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tle-tattle of 64 六四雜談


 

以前我還有一絲懷疑,又或者覺得不會是沒死人,或許會有個中間點,可是當我越深究,發現整件事原來是偏袒在中國政府那邊。

 

西班牙攝製隊拍攝的清場片段,以及侯德建講的話證明了廣場上是學生們自己同意撤退,大家全部都離開了。而那些視頻及相片,也印證了當其時廣場外的確有許多暴力殺害解放軍的事件。即使是支聯會發放的證據,也只是當事人的描述回憶,又或是傷者死人的相片,如果在當時解放軍有亂殺人,當時那麼多海內外記者,還有跑到北京支援的人,多多少少一定會流傳一些相片或視頻出來。

 

網頁中的六四時香港報章只是冰山一角,我在google圖片中找到更多當時的報導,如今重看當時的香港傳媒的報導,可以說所有香港傳媒包括文匯大公都在編演著一場屠城的戲也不為過。

 

中國政府封鎖八九暴動及六四事件是後來的事。西藏314事件,以及新疆715事件,本身是有人搞事,錯不在中共,但中國政府還是在互聯網上封殺有關討論。低調地報導,沒有刻意宣傳,但不讓在互聯網討論。因為中國人多,就像傳聲筒的故事一樣,同一件事傳來傳去,結果變了樣。中間如果有人搞事,澄清謠言的速度遠不及別人散播謠言的速度,結果中國政府用最簡單的方法,大家都住口,不准談,專心做事。

事實上,八九年春天起已到處遊行示威、罷工罷課,自四五月開始不斷地有暴亂,以及縱火及打砸搶事件,六四的暴亂只是其中一件插曲,學生們賴在天安門廣場不走,也只是當時國家亂局中要處理的其中一件事情。在六四之後,武警及解放軍與那些暴民還持續地戰鬥了一個月,根據國內的報導,那時候還有人想要炸油庫,電廠、水壩,情況有點像今日的泰國紅衫軍。

 

不少人問為甚麼中國政府要禁談六四,真正的理由或許只有鄧小平才能說得清。據聞不准談六四是鄧小平要求的。原來鄧小平一早就將內政以及改革重任交給胡耀邦趙紫陽,他自己只剩軍委主席一職。那時候中國在政策上已趨向集體統治,決策上由一班政委投票決策,同時也受著人大的監管。戒嚴的決定是那些政委投票決定。在暴亂的情況下,要求解放軍做出忍讓,保護學生,不准開槍,原來應該是鄧小平的要求。不過就付出了犧牲了許多士兵的代價。有機會你看看網頁中的視頻就知道了。在國內網站上跟人談六四時,有個人甚還講不明白究竟是甚麼令到這些普通士兵都能夠在這樣的情況都明白這些大道理,能夠犧牲自己,做出這種超出常理的行為。不過我也相信在情況非常惡劣的時候,應該有開一些槍,不然怎麼控制那時候的狀況。

 

原來在六四之後中國並沒有禁談六四,甚至中國政府出了許多公告,各省市政府不斷地開會,各不同的官方機構及部門又或出版部出版了許多關於暴亂的書藉及畫冊,以讓民眾了解清況,不致被謠言所誤,並尋求解決及避免方法。

 

中國走改革開放的路線並不順利,八九年正是改革十年,那時候副作用出現了,在政治局中有兩種聲音,一種是走回以前的舊路(最安全,但大家都知大鍋飯是一條死路),另一種是繼續改革開放 (沒有人知道要怎樣走下去,前面會否是另一條懸崖)。一下子八九事件發生 (在中國叫風波,原來六四那一天只是整個風波的一部分),全國罷工罷課,天安門集結了許多人,甚至最高峰時有十萬人,學生搞游行示威,天安門廣場被學生佔領,甚至要求著推翻政權,組織新政府,美國之音又到處散播著解放軍殺人以及要屠城殺學生的謠言,到處有暴力事件,交通癱瘓


鄧小平所倚賴的胡耀邦過了身,趙紫陽在整個學潮及暴亂時做出了不稱職的表現,需要他的時候去了國外訪問,又或者去打哥爾夫球,投票是否戒嚴,他及楊尚昆投了反對票,應該勸學生離開廣場,他卻鼓動了學生,令到原來都打算撤離廣場的學生再留了下來,還有許多證據也證明了他的助手鮑彤是整個事件背後其中一個主要策劃人,跟美國有著聯繫…. 後來人大決議中,趙紫陽下台了。鄧小平即刻再覓接班人,那時候在上海的江澤民被賞識,在1989624日臨危受命,接任了總書記一職。鄧小平自己也在19899月向人大請辭軍委主席一職,11月人大接受了鄧小平的辭職。在很早前,鄧小平就講他一直想退,但別人不讓他退。不過他也知道自己年紀大了,要想繼續改革開放這條路一定要很有魄力才行。找名不經傳只是一個上海市長的江澤民以及還未成氣候的李鵬統理整個政治局及國家,其實是很冒險的。我覺得鄧小平要求不准談六四,應該是想要保護新一屇的領導層,讓他們專心於政事。

 

中國「90年中國外匯儲備最低時就是幾十億美元。當時外債是幾百億。所幸的是中國多數是中長期貸款,而且其中以日元貸款,世行貸款占多數,所以逃過一劫,否則90年就去IMF下跪了」。如今中國2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許多掙錢的根由是朱溶基那時候攢下來的。1985年中國裁軍百萬,大量裁減軍隊及軍費,專心發展經濟。經過裁減後,軍費真的是很可憐,1985年軍費才191億人民幣。我想不是去到絕境,不會如此將防衛國家的費用做這樣的調整。以我所知當時許多國防項目都停了,那些研究人員被逼著走出來搵食,後來用他們的技術及人脈搞民營企業,一些人反而成功了。但這是後話。

 

如果你有了解當時中國在國際上的形勢,如何被各國制裁封鎖以及國際事務上被美國打壓,還有美國之音如何在中國境內外散播謠言,顏色革命是怎樣一回事,就會明白為甚麼要禁談六四了。

 

李柱銘的助手原來是美國中情局人員,美國怎樣利用傳媒創造「羅馬尼亞大屠殺」事件,結果羅馬尼亞的總統被憤怒的群眾槍殺,蘇聯如何解體及倒台....原來港大一直都是美國民主基金會的根據地,那些甚麼民主或人權組織,又或是民調,都是政治的產物,所謂的學生領袖、又或者是如國殤之柱、民主女神之類的象徵物,還有怎樣做演講等等,都在愛因斯坦研究所關於如何以非暴力手段推翻政權的198種手段中有提及...

 

香港人真的很熱心很單純,某方面這可以說是優點,不過有時候又會因這些特質被人利用及煽動而不自知。

 

 

 

鄧小平:第三代領導集體的當務之急(一九八九年六月十六日)

http://www.bjyouth.gov.cn/llwx/deng/3/23304.shtml