,當即被痛打,生死不明。

戒嚴部隊在這種極其艱難危險的情況下,強行開進,在迫不得己時,開槍示警,自衛還擊,擊毙了罪有應的暴徒,也有一些群眾被誤傷,被暴徒傷害。各支部隊陸續到達預定地點。

9時,北京....
 
 
==
 

以下內容摘錄自,1989630日在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八次會議國務委員、北京市市長 陳希同關於制止動亂和平息反革命暴亂的情況報告

 

63日淩晨,當部分戒嚴部隊按計劃進入警戒目標的過程中,就有人有組織地煽動一些人在建國門、南河沿、西單、木樨地等路口阻攔大小車輛,設置路障,攔截軍車、毆打戰士,搶奪軍用物資。曹各莊附近12輛軍車被攔。從燕京飯店門前經過的戰士被強行搜身。電報大樓前的軍車輪胎被紮穿,並被隔離墩圍住。
 

拂曉前後,永定門橋頭的軍車被推翻。木樨地軍車車胎被紮穿。朝陽門的400多名進城戰士被歹徒用石塊亂砸。六部口、橫二條一帶軍車被攔截,戰士被圍困。

 

早上7時左右,在六部口,有的歹徒鑽進被圍困的軍車內,搶奪裝有子彈的機槍。從建國門到東單,以及天橋附近,進城部隊被零星隔斷,遭到圍攻、毆打。在建國門立交橋上,有些戰士的衣服被扒光,有的戰士被打得遍體鱗傷。

 

上午,虎坊橋一帶的進城部隊被沖,戰士遭痛打,有的被打瞎了眼睛。一些被打傷的戰士在送往醫院途中遭攔截,急救車車胎被放氣,傷員被綁架。虎坊路至陶然亭21輛軍車被圍,在戰士轉移彈藥時,前往護衛的民警被打傷。

 

中午,被攔阻在府右街南口、正義路北口、宣武門、虎坊橋、木樨地、東四等路口的解放軍戰士,有的被打傷,有的鋼盔、軍帽、雨衣、水壺、挎包被搶。六部口一夥人截了一輛載有槍支彈藥的軍車,武警部隊和公安幹警多次解圍均未成功。車上的槍支彈藥如被搶走或發生爆炸,後果不堪設想。為了保護首都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武警部隊施放了催淚彈,驅散了人群,搶回了彈藥車。在攔截、砸搶軍車的同時,一夥暴徒圍堵和衝擊國家機關和重要部門。他們沖人民大會堂、沖中宣部、沖廣播電視部,沖中南海的西門和南門。保衛這些機關的武警戰士和公安幹警數十人負傷。


隨著事態的急劇惡化,暴亂的挑動者更加倡狂。下午5時許,非法組織高自聯工自聯的頭頭,在天安門廣場分發了菜刀、匕首、鐵棍、鐵鏈子和帶尖的竹竿,聲言抓住軍警就要往死裏打工自聯大廣播中大肆叫囂,要拿起武器推翻政府。還有一夥暴徒糾集了上千人,推倒西單附近一個建築工地的圍牆,搶走大批施工工具和鋼筋、磚塊等,準備打巷戰。他們的廣播站不斷播放如何製造和使用燃燒瓶、如何堵燒軍車之類的知識,進行教唆和挑動。他們策劃利用第二天是星期天的時機,煽動更多的人上街,發動更大規模的打、砸、搶、燒,造成一個群眾暴動的態勢,一舉推翻政府,奪取政權。


正是在這萬分緊急的關頭,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不得不下定決心,命令駐守在首都周圍的戒嚴部隊,強行開進,平息反革命暴亂。

 

八、反革命暴徒是怎樣殘害解放軍的

 

自戒嚴以來,陸續進城的戒嚴部隊根據中央的指示

 

報告的連接

 ===

 

1989年8月中共北京巿委辦公廳編/ 北京日報出版社出版 的《1989北京制止動亂平息反革命暴亂紀事》一書中,第124132頁對於整個暴亂過程也有非常詳細的記錄。  

 

上述書籍可以在這里下載

 
...

從六月三日晚到六月四日凌晨一點半,部隊向天安門開進,遭到暴徒的瘋狂襲擊。大家剛才看到一些錄相鏡頭,其實有些鏡頭是沒法錄的,來不及作這個事情。就部隊反映的情況,有些暴徒使用的是鋼筋棍、帶釘子的大捧,裝有汽油的自製的燃燒瓶。一些汽車、裝甲車就是被這些東西燒毀的。他們還投擲了大量的石塊、磚頭、玻璃瓶,這些就像雨點般地打到部隊指戰員的腦袋上。好在我們部隊戴著鋼盔。許多同志到達天安門時,這兒打破一塊,那兒傷了一塊,這還都不計入受傷之列。還有一些極其壞的分子,從戰士手中奪過槍就向戰士開槍。因此,部隊傷亡是比較大的。我們的戰士在崇文門被他們抬到過街橋上摔下來,摔死還不算,還澆上汽油把戰士燒焦,燒焦了以後就掛起來示眾。除了傷亡比較大之外,我們一些裝備也受到很大的破壞。暴徒們燒毀和破壞了我們各種軍用車輛,就現在初步的不完全的統計,大概有幾百輛。

...

 

 2

2009-7  海峽時報

熊玠《天安門事件一個「變相受害者」的「含冤」回憶》
http://myshare.url.com.tw/note/482317

 

2013-06-05 中國時報

熊玠六四中槍的不只是學生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3060500456.html

 

(熊玠, 紐約大學政治學系終身教授)


史威(旅美評論家)

熊玠《天安門事件一個「變相受害者」的「含冤」回憶》讀後感

為了中國與世界的和平()

http://www.haixiainfo.com.tw/227-7739.html


為了中國與世界的和平()
http://www.haixiainfo.com.tw/228-7766.html

 

 

鮮血和生命譜寫的理解之歌 (多圖)

...

木樨地,這是3日夜間沖突最激烈的地段。受阻的部隊中壹批批士兵倒下去,壹輛輛軍車被點燃,壹部分武器被搶奪。在軍人的生命和大批武器裝備面臨嚴重威脅的緊急關頭,開進中的部隊不得已鳴槍示警,使用了必要的防衛手段。

 

在和平環境中生活慣了的北京人,40年來從未聽到槍聲。此時此刻,仍有人將法令、軍令當兒戲,有人在喊:他們不敢打人,沖啊!”“那是空爆彈,不要怕,沖啊!然而,子彈不長眼睛,。

...

 

 

六部口地區暴徒燒軍車、打死解放軍戰士目擊記

 
 

 

YOUTUBES

第一部裝甲車到廣場,被擲燒彈

連接

四分鐘燒毁一部裝甲車

連接

6月3日的香港新聞 (下面的說明有提高自聯教制作燃燒彈,我沒仔細找有關一幕。不過,背景的確有不少火光。)

連接

台灣人yst 也有提及這個場景

 
YST想說的是,台灣人不要繼續在「民主」和「人權」上大作文章了。中共政府在「[**]事件」上的克制遠超過胡佛政府和尼克森政府,尤其解放軍紀律的嚴明遠遠超過美軍在「肯特州立大學事件」上的表現。

大家必須搞清楚,在民眾與軍隊的衝突中,民眾不一定就是遭受攻擊的弱者。十八年前,我親眼在電視轉播上看到北京民眾(不是學生)把燃燒的棉被放在一輛輪式裝甲車上,一名士兵受不了高溫和煙燻從裝甲車中跳出來,結果這名士兵被群眾活活打死。 是在6月4日以前發生的事。我可以很清楚的跟各位說,這種事只可能發生在解放軍身上,絕不可能發生在任何號稱有民主和人權的西方國家的軍隊身上,台灣人崇 拜的美軍尤其不可能。在這種情形下美軍的機槍早就掃射過去了,美軍不可能讓任何群眾接近,甚至還讓他們把燃燒物放到車頂上威脅自己的生命,絕對沒有這種可 能。這是我第一次親眼目睹解放軍的紀律。什麼叫紀律?這就是紀律,解放軍的領導在那天一定有什麼特殊規定,士兵忠實執行,不敢違背。YST 是當過兵的人,由心底發出敬佩。不簡單。開什麼玩笑?沒有鐵的紀律不可能做到。

==


 

- 且談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 我的小道消息比你的

 

一篇天涯的文章:心裏憋了十幾年,今天我想說,解放軍是好樣的[已紮口]

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06339-1.shtml

 

 

===

 

六四時天安門廣場究竟發生甚麼事

 

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